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小樣,她就不信治不了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8:26
A+ A- 關燈 聽書

“好的呀,媽咪最最好。”

擊掌為誓,這樣黑色的一天,這一生,有過這一次足矣,從此,再也不要經歷。

人不多,江涵予只請了江家和江氏的一些元老級人物,可即便如此也有百十來人。

藍景伊牽著沁沁壯壯的手一到場,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老二家的,老三家的,全來了。

江君劍迎上前來,一身黑色的制服彰顯得比她從前每次見到的他都要成熟些,“嫂子,這邊走。”

“好。”有人引著總比不知要去哪個位置要好,這樣的場合,而她又是眾人所矚目的,出不得半點差錯。

幾步路藍景伊就帶著孩子們站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司儀迎了過來,“可以開始了嗎?”

“人都齊了?”這場葬儀不是由她主導的,所以,她什麼也不知道。

“就差二少爺了,你看,要等他嗎?”

“二少爺很忙,不必等他了。”司儀問的很小聲,可藍景伊回答的卻很大聲,她很討厭江君亮,他最好不要來。

“好,那這就開始了。”

司儀開始了例行公事的開場白,可才說了幾句,身後便傳來一陣氣喘吁吁的聲音,“等等我,我還沒到呢,誰讓你們先開始的?”不想,江君亮就在這個時候來了,藍景伊轉首看過去,今個江君亮多少還知道內斂些,沒再穿那些個花花綠綠的衣服了,不過,一身寶藍色的西服也還是挺惹眼的。

他這一身衣服,讓她乍一看之下就覺得他是江君越,江君越穿深色衣服的時候就是這樣的氣質,可再細看,又變回江君亮了,她的傾傾,終不會再出現了。

司儀頓了頓,笑道:“以為二少爺不來了,就先開始了,既然你到了,那就重新開始。”

“那你說,是誰讓你先開始的?”司儀溫文有禮,不想江君亮倒是咋乎上了,這分明就是在鬧場。

“是我,怎麼,你有意見?”藍景伊挑眉,不懼的迎向江君亮,反正,怎麼看他怎麼討厭。

“嫂子,你這也太不近人情了吧。”不想,江君亮一聽說是她,便大步朝她走來,高大的身形就站在她面前,不過,他可沒有江君越那般氣宇軒昂的氣質,說客氣點就是一看就覺得尾瑣,“你昨晚放藏獒咬我,差點沒把我咬死,我這腿還傷著呢,這個點來已經算是很早了。”

“藍景伊,你放藏獒咬君亮了?”人群中,老二家的媳婦鳳美娟頓時就惱了,也走了出來對上藍景伊。

藍景伊與鳳美娟從前沒少打交道,這人什麼德Xing她清楚,還不就是個欺軟怕硬的主兒,“我就放了又怎麼樣?是他先對我不敬,好歹我還是他嫂子不是?”

“你胡說。”江君亮手叉上了腰,一付無賴的樣子。

“我胡說?你看你現在說話時對我這樣的語氣,就足可以證明你對我是不是尊重了,哼,什麼娘教出什麼兒子,遲到就是遲到,你就不必找藉口了,你身上,根本沒傷。”

“誰說我身上沒傷了?要不,你親自來檢查檢查?”

“啪”,藍景伊甩手一巴掌就揮了過去,“就憑你現在這個態度,我告訴你,這裡不歡迎你,來人,把他趕走。”

她與江君越雖然沒結婚,可卻是他兩個孩子的媽媽,這樣的場合,這裡的人自然是聽她的,立時便有兩個江君越的人沖上前來,“二少爺,請吧。”

“你們敢?”江君亮一仰頭,狠狠的瞪著藍景伊,“別忘了,江氏現在是我江君亮的,已經不是她藍景伊的了,你們就不怕老子炒了你們的魷魚?”

“讓他走,君越一定不想看見他。”

藍景伊話落,那兩個保鏢不由分說的就架起江君亮要把他抬出場去。

“你們放開我,放開我。”江君亮掙扎,可他哪裡是那兩人的對手,很快就被拖出了老遠。

“藍景伊,你等著,老子跟你沒完,我大哥若是知道你這樣對我,他九泉之下也不會安心的……”

“姓藍的,你會後悔的……”

“姓藍的,你個小踐人,你還不是……”

後面江君亮再喊什麼藍景伊已經充耳不聞了。

儀式開始了,許是江涵予有交待,賀之玲今天沒鬧她的場子,葬儀上一直安安靜靜。

一整個上午,藍景伊領著沁沁和壯壯如木偶般的被人指揮著,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是呆呆的靜靜的別人讓做什麼便做什麼。

