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8章狗屁,死都不信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6:47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覺得自己的視覺一定是出現幻覺了,怎麼可能是江君亮呢?

若是他,他豈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出現在她的病房?

這還是大白天呢。

轉首,窗外陽光晴好,豔陽高照,真的是白天,她沒有出現幻覺。

他害死了爺爺,他派人殺了安則煥,他陷江氏於災難Xing的資金走空,警詧不是在通輯他嗎?

上面不是在抓他嗎?

那晚江君越就是去抓他才出事的。

看了又看,恍惚中就覺得他是江君越,可揉揉眼睛再看,那身衣服就明顯不是江君越喜歡穿的款兒,江君越雖然看起來有點妖孽有點邪氣,可那也只是在她面前,而他的穿著也一向大氣沉穩,從來不穿那種花花綠綠的花俏顏色,但是面前的這男人居然穿著一身大紅的顏色。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男人穿這樣的顏色一看就是不著調,痞痞的長不大的樣子。

“嫂子,我這身衣服不好看嗎?”江君視先是低頭看看自己一身紅色的休閒西服,再掀了掀衣襟,露出內裡的同色T恤,“有什麼不對嗎?”

有一瞬間,藍景伊覺得這聲音象江君越,可是下一秒鐘,她又否决了,這像是江君亮的聲音,不過,也有改變。

他沒有被抓?

而且因為最近的潜逃而變了聲音?

似乎,只能是這樣了。

而且他的這一聲‘嫂子’,便已經徹底的宣佈了他就是江君亮。

藍景伊沒吭聲,只是定定的看著他。

她有種穿越到了從前的感覺,怎麼就這麼再度見到江君亮了呢?

她寧願一輩子都不要再見到這個人。

當初若不是江君亮,江君越也不會在看守所裏中了那一槍,那是九死一生的經歷,也讓她恨透了江君亮。

“嫂子,我很好看?嗯,這個我也知道,不過,你是不是該說點歡迎我回來的話語呢,話說,你這花銷的醫藥費什麼的可都是記在了江氏的名下是不是?”

藍景伊見過無恥的,卻從沒有見過這麼無恥的。

江君越一走,江君亮便重現江湖重新奪回了江氏了嗎?

她到底是睡了多久了,怎麼一醒過來天地都變了呢?

“啪”,藍景伊甩手就一巴掌揮了過去,明明身子很軟,渾身沒有力氣,可是這一巴掌打過去,那清脆的聲音卻格外的響,格外的脆,格外的清晰,讓房裏房外的人全都看了過來。

也是這個時候,藍景伊才發現,她周遭的人很多。

靳雪悉。

藍晴。

穿白色衣服的醫生。

穿粉色衣服的護士。

“你……你居然敢打我?”江君亮手捂著臉,不可置信的瞪著藍景伊,恨不得在她身上剜個窟窿出來,“你個臭女人,你敢打老子。”他火了,一掌就朝藍景伊揮過去。

“住手,她是我女兒,你不許打她。”藍晴護犢子的沖上來,攔在了江君亮的面前,於是,那一巴掌不偏不倚,就貼在藍晴的臉前,她再快一點,就打在她的身上了。

“哦?原來是嫂子她媽,到底是當年響噹噹的交際花,年紀一大把了也不减美豔,好吧,我江君亮就給你這個交際花面子,這一巴掌免了,不過,她藍景伊打我可不能白打,你說對不對?”江君亮修長的大手徐徐落下,俊臉上是清晰的五指山,紅紅一片。

藍景伊看著特別的不過癮,真想再打他一巴掌,可現在江君亮明顯的防著她了。

“別叫我嫂子,你不配。”她冷冷斥他,越看他越不順眼。

“話說回來,其實是你不配當我嫂子,不是還沒領證嗎,大哥走了,我還把你這個沒過門的女人當嫂子,哼,那是你的福氣,少給老子敬酒不吃吃罰酒。”

“少叫他大哥,他沒有你這個弟弟,你滾,給我滾。”藍景伊跳下了床,也不顧手背上還紮著輸液,便要推走江君亮。

“景伊,小心針。”

“藍姐姐,小心呀,快躺下,你別生氣,事情已經發生了,咱們好好解决,好不好?”靳雪悉沖過來就抱住了她,再看向江君亮,“江先生,請你先離開吧,江氏的事情,你改天再來找藍姐姐談吧。”

“江氏的事情?什麼事情?”藍景伊當真是半點力氣也沒有了,她掙不開靳雪悉,不過靳雪悉說的話她卻是聽得懂的。

“沒……不是什麼緊要的事情,藍姐姐,等你好些了再處理也不遲,咱現在要安心養病,養好身體,你再不珍惜自己,你肚子裏的孩子可就……”靳雪悉說著,眩然欲泣。

她這些話,說著不是緊要的事情,可看江君亮不顧她還在昏迷中就趕來守著她醒來的樣子,這絕對不是什麼普通的事情,穩了穩心緒,藍景伊不掙扎了,她任由靳雪悉擁著她,只輕輕問道:“你告訴我,他來找我什麼事情?江氏怎麼了?”

