第435章你快下來接客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8:44
A+ A- 關燈 聽書

决定了放藏獒,藍景伊腦子裏自動自覺的就閃現出昨晚江君亮身手敏捷的跳出院牆的那一幕,藍景伊坐了起來,再下床,長髮披散在背上,慢慢的踱到了陽臺。

一整天沒吃東西了,她覺得身子輕飄飄的,彷彿不是自己的了一樣。

她餓了。

可就是不想吃東西。

陽臺的風正暖。

外面的天氣好的讓她生恨,在她的認知裏,江君越走了的日子天氣就該是陰雨密佈才對,可這幾天,天氣一直晴好。

保鏢去放藏獒了,大門外的江君亮猶不知死活的還在那拿著喇叭高聲的跟她叫陣呢。

忽而,大門開了。

江君亮像是一下子沒反應過來,聲音也一下子停了下來,站在那裡掃向別墅,好象那眼神正飄向自己的這個方位,藍景伊下意識的身子一閃,她不想他看見她。

只遲疑了有一秒鐘,江君亮就越過大門進了園子裏,不疾不徐的脚步,目光則是小心翼翼的掠過周遭。

忽而,他身子驟然後退,然後拿起喇叭就高聲喊道:“姓藍的,你又玩昨天的把戲了,你以為老子怕那破玩意嗎?老子不怕。”

不怕他昨天還跑那麼快,她信了才怪。

抱著膀子站在陽臺上,藍景伊在看熱鬧,這一天裏也是第一次對一件事情提起了精神,她就要看看江君亮是怎麼見紅見血的。

不過,也保不齊這江君亮玩完了嘴皮子就撒腿走人了,她覺得他沒膽再進來了。

“嗷嗷……嗷嗷嗷……”大門合上了,幾個藏獒貼著大門沖著外面的江君亮嗷嗷直叫。

這也是沒法子的事兒,即便她再看不上江君亮,也不能把藏獒放出去追他,萬一傷了路人就不好了。

就在她以為江君亮肯定是要離開的時候,那人突然間有行動了,行動自然不是馬上轉身就上了他的車灰溜溜的離開。

而是打開了他越野車的後備箱,轉眼間,他手裡就多了一樣東西,原來是鐵籠子,目測長寬高怎麼那麼象一個人的體積呢?

就在她這樣想的時候,江君亮將鐵籠子迅速從頭頂罩下,很快他整個人就在籠子裏了。

接下來他應該是在上鎖。

鐵籠子的鐵條很粗,每根與每根之間的間隙遠遠看來最多也只有一公分左右,那是很窄的一條縫隙。

怎麼不憋死他呢?

如是的想著,就在藍景伊沒想明白江君亮要幹什麼的時候,他突的又揚起了手中的喇叭,“開門,我要進去。”

藍景伊這才反應過來他要幹嗎,可她才要吩咐門衛不要開門,卻已經來不及了,大門洞開,江君亮就頂著鐵籠子倏的沖了進來,隨即,大門就闔上了。

幾只藏獒張著血盆大口朝他奔去,他卻不慌不忙,如同在散步一樣往別墅走來。

到了。

確切的說是人與藏獒相遇了。

那幾只藏獒,有張嘴要咬江君越的,有伸出爪子要撓他的,可這些都沒用,鐵籠子鐵條的間隙太窄,他們在觸到鐵籠子之後就再也無法探進一步了,根本就觸不到江君亮。

幾番的試探之後,幾只藏獒不耐煩的繞著他轉了幾圈,最終,悻悻的退了場子,回自己的窩去了。

而江君亮則依然不疾不徐的往別墅走去,那樣子別提有多得意多愜意了。

“嫂子,我進來了,你快下來接客吧。”

那聲‘接客’讓藍景伊臉色黑了,她上午打他的那一巴掌還沒把他打醒,是不是?

或者,她就會會他再打他幾巴掌,直到把他打醒?

“家後,二少爺進來了,就在客廳,你看……”她正沉思中,傭人進來報禀了。

藍景伊才還想教訓他來著,可是一動之後才發現自己半點力氣也沒有了,這樣的狀態打他一巴掌不就等同於撓癢癢?她不幹了,“讓雪鳳先招待他。”她就先不見了,她懶著見江君亮。

“是,家後。”

傭人走了,藍景伊又回到了床上,可躺在床上,她卻怎麼也平靜不下來,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可想來想去卻想不出哪裡不對了。

一忽,門又開了,傭人進了來,低低的禀告道:“李小姐和二少爺吵起來了,家後你看……”

藍景伊皺眉,“請李小姐回房,不要理會二少爺就好了。”

“是的。”

