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就喜歡這個調調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6:11
A+ A- 關燈 聽書

玫瑰湯池。

藍景伊靜靜的靠在湯池中已經有幾個小時了。

一夜未睡,她依然了無睡意。

房間裏,飯送進來再端出去,端出去再送進來,來來回回幾次了,她依然無動於衷,不想吃也不想動,就想這樣子等他。

他會回來的。

會的。

她相信他一定沒死。

她的傾傾不會那麼容易就被人弄死的。

她的傾傾一向都是她的驕傲。

“藍姐姐,你多少吃一點點,不然胃會餓壞的。”靳雪悉低低勸著她,一張小臉泛著愁苦。

藍景伊充耳不聞,只靜靜的望著某一點發呆,那個位置,江君越曾經伫停過。

此刻看過去,彷彿他就在那裡看著她溫溫的笑,笑得讓她覺得他透過溫泉水就把她的身體上上下通通看了一遍似的,小臉也染上了緋紅。

她想如今她再被他綁一次,她也不會怕了。

她早就習慣了他所有的邪所有的壞。

“藍姐姐,你不管自己,可是孩子呢,那可是姐夫的心頭肉,他會心疼的。”靳雪悉又勸,不過這話也不知說了多少遍了,沒用,藍景伊就是一動不動的靠在那裡,玫瑰花飄了她漫身,她長長的發浸在水中,襯著她猶如一個水妖,即便是臉色有些蒼白,也掩不去她從藍晴那裡遺傳繼承來的美麗。

她天生就是一朵花兒,妖嬈嫵妹的花朵。

而那個採擷她的人,就是江君越。

“唉。”歎息了一聲,靳雪悉望著已經凉透的飯菜,出去了。

天黑了,再也挨不過困意,藍景伊才從溫泉水裏出來,上床,蜷縮在一角,沉沉睡去。

這是那張她和江君越在一起折騰過的床,床單換了,被單換了,可是大床還是那一張,她輕輕嗅過,他好象就在她身邊。

她抬手摸向身邊,那種熟悉的感覺又來了,好暖,好溫馨,他的手落在了她的腰際,她聽見他說‘乖,以後要好好睡覺好好吃飯,不能讓爺掛心了’。

她聽見他又說‘爺不會死的,爺捨不得你,還捨不得小三呢,放心,爺每天都會關注小三的,這是爺一直以來的承諾,所以,景伊你也不能虧待小三喲。”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是她見過的說起‘小三’兩個字一點也不會黑臉的男人。

反正,他愛這個小三。

愛的很堅決很徹底,他不許她委屈了小三餓著了小三。

‘睡吧,醒了多吃點,爺請了兩個孕婦的膳食大廚呢,都是根據你的體質訂制的飯菜,不過,今個爺讓他們做了你愛吃的玉米粥,還烙了蔥花餅,還有幾樣你以前愛吃的小菜,爺之前只顧著小三了,今兒顧著你,不讓你吃孕婦大餐了,吃你愛吃的早餐。’

……

一句句,溫溫柔柔,清清潤潤,彷彿他就在她身邊。

那一覺,藍景伊直睡了一個天翻地覆,不知今兮是何兮,只為,夢裏的那個男人太真實,就連他輕攬她的手勁她在夢裡都能感覺到。

醒來,竟然是清晨,她這才知道她睡了一天兩夜。

之前也不過是兩天一夜沒睡罷了,結果,就補了這麼多的眠。

呆呆的躺在床上,回味著夢裏的江君越的點點滴滴,就想起他從新加坡回來後曾三天三夜沒睡後的後遺症就是連睡了兩天兩夜。

他們真是夫妻呀,連補個眠都有夫妻緣呢。

只是睜開眼睛,她身邊又哪裡有他。

床上空空的,只有一個她。

她呆呆的躺著,不想起,似乎,只要一直這樣躺著,她就一直在夢裡。

夢裏真好。

有他,有他的話語,很美。

門,被悄悄的推開了。

靳雪悉走了進來,初時她是小心翼翼的,生怕攪醒了她,可當看到床上睜開眼睛的她時,這才道:“藍姐姐,吃早餐了。”

藍景伊象沒聽見似的,沒有任何反應,她不想吃,只想繼續做夢,因為夢裏會有江君越。

靳雪悉又是低低歎息了一聲,然後續道,“嗯,有你愛吃的玉米粥,還有蔥花餅,還有幾樣小菜,你起來看看,一定合你的口味的。”

靳雪悉的話尾音還未落,藍景伊已經騰的坐起,轉頭就看向靳雪悉推進房間的那個餐車。

玉米粥還冒著熱汽,飄著玉米的香。

蔥花餅不焦不嫩,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還有那幾樣小菜,果然都是她愛吃的。

這些不是孕婦的早餐。

夢裏,傾傾就告訴她了。

告訴她早餐要吃這些。

她記得很清楚,她絕對沒記錯。

怎麼可能這麼巧?

