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爺又想了,怎麼辦?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5:02
A+ A- 關燈 聽書

“這裡有一些死者生前用過的東西,嗯,也都是一些碎片了,就近在死者的身邊,也是現在暫時唯一能確定死者身份的東西了,你看看吧。”

“好。”藍景伊彎身下去,檢視著那些也已經碎的不能再碎的東西。

忽而,她看到了一枚手錶的碎片,淺淺的藍色依稀還辯得清楚。

他的腕表最為獨特,淺藍色的錶帶彰顯得他尊貴而若神袛,可這一刻,卻只為了印證他的身份而存在了。

那種感覺,是撕心裂肺一般的疼。

很疼。

藍景伊靜靜的蹲在那裡,指尖一點點的拂過那枚淺藍色的金屬碎片,整個身子如篩糠般的抖動不停,前一刻,她還可以讓自己保留一點希望,只要不是看見他的臉他的物,她就可以相信他還活在這個世上,可是這一刻,這金屬碎片已經徹底的撕裂了她所有的希望。

眼淚終於一滴一滴的滴落,靜而無聲,如同山間的清泉,淅淅流淌。

他走了。

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他再也不會擁過她的身體,痞痞的邪邪的對她說,“老婆,爺又想了,怎麼辦?”

他也不會再為她撐起一片獨屬於他們一家五口的天地了。

或者,這就是老天爺的安排嗎,這個家,只許有四個人,小三來了,便要他走了。

不。

她突然間的就不想要這腹中的孩兒了,若不是她,江君越不會走的。

不會的。

指尖緊緊的掐進了肉裏,她死死的盯著代表著這淺藍色碎片主人的擔架,他強健的身軀就這樣的散散碎碎的連拼接成形都不可能了。

江君越,你真是個傻瓜,有事情交給下麵的人去處理不好嗎?

為什麼一定要親歷親為呢?

藍景伊咬牙,狠狠的想著江君亮那個名字,明明都姓江,都是江家的人,卻是他害慘了江君越,若不是江君亮,江君越不會大半夜的出來的。

江君亮他害了爺爺,如今,又害死了堂哥。

這世上的親情就是這樣的淡薄的嗎?

“藍景伊,你節哀吧,別忘了君越很喜歡你肚子裏的孩子,他想要個女孩。”薛振東不知何時已經與簡非離一起走了過來,唯恐她還不够痛的說過這一句。

藍景伊倏的起身,手心裏一片泛紅,她那裡已經被掐出血來了,她卻一點也不知道。

“他故意的,是不是?他要拿小三來換他,是不是?他休想,他休想呀……”她揮手去捶小腹,若是這般拿他的命來換小三,她不要。

一個還未成形的小肉芽而已,若他活著,他們可以有很多很多個小三,她不介意變成小猪生一個又一個,只要他喜歡,只要自己喜歡,那便好。

“景伊,你別這樣?”簡非離沖了過來,一把抱住她,不許她這樣傷了腹中的胎兒,“你這樣,他在那裡看著,一定很傷心?”

他會傷心嗎?

簡非離這一句,藍景伊的動作一僵,表情便又恢復到了之前進來時的那般,也不說話,只是呆呆的看著法醫再拿著江君越的屍骨檢查來檢查去。

“別碰他,好嗎?他會疼的。”車子炸碎的那一瞬間,他一定很疼很疼吧,她真想替他疼了,傾傾,可以嗎?換她吧,換她吧。

法醫一愣,隨即道:“薛警官,她這樣很影響我們工作,再說了,她認出了那個金屬碎片也只是以肉眼來識別,若是要給出結論還為時尚早,要等DNA檢查結果出來才能最終確定,你說是不是?”

“是。”薛振東附應了一聲,便沖著已經跟上來的藍景伊的保鏢面無表情的道:“送江家後回去。”

藍景伊的眼睛頓時亮了,“有可能不是傾傾的,是不?”

薛振東卻理也不理她,直接一擺手,“送她出去。”

藍景伊是被保鏢和簡非離强行架出警界線的,初時她還掙扎,可到最後,她漸漸安靜了下來。

呆呆的任由保鏢和簡非離把她帶上了車,坐好,她靜靜的靠在椅背上,絲毫也不理會他們要把她送去哪裡。

她腦海裏全都是法醫剛剛說過的話。

還有,江君越出事前她與他在電話裏說過的每一字每一句,若他被炸死了,那爆炸聲一起的時候他的車連著他的人便全都象剛剛那樣變成了碎片了,是不是?

