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惡有惡報,時候到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5:20
A+ A- 關燈 聽書

想到這些,藍景伊拿起了手機,指尖輕輕點過靳雪悉的手機號碼,“雪悉,我在小公寓,你來吧,我想你陪著我。”

“藍姐姐,你去現場了,是不是?”靳雪悉擔心的問道。

“嗯。”她疲憊的應了一聲,一個晚上沒睡,卻依然只有疲憊沒有困意,“對了,你來之前去別墅我的房間替我拿一樣東西過來,謝謝。”

“拿什麼?”靳雪悉奇怪了。

“傾傾的電腦。”那時的第六感,只為那人在QQ中的留言,所以,她只想,再與那人QQ上會一會。

“好。”靳雪悉應了一聲便掛斷了。

車子駛進了小公寓的社區。

似乎,每一次她心情不好的時候都喜歡來這裡,只有這裡才能讓她慢慢的舔舐傷口。

“景伊,要不要宵夜?”簡非離望著她蒼白的小臉,還有那在夜色中踽踽獨行的背影,他心疼她了。

藍景伊輕輕搖了搖頭,她如今,什麼也吃不下,更無心與人說話,“非離,我想一個人靜一靜。”人停在樓下的大門前,她逐客了。

“好,有事給我電話,24小時開機。”簡非離停住脚步,他懂她的意思,一雙黑眸再看了她一眼,這才轉身落寞離去。

“嗯。”藍景伊望著簡非離的背影,修長筆挺,這輩子,她錯過了他,這是天意吧。

“家後,簡先生說的對,你還是吃些宵夜吧,我去買些,很快就回來。”保鏢卻是盡職的勸她,好歹她肚子裏還有一個小三呢,不吃東西怎麼行。

藍景伊點頭,便獨自一人進了大堂。

進電梯,小小的空間裏依稀江君越就在她身邊一樣,可當她轉身,身邊空空如也,他不在。

所有的所有,似乎半點預警都沒有。

不,她絕對不相信江君越會那麼蠢,回想他之前做過的事事,哪一樣錯了呢?

電梯停,她徐徐步出,抬頭間卻見走廊裏一個男子斜倚在一扇門上。

那扇門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尹晴柔。

那個男人不是別人,正是受了傷的李福宇,此時他依然手臂纏著繃帶,聽到她的腳步聲,他慢慢轉首,看見她的第一眼是冷漠的,隨即,冷冷的道:“聽說江君越出事了?”

藍景伊沒有理會李福宇,也不想理會他,他是身心俱疲吧,一邊是兒子主使人行兇要坐牢要打官司,一邊是要娶的新妻進了局子裏,一場婚禮變成喪禮,宇通也要易主了,他這會還能走出房門走動,也算是他抗壓能力極强了。

“喂,我問你話呢,你聽見沒有?”就在藍景伊停在自家小公寓門前掏出鑰匙準備開門時,李福宇終於忍耐不住,一伸手就扯住了藍景伊的肩膀。

“李總請自重。”藍景伊頭也沒回,這一刻她心情很糟糕,不想應付任何人,誰也不行。

似乎,這個李福宇最喜歡來尹晴柔這裡再找她的麻煩,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

“你應該讓你男人自重,你孩子都要給他生三個了,他居然還與晴柔藕斷絲連,扯不清的璦昧關係,真不懂你怎麼就受得了?還是,你很喜歡與旁的女人共侍一夫?嗯,這愛好還真是挺獨特的。”

“那是我的事,與你無關,放手。”江君越不知生死,可她也不是好欺負的,她轉身,一手就推向李福宇的胳膊,是他先發難的,那就別怪她不会。

“啊……”李福宇失聲尖叫,藍景伊這一下推得位置太正了,正好推在李福宇的傷口上,“你……殺人啦。”

“李先生隨便喊,藍某就不奉陪了。”他喊他的,她開她的門,閃身進去的時候,李福宇剛要跟進去,她已經“嘭”的一聲狠狠關上了門。

門闔上的那一瞬間,她聽見李福宇道:“一定有的,她房裏一定有的。”

可不管他說什麼,都與她無關了。

李福宇在敲門,藍景伊充耳不聞,進了小公寓便拿起了手機報給了警衛,他受刺激也不關她的事,是他自己親生的兒子造的孽,當然,還有尹晴柔。

門外很快就清靜了,保鏢也回了來,遞了宵夜給她,是她愛吃的水晶蒸餃,想不到這麼晚了還能買到這個,她打開食盒,定定的看著,心底有些酸,江君越,真不帶這樣玩的,這是要玩暈她的節奏嗎?

