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皮糙肉厚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7:32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亮難過才最好。

藍景伊繼續喝湯,從來沒覺得今天的湯是這樣的美味,一碗湯,她喝了十幾分鐘,喝完再來一碗。

終於,沙發上的人沉不住氣了,他‘蹭’的站了起來,指著她吼道:“藍景伊,你到底幾個意思?你給老子說明白?你不簽字,今兒,我就住在這了。”

“喲,這就是你讓我幫你簽字的態度嗎?江君亮,那份遺囑的原件呢?讓我看過了再說。”碗裏的湯沒了,再說飯菜早就凉了,最主要是她在這餐桌前坐的膩了,這後面總不能沒折磨到江君亮先把自己給折磨了,江君亮還有電視看呢,她沒有,所以,藍景伊决定不再繼續吃了。

“喏,就是這份,不過,只能我拿著你看,不然,你撕了老子以後怎麼辦?”

看他把江君越的遺囑當聖旨的樣子,藍景伊很難想像這個人就是當初那個欲要害死江君越的人,難不成他被追逃的這段時間裏悔悟了,有轉變了?

藍景伊起身,慢騰騰的走到沙發前,坐好,這才吆喝他道:“拿過來舉著我看看。”江君越的字她認得,龍飛鳳舞中帶著些內斂,他的字很耐看,也格外瀟灑。

江君亮這才起了身,一身衣服已經不是白天見他時的那套紅色的了,而是一套米黃色的休閒服,看起來質地不錯,很舒服的樣子,他把那份遺囑展開,抖了一抖,再舉到她面前三尺之外的位置,“嗯,看吧,快著些,別酸了老子的胳膊。”

藍是伊真好奇了,或者說到底是她怎麼也不相信這是江君越的親筆遺囑,他是腦子短路還是犯傻了才會寫這麼一封遺囑?

可,當一字一字認認真真看下去之後,她還真挑不出半點的不對來,那一筆一劃都絕對是江君越的字,越看她的心越沉,越看她對江君越越有怨言,他還是不是她男人?是不是沁沁壯壯和小三的爹?這簡直是胳膊肘兒往外拐。

傻。

“嫂子,有問題嗎?若沒問題,那就簽了吧。”江君亮盯著她的眼睛掃到了最後一行簽名的位置時,頓時大手一收,便收起了那份遺囑,再戒備的揣進上衣口袋裏,嗯,還是裏襯那裡的口袋,而不是外口袋,可見他有多寶貝這份遺囑了。

“我手酸身子酸,捏捏再簽。”一揮手就叫過了女傭幫她按摩,女傭也不是什麼專業按摩師,可她要求了,就也只能照做,有一下沒一下的捏捏她的手腕,再捏捏她的肩,藍景伊不喊停,她也就只能繼續捏下去。

這一捏,又是十幾分鐘過去了。

江君亮已經不看電視了,就坐在她對面的沙發上看她,雙臂抱著膀子,彷彿在看一幅美人圖,“嫂子,你真美,怪不得大哥喜歡你呢,不如,你以後就跟了我吧。”

藍景伊見過不要臉的,卻從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

她頓時怒了,沖著保鏢一點頭,那保鏢會意也沖著她回點了點頭,便出去了。

這溫泉別墅不止是有溫泉,還有一樣好物種,那就是藏獒,不過在今天江君亮來之前都是被關在籠子裏的,今個,就要有大用處了。

藍景伊看保鏢出去了,她也起了身跟了出去,一邊走一邊道:“我去散個步,然後就給你簽了,你也出來吧。”

“好的,那就先謝謝嫂子了。”江君亮禮貌的說道,似乎這次的檔案於江氏真的特別的重要。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走得快,很快就越過了藍景伊,許是在客廳裏坐的煩了,急於要出去透透新鮮空氣似的,藍景伊慢慢走著,眼看著江君亮出了玻璃大門,她立刻加快脚步走到門前,指尖在玻璃大門上的一個小小的按鈕上輕輕一點,頓時,玻璃大門便合上了,聽得一聲“哢嗒”聲,這是上了鎖了。

“喂,藍景伊,你幹嗎?”江君亮也是個不笨的,身後的變化他竟然第一時間就感覺到了。

不過,即便他知道也晚了,他正要往回走叫出藍景伊,只見院子裏突然間傳來一陣急促的聲音,像是腳步聲又不像是腳步聲,等那聲音近了,他才看到十幾只藏獒正往他這邊狂奔而來,像是餓的狠了,還全都張著大嘴,露出上下兩排白森森的牙齒。

