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1章他們,哪一個是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4:46
A+ A- 關燈 聽書

淩晨兩點一刻鐘。

馬路上卻黑壓壓的全都是人。

應該是道路兩旁的居民住宅中的人被爆炸聲驚醒,便全都起了出來查看情况。

警車轟鳴中,藍景伊沖下了車子,她想要擠過人群沖進被警詧封鎖的地方,可人太多,男女老少都有,全都是看熱鬧的人。

大晚上的,那場面真可用壯觀來形容。

保鏢緊跟著她,“家後,人多,小心。”他只一個人,卻難護她周身安全,擠了又擠,也只擠進了一點距離,而人被更多的人包圍的那種感覺一點也不好,因為你看不到包圍圈外面的情形。

藍景伊急,保鏢也急,卻怎麼也擠不進去。

就在藍景伊進退兩難的時候,她的手機終於響了。

“非離,你到了嗎?”看到是簡非離的號碼,她就覺得太陽要出來了一樣,終於有人來幫她了,原來江君越不在的時候,她會是這樣的無助,沒有他,她真的不習慣了舉步唯艱。

“我看到了你的車,你在哪裡?”簡非離急切的問她。

“你在那裡等我,我馬上就到。”藍景伊掛斷電話,便往回擠去,人太多了,多的讓她無法理解,這些人至於這樣半夜三更的不睡覺來看熱鬧嗎?

可,越是這樣,她也越是想要知道被圍的裡面到底發生了什麼,江君越到底怎麼樣了。

好在,她沒有擠進去多遠,一會就擠了出來,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她車前的簡非離,“景伊,這邊。”他也看到了她,朝她這邊揮手示意。

“非離,他怎麼樣了?”人還沒到近前,她便焦聲問出,她以為自己是堅強的,也告訴過自己一定要冷靜,可是這會兒,她出口的聲音帶著顫音,也洩露了她心底裏的恐懼。

那是一種女Xing獨有的無法解釋的恐懼。

“別怕,我帶你進去。”簡非離伸手就要牽起她的手,好朝裡面走去。

藍景伊想也沒想,下意識的微微一側手,正好避過了簡非離的手,她知他是為了防止兩個人走散,人太多了,可,潛意識中她已經習慣了她的手只許那個男人牽起,那就是她的傾傾。

“家後……”保鏢連忙跟上來。

簡非離的手微微一僵,隨即微笑道:“跟我來。”他引著藍景伊從外圍繞到了另一側,走了幾分鐘藍景伊才看到公車站口的標誌。

看到這裡,她就知道距離出事的地方近了。

手,不由得輕顫了一下。

一直在前面開路的簡非離微微頓住脚步,“景伊,不如你先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進去看看再來叫你?”試探Xing的問她,簡非離的眸中閃過一抹痛意,他得到的消息是很淒慘,他不知道藍景伊看到後會不會受得了。

這樣的問話,藍景伊已然明白了些分。

江君越凶多吉少了。

一手輕顫的移到小腹處,落在上面,她在感受一個小生命的脈動。

她和他的小三,就在這裡面。

他說要個女兒,那就是女兒吧。

想像著小三可能的小模樣,她笑了,表情平靜的直視著簡非離,“不用,我與你一起進去,我是他妻子,無論他發生什麼,我都要第一個知道,也許,不用等多久,警方就會找上我了,所以我現在更要進去。”

“景伊……”簡非離動容。

藍景伊默默的隨在他的身後,很快兩個人就繞到了警方封鎖的圍線間,兩個人正要越過警界線,卻被迎面的警詧攔住了,“請站住,這條線內閒雜人等不得入內,請配合警方工作。”

“我不是閒雜人等,我是江君越的妻子,我要進去。”忍了這麼許久,這一刻,眼看著江君越和他的車就在眼前,雖然破碎,雖然不能入目,可她必須要進去。

“這位女士,你看……”

“小李,讓她和那位簡先生一起進來吧。”忽而,就在藍景伊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時候,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藍景伊轉頭,沒想到薛振東居然在現場,她還以為他在新加坡陪站季唯雪呢,“薛警官。”

薛振東沖著她點了點頭,“嗯,進來吧。”

有了薛振東的訓示,那名叫小李的警詧便放行了,藍景伊沖到薛振東面前,“傾傾他……他怎麼樣了?”看到薛振東藍景伊才想起他,畢竟從前不是特別熟悉,所以江君越出事的那一刹那她並沒有想起要找薛振東幫忙,而是想到了成青揚,卻沒有想到成青揚根本不讓她來現場,現在倒是薛振東幫上了她。

但看著薛振東一臉的嚴肅,再扭頭看那邊現場的一片狼藉,藍景伊的心中那種不好的預感越來越强烈了。

薛振東也隨著她的視線幽幽望過去,頓了足有五秒鐘,才輕聲的道:“不好。”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是什麼意思?

