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9章你真厲害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7:01
A+ A- 關燈 聽書

“藍姐姐,你放心吧,你這裡,還有別墅那裡,青揚早就派了人手,沁沁和壯壯還有藍阿姨都很安全。”藍景伊才一出口,靳雪悉就給她吃了一顆定心丸。

“好,那你就再幫我辦一件事情。”微一思量,藍景伊沉聲說道。

“什麼事情?”

“你打電話給洛啟江、陸安、孟峻峰,與他們約個時間地點,我要見他們。”猶記得上一次江君亮覬覦了江氏後,就是他們三個帶她去江氏參加江氏的例會的,這一次,她依然要他們三個作陪,絕對不能放過江君亮。

“好的。”靳雪悉拿起手機就打起電話通知去了。

藍景伊輕闔了眼眸,她累了,輸液還有大半瓶沒有輸完,她還要在床上躺個一小時左右。

“藍小姐,你最好吃些東西,流質的食物最好,不然,你已經一天一夜沒有吃東西了,依靠營養液解决不了什麼問題,你再不吃,身體更虛弱了。”護士處理好了輸液,醫生就上前再為她檢查了一遍。

“我知道了,謝謝。”她的思維還有些亂,怎麼也無法正視那張DNA的檢驗報告單,怎麼也無法相信她的傾傾真的從這個世界消失了,不可能的,她就是不信。

可他若還在,怎麼會連她昏倒了住進醫院都不來看她呢?

他是最疼她的。

“藍小姐,吃早餐吧。”醫生退後,看護迎上前來,勸著藍景伊用餐。

藍景伊扭頭看向陽臺的方向,靳雪悉還在打電話,“等雪悉接完電話我再吃也不遲。”她真餓了,可再餓也要把正經事情辦完了再吃飯。

江君越那個混蛋,她以為他會在溫泉別墅裏給自己一個大大的驚喜,結果驚喜沒有,只有他的噩耗,她恨他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壞蛋。

大壞蛋。

靳雪悉回來了,可她的表情卻有點蔫蔫的,藍景伊疑惑的看著她,“說吧,他們三個都怎麼回復的。”就從靳雪悉的反應來看,情况一定是不容樂觀。

“那個,洛……洛少說他妹子正在坐月子,風水師算了,那孩子命硬,所以他家中時時不能缺少男Xing,否則,那孩子會有生命危險,家裡的人也會遭殃,故而,在孩子滿月之前,他沒辦法出來。”靳雪悉越說越小聲,洛啟江這藉口也太爛了吧,這都什麼年代了,居然還迷信。

藍景伊就笑,江君越不是放了雲飛了嗎,雲飛就是男人,雲飛怎麼捨得放下洛美薇不管呢,估計他是分分秒秒也不會離開洛美薇的,洛啟江這分明是託辭,他不想見自己,“說吧,陸安是什麼情况?”

“他……他說晏湖湖邊的別墅已經設計好了裝修圖紙,這兩天就要開始裝修了,連著你和姐夫的別墅一起裝修,他要全程跟踪監督,所以……”

“所以他也沒空來見我,是不是?”

靳雪悉這次沒出聲,只是點了點頭。

“呵,還真是都挺忙的,這樣一算,孟峻峰也一定是忙,他是不是告訴你他要與妮妮結婚了,正忙著籌備婚禮是不是?”

靳雪悉頓時一驚,“藍姐姐,你怎麼知道的?”

“猜的。”江君越的一群損友,他沒出事前這幾個還哥們哥們的叫著,還一起大聲唱歌大塊吃肉,如今一出事,便全都不見人影了,這與狐朋狗友有什麼區別?

江君越可真悲哀。

“你真厲害。”靳雪悉滿臉崇拜的道。

“用早餐吧,我餓了。”藍景伊卻再也不想繼續那三兄弟的話題了,讓看護架起了臨時小桌,便坐了起來,有一口沒一口的慢慢吃著粥。

甜甜的八寶粥,也是她從前喜歡的口味,這又是巧合嗎?

只吃了一小碗她便擺了擺手,不吃了,餓也吃不下,她心裡難受。

“藍姐姐,你還是多吃點,你身子太虛,只怕明天你沒辦法出席……”靳雪悉不忍,便又勸道,可說了一半,她又頓住了。

“出席什麼?江氏的會議?”切,只要有江君亮在,她就不會參加。

“不……不是的。”

“那是?”