再看那些藏獒的左左右右,半個人影也不見,他頓時轉身便朝玻璃大門而來,“開門,開門。”離得近,他幾步路就蜇了回來。

藍景伊站在玻璃大門裡面,微笑的看著正拼命敲著玻璃門的江君亮,頓時,就覺得今晚上的付出都圓滿了。

那些牲蓄最好咬死江君亮,她才解恨。

她看著他大喊,那急切的模樣讓她的心格外的舒坦。

江君亮喊了半天也不見她要開門的樣子,再回頭看那些藏獒正如狼似虎般的飛奔而來,再不跑真的來不及了。

走正面大門對著的就是藏獒,他如今只能選一側的圍牆了。

許是人在生命受到威脅的時候都會有出乎意料之外的極限反應,藍景伊發現江君亮今個晚上跑得特別的快,很快就到了圍牆那裡,眼看著一個藏獒朝他撲了過去,他身子一躍,就先爬上了身邊的一株大榕樹。

大榕樹枝枝杈杈分的很多,就象是一個天然的梯子一樣讓他很快就爬高了,再靈巧的踩到一個緊挨著圍牆的枝杈,長腿一邁便邁到了圍牆上,那彪悍的作風和靈巧的身形讓藍景伊怎麼看他都覺得這是江君越,江君亮哪裡有這麼好的身手,她不相信。

據說他就是一個只會吃喝玩樂的主兒,再有就是敗家敗錢。

轉眼之間,江君亮跳下了圍牆,也消失在了藍景伊的視線裏,不見了。

她的保鏢也很快將藏獒關了起來回來了,不然,那些餓狠了的食肉動物真傷了人就不好玩了。

“家後,真不好意思,居然讓他給逃了。”保鏢摸摸腦袋,很歉然。

“不關你的事。”藍景伊回想江君亮的反應和速度,也許他只是在逃命時才表現出來的异常吧,這樣想了,便不在多想,“明個他來,一開大門就直接放藏獒,看他以後還敢不敢來了。”

“好的,家後。”保鏢應了,可是恭敬的退出去時唇角卻像是忍不住的抽了抽,不過,藍景伊已經看不見了。

這一會子的時間雖然為了整治江君亮有點浪費了,不過她一點也不後悔,一想起江君亮狼狽的樣子就過癮。

打個電話給李雪鳳,雪悉都走了半天了,李雪鳳是該時候到了,她如今,特別的喜歡有一個閨蜜在身邊,大抵是沒了江君越,她就想找另一個可以稍微給她些安全感的人吧。

“景伊,我快到了,這地方沒公交車直達,我坐了公交車到附近再打的士,所以浪費了點時間。”李雪鳳解釋著。

“嗯,沒關係,就是你一直不到我有些擔心罷了。”

“我好著呢,皮糙肉厚,很滋潤。”李雪鳳是個大咧咧的女人,“景伊,凡事要想開,車到山前必有路,你以前不是也經歷了很多風風雨雨嗎,還不是全都熬過去了,這一次,總會過去的。”

藍景伊聽著那頭李雪鳳的話,那一句‘總會過去的’讓她心頭一跳,“他沒死是不是?”李雪鳳話中有話,而且李雪鳳一向與江君越‘有勾搭’,這個,她早就知道。

“什麼?”那頭的車子不住的摁車喇叭,可能是堵車了,李雪鳳聽不清楚似的回問了一句。

藍景伊的心思一恍,算了,她知道李雪鳳可能知曉一些關於江君越的內幕就好了,就當作什麼也不知道,然後,試探她幾次也許就搞清楚那內幕消息了,不然,以江君越收買李雪鳳的本事,李雪鳳看似是她的閨蜜,實則更像是江君越佈置在她身邊的他的臥底。

這樣一想,她便沒問了。

“沒事,你有沒有吃晚飯?”這別墅裏兩個廚子呢,一天只做她一個人的飯菜,真真是浪費了。

“簡單吃了點,不過你那裡若是有好吃的,我不介意再吃一頓。”

“你不是在减肥嗎?”

“减肥從明天開始。”李雪鳳笑,活脫脫一個吃貨。

那輕鬆的話語和反應,根本是對江君越的死沒什麼感覺嗎,一點也不悲傷。

這證明什麼?

答案不言而喻。

藍景伊就是想不明白江君越為什麼不告訴自己呢?

似乎很多人都知道了,獨獨瞞著一個她。

臭男人,等他出現,她會讓他好看,她一個孕婦,他也要玩她。

就站在門口等著李雪鳳,廚房那邊已經去在給李雪鳳弄好吃的了,她盼著李雪鳳來,不為別的,就為了從她的話語間探聽到關於江君越的點點滴滴,她這活得有够窩囊的了,自己男人的事還要從別人那裡探聽消息。

這都是江君越逼迫的。

“家後,江二少爺好象落在這裡東西了。”正沉思著,身後有傭人道。

“哦,什麼?”藍景伊回到沙發前,接過傭人才發現的東西,目光掃過去,原來是江君亮想要她簽的那些檔案,有七八份之多,她一份一份的粗略的掃了一遍,居然都與一家公司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