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生死不弃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4:29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轉身就跑,甚至來不及換一雙鞋,只著拖鞋就飛奔而出。

可這一次,她想一個人出去是不可能了。

藍景伊才一推開玻璃大門,便有人影閃了過來,“家後,江總說太晚了,你不能出去。”

“不行,我有事找他。”他出事了,那劇烈的響聲一直回蕩在她的耳中,若她沒猜錯,那是Zha彈的聲音。

“家後,江總他……”

藍景伊也不管,直接朝前就要越過男子去往車庫,不管怎麼樣,她不能眼睜睜的等在家裡,她受不了那份等待的煎熬。

“家後……”見藍景伊執意要去,保鏢也不好强來,急急的跟上她的脚步,兩個人一前一後往車庫走去,那裡停著她的那輛女款沃爾沃,好久沒開了,是時候派上用場了。

“家後,你真不能去。”保鏢還在試圖勸她。

藍景伊已經不管不顧的拿出車鑰匙開了車門便要坐到駕駛座上去,見她執意如此,保鏢又不好動粗,只得道:“家後有孕在身,還是我來開車吧。”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保鏢折中了選擇。

“好。”藍景伊讓出了駕駛座的位置坐到了後排座位上,這個時候,她一定要冷靜,江君越那頭已經出事了,那她這邊就不能再出問題。

車,很快駛出了別墅,擔心她的身體,不管藍景伊怎樣催,保鏢都不肯開快車。

見拗不過保鏢,藍景伊就坐在車裏打起了江君越的電話,她打了好多次了,可都打不通,換蔣瀚的也一樣,兩個人的手機全都處於無法接通的狀態。

“家後,我們去哪兒?”

保鏢這一問,藍景伊才反應過來,她壓根不知道江君越現在的方位,這追出來也沒用呀,她甚至不知往哪個方向開車。

心裡有些急,可急也沒用,這樣的時候,她第一個想到的是簡非離,然後就是成青揚。

於江君越來說,成青揚應該更清楚知道他在哪裡。

想來想去,她先發了一條簡訊給簡非離,請他打聽江君越現在所在的位置,一有消息就告訴她。

半夜三更的,大家都睡了,可也就是這樣的時候最容易殺人了。

傾傾,會沒事的,一定會沒事的。

成青揚的電話占線。

怎麼打都是占線。

那是不是就證明他已經知道了江君越的事情,而也在處理了呢?

這個世上,最不會傷害江君越的就是成青揚了吧。

他一定會救傾傾的。

想到這個,藍景伊漸漸心安。

“家後,前面岔路口,往哪邊轉?”保鏢很迷惘,大抵是第一次開這樣連方向都不知道的車吧,他不知要怎樣開了。

藍景伊沒有再打成青揚的電話了,或者,等他忙完了安排好了一切自然會發現她打過電話給他,也應該會回她的電話吧。

“右轉。”她隨口說了一個方向,目光直視著夜色中不住倒過的綠化帶,T市是一個很美麗的都市,可無論在哪裡,都會有骯髒和黑暗。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電話就在這時突兀的響了起來,那響聲卻一點也不刺耳,她急忙接起,“非離,這麼晚,吵到你了。”

“XX路XXX公車站前,他在那裡出事了,那裡已經被封鎖,救護車還沒有趕去,不知他現在情况如何,我現時還查不到其它消息。”不等藍景伊問他,簡非離便快速說到,隨即吸了口氣,又道:“你到了叫我,我也在路上。”

“好。”他什麼都知道,知道江君越只要出了事,她一定會在去往那裡的路上,“非離,謝謝你。”

“謝什麼,若他沒事,你們兩口子請我吃一頓大餐就好了,嗯,我要吃五星級的,還要吃海鮮,吃一個够本過癮才行。”

他輕鬆的話語就在不知不覺間讓藍景伊的心漸漸的平靜下來,目前為止沒有任何關於江君越傷亡的消息,可沒有消息也是好消息,是不是?