這一晚,她真的受了刺激了。

吃一個,就歎息一聲。

手機一直在響,她也不想接,全都是江君越那三個兄弟的電話,事情都發生那麼久了才想打電話來問候她,她氣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晚上還在一起K歌,後來就不把哥們當回事了。

一盒蒸餃,她如香蠟一般的吃完,根本不知吃了什麼,只是在吃,似乎只有吃東西才能緩解她此刻那份說不清也道不明的心緒。

靳雪悉還沒有來。

藍景伊靜靜的躺在臥室裏的那張床上,依稀彷彿還有江君越的味道,那味道讓她每每輕嗅心都無比酸澀。

“叮鈴……叮鈴……”門鈴聲在這樣的靜夜響起,第一聲便給人驚悚的感覺,第二聲再響的時候,藍景伊已經下了床,是靳雪悉來了,她要用江君越的電腦,她要再會會那個QQ裏的人。

客廳裏保鏢也起來要去開門,大抵也以為是靳雪悉吧。

藍景伊揮揮手,“我來。”

甚至沒有去看門鏡,她想也不想的就打開了門。

“嘭”,門才開,捎帶著風的一拳狠狠的打在了她的胸口上,讓她一個站立不穩便開始急驟後退。

她犯錯誤了,也猜錯了,來的人不是靳雪悉,當然也不是李福宇,李福宇已經被社區的警衛請走了,來人是賀之玲,她上一次見賀之玲時,她還在醫院裏在推床上昏迷不醒,經過了這幾天的調養,她整個人的氣色已經好了很多,“你個掃把精,是不是你害了君越?都是你,你陪我君越,你陪我兒子。”

不給藍景伊任何辯解的機會,賀之玲人已經沖了進來,一邊數落著藍景伊一邊推搡著她,恨不得要抽了她的筋,剝了她的皮。

藍景伊腦海裏全都是爆炸現場看到的那堆屍骨,雖然還要等DNA出來才能確定是不是江君越,可她此刻還是很心傷,江君越出事她心裡更不好受,這能全怪她嗎?

賀之玲這分明就是無理取鬧,拿她來發洩,可看在江君越的面子上她也不好對他媽媽回以顏色,只是不住的後退再後退,直到再無可退的背抵在了牆壁上,這才停下來。

“大家後,你快放手,她有身孕了,你不能……”守在客廳的保鏢急忙上來要拉開賀之玲。

“你是誰?”不想賀之玲猛的一轉身,盯著保鏢的眼神飽含淩厲之色,“這君越屍骨未寒,藍景伊,你居然就在家裡偷養起漢子了是不是?你真不要臉。”她甩手,一巴掌就朝藍景伊揮了過去。

這一下很准。

藍景伊甚至感受到了一股風至,這一下若落下來,她的臉一定會落上一個清晰的五指山。

她讓著賀之玲,不代表就可以隨意任賀之玲欺負自己,這個時候她甚至在想,若是再有機會,她送給賀之玲的絕對不是初初見面的那一點點的果島沫了,她會送她很多很多,讓她跑廁所跑死算了。

這惡婆娘,當初把穆錦山推下海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凶?

怪不得江涵予不喜歡賀之玲,換她是男人她也不會喜歡這樣彪悍且蠻不講理的女人,太沒女人味了。

藍景伊刹那間的反應就是頭一偏,頓時就避開了賀之玲揮向她的手。

“啊……”她才想要移開身子繼續避過賀之玲有可能的二度襲擊,不想,頭頂上傳來了賀之玲歇斯底里的驚叫,“殺人了,殺人了。”

藍景伊皺眉,她連碰賀之玲一下都沒有,何來的殺人,也是這時候才看見賀之玲收回的手上紮上了一枚圖釘,而且還是改裝過的圖釘,應該是以前沁沁壯壯拿顏料塗的五顏六色的圖釘吧,塗好了再粘在他們合作的畫作上面,不想現在就鑽進了賀之玲的手心裏,有鮮血頓時流了出來。

藍景伊的眉目舒展了,這是連老天爺也看不下去了,“是沁沁壯壯弄的,要不,你去告他們兩個小東西殺你好了?”什麼人就要什麼對待管道,這賀之玲哪裡有做***樣子,她真可憐江君越怎麼會有這麼一個媽,兒子出事了,不是想著怎麼去善後去處理,而是跑到她這裡來添亂。

“你……你……”她這一句,賀之玲臉色鐵青了,剛剛巴掌沒打中,這一下她惱羞成怒的抬腿就要踢藍景伊。

藍景伊自是不能讓她踢中,肚子裏的小三她現在又捨不得了,身子一移的同時,脚下也微微一動,頓時,一個以前沁沁壯壯用過的小板凳就移了一移,正好絆在賀之玲的小腿上,“啊……”又是一聲慘叫,這一次,賀之玲不止是摔倒那麼簡單,頭還撞在了迎面的牆壁上,紮在手心裏的圖釘也頂在了牆壁上,更紮近了肉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