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唯一一次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0:09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是你發了個什麼視頻給他的,是不是?”藍景伊忽而想起陸小棋才說過的話,心底裏頓時泛起一片漣漪,難道真的是江君越幫了她?他不想逼她做他的女人了?

“不是。”江君越舒服的後仰靠在椅背上,眸光卻是淡然的迎視著藍景伊,那表情,似乎真的不是他發的一樣。

是的,視頻的確不是他發的,是他命令蔣翰發的。

藍景伊松了一口氣,既然不是他發的,她也就少欠他一個人情了,回轉身,正好有一輛公車駛來,她也不管這公車是去向哪個方向的,徑直的跳上去,只想逃離江君越,越遠越好,不然,跟他在一起,她只有一種很危險的感覺。

喘著粗氣坐在公車上時,藍景伊的手緊攥著從肩上斜挎下來的背包,那裡面的小綠本本終於徹底的屬於她了。

離婚了,她再也不用受陸文濤的威脅了。

下了公車便沖進了量販店,她跑得快,一點也不知道從她跳上公車後就一直有一輛車緊隨著她而來,直到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量販店門前,江君越才啟動了車子向公司駛去,一路上,他的臉色冷沉到了極點,從來,都是女人想方設法的要爬上他的床,但是這一次,他卻吃癟了。

進了辦公室,車鑰匙一個優雅的弧度便被他拋到了辦公桌上,李經理的電話也打過來了,“江總,曉芹從今天開始不能來上班了,你看……”

“不行,不是還沒招到合適的人嗎,讓她給我回來上班。”

“江……江總,曉芹她……她生了。”

“***!我知道了。”猛的掛斷電話,即便再不願意,也總不能讓才生產完的穆曉芹再來上班吧?

那不人道。

兩條勁實的長腿不羈的搭在辦公桌的邊沿上,目光深邃的落在辦公桌對面,彷彿那裡就站著藍景伊一樣,那天她來上班時就是站在那個位置的。

頭,痛了起來。

才拋下的車鑰匙又撿拾了起來,一邊朝外面走著一邊拿出了手機打給了洛啟江,“去打網球。”

“喂,太陽這是打西邊出來了嗎?姓江的,你要翹班?這不像是你的作風吧。”

“活動一下,不然,運動起來沒體力。”他乾笑,說起‘運動’這兩個字眼的時候才想起來,幾年了,他唯一的一次‘運動’對象便是那個藍景伊了。

那一晚,不知道是他運動了她,還是她運動了他,反正,她給了他第一次,他也給了她幾年來的唯一一次。

自嘲的一笑,他突然間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選她了,那只不過是因為潛意識裏覺得自己既是失了一次身給她,那麼一次兩次也沒差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原來,只不過是如此的原因罷了。

藍景伊,滾蛋去吧,他再也不會看那個女人一眼了。

日子,倏忽而過,過去的時間只覺得快,可是沒過去的便都是煎熬了,看了看時間,再一個小時就下班了,今天發了薪水,不多,一千二,她這裡包吃包住,她可以先還江君越一千塊,就是那些衛生棉的錢,而且,她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見他,那個鑰匙鏈他一直沒還她,今兒,她一定要討回來。

悄悄的去了洗手間,倚在牆壁上撥打著他的手機,足足響了七八聲才被慢香香的接起,其實,江君越早就聽見了,可當看到是她的號碼時,便猶豫了起來,卻,還是接了,“什麼事?”冷冷的問過,俊美的臉上彷彿正染著冰霜,冷的讓電話彼端的藍景伊打了一個寒顫。

“晚上有空嗎?”藍景伊說完,臉便不自覺的發起燒來,她這樣問他,好象是要找他約會一樣。

“沒空。”淡冷的兩個字,生硬的沒有一絲的轉圜。

“那……那明晚呢?”藍景伊小心翼翼的繼續問,她很想要拿回她的那個鑰匙鏈,好久都沒有簡非離的消息了,那是她和簡非離之間唯一的連系了。

“明晚也沒空。”“劈”,那頭直接掛斷,江君越不理她了。

喉頭一哽,藍景伊握著手機的手一僵,隨即,輕輕的落下,他有了新歡了吧,所以,早就把她拋到了腦後,早就對她沒想法了。

呵呵,這樣也好。

他不見她,那她就去他的住處等他,還錢,再拿回鑰匙鏈。

下了班,餐廳吃了免費的晚餐,其實量販店的伙食一點也不好,大鍋飯,菜都是每天賣剩下有點腐爛的菜,可是,她吃著很香,因為這樣可以省下一頓飯錢。

不是每個人一生下來就好命的銜著金飯碗出生的。

跳上了公車趕去小公寓,一路上,她都是慢香香的,他那樣的人,自己是不會煮飯的,一定是在外面或應酬或吃過了才回去的。

藍景伊知道自己要等,卻,怎麼也沒有想到靠在小公寓門側的她,那一等就是四五個小時,就在她以為他不會回這小地方來住要離開的時候,電梯口那個男人出現了,頎長而微晃的身形朝著她的方向逶迤而來,近了,他不屑的盯看著她的臉,淡冷的道:“你來幹什麼?滾!”