“呵,好呀,到時候,我和傾傾請客,你付錢就好了。”

“你個壞丫頭,居然這樣算計老同學。”

簡非離一聲老同學,讓她的心頓時酸了酸,她知,他是怕她不好意思求他吧,過去的關係那樣尷尬,那是江君越所不喜的,可她到底還是求到了他,而他,也總是在她最最艱難的時候走進她的世界,給她紊亂的心注入了一份清新劑,讓她不至於惶恐無助。

她不是一個人的。

她有簡非離,還有成青揚,還有傾傾的哥們,好多人好多人。

成青揚的電話來了,瞄了一眼,藍景伊低聲道:“非離,我有電話進來,有什麼情况我會通知你,現在我先趕往你所說的那個地方了。”

說完,她掛斷了簡非離的電話便吩咐保鏢往那個方向駛去,這才抽出時間撥給了成青揚,這次,那邊再不占線了,只響了一聲成青揚就接了起來,“君越讓你呆在別墅,哪也不許去。”

“他沒事,是不是?”驚喜的笑了,這一刻,她的心終於徹底的安了。

“嗯。”成青揚淡淡應了一聲。

“那讓他接電話,我有話跟他說。”她才不要呆在別墅呢,她要去到他的身邊,不管他是好是壞都要呆在他身邊。

“我沒有與他在一起。”成青揚遲疑了有一兩秒鐘的時間,沉聲說道。

“那誰跟他在一起?給我手機號碼,我打給他。”

“我沒有。”

“沒有?沒有你剛剛怎麼聯系到的他?成青揚,你唬我是不是?”才安下來的心又亂了,她不笨,也不傻,剛剛成青揚一定是騙她了,那麼,就是傾傾出事了?

一顆心,如同過山車一樣,忽而高忽而低,她覺得自己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成青揚那邊的消息應該是最最可靠的。

“我沒有唬你,他真沒事,你呆在家裡,一會兒我讓雪悉過去陪你。”成青揚說完,就掛斷了電話。

藍景伊聽著手機裏的盲音,呆呆的盯著手機荧幕發呆,就在不久前她才與江君越通過電話,可現在,他不見了。

她連想要聽聽他的聲音也成了奢侈。

抬頭看向車外,跟離XX路那裡還有段距離,至少也要十幾分鐘才能趕到。

催促著保鏢開快些再開快些,她真的著急了。

保鏢也急,畢竟江君越是他的雇主,是給他薪水的那個人,可是他的使命就是保護藍景伊,他現在最首要的任務就是護她安全。

這樣的夜,江君越都出事了,難保沒有人盯上藍景伊,所以他開車也是全神貫注的盯著車前車後的動向。

小心些總是沒錯的。

簡非離那邊也沒有消息,顯然他也在趕往出事地點,他是為了她,而不是為了江君越。

藍景伊輕輕的閉了眼睛,她要平靜下來,再想想接下來要怎麼應對所有的可能的會發生的事情。

手機,又響了起來。

藍景伊倏的睜眼,總想著是江君越的號碼,卻還是不是他,是靳雪悉的。

“雪悉,我不在別墅,你別過來了。”她知道是成青揚讓靳雪悉打過來安慰她的,可她現在不需要安慰,她要的只是江君越的下落和消息。

是好是壞,總要讓她知道一切。

“藍姐姐,姐夫真的沒事,你不要著急,好不好?你回去別墅,我馬上過去。”靳雪悉卻是極力勸她,與成青揚口徑一致的不想她去出事的現場。

到底有多慘烈呢?

所以,他們好心的不想她看到?

可,不管結果是怎樣,事關江君越,她一定要親眼證實一切。

如此,才會不留遺憾。

這一刻,她已經在心中做了决定。

“藍姐姐,你說說話,你告訴我你沒事,你回去好不好?”雪悉急了,雪悉是在擔心她。

藍景伊從紊亂的心緒裏抽出來,輕輕笑道:“雪悉,我很好,你不必擔心我,只是,我一定要見到他。”生要見人,死要見屍,生死不弃。

她一定要去,誰也阻擋不了。

“藍姐姐,你去了也沒用,那邊的路都已經封鎖了,青揚會處理的,你相信他,他是不會害姐夫的。”說到這裡,靳雪悉的聲音還帶著點委屈,“有時候,我倒是想他害姐夫,那樣我的心就平衡了,可他怎麼會呢?呵呵,藍姐姐,我是不是很傻?是不是要求的太多了?”

清清幽幽的女聲,帶著一點點的憂傷,讓人心疼。

“不會,你的要求一點也不多,那個傻瓜,總有一天他會後悔的。”反正,她藍景伊就是理解不了那些Xing取向不對的人的思維,怎麼就會喜歡同Xing呢?

“藍姐姐,你懷了孩子,一定要保重,我還想著看你家的小三呢,生下來一定很可愛,不知我什麼時候才能有孩子呢……”

靳雪悉還在說,可是藍景伊的目光卻落在了車窗外,要到了,平時最喜歡接聽靳雪悉的電話與她聊天,但是現在,她只想下車,只想看看她的男人怎麼樣了,“雪悉,我要到了,掛了,空了再聊。”說完,不等回應,她隨手摁斷,沒有一絲猶豫。

車停,停在人群之外,那裡,圍了很多人很多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