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提高下兒童智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7:17
A+ A- 關燈 聽書

問完,她又掃了一眼車窗外,突的想了起來,“這是要回去別墅?”當然她這別墅指的是沁沁和壯壯現在住著的地方,至於那幢溫泉別墅,那其實是屬於成青揚的私家產業。

顯然,她之前說的回去別墅被靳雪悉給誤解了。

聽著她明顯的質疑聲音,靳雪悉迷糊了,“藍姐姐是要去哪幢別墅?”

“溫泉別墅。”藍景伊也不矯情,醫院裏沒說清楚就鬧了烏龍,這次一定要說清楚。

“那……好吧。”略遲疑了一下,靳雪悉就讓司機改了方向,“我還以為藍姐姐是要回去帶著沁沁壯壯呢。”

她這話讓藍景伊有些臉紅,她是想著江君越就連自家的孩子也不管了呢。

可是現在,還有什麼比江君越的生死更重要的?

她就是覺得他沒死。

正有些尷尬的時候,手機響了,也為她解了圍,看到是陌生的號碼,她頓時想到QQ裏那個可惡的跟她和江君越玩生死遊戲的男人,以為那人的遊戲玩到了手機裏,她就想聽聽他的聲音再辯辯他是誰,於是,她便想也沒想的接了起來。

靜。

手機接通了之後,她不說話,對方也不說話。

這遊戲玩得有點過火,藍景伊皺眉,忍著,反正對方那人不說話,她就也不說話,端看誰忍得過誰。

只是,舉得手有些累,她便摸出了耳機塞在了耳朵裏,再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從到至尾,雖然沒有發出多大的聲音,可是那微微的窸窸窣窣的聲音她確定對方一定聽得到。

這是誰先沉得住氣的原則問題。

時間,彷彿過了有一個世紀那般的漫長,電話那頭的人終於忍不住了,“嫂子,接了我電話怎麼不說話?”

靠,居然是江君亮,藍景伊伸手就要掛斷,江君亮彷彿在那頭看到了她憤怒的表情似的,連忙道:“嫂子別掛,我手頭上有個案子要等嫂子簽字蓋章呢,這個是個十幾億的大案子,你若不簽,之前我大哥嘔心瀝血從老外手上搶來的訂單就要付諸東流了,我是無所謂的,你隨意,想簽就告訴我,不想簽就當我沒說,嗯嗯,就這樣,我先掛了呀。”彷彿很知道她不待見他,江君亮很有自知之明的就要掛斷電話。

藍景伊的腦子裏從江君亮一開口就在飛速的轉動,江君亮都說了,這是以前江君越拿下來的訂單,她不簽就是對不住江君越的成果,所以她自然是要簽了,怎麼也不能等他掛斷了再回給他說她是要簽的,那她豈不是很沒面子?

“讓我簽也行,不過你換個人過來,姑NaiNai最噁心的人就是你,若是你來,那便不簽了。”

“好吧,那就不簽了,這麼重要的案子我可不想假手他人,被人把情報偷賣給別人,公司可是損失慘重呢,先放著吧。”那厮踐踐的說完,“嘭”,就掛斷了電話。

“王八糕子。”藍景伊第一次罵粗話了,這江君亮太可氣了,竟然拿傾傾的案子來威脅她。

士可忍孰不可忍,她不忍他了。

不簽就不簽,當她很稀罕錢嗎?

沒了江君越她才知道,錢再多也沒用,錢買不回來一條命。

“藍姐姐,你快別生氣,來,喝口水。”靳雪悉有眼色的遞給她一瓶礦泉水。

藍景伊接過,彷彿洩憤一樣的一口氣將一瓶水全幹了。

“江君越,他真是欠抽。”怎麼就寫了那麼一個要她命的遺囑呢,他這分明就是折騰她,想了一想,不對勁,也許那遺書是別人模仿江君越的筆跡杜撰的呢?

“雪悉,打電話讓江君亮拿著要簽的東西再帶上傾傾的親筆遺囑過來見我。”她才不要再跟江君亮說話,只好平帶上一個靳雪悉,反正若江君亮到了,她只管簽她的檔案看江君越的遺囑,不理會那男人就是。

這人和人的差別怎麼就那麼明顯呢?

明明江君亮和江君越長得很相象,可是兩個人的Xing格和為人處事卻相差的十萬八千裏,人品就更加不用說了。

她還是想江君越。

車子,就在她的懊惱中很快到了溫泉別墅,下了車,她懶懶的進了去,心裡頭想著的就是今晚一定要早些歇了睡下,這樣,江君越就會來了。

她覺得自己有些小孩子氣了,更覺得她這樣的想法有些匪夷所思,可是原諒她,第六感就是這樣告訴她的,那男人還活著,而且是進出這裡很方便。

若是等他突然間“復活”出現,她一定要好好質問質問他怎麼授予了江君亮那麼大的特權,這不明擺著是要把江氏往火坑裏送嗎?

