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我就在別墅裏等你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5:53
A+ A- 關燈 聽書

靳雪悉輕輕點了點頭,表情與往常無異,“藍姐姐,我也不知道呢,青揚就讓我過來陪你,讓你放寬心,說一切自有他在。”

藍景伊輕輕蹙眉,有他成青揚在有什麼用?她要的是江君越而不是成青揚,“就這些?”藍景伊不信。

“嗯。”靳雪悉無辜的看著藍景伊,“我就只知道這些。”

似乎,靳雪悉並不像是在撒謊,藍景伊仔細的回味著成青揚的話,讓她放寬心,一切自在他在。

這話彷彿像是在說成青揚,可為什麼她更覺得是在說江君越呢?

傾傾讓她放寬心,傾傾說一切自在他在。

一定是這樣的。

一定是這樣的。

他必是安全無恙,不然成青揚現在也不會這麼淡定的沒有什麼大的舉措。

有一些情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除去的。

那需要時間。

或者,他雖然安全,卻有不得已的苦衷沒辦法與她聯系與她會面,一定是這樣的。

“雪悉,電腦給我。”

靳雪悉這才想起從別墅裏帶過來的電腦,從袋子裏拿出遞給了藍景伊。

開機。

上網。

還好江君越的電腦可以無線上網,無論何時何地都可以上網,電池有電,她乾脆就在車上與那個人聊起了QQ。

“出來。”兩個字後是她冷面的QQ表情。

“好滴。”三秒鐘後,那QQ就回復了她,後面還跟著一個看著很欠扁的大大的笑臉,緊接著,不等藍景伊回答,那人又欠扁的道:“遊戲好玩嗎?”

真正的答案是一點也不好玩,她去了現場看到那片狼藉的時候,想死的心都有了。

可這一刻,她絕對不會讓親者痛仇者快,那就是自動自覺的鑽進了別人的圈套,“還行,有非離陪著我剛剛好,這世界從來都是離了誰地球都一樣轉。”

“呵,又想尋回第一Chun了?姓簡的看著不錯,我支持,等你真與他修成正果了,我一定送你一份結婚大禮。”

“謝啦。”她回了那人一把染血的刀,“傾傾才走,我這就說要結婚,實在是不合時宜,你說對吧?”

“你這女人,還挺有人情味的嗎,糟糕,爺好象也對你有興趣了,你說怎麼辦?要不,你嫁給爺吧,爺保證你以後吃香的喝辣的,從此只過人上人的生活,比跟著江君越更享福,還有呀,你的孩子我也會視為已出,連你肚子裏那個也一樣,怎麼樣?”

這一次的對話,對方顯然沒有再玩捉迷藏了,甚至直接就道明了他是男Xing。

“不怎麼樣。”輕淡淡的一個微笑表情,若對方在她面前,她一定沖上去與他來個你死我活,恨死他了,不管江君越有事沒事,她都恨她。

“不喜歡爺?”後面緊跟著一個‘不會吧’的表情。

“不喜歡。”藍景伊直接否决,那不可能的。

“好,够味,够辣,都說越難勾到手的女人越有味道,爺是真的對你上了心了,那幾個男人眼光果然不錯,沒看錯女人,不過呢,每一個都沒有好結果,真可憐,你說是不是?”

“你胡說。”

“我怎麼胡說了,我說得都是真的,先說你的第一任簡非離,至今仍念著你還未婚,天天被父母催的人生都失去了樂趣,再說陸文濤,聽說現在公司都不管了,生意也都丟給旁人打理,每天醉生夢死,如同一個廢人了,之後就是季唯衍了,他對工作倒是一絲不苟很盡責,可是除了工作以外,他就是一個行屍走肉,據說是現在已經不會笑了,沒人見到他笑過,最後就說說江君越吧,他over了,這可是大快人心的事情,T市的商人從此少了一個最有力的競爭對手,可喜可賀。”

“誰說他死了,他沒有。”這人想讓她痛苦,她偏就不痛苦。

“沒死?”兩個字後跟了一個笑臉,隨即又道:“藍小姐這是在自我安慰吧,聽說他老媽都鬧到你那裡去了,嗯,你如今在車上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找我聊天,八成是想透過QQ找我報仇吧,嗯嗯,你來吧,爺等著呢。”

藍景伊深吸了一口氣,她不能生氣,絕對不能讓那人笑話到她,“原來你這麼想死呀,不過,你的死期還真要到了,但與我沒關係,壞事做盡的人,老天爺自會來收了的。”打完這一行字,她轉身就拿過了手機,關機。

那時江君越找她,就是用手機定位的,難道這人也有那個本事?

不然,為什麼她在哪裡他都知道呢?