藍景伊的聲音低低的,再配合她臉上洋溢著的溫溫的笑意,那就彷彿是在催眠一樣,催著靳雪悉不由自主的道:“是姐夫立的遺囑,若他有不測,江氏的第一繼承人便是江君亮,不過,繼承歸繼承,江氏的執行總裁雖是他,不過他每决定一項重大事情,除非你願意再蓋了章,否則,就不予通過。”

“你胡說,傾傾不會把江氏給江君亮的。”她雖然知道江君越曾經很不忍對這個堂弟動手,可也知道江氏那麼大的責任絕對不能落在這個不肖子弟的手上,與江君亮相比,江君劍還更適合些。

“藍姐姐,這個……”

靳雪悉還想要繼續說明,就被醫生和護士推到病房門口的江君亮打斷笑道,“嫂子,我這有大哥的親筆遺書,不過是影本,不如,你拿去好好的鑽研一下好了,老子我不奉陪了,哼,你等著,江氏只能是我江君亮的,我早就說過,哈哈哈。”

張狂的笑聲,隨即,那張紙便被他飛了過來,輕飄飄的落下時,不偏不倚,就落在她的手中。

一張紙是不可能被甩飛過來的,那太輕。

落在她手中的也不是平平常常的一張紙,而是,一駕紙飛機。

能把別人的遺書折成紙飛機飛過來,這世上大概也就只有江君亮才會做出這麼不嚴肅的事情了。

黑白色的紙飛機,白的是紙質,黑的是字的顏色。

藍景伊輕輕展開,一層一層,直至整駕飛機被變成了一張紙,她才徐徐的坐回到床上,再不坐下去,她怕她會再度暈倒過去。

“藍姐姐,滾針了,你先躺好,讓護士處理一下再看,好嗎?”靳雪悉流淚了,一邊擦著眼淚一邊勸道。

“好。”滾血了的手先是落在了小腹上,那裡微微的凸起讓她放下了心,這才遞給趕到的護士,由著護士去處理,而她則是以另一手拿著那張被折了很多道的白紙,靜靜的一個字一個字的看過去。

景伊吾妻:

看到這份遺囑的時候,也許我已經不在人世了。

這幾天,一直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縈繞在心頭,那預感催促著我立下了這份遺囑,若是僥倖能活著,那便權當是一張廢紙,折一駕紙飛機給沁沁壯壯玩,若是我真走了,景伊,我便把江氏交給你了。

可你,畢竟不是江家的人,我想來想去,最後決定把江氏的繼承人定為江君亮。

我這樣做,只為江氏是江氏,但是,即便他有了權力,他所决定的事情沒有你蓋章便不能生效。

我查過了,從前的事是我們誤會了君亮,他並沒有真正的去害爺爺,只是碰巧遇到爺爺心臟病發不治而亡罷了,再有江氏之前發生的一切,一半是他的責任,一半也是我的責任,所以,不能都歸到他的頭上,他還年輕,就給他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

……

藍景伊不看了。

她不信這是江君越寫的。

狗屁。

沒有誰比她更瞭解江君越了。

即便最末端的確簽了他的名字她也不信。

死都不信。

歪頭看過去,手背上原來的血已經處理好了,輸液的針也重新紮上了。

藍景伊抬起那只手,不聲不響,一下一下的撕著那張複印的遺囑。

只要她不願意,江君亮就永遠也別想名正言順的打理江氏,除非她死了。

想到這最後三個字,她渾身一個激欞,這會不會讓江君亮再起一個加害她的念頭呢?

他從前可是沒少打她的主意呢。

撕碎的紙屑一片片的灑在被單上,揚揚灑灑,灑灑揚揚,最後一條落下的時候,她的目光再度篩落過病房裏的每一個人。

最後,停留在了藍晴的身上,“媽,我只是受了打擊而已,我沒事,你回去照顧沁沁壯壯,把他們照顧好了就是照顧我了。”

“景伊……”藍晴一臉悲傷。

“去吧,有雪悉照顧我,你放心吧,嗯,一會兒我會叫上雪鳳,她也會照顧我的。”

“好……好吧。”藍晴是識大體的,知道她不放心兩孩子,便應了離開了。

藍景伊微頓了頓,她好累,可是再累也不能再倒下了,目光轉而移到靳雪悉的臉上,“雪悉,叫青揚守著別墅,我不許任何人打沁沁壯壯和我***主意,他們必須安全。”

四更,終於把昨天欠的還上了,親們晚安!我赤果果奔呢,我容易嗎?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