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人不可貌相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5:38
A+ A- 關燈 聽書

“啊,死人了,死人了。”賀之玲痛的跳了起來,不住的甩著那只手,卻是越甩越疼。

藍景伊平靜的站在原地,不是她不想幫把手,實在是她覺得自己幫了反倒會讓賀之玲更加挑剔,幫還不如不幫,那便不幫。

再說了,賀之玲她這也是自作孽不可活,她活該。

“藍景伊,你死人嗎?還不快打120叫救護車?”賀之玲疼的一張臉都扭曲了,瞪著藍景伊恨不得殺了她。

“真叫救護車?”藍景伊挑眉問道,根本不想理她的死活,因為,她根本不配。

“不叫救護車你想我疼死嗎?是不是君越死了,你恨不得我也馬上死了,你好霸佔我們江家的財產,是不是?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

藍景伊更加不想叫救護車了,就憑賀之玲這才說的話,她覺得最好疼死她。

死不要臉的是她賀之玲。

“叫救護車過來起碼要十幾分鐘,我覺得不如自己開車,你這除了手以外其它地方也沒問題,坐車應該是可以的,自己開車可以省去十幾分鐘,你自己選擇。”藍景伊慢悠悠的說道,她是一點也不急,手疼的是賀之玲,是賀之玲要打她才挨的這一紮,果然是命呀,她活該如此。

“對,對,你說的對,那還站著幹嗎,趕緊下樓,去醫院。”賀之玲瓏雖然恨她,可是腦袋還是清楚的,一聽藍景伊這話有道理,便决定坐車去醫院了。

“你來時沒開車?”不想,藍景伊還是不動,站在那裡一點也沒有要送賀之玲去醫院的意思。

“我打的士悄悄來的,沒驚動司機,快點,叫你的人下去開車送我去醫院。”賀之玲一手捂著另一手,疼的臉色都白了,看來,是真疼。

藍景伊懶洋洋的抱著膀子靠在牆壁上,賀之玲急,她真不急。

什麼人,就要什麼對待。

她看在江君越的面子上不跟她一般見識,可她這也太過份了,“他不是我的人。”

“不是你的人?藍景伊,你什麼意思?你不想送我去醫院?”賀之玲急了,怒視著她,那只傷了的手一直抖個不停,許是真疼的厲害吧。

“他真不是我的人,也不是我能支使得了的,所以,他沒必要開車送你去醫院,再說我呢,我懷孕了,不適合開車,所以,你怎麼來的就怎麼回去吧,不送。”手心紮了個圖釘而已,雖然紮得很深,可也沒紮透,只會疼,絕對死不了人。

不是她心狠,這是賀之玲自找的,或者,就借這個機會給她一個教訓,讓她知道知道有時候做事情要留些餘地,把人逼死了她下場更慘。

“你……你……我掐死你。”賀之玲又朝藍景伊沖了過來。

“好呀,你若有力氣掐,我隨你。”漫不經心的出口,若沒有江君越在,她還真不拿賀之玲當盤菜,她算什麼東西呢。

不,連東西都算不上。

“我……我……”賀之玲眼一閉,她裝暈了,同時身子一歪就沿著一旁的一個吧台滑倒在地。

“家後……”保鏢急了,到底也是江君越他媽媽,他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賀之玲真的出事而不管。

藍景伊眼眸一轉,沖著他眨了眨眼,他便明白了,藍景伊這是讓他不要管閒事呢,他噤了聲,一邊沙發上呆著,還真不管了。

藍景伊也轉身往臥室走去,走時腳步聲超大,再狠狠的一關門,那“嘭”的一聲關門聲震得倒在地上的賀之玲身子一哆嗦,再加上手還疼著,想著藍景伊這是真要不管她的死活了,她這才掙扎著站了起來,“藍景伊,你等著,我會讓你後悔今天的所作所為的。”

這世上就是有這樣一種人,明明是她要欺負別人,可自己傷了自己還要把怨氣撒在別人身上。

藍景伊理都不理,拿出手機就打給了靳雪悉,都是因為那丫頭要來,不然,她才不會給賀之玲開門,這次,一定要先知會一下,絕對不能亂開門了,有些人,你就不該讓她進來。

“藍姐姐,我快到了。”電話一接通,靳雪悉就焦急的道,“你還好吧?”

“不好。”輕聲兩字,藍景伊的腦子在轉,靳雪悉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內幕?她這兩字也是在試探呢,畢竟那丫頭比較單純,與成青揚的沉穩根本不是一個級別上的。

“我馬上就到,藍姐姐,你等等我。”

“要到社區了?”