這也太巧了吧?

藍景伊先是呆呆的掃視著靳雪悉推來的那個小餐車。

隨即便跳下了床,從昨天回來,一句話也沒有說過的藍景伊終於說話了,“誰讓你做的?”

靳雪悉有些莫名,“是廚師做的。”

“幾個廚師?”藍景伊又問,眼睛晶亮晶亮的,這真的是巧合嗎?

“兩個,一個做主食,一個做小菜,這不,才做好我就給你送過來了,也不知你會不會吃,你要是不吃,再過一會兒他們再重新做一遍。”

“誰讓他們做的?”眸子越來越亮,這怎麼跟夢裏的江君越描述的情形一模一樣呢。

“這個我就不知道了,從昨天來這裡,做什麼都是他們自己决定,我從來也沒問過,要不,我替你去問問?”靳雪悉迷惑的看著藍景伊,不懂她為什麼突然間要問這麼清楚,連幾個廚師煮飯都問。

昨晚一定是他來了。

是他。

他就喜歡玩這個調調。

這才是傾傾呢。

若是他一本正經的出現在她面前,她一定以為活見鬼了。

那不是夢,就是真實的江君越。

“不用問了,我吃。”他要她吃飯,還說這一餐不是為了小三,就只為她喜歡。

其實,她吃了,就是小三有的吃了。

“好,好的呀,我去告訴青揚,他若知道你要吃飯了,一定很開心,也終於可以輕鬆一下了。”靳雪悉拿起手機就往外面走去,顯然,是去給成青揚打電話去了,看著她纖瘦的背影,藍景伊心底裏五味雜陳,是不是愛上男人的女人都這樣傻呢?

只要男人輕輕哄幾句,女人就開心了。

如靳雪悉,更是她。

她現在,就象是滿血復活了一般,突然間就覺得人生是這樣的美好了。

腦子裏就有一個訊息,他活著,他一定活著。

她可以百分百的確定了。

玉米粥,蔥花餅,還有小菜,那應是按三個人的飯量做的,她居然一古腦的全吃了。

嗯,為自己吃的,為小三吃的,為傾傾吃的,她就是吃了三個人的份兒。

人是鐵飯是鋼,吃了東西就有了力氣,她拿過手機打給了藍晴,想沁沁壯壯了,那頭一接起小東西就歡天喜地的喊媽咪,小嘴咿咿呀呀的說個不停,一忽是沁沁一忽是壯壯,開心著呢,她想媽媽應該是還不知道江君越發生的事情,這樣更好,不知道比知道少了傷心少了擔憂。

家裡的傭人做的很對,她强烈支持。

她想孩子們,可她不想回去呢,就想呆在這裡,既然這是傾傾讓她來的地方,就證明他來這裡會很方便,不然,他昨晚怎麼來了呢?

只是她真笨,居然睡得那樣沉,一點也沒有發現他來了。

今晚再睡,她一定不要睡那麼沉了,她要逮到他,江君越,他太壞了。

來了也不叫醒他。

想到這個,她又有點惱他了,可是惱他的同時,她更想他,想他輕摟她入懷,低低在她耳邊絮語的模樣。

很妖孽,更養眼。

與孩子們的說說笑笑間,時光就象倒回了沒出事之前,所有的所有,都是美好的。

掛斷手機,她猛然又想起手機定位的事情,算了,隨便吧,一切,只順其自然好了。

她來這裡是大大方方的來了,既然是江君越默許的,那就不怕別人知道。

她再關機,更容易讓人浮想聯翩,傾傾是不想讓人知道他還活著吧,所以才會偷偷的來,偷偷的走。

所有,就被她這麼片刻間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那一整天,她出去園子裏散步呼吸新鮮空氣,她有小三陪著她一起等待江君越,比起他身邊沒有她,她不孤單。

心情愉悅了,看見園子裏的花都是那麼美,天氣真好,一如她的心情。

從地獄到天堂的感覺果然是美妙的。

她喜歡。

“藍姐姐,你終於想開了,真好。”靳雪悉大概是與成青揚聊過了,也歡快的跑了出來,一看就是個被愛情洗禮中的小女人,就連那小表情都含著一點點的羞,卻透著濃濃的女人味,那是讓男人最著迷的吧,她想著早晚有一天成青揚會離不開靳雪悉的。

那時,就是她和江君越徹底的放輕鬆的時候了。

“嗯,想開了。”牽了雪悉的手,慢慢散步,她什麼也不想,什麼也不想去想,萬事,就順其自然就好了,她只守著小三等她的男人。

午餐,還是很豐盛,這次,換孕婦餐了。

她也不介意,大快朵頤。

可筷子才擱下,門就被推開了,“家後,警察局的人來了,說是有什麼報告要送給你。”

藍景伊的心“咯噔”一跳,沉聲道:“快請進來。”

乃們相信這是今天的一更呀,我再努力變兩更!!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