後來,沁沁壯壯走了。

後來,來參加儀式的人也陸續的走了。

她聽見賀之玲在號啕大哭,好象還有江家的人,可是這些,全都走不進她的世界。

她一個人靜靜的坐在石碑前,眼裡就那三個大字‘江君越’,他走了,從今個開始便徹底的走出了她的人生。

從此,不再。

許久許久,直到兩腿都麻木了,她才悄然站起,兩條腿上彷彿觸了電一般,如有‘火星’再閃,她已經走不了路了,站著足有三分鐘,才能移動,可腿上那麻酥酥的感覺還在,一點也沒有退去。

“景伊,小心些。”看她連著踉蹌了兩步差點倒下,李雪鳳便迎了上來。

藍景伊點了點頭,她是要保重自己,她還有孩子們要照顧,想要開口的,可是喉嚨口也痛著,麻麻癢癢的很難受。

直到了上了車,她的大腦都一片空白,她根本不會思考了,腦子裏就“江君越”那三個大字不停的晃來晃去。

沁沁壯壯已經搭了江涵予的車走了,藍景伊坐到了後排的位置,悠悠的躺下,閉上眼睛什麼也不想去想,就想睡覺。

可她根本睡不著。

靜靜的躺著,耳邊只有汽車輪子刷刷軋過馬路的聲音。

時間已經過午了,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車速很快,大約半個多小時,車子便駛進了成青揚的溫泉別墅。

藍景伊下了車直奔臥室,根本不理會餐桌上才擺好的午餐,那明顯是為她準備的,而且還是掐准了她回來的時間炒的菜,可她全都視為無物的上了樓,洗了個澡,躺下,再也不管今兮是何兮了。

不想吃飯,她沒胃口。

李雪鳳來勸了幾次都沒用,她根本是理都不理,讓李雪鳳很沒面子,只得蔫蔫的退了出去。

眼看著就要到晚上了,她這才忍不住的拿起了手機打給了蔣瀚,“她都不吃飯了,頭到底要什麼時候到呀?這也太慢了吧,還要折騰多久呢?他不心疼她,也不心疼他心心愛愛的小三嗎?不是說男人最愛小三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蔣瀚唇角微抽,話說男人最愛的小三不是李雪鳳口中所說的家裡的第三個孩子吧。

可這會也不是他反駁李雪鳳的時候,“這個我也不知道,不過我也只能管好我自己,頭的事,我管不了,你也管不了是不是?”

李雪鳳一抿唇,蔣瀚這句倒是真的,她也管不了呢。

悻悻的掛斷手機,正不知要怎麼解决藍景伊不吃飯這個難題,就有傭人來報,“李小姐,江二少爺來了,要不要請他進來?”

“告訴家後了嗎?”這個,要先問藍景伊吧。

“告訴了,家後不說話,也不知是讓進還是不讓進,可看著家後的意思應該是不接待了。”傭人實話實說,以自己的思維猜測著。

李雪鳳不耐煩的揮揮手,“那就不讓進好了。”她也不喜歡這個江君亮。

傭人走了,可很快又回來了,“李小姐,江二少爺在門口大吵大鬧,說是他昨天帶來的檔案落在這裡了,要是家後不給他簽字,他今天就不走了。”

李雪鳳快步走到陽臺,迎著風看著別墅大門外,江君亮果然站在那裡鬧騰著,沒人理他,他就一個人站在那裡叫駡,竟然還很起勁。

真討厭。

“李小姐,怎麼辦?”

“去問家後。”

傭人只好轉去問藍景伊了,這次,藍景伊終於有了反應,那就是隨便他在門外鬧,她不見。

安靜的躺在床上,藍景伊什麼也不想做。

不是懶,而是沒心情。

忽而,嘈雜的聲音傳了過來,“藍景伊,你憑什麼不給我開門?你這是要毀了江氏嗎?你要是再不給我簽字,我就讓江氏的員工全都來這裡討伐你……”

“我告訴你,我讓他們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來這裡請願,我就不信你不給老子開門不給老子簽字。”

這一次,江君亮玩聰明了,不再是扯著嗓子喊,而是不知從哪裡找了一個擴音喇叭,那喇叭音量極高,藍景伊有一種感覺,這方圓三裏地之內一定都能聽到江君亮的透過擴音喇叭的聲音。

江君視真是討人厭。

她是見過煩人的,沒見過這麼煩人的。

她不理會他,他就拿著喇叭一直喊,一直喊,彷彿永遠也不會停下來一樣。

僵持了足有十來分鐘,藍景伊是捂耳朵塞耳朵,打開電視轉移注意力,所有的辦法都用盡了,最後,她妥協了,她受不了江君亮的燥音。

“家後,怎麼辦?”

“給他開門,放藏獒。”

小樣,她就不信治不了江君亮,就不信他見了藏獒還敢進來。

一更到,後面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