“是……是……”

“你說吧,我受得住。”隱約的已經猜到了什麼,可她此刻還是不想相信那張報告單,不管別人怎麼說,她就是不相信。

“明天是姐夫的葬禮,你要出席的吧。”在靳雪悉看來,藍景伊與江君越之間感情那麼深,藍景伊是一定會出席的。

不想,藍景伊輕輕搖頭,只丟給她淡淡三個字:“我不去。”

“嗯,我不去。”又重複了一遍,她都不相信江君越真走了,又怎麼會去參加他的葬禮呢。

“藍姐姐……”靳雪悉詫異的看著她,彷彿她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一樣。

“他沒事。”又是低低三個字,像是在告訴靳雪悉,更像是在自言自語,說過,藍景伊再度閉上了眼睛。

又想睡了。

可她明明才醒了沒多久。

不知道還能不能再夢見他了,她睡覺,就是為了夢見他,她很傻是不是?

苦笑的微勾唇角,他是她的癮,他是她的毒,她受他的‘毒害’太深,已經深入骨髓血肉,再難剔去。

可這一天無論她怎樣閉目‘睡去’,迷迷糊糊中也只有護士和醫生走進走出。

天要黑了。

醫院裏消毒水的味道有些刺鼻,不住的從開啟的門縫中飄進來。

她想回溫泉別墅了,是不是到了那裡,他就會來看她了?

“雪悉,我要出院,去幫我辦理出院手續。”

“藍姐姐,醫生說你不能出院。”

“我身體很正常,不需要再住院了。”她自己的身子她自己知道,除了酸軟以外也沒有其它的不適了。

“藍姐姐,醫生說你胎象不穩,最好住院觀察幾天,以免……”似乎是覺得‘發生不測’不吉利,靳雪悉又改口,“這樣才穩妥。”

人這種生物,就是喜歡自己嚇自己,明明沒事,被醫生這樣一說也要有事了,况且,若這孩子與她有緣,怎麼也不會流產的,若與她無緣,她想怎麼保都沒用的,“出了事我自己擔著,去辦手續吧,我這邊收拾東西,一會兒就回別墅。”

“好吧,我去諮詢一下醫生。”

靳雪悉去了,藍景伊下床便開始收拾東西,東西大多數都是吃的,她便撿了些日用的東西裝進了袋子裏,這才叫過門外守著她的保鏢,不是別人,正是之前跟著她去爆炸現場再去小公寓的那名男子。

“家後,有事?”他的職責是保護她的安全,至於她的生活起居,則不在他的工作範疇,况且她是女人,他照顧她也不方便,所以,保鏢有些懵,不明白藍景伊叫他進來做什麼。

藍景伊手一指桌子上床上的東西,“把這些拿去分了吧,分給誰都好,就是不要浪費了丟了。”

“家後,你這是真要出院嗎?”剛剛靳雪悉出去時就告訴他了,他還不信,但看藍景伊現在這樣子,她是打定主意要出院了。

“嗯。”藍景伊疲憊的坐回到病床上,“你都拿走吧。”

“好……好的。”保鏢走了,可出去卻是把那些吃的全都交到了護士站,由護士站的小護士去分發了,而他則是拿起了電話,左看右看,見無人注意他,這才撥通了一個號碼。

“她怎麼了?”低低的詢問,帶著濃濃的關切,還有濃濃的擔心。

“家後沒事,可,她想出院,已經收拾好東西了。”保鏢小聲的說著,生怕被別人聽見。

手機那頭頓了頓,頓了足有五秒鐘,才沉聲道:“由著她吧,不過,去通知院方,派一個醫生一個護士跟著,費用我們來出。”

“好的。”保鏢點頭,臉上也終於露出了喜色,看到靳雪悉在護士站辦手續,便叫住了她按照電話裏的那般交待了。

出院了,藍景伊由靳雪悉扶著上了車,才坐進去便發現後面緊跟著的那輛車坐進了一名醫生和一名護士,兩人甚至來不及換下白大褂,“他們?”藍景伊疑惑的沖著那兩個人努了努嘴。

“哦,這是院方的安排,院方說藍姐姐你的胎象很不穩定,為免發生意外,就臨時派了醫生和護士跟著我們回去,等你腹中胎兒穩定了,他們再回來。”

“真的是院方的安排?”為什麼有一瞬間,她就覺得是那個男人安排的呢?從前,事無巨細,他總會把她的一切都安排的妥妥當當的。

“是的呀。”靳雪悉臉色未變,但隨即就轉移了話題,“雪鳳說她一會會直接到別墅,我一直聽你說起這個閨蜜,話說,我還沒見過她呢,今兒,終於要見到她的廬山真面目了,聽說她很女漢子?“

“嗯,是挺女漢子的。”想到與李雪鳳的相識,那小小的量販店讓她們結緣,那也算是她的資產呢,是江君越送給她的一個小禮物。

說說笑笑間,車子已經遠離了醫院,恍惚中藍景伊轉頭望向車外,這才發現不對,“雪悉,這是要去哪?”居然,不是去往溫泉別墅的那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