派個人跟踪也沒有這麼仔細這麼即時吧。

“咦,你關機了?哈哈,真聰明,爺更喜歡了。你這會是不是在想報警,再讓人利用這QQ找到爺的方位,抓到爺呢?嗯,隨便你吧,反正,勞的是警方的人,傷的也是警方的財,與爺無關。”

藍景伊知道自己遇到高手了,他不止是在跟她玩一個‘高級遊戲’這麼簡單,甚至於還是一個電腦高手。

“是人就會有破綻的,除非你不是人是鬼,哈哈。”她不能被他嚇到,既然他願意與她聊天,那她就多聊聊,說不定哪一句就讓她找到了他的破綻了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吧,爺就給你找破綻的時間。”後面,跟著一個得瑟的表情。

“你追殺了我那麼久,從T市到新加坡市,如今再跟回來T市,你可別忘記了,T市是誰人的天地,龍再强,也鬥不過這裡的蛇。”這句,是她想了又想,思量了又思量才打出來的,她是要試探一下,聊了這一會,她猜測他就是那個在新加坡幾度要她人命的殺手的背後主子。

“是嗎?那就拭目以待吧,爺等著。”張揚的笑意,帶著不可一世的狂傲。

他到底是誰?

藍景伊左思右想也想不出自己何時得罪過這樣一個人。

而且,得罪的絕對够狠,不然,他不會千方百計的要她死。

也是這個時候,她才發現靳雪悉的車前車後跟了好幾部車,全都是同樣的速度往前駛去,成青揚這是在保護她了。

也是這時,她才發現車子駛去的方向居然是那個成青揚自己的溫泉別墅的方向,突然就想到在那裡時江君越對自己的折騰,她小臉頓時紅透了。

與那人就這樣聊著,她居然越來越覺得江君越沒死,他一定還活著,只是,他在哪呢?為什麼要藏起來?

見她一直不說話,那邊來了一個夜深了睡覺覺的表情,然後,QQ離線。

人走了。

好個囂張的男人。

想著江涵予說過的話,他對兒子是很自豪的,他相信兒子沒事的,可他一定沒想到,江君越現在是真的遇到對手了。

季唯衍不是他的對手,可這個人,與他是半斤八兩,不相上下,所以,由這個人開啟的這個遊戲便越來越精彩好玩了。

“藍姐姐,你剛剛這是在與誰聊天?”由頭至尾,靳雪悉都是乖乖的坐在一旁,她聊天,靳雪悉也沒有問七問八,此刻見她關了QQ,這才好奇的問了過來。

“雪悉,你喜歡泡溫泉?”

“什麼溫泉?”靳雪悉明顯的不明所以。

那就說明這要去溫泉別墅的决定不是她的要求了,那麼不是成青揚的要求就是江君越的要求。

這一刻,第六感就是在强烈的告訴她,江君越沒死,絕對沒死,至於沒有在第一時間告訴她的原因,很有可能是想讓她對他的死的表現更逼真一些。

有時候,你越說實話,別人越不容易相信。

剛剛她說江君越沒死,那個人就顯然不相信的模樣。

傾傾是要她在溫泉別墅裏等著他嗎?

他又要給她驚喜了嗎?

似乎,他對於給她驚喜這樣的玩法玩上了癮。

“師傅,快點開,再快點。”天要亮了,那淡淡的朦朧的天色就在眼前,那是不是在告訴她,她昨天所經歷的一切只是一場夢,所有,都不是真實的,她的傾傾好端端的。

可,爆炸現場的屍骸呢?

那片淺藍色的手錶碎片呢?

一切,又沒有一個合理的解釋。

藍景伊越想越想不明白。

“藍姐姐,你知道我們要去哪兒?”對於藍景伊好象知曉目的地,靳雪悉倒是奇怪了。

“嗯,是成哥的溫泉別墅。”不想再瞞著靳雪悉這水葱一樣的人兒,這丫頭真的太單純了,讓人不忍隱瞞她。

“你和姐夫去過,對不對?”眨著一雙眼睛,靳雪悉的目光裏是洞悉一切期待。

靳雪悉是想她和江君越一起去過的。

或者,她和江君越一起的足迹越多,那成青揚與江君越的距離就拉得越遠。

“嗯。”微羞的低頭,那是因為她想起江君越讓蔣瀚送去溫泉別墅的那些小日那啥本的那啥片了,各種各樣的都有,尤其是走**的,臉紅,江君越他有時候就是一個大壞蛋。

可,她偏就喜歡他的壞他的邪。

傾傾,你回來吧,我就在別墅裏等你,這一次,若你真回來了,你想要怎樣折騰都隨你。

真的。

等你。

藍景伊靜靜望著窗外,低低絮語。

天亮了。

天,也要晴了。

澀澀的早晨一向是從中午開始,汗,又是中午才起,我錯了,今天儘量四更呀,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