可她明明記得他手機變成盲音卻是在那爆炸聲後的幾秒鐘之後,具體是有多久,她真的記不清了。

不管怎麼想也記不清了,那一刻,她身心俱亂,她什麼也沒有仔細去想。

若不是剛剛的法醫,她都沒有去仔細回味那時的情况。

“景伊,你喝點水。”見她一直沉默不語,簡非離擔心的遞過了一瓶礦泉水給她。

藍景伊機械的伸手接過,她還在思考,思考從出事到現在所有發生的一切,她在細細的梳理每一個細節。

不止是她見過的人,還有與她打過電話的人,她也全都在細細的梳理著。

江君越出事了,可是出事現場居然不見成青揚,這可能嗎?

她真是笨,居然到現在才反應過來一切都有些不對。

那江君越到底是出事還是沒有出事?

他到底如何了?

她覺得薛振東和成青揚一定知道實情,可是,他們兩個誰也沒有告訴她答案。

“景伊,你說說話,孩子終是他的,好歹你要為他生下來,也不枉他對你的情。”江君越對藍景伊到底有多深的情,或許別人不知道,簡非離卻是知道的,便是因為知道,他才最終選擇了放手,只為,他關注他們太多太多。

藍景伊的小手又落在了小腹上,回想自己在爆炸現場裏的折騰,再有法醫的反應,她突然間又覺得法醫說那些話是在故意安慰她的,只是要她先保住腹中胎兒。

完了。

她亂了。

遇到傾傾的事,她徹底的亂了。

一忽是覺得他還活著,一忽又覺得他已經去了,法醫的話,成青揚的話,只不過是為了讓她保有一點希望而已,他們都怕她傷了她肚子裏的小三。

小三,是他生命的延續。

他們的話,虛虛實實,真真假假,她一時無從分辯了。

“景伊,你不止有這個孩子,還有沁沁壯壯呢,你若是一時想不開,那兩個孩子怎麼辦?總不能讓晴姨白髮人送黑髮人不說,臨老了還要替你帶那兩孩子吧?”見她一直不動,簡非離就把沁沁壯壯都搬出來了,他擔心呀,擔心她一時想不開,那後果不堪設想。

藍景伊輕輕抬頭,看著對面的簡非離,她咬了咬唇,若是當年沒有紀敏茹的攪入,她早就嫁給這個男人了,不想嫁給了一個薄情的陸文濤,卻鬼使神差的讓她遇見了江君越。

一切,都是命。

“我不會輕生,我也不會再傷了他的孩子,我會等結果出來再做打算。”就等DNA檢驗報告的結果出來,那才是最科學的可以證明一切的,只要報告出來,成青揚和薛振東他們是不是在誑她便真相大白了。

她可以等。

最快一天,最慢三天。

一天。

三天。

其實真的很短,是不是?

她等得起。

簡非離長舒了一口氣,“好,這兩天,我會陪著你。”

藍景伊搖搖頭,“謝謝,不用了,我只想一個人。”一個人去想他,若他沒事,她就把他給想回來。

“可是……”

“你放心,我真的不會輕生了,若他真走了,我也會守住我和他的骨肉,就象你說的,我還有沁沁和壯壯,是不是?”她怎麼可以忘了那兩個寶貝呢,她愛他們,那是她和江君越愛情的結晶。

車子徐徐往別墅的方向駛去,藍景伊一直呆呆的看著車內,卻是恍惚的抬首間才看到車窗外的霓曉閃爍中那些熟悉的景致,“掉頭,我不要回別墅,我要去小公寓。”她只想一個人靜靜的不被打擾,一個人在等待的過程中去感受那個不知在何處的孤單的心。

她不要她的傾傾孤單,不管他在哪兒,她都會陪著他,永遠。

保鏢看了一眼簡非離,不敢擅作决定,這一晚太亂了,他到現在都不能相信就在不久前還生龍活虎的江君越此刻已經再也不會回去別墅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簡非離揮揮手,“去小公寓吧,到時,就是要辛苦你了。”

保鏢搖搖頭,“不辛苦。”他懂,簡非離這是要請他繼續守護著藍景伊的安全。

其實不必簡非離告之,他也會做到的,拿人錢財替人消灾,不管江君越是不是還在,江君越付給他的薪水都足以讓他繼續下去這份工作。

“非離,你是從哪裡知道消息的?”心緒終於平靜了些,藍景伊才想到簡非離初時告訴她的那些,那時夜那麼深了,不可能有新聞之類發到電視上的。

“哦,我問了一些人。”

“誰?”

“青幫的人。”

那就是成青揚的人。

青幫是散佈消息最快的組織。

不得不說簡非離是聰明的,知道誰最關注江君越的生死。

想到這些,藍景伊拿起了手機,指尖輕輕點過靳雪悉的手機號碼,“雪悉,我在小公寓,你來吧,我想你陪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