傭人這才慢騰騰的走了,走的時候表情有些遲疑,大概是在想著一會到了李雪鳳面前在有江君亮在場的情况下要怎麼把藍景伊這話轉達了吧。

安靜了。

終於安靜了。

傭人沒在來,李雪鳳也沒在來,整幢別墅都安安靜靜的,藍景伊迷迷糊糊的像是睡著了,又像是清醒的。

忽而,一股濃濃的飯菜香就在鼻間,那香氣讓餓了一天的她更餓了。

翻了個身,她是餓了也不想吃,“拿走,我不吃。”

傭人似乎是走了,她聽到了窸窸窣窣的腳步聲。

忽而,腳步聲又起,傭人回來了。

這一次,伴著那濃濃香氣的還有一股特別的味道。

榴槤的味道。

她愛吃這個,而且很愛吃,這事情只有那個男人知道,因為,她從沒有在除了他以外的其它人面前吃過。

“傾傾……”藍景伊倏睜開眼睛。

可轉過頭,當看到推著餐車站在床前的江君亮時,頓時所有的驚喜都散了去。

失望的扭過頭,“你走,我不想見到你,那些檔案我也不會簽字,死都不會簽。”啟耀公司應該就是江氏的對頭,她簽了那就是變相的把江君越辛辛苦苦經營的江氏給賣了。

“真不簽?”身後的男人笑嘻嘻的問她,只聽那聲音都欠扁,江君亮真是討厭,怎麼說話的聲音都學起了江君越。

她有些想不通了,門外不是有保鏢嗎?

怎麼就由著江君亮進來了?

她伸手就去摁鈴,就想讓保鏢進來拖走江君亮。

藍景伊先摁了一下,沒響。

再摁,還是沒響。

以為是按鈴接觸不好,她坐了起來,看准了使勁摁下去,可是這次,那按鈴還是沒反應。

“破東西,明明之前好好的。”藍景伊皺眉,惱怒的看著床頭邊的按鈴,恨不得拆了它。

“想趕我走?”身側,床墊忽而就凹陷了下去,江君亮他居然坐到了她的床上。

“你……你起開。”藍景伊驚恐的看著江君亮,彷彿他是洪水猛獸一般。

“我若不起呢?”江君亮不但沒有從床上下去,反而移了移長腿,就那麼輕描淡寫的就靠近了藍景伊。

他身上那股子男Xing氣息讓藍景伊有些頭暈,呼吸也急促了起來,“你再不起開,我叫人了。”她真急了,難不成這別墅裏的人都被江君亮給收買了?怎麼一個也不見出來。

不可能的,這的人不是成青揚的就是江君越的人,他們最討厭的就是江君亮了,畢竟江君亮以前曾經傷害過江君越,這是跟著他的人都知道的事情。

“叫吧,你隨便叫。”江君亮眸眼一笑,頎長的身形就朝藍景伊壓過來。

藍景伊只得被迫的往後退去,一點一點,很快就退到了床板上,當背部抵在上面後,她知道她已經再無可退,可是江君亮還是朝著她壓下來。

他的臉在她的瞳孔裏越來越放大,也讓她驚慌失措,手脚都不知要放到哪裡去了,只是不住的低喊,“你起開,起開呀。”她低喊著,也不知怎麼的,眼淚不由自主的就流了出來。

晶瑩剔透的一滴一滴的滴落,沿著她的眼角流向臉頰,那眼淚讓身前的男人一怔,竟是硬生生的就停了下來,“就這麼討厭我?”他低低問,聲音裏帶著些沙啞。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有一瞬間,藍景伊又以為他是江君越了,可是那張臉明明就是江君亮,他們兩堂兄弟雖然長得很象,可是還是有區別的地方的,比如江君亮的臉上有一顆痣,江君越的臉上就沒有。

而此時面前的男人臉上就有那顆她看著討厭的黑痣,“是的,我討厭你,我恨不得掐死你。”看著他貼近的臉,還有他身上那股子异於江君越的香水氣息,一個大男人,還把自己噴的那麼香,還穿著一件暗紅色的衣服,那樣子就象是人妖一樣,讓人看著生厭。

她說著,小手真的就掐向江君亮,她以為他會躲,不想,他還是壓在她的頭頂,一張俊臉似笑非笑,她心一狠,便閉上了眼睛,兩隻小手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

若不是江君亮,她的傾傾也不會出事,都是江君亮,是他,都是他,是江君亮害死了傾傾。

男人一動不動,由著她掐著。

她掐了半天,他連半點反應都沒有,彷彿那被掐著的人不是他一樣。

藍景伊掐累了,手上半點力氣也沒有了,這才不情不願的睜開了眼睛,還以為她掐的沒有效果呢,可這一看江君亮分明是被掐的連氣息都有些要沒有了,一張臉憋的通紅通紅,“你為什麼不反抗?”她惱怒的問他,想咬他。

江君亮卻呵呵一笑,“就你那點手勁,你還真以為你能掐死老子?想都甭想。”

今天兩更,明天也可能兩更,這兩天有事,親們體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