一會等江君亮來了,她不止是要看遺囑的原件,還要好好的整治整治江君亮。

“家後,江二少到了。”正胡思亂想間,有傭人來報。

藍景伊抬首,眼珠一轉,便吩咐道:“叫廚房開飯,我今晚上到餐廳用餐。”江君亮還真敢來呢,好吧,那就別怪她不会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換了一身家居服,舒服的下了樓,才坐到餐椅上,玻璃大門就被推開了,“嫂子,半日不見,別來無恙?”

藍景伊就當是狗在吠,直接聽而不見,拿起筷子就吃起了晚餐,不得不說,江君越之前為她請的兩個廚師做菜是國師級水准,很道地,做什麼象什麼,特別可口。

想著自己吃著江君亮在那裡站著看著,她忽而心情愉悅起來。

孕婦的心情,就是這樣,好也是她,不好也是她,好與不好只在轉眼間。

“公司忙,我也沒吃呢,再拿一雙碗筷來。”不想,江君亮倒是一個好將就的,一點也不在意這是在誰家,看見她用晚餐,他反客為主的自己安排自己的伙食了。

傭人一僵,便朝藍景伊看過來,畢竟,家後不喜歡江君亮大家多少有些耳聞的,藍景伊卻不吭聲,繼續吃著食物,又是一天沒有好好吃過一頓飯了,她也是當真餓了,吃得很快。

她不吭聲,傭人便不敢去給江君亮拿碗筷,眼見這別墅裏的人都拿他當空氣了,江君亮急了,“我讓你去給二爺我拿碗筷,你聾了嗎?”

“我……我……”被江君亮冷冽的眼神一掃,那傭人有些害怕的再度看向藍景伊,就請她給個訓示呢。

“姓江的,你少來支使我的人,這裡的飯都是適合孕婦吃的,你一個男人,不吃也罷。”言外之意,你男人還吃孕婦的伙食嗎?

不想,江君亮根本不以為意,“什麼孕婦不孕婦的,你可以吃,我就可以吃,來呀,上碗筷。”

“家後……”傭人低低喚她,不敢私自做主,畢竟這別墅的主人雖說是成青揚,可是現在這裡說了算的是藍景伊,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

“姓江的,這裡不是你的地盤,少在這裡撒野,這飯菜也沒你的份兒,一邊呆著去,等姑NaiNai吃完了再說其它的。”她脾氣來了,想殺人的心思一直都在。

“行,老子也不是窮的要討飯吃的主兒,誰要吃你這裡的破飯菜,不吃也罷,不過,你快著點吃,老子很忙,等你簽完了還有個重要聚會要參加。”

藍景伊揮揮手,“快滾。”真想把別墅那裡的飛鏢拿過來把江君亮當靶子好好的練幾個回合,怎麼這人現在還好好的活在這世上呢?老天爺真是不公平。

“老子就不滾,老子用走的。”江君亮無賴的一笑,雖然藍景伊不許他在這裡用餐,他卻還是端了一盤子點心就坐到了一旁客廳的沙發上,還不請自主的打開了電視,一邊吃著點心一邊看著電視,手裡還端著才傭人沖好的咖啡,那樣子好不愜意,讓藍景伊直後悔,怎麼就忘記吩咐傭人了,不應該給他上什麼咖啡的,別說是咖啡了,就連白水也不要給他上。

藍景伊拿筷子的手明顯放慢了速度,就讓他等上個把小時好了,她不著急,一點也不著急,她就要折騰死江君亮。

一碗飯,藍景伊足足吃了半個多小時,吃小一口歇半分鐘,看得一旁的傭人直發懵,可靳雪悉不在,也找不到旁的人來勸了藍景伊,更不明白她這是要幹什麼。

知道李雪鳳要來,靳雪悉回去了,說是要換換衣服什麼的,藍景伊想她八成是去見成青揚了,戀愛中的男男女女就是這樣的,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吃完了飯再喝湯,煲了幾個小時的大骨湯,她再不愛喝為了小三也得喝,轉頭再看江君亮那頭,正指著空空如也的咖啡杯讓傭人添咖啡呢。

“咳……”藍景伊低咳了一聲,那傭人便看了過來,她不疾不徐的道:“江二少已經喝够多的咖啡了,那東西喝多了晚上會睡不著的,到時候影響了江二少的睡眠品質就不好了,所以,就不用上了吧,江二少看看電視長長見識努力提高一下一歲兒童的智商就行了。”

江君亮的臉頓時黑了,乍一看過去,那表情與江君越一般無二,兩人長得太象了,可仔細再看,江君亮還是江君亮,他變不成江君越,所以,她一點也不用管他是不是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