“嗯。”

“那到了樓下停好車後先別下車,等我通知再下車上來。”她不想靳雪悉撞見賀之玲,自己被賀之玲罵也就算了,可是雪悉不必要,沒必要把外人也扯進來受賀之玲的氣。

“好的。”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安排,可靳雪悉是個乖巧的丫頭,藍景伊這樣說她就答應了。

放下電話,藍景伊又打給了江涵予,到底也不是心狠之人,“爸,你在家嗎?”

“在醫院,之玲不見了,到處找她呢。”

原來賀之玲這還沒出院呢,居然就跑到她這裡來耍。

“她在我這兒,在小公寓,手摁在牆上摁到之前沁沁壯壯粘上去的圖釘了,傷了,流血了,我懷孕了不能開車,你來接她去醫院吧,或者,叫救護車也行。”她是善良的,她是要讓江君越安心,不管他有事沒事都要安心。

“好,我知道了,我這就安排,景伊,君越到底怎麼回事?真出事了?那孩子是怎樣的我清楚,我覺得這事不可靠,那孩子不會有事的,只能別人有事,他是絕對不會有事的。”微微沉銀了一下,江涵予到底沒忍住的問起她江君越的狀況了。

她能說她什麼也不知道嗎?

估計她說了也沒人信。

“爸,傾傾沒事,你放心吧。”對於江涵予,藍景伊恭敬的叫了一聲爸爸,那是因為他是善良的,也從來不為難她,至於當初反對她和江君越結婚的事,她並不怨他,他也是怕她知道了當年的真相再與江君越分手,那會,更亂。

她這樣說,只是想讓老人家安心,至少在DNA結果出來之前他會安心些。

這便足矣了,她能做的也就是這些了。

“丫頭說的,我信,我這就讓人去把之玲接回來,藍丫頭,她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你別往心裡去,唉,她那個人……”頓了一下,江涵予又道:“算了,我不說了,我去叫車了。”原來,不必藍景伊說江涵予就猜到了,果然是老夫老妻最最瞭解了。

藍景伊安排好了一切,這才悄悄蜇到門前,賀之玲此時就站在玄關處,沖著她這邊叫駡她呢,什麼難聽罵什麼,若不是親耳聽見,她都不相信那些髒話是從一向尊貴的江大家後口中出來的。

人,果然不可貌相。

她不走,她想走了。

這地方,不呆也罷,晦氣。

遇上李福宇就挺晦氣的了,再把賀之玲招來就更晦氣。

再說了,她想要江君越的那臺電腦。

QQ裏那個人,已經徹底的挑起了她所有的好奇心。

藍景伊換了一身衣服,準備出去了。

她突然間打開門來,讓賀之玲一愣,“你要出去?”

藍景伊理都不理她,既然有精力在這罵人,那就證明她根本不必去醫院,她還能忍,也不過就是疼些罷了,就由著她繼續罵好了。

藍景伊越過賀之玲就打開了房門,“爸爸會派人接你去醫院的,很快。”這是她給賀之玲的最後一份恭敬,因為,她不配。

“藍景伊,你不許出去,這天都要大亮了,君越出事了你不管,你出去鬼混什麼?”

若傾傾真走了,她和他從此就是人鬼殊途,她轉首輕輕一笑,“趁著天還黑著,我去找他。”

“你……你說什麼?”她的表情,她的話語,讓賀之玲瓏身子一顫,竟是害怕了,“他真死了?你……你要去殉情?”

藍景伊望天,她真是無法理解賀之玲的智商,索Xing直接開門出去了。

看來小公寓這裡也不是個清靜的地兒。

這T市她還能找出第二個清靜的地方嗎?

腦子裏蒐索了半天,竟是真找不到。

“喂,你等等我。”

賀之玲跟了出來,大抵是手疼的已經麻木了吧,“你去哪裡找他?”

藍景伊當沒聽見,直接就進了電梯隨手關上電梯門,也把賀之玲擋在了電梯外。

藍景伊出了大堂一眼就看到了靳雪悉的車,靳雪悉也看到了她,此時,正搖下車窗朝她招手,藍景伊快走幾步便跳上了車,“開車。”再也不想看見賀之玲,最好連呼吸的空氣都不要與她搭邊,若是可以,她一輩子也不想見到那個女人。

“藍姐姐,怎麼回事?姐夫媽媽來找你麻煩了?”靳雪悉是個不笨的,她也看到賀之玲了。

“嗯,不管她,快告訴我,他到底有事沒事?”屁股還沒坐穩,她劈頭問過去,同時,目光灼灼的落在靳雪悉的小臉上,她不想錯過靳雪悉的任何表情變化,這樣,只要靳雪悉一開口,她就知道靳雪悉是不是在騙她了。

今天兩更,欠一更明天上午更,晚安!!親們週末愉快!!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