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你……怎麼是你?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6:29
A+ A- 關燈 聽書

“好的,家後。”傭人戰戰兢兢的後退,小心的退了出去。

藍景伊先是望著門的方向發呆了足有兩秒鐘,這才收拾起自己突然間亂了的心緒,她要去見那個警詧了。

也許報告證明那不是江君越呢。

一定是這樣的。

不住的這樣告訴自己,不然,她的心跳便會開始不正常的加快。

快的,彷彿要從胸腔裏跳出來一般,讓她無所適從。

員警來了。

她請人家進來了。

她再也不能龜縮在這個房間裏,她要去面對即將會有的一切。

原本的午睡只能擱置,起床,更衣,一件一件的穿妥一身衣物,看著鏡子裏臉色略有些蒼白的自己,手輕撫著胸口,她不斷的告訴自己,藍景伊,不管發生什麼都要鎮定。

他說有他在。

他就一定在。

他說要她照顧好自己照顧好小三,她就一定要做到。

一身整齊。

藍景伊來到了門前,深呼吸再深呼吸,這才緩緩慢慢的打開了門,才要邁步,又倏的停住。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姐姐……”靳雪悉正要往門內進呢,看見她便收住了脚步急急的喊了一聲。

“怎麼這麼急?跑什麼?”相對於靳雪悉的慌亂,藍景伊卻很淡定很沉穩,彷彿樓下的那個警詧找的不是她,而是別人似的。

“藍姐姐你……”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可隨即,靳雪悉又噤了聲,小手捂住了小嘴,她不說話了。

“下樓吧。”一種不好的預感隱隱從心中升起,她卻强行的壓抑著,不管發生什麼,一定要堅強,要堅強。

“嗯。”小小聲的應了一聲,靳雪悉就乖乖的走到了她的身後,隨著她一步一步往樓梯口走去。

別墅很大。

一樓的大廳更大。

旋轉的樓梯,藍景伊扶著扶手一級一級向下走去,樓梯的中央是旋垂到底的水晶吊燈,成青揚的這幢溫泉別墅不止是有溫泉,裝潢也十分奢華考究。

藍景伊已經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等她的警詧。

是她不認識的警詧。

不是薛振東。

她忽而松了一口氣,或者,報告是證明那人不是江君越的。

脚步聲聲,震著她心跳又加劇了起來。

“你就是藍景伊吧?”警詧已經站了起來。

男警詧,身高一七五左右,帥氣英武,可她這時無心欣賞帥哥,輕輕一點頭,“我是。”她無處可逃,即便她現在不想見這個警詧,也不可能了。

“藍景伊小姐,根據我們的調查,你與江君越江先生是事實夫妻而不是法定夫妻,是不是?”男警詧直視著她,問的問題卻是何其殘忍,有在她傷口上灑鹽的嫌疑。

“是。”略略有些不習慣這樣一板一眼的問題,可她還是一一的回答了。

突然間就想對方多問她一些問題,這樣,是不是就不用去知道那份報告的結果了?

心口,一直在狂跳著。

“你和江先生育有兩個孩子,是不是?”

“是。”

“雙胞胎?”

“龍鳳胎。”警詧的這個問題,她糾正了。

“哦哦,那麼,既然江先生沒有法定妻子,那麼,警方現在就將我們得到的最新的DNA檢查報告通知藍小姐。”說到這裡,警詧頓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液,似乎,接下來的內容很難出口似的。

藍景伊突的笑了,“呵呵,是他是不是?”

不然,這警詧不會問她這些問題,也不會如此的表情和反應。

“是,DNA檢驗報告證明,死者就是江君越先生,藍小姐,請節哀。”警詧一個立正,便恭敬的敬了一個禮,便將手中的那張此時很刺眼的檢驗報告單遞向了藍景伊。

不可能的。

一定不是他。

他昨晚還來過呢。

今天的早餐還是他要求廚師煮的呢。

眸子靜靜的看著警詧舉在半空中的那張報告單,突的就覺得有些燙手,她不想接。

更不想看。

一定是騙她的。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停滯不動了一樣。

大廳裏,靜靜的。

就連幾個人的呼吸聲都幾不可聞了。

窗外,原本晴好的天氣忽而陰沉了下來,雲朵密佈間哪裡還有剛剛的陽光普照。

“藍小姐……”大概是手舉得僵了,警詧喚了她一聲,想她快些接過去。

藍景伊依然一動不動。

心底裏升騰起了一種說不出的不安,此刻正滾滾而來,壓也壓不下去。

“藍姐姐。”靳雪悉的手輕扶住了她,她這才感覺到自己的身子顫的厲害,眸子也有些酸澀。

手輕輕一掙,便掙開了靳雪悉的手,說好要堅強的,輕輕咬唇,鬆開時,她伸手便接過了那紙報告單。

密密麻麻的字,她迅速掃過,只看結論。

其它的都是浮雲,那些太專業,她看不懂。

她只要結論,即便不想要那可能會讓她痛不欲生的結論,她還是要看下去。

當江君越三個字躍入眼簾的時候,她怔怔的望著那三個字一動不動。

“藍姐姐……藍姐姐……”耳邊是靳雪悉一遍接一遍的喊她。

她卻什麼也不知道了。

心好痛。

好痛。

“快去醫院。”