藍景伊倏的又轉過頭,目光灼灼的落在薛振東的臉上,她想要從他的臉上看出他說出的這兩個字的意思,可是看來看去,他的表情除了冷肅就是冷肅,再沒有其它的任何多餘的神情。

“是車不好了,是不是?傾傾呢?”她心口一顫,人便下意識到的往那片狼藉的地方走去,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生死不弃,此時的藍景伊腦子裏便只有這一個念頭。

她的脚步很輕,又似乎很重,原本清麗的容顏此刻彷彿被染上了一團霧氣,飄忽的彷彿不是這世界的生靈似的,隨時一陣風就能將她吹走。

“景伊……”簡非離欲要上前,卻被薛振東一抬手就給攔住了,“讓她去。”

“你……”簡非離的面容冷了,若江君越真出了事,藍景伊一定受不了,他真擔心藍景伊會有什麼不測,會出什麼狀況。

“總要過這一關的,索Xing直接過了,也免得後續更煎熬。”薛振東面不改色,冷面警詧的形象被他演繹的淋漓盡致,他話說到了這個份上,簡非離再攔著也就不好了。

於是,簡非離只好道:“我去看看她。”

“不必,那麼多警詧在,她不會有什麼事,別忘了,她肚子裏還有一個。”

這樣的話,已經是在宣佈江君越的結果了。

簡非離默默的站在一邊,靜靜的看著藍景伊走到了現場最混亂最狼藉的地方。

四周很嘈雜,四周也很安靜,於別人來說是嘈雜的,可于藍景伊來說卻是安靜的,只為那些嘈雜聲她已經充耳不聞,根本聽不見了。

她一直以為救護車沒來。

可其實,救護車早就來了。

只是,救護車沒有響過。

因為已經不必要。

現場,沒有任何生還者。

所有的一切只需交給法醫就好了。

雖然夜很深,很黑,可是警詧駕起的大燈卻照的那一片區域亮如白晝,照著那裡一片清晰。

沒有車了。

半輛車也不見了。

只有碎片,到處飛濺而落的碎片。

車身的,車椅的,車玻璃的,原本那輛豪車被炸的不止是面目全非那麼簡單,而是根本就看不出那原是一部車了。

或者,是兩部車。

應該是兩部車,因為,藍景伊看到了三個擔架,可是擔架上的根本沒有人形,而是一塊塊的骨頭一塊塊的依稀可看出是人體組織的東西。

那麼,三個擔架就證明有三個人在這場爆炸事故中喪生了?

都是誰?

藍景伊揉了揉額頭,再深吸了一口氣,大腦才終於運作起來,她想起來了,江君越的車裏不止有他,還有蔣瀚,那麼,另外一個人就是那個引爆Zha彈的人?

不知道哪一個是那人,她恨不得沖上去將那人踹碎,恨呀,他是為了什麼要傷了她的傾傾?

藍景伊一個一個擔架的看過,最後她搖了搖頭,那樣慘烈的結果讓她根本分不出哪個是江君越的遺骸。

若是平時,看到這樣的屍骨這樣的場景她一定會吐得一個天翻地覆,一定會受不了的連看下去的勇氣都沒有,可是今天,當這一切涉及到江君越,她居然一點也不害怕。

她平靜的彷彿是一個與這場災難無關的人,低頭看向法醫,她輕聲的道:“哪一個是他?”傾傾,一定要原諒她,不是她的心裡沒有他才認不出他來,而是,這樣的場景讓她真的無法相認他來。

“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一直在埋頭工作的法醫這才發現她站過來已經有一會兒了,轉頭就質問起了身邊的警詧。

“是薛警官讓她進來的。”

“胡鬧,這什麼地方,怎麼隨便讓人進來?”法醫看了一眼還穿著拖鞋的藍景伊,想著這樣的場景被她看到,她一定會嚇壞了的。

“我是江君越的妻子,他們,哪一個是他?”不想,藍景伊面不改色,平靜的指著三個擔架請法醫告訴她結果,別人她不管,她只要知道哪一個是江君越。

此時,她的思維是清醒的,也是混亂的,她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要做的是什麼,。

“你就是被害人的妻子?”法醫不相信的問了一句,目光中帶著一抹可憐的意味。

“嗯。”輕輕應了一聲,聲音很輕,可是心,卻是沉得不能再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