濃濃的酒氣薰得人有些迷亂,她隨手掏出一千塊,然後塞到了他的褲子口袋裏,再輕聲的道:“鑰匙鏈還我,我就走。”

酒意微薰,江君越優雅的彎身,從門縫底下摸出那把鑰匙,一邊開門一邊慢條斯理的道:“丟了。”

藍景伊的眼眶一下子就紅了,皙白的小手一下子扯住了他的衣袖,“江君越,你騙我的,是不是?”那是非離送給她的,她怎麼可以丟了呢,或者如今,在她的心底裏,她唯一的愛情幻想便是非離了,而簡非離也是她心中僅有的一點希翼,不管此生能不能再見著他,她總想保留著那個鑰匙鏈,哪怕,只是偶爾的看上一眼也好。

“沒騙你,真的丟了。”門已開,長腿微晃的邁進門去,一室的清幽,還如從前,沒有半點的改變。

藍景伊心酸的隨著他進了小公寓,裡面的所有都是她離開時的模樣,甚至於她第一次進來時那個一直擺在鞋架上的女拖也不曾再擺上來,只是,她真的沒有注意到,“江君越,你丟在哪裡了?你告訴我,我去找。”

頎長的身形倏的一個回身,長臂輕輕一勾一帶,扣著藍景伊便貼在他的胸口上,空氣裏,飄著泛著酒意的男人味,那味道讓藍景伊一慌,頭後仰著,只想避開他呼出的氣息,卻,還是如數的鑽進了她的口鼻之中,“你……你放開我。”

“呵呵,真的很想要?”

“嗯,你還給我好嗎?”

腰上的手突的一松,那猝不及防的舉措讓藍景伊一個站立不穩,踉蹌著差一點就摔倒了,顫粟著站穩時,江君越已經沖到了茶几前,隨手拉開了一個抽屜,刹時,手心裏就抓了一大把的鑰匙鏈,“我只有這些,你隨便挑一個,算是我還了你吧。”

藍景伊眼睛一亮的沖過去,只以為那裡面會有自己想要的那一個,於是,她搶過來,飛快的掃過,卻在一一看過之後失望的搖了搖頭,“不是,都不是,江君越,我不要這些。”手裡的這些每一個看起來都很華美,有金的,有帶鑽的,有鑲寶石的,精雕細刻,無一不美。

可,哪一個都不是她心底裏的那個。

“沒了。”頎長的身形重重的摔在沙發上,醉了一樣的眸眼含烟似霧的看著藍景伊,“呵呵,我記得你那個鑰匙鏈一點都不起眼,滿大街一抓一大把,丟了有什麼心疼的。”說著,江君越煩躁的解著襯衫衣領的扣子,露出一小片不帶一絲贅肉的小麥色胸肌,透著一股子Xing`感的意味,讓藍景伊的心瞬間漏跳了一拍,慌亂道:“你……你把衣服穿好。”

江君越上下的掃了一遍自己的穿著,很無辜的笑道:“哪裡不妥當了?不該露的一律都沒露,你怕什麼?”

那輕`佻的語氣讓藍景伊臉紅了,“真的丟了?”

“嗯,我也不知道丟哪了,反正,就是不見了。”他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泛著酒意的黑眸裏寫著一份說不出的魅惑,讓藍景伊不敢深看,一咬唇,“算了,那我走了。”她突然間很怕與他這樣的單獨相處,那種感覺讓她慌慌的,亂亂的,腦海裏不經意的閃過她和他在飯店裏的那一晚,迷Chun,那一晚他們一起迷失在了欲的世界裏,只一回想,她就會忍不住的顫粟,害怕,就象是一個做錯了事的孩子一樣。

“呵,既然來了,就多坐一會兒,怎麼,怕我吃了你不成?”

藍景伊的手上卻是一熱一緊,被江君越牢牢的抓住,一點一點的拉著她倒向他的懷裡,“你鬆開,你瘋了嗎?”

他瘋了嗎?

他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了,不過是自己跟她有過一夜的糜`亂罷了,連一夜晴都不算,可是不知怎麼的,他總是會想到那一晚,尤其是在醉酒的時候,她雪白的身體就總是在眼前晃個不停,“藍景伊,是你自己要來招惹我的,我有讓你來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