這是她耳中聽到的最後的四個字。

醫院。

那是一個她最不喜歡的地方。

大抵,每個人都不愛去那裡。

可,每個人生命的開始是在那裡,每個人生命的終結也要在那裡。

藍景伊終於還是被送去了醫院。

車子開得很慢,可她還是覺得很顛簸,耳邊一直有人在跟她說話,有靳雪悉的聲音,也有旁的人的聲音。

她卻不想醒過來,只想一直睡一直睡下去。

睡著了多好。

為什麼他們要吵她呢?

她討厭那些不許她睡覺的聲音。

睡著了會夢見他。

她的夢如真一樣,她夢見他讓她吃的早餐,果然第二天一早,便什麼都應驗了。

輕輕闔著眼睛想著。

眼角有些潮濕。

臉頰有些潮濕。

唇角有些苦澀的味道。

她輕舔了一下唇,聽見靳雪悉略有些興奮的聲音,“藍姐姐動了,她沒事,青揚,你一定不許她有事,我不要她死,青揚,你答應我。”

成青揚也到了嗎?

藍景伊靜靜的躺著,腦海裏是漫無邊際的景象,有她,有江越,有他們的小一小二和小三。

小三的小臉看不清,卻可以感受到她是個小女生呢。

她喊媽咪她喊爹地,開心的咿呀學語,好不快活。

可她還能生下小三了嗎?

“讓開,全都讓開,快讓開。”

忽而,一陣風吹來,車門開了,藍景伊覺得自己好象飄起來了一樣,就在那風中前行再前行。

嘈雜聲越來越響越來越大,震得她微微蹙起了眉頭,她不喜歡這吵呢。

“都閉嘴。”忽而,耳邊傳來這一聲厲喝,忽而,四周就靜了下來。

那一聲,好象是陸文濤,他也來醫院了嗎?

為她而來嗎?

她有很久很久沒有看見他了。

那個人說,他如今每天醉生夢死,只知道喝酒,回想當初,那個每天喝酒的人卻是她,也是那時她學會了調酒,便是因為調酒她認識了江君越。

可如今……

真靜。

她喜歡這樣的安靜。

就讓她沉沉睡去好了。

……

甜甜的味道。

有液體緩緩流入唇齒間。

藍景伊只覺得渴。

很渴。

她想喝水,“水……水……”那是生命的源泉,是每一個人的需要。

於是,那甜甜的液體便源源不斷的流入她的口中,啜飲著,好甜。

這是白天還是黑夜呢?

藍景伊總想醒過來,卻,怎麼也睜不開眼睛。

恍惚中,手被輕輕輕輕的握住。

那是一隻大手,溫暖而有力。

握著她時,不輕不重,可是甜甜的水還是不住的流入她的口中。

說不出的熟悉感,她覺得自己又入夢了,“傾傾……傾傾……”緊緊的回握著那只手,彷彿只要一鬆手,他就會消失不見一樣。

他不說話,只還是輕握著她的手,不離不棄。

她終於喝飽了水,手抬起揮開又送到唇邊的水,“傾傾……”費力的要睜開眼睛,她想要看清他,想要把他留在身邊,再也不要這只是一場夢了。

因為夢醒,便什麼都沒有了。

她不要那虛幻一場的夢。

“醒醒,聽話,醫生說了,你再不醒過來,小三就再也不要你了。”身邊的人忽而開口。

這是誰,低低潤潤的男聲,像是傾傾,又不像是傾傾,可也不是陸文濤,更不是簡非離。

他憑什麼說小三不要了她了呢?

她的小三是她的,是她和江君越的寶貝。

“你不想見他了嗎?若是不想見,你儘管繼續睡。”似乎惱了,男人聲音也沉了些,同時,輕握著她小手的那只大手便開始去掰開她的小手,一根一根的手指,帶著一份決絕。

他不要她了嗎?

藍景伊忽而心慌,她用力再用力,眼皮微開,有陽光撲面而來,又是一個晴好的白天。

“醫生,她好象醒了。”男子站起,高大的身形籠罩在藍景伊的世界裏,她仰首看向他。

可只一眼,便詫異的張大了嘴,“你……怎麼是你?為什麼是你?”藍景伊怎麼也沒有想到,醒來,看見的卻是一個她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

你猜,是誰?

下一章節告訴你!^_^

三更到,再來一更就補上昨天的了,澀沒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