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不雅的話語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0:01
A+ A- 關燈 聽書

“是你媽不想我們離婚?”藍景伊吃驚的掃過陸文濤,再把視線落在那個看起來依然風韻猶存的婦人身上,婦人看起來最多也就五十歲左右,但是保養的極好,她不知道為什麼陸文濤的母親不願他們離婚。

“是我不想離婚,跟我媽無關。”陸文濤淡淡的,“小雪也來了,她已經承認是她趁著我喝醉了的時候扯著我的手偷簽了那份離婚協議的,所以,離婚協議根本沒有任何法律效義。”

果然,藍景伊在這裡又看到了另外一個女人,陌小雪,只是這一次的陌小雪再也沒了上次見她時的那般盛氣淩人,此時的她正坐在不遠處的一把椅子上定定的看著陸文濤在發呆。

藍景伊記得自己說過即便她讓出了陸家後這個位置,她陌小雪也成不了陸文濤身邊名正言順的女人,現在看來,她說過的話真的應驗了。

“藍景伊,若是你同意不離婚,那這場官司也就不必打了,你看吧,決定權在你。”

藍景伊閉了閉眼眸,若是不打了,她也就直接輸了,可是打了,至少,還有一線希望,直接的越過陸文濤,擦肩而過的瞬間,她沉聲道:“我們,法庭上見。”

“裱`子生的就是裱`子生的,我們家文濤是可憐你才會娶你,不然,你以為你能嫁得出去嗎?哼,就藍晴那踐女人,她自己都不知道她被多少男人上過,可能連你親生父親是誰她都不知道……”藍景伊才走出一步,身後,陸小棋便冷不丁的冒出這些極為不雅的話語來,讓她滯在了當場。

可,不過是瞬間,藍景伊便邁步走離了陸文濤母子兩個人的身邊,這個婚,她是一定要離的,這個時候,小不忍則亂大謀,她生氣也沒用,的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的生身父親是誰,想起,唇角便漾起一抹苦澀來。

庭審開始了,藍景伊聽著審判長那些冗長的公式化的言語直皺眉頭。

果然,當陌小雪出庭作證的時候,差不多所有人的表情都認定了那份離婚協議書的無效。

藍景伊頭痛了,不,她一定要離婚,“審判長大人,我有話說。”咬牙,不管怎麼樣,她都要爭取一下。

“說。”審判長一點頭,示意藍景伊可以說了。

“我跟陸文濤雖然已經結婚半年了,但是,我們之間從沒有過夫妻之實,若是大家不信,你可以問他我哪側的大腿根上有一顆小黑痣,他是答不出的。”藍景伊說得極快,她已經顧不得什麼**不**斯文不斯文了,她只想向法庭陳述一個事實,她和陸文濤一直以來的關係都相當於是夫妻分居而住,而且,已經超過半年了。

“抗議,藍景伊的問題與本案無關。”

“抗議無效。”審判長的眸光瞄了瞄藍景伊,很直接的否定了陸文濤的律師提出的抗議,“陸文濤先生請你回答藍景伊小姐的問題。”

法院外,江君越正坐在車裏看著從庭審現場傳來的畫面和聲音,在藍景伊的那句‘你可以問他我哪側的大腿根上有一顆小黑痣,他是答應不出的’出口時,他不由得在記憶裡蒐索了片刻,然後,很確定的告訴自己,藍景伊哪個大腿根上都沒有小黑痣,這小女人,居然在法庭上還玩起了小聰明,不過,倒是挺得他心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手指慣Xing的在椅背上敲著鋼琴指,隨即,他淡淡笑開,“强子,把昨天才錄播好的公益廣告的視頻發給陸先生。”說完,他慵懶的靠到椅背上,好吧,就幫她一次,她離了婚,也為將來可以名正言順的做他的女人走出了第一步。

他的情人,不可以是任何人的妻子,而只能,是屬於他的。

霸道的做了决定,江君越的唇角悄然的勾起了一抹魅人的弧度,藍景伊,不管她怎麼跑,都註定是他的女人,因為,是她非要走進他的世界來招惹他的。

手心裏是那個綠色的小綠本本,輕輕的攥著,那小綠本本還是江君越拿給她的,便是那一日陸文濤威脅她回家的時候,江君越自告奮勇的要了她的離婚協議書說去請律師朋友幫忙處理一下,結果,隔天就把小綠本本拿給她了。

其實,以他的身份找個律師給她處理這事根本就是小兒科。

若不是他,她早就被陸文濤逼迫的回去了。

只是如今,這樣的一上法庭,一切,又回到了原點,藍景伊只希望自己能挺過去這一天,畢竟,離婚證都拿到手了。

“陌小雪,你保證你所言都是真實的而沒虛假的嗎?”審判長冷肅的問道。

“我保證。”

“那請你描述一下那晚讓陸先生簽字時的場面。”

於是,陌小雪真的說了,就跟陸文濤說的一模一樣。

“陌小姐為什麼要這麼做?”

陌小雪垂下了頭,肩頭聳動著,半晌,才輕聲道:“我希望他離婚。”

然後,她好嫁給他,卻不曾想,陸文濤直接打碎了她的這個奢望,就象藍景伊所說,他心裡,或許從來也沒有過她的半點位置,她跟了他那麼久,到頭來才發現,她竟然一丁點也不瞭解他。

藍景伊窘迫的聽著,越聽越覺得自己要無望了,手裡的這個小綠本本很快就要沒有法律效義了,即便是她再强烈要求離婚,那麼走法律程式最快也要幾個月,那樣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她,真的能跟陸文濤耗得起嗎?

她沒律師,她也請不起律師,所有,都是自己一個人來對應陸文濤的幾個人的團隊,更何况,陸文濤請的律師都是T市響噹噹的人物。

結果,似乎在她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到被告席上的那一刻開始便已經註定了。

江君越,他幫她拿到了小綠本本,卻,沒有幫忙到底。

她站在那裡輕輕的笑,只等著那個讓她難過的結果出來,然後,傷心的離開。

卻不知是誰的手機響了起來,一個律師拿出手機瞄看了一眼,然後,神情有些怪異的遞向了陸文濤。

很快的,原告席上的陸文濤和律師們的臉色都變了,就在藍景伊不明所以然的時候,突然間,靜默沉思了足有十秒鐘的陸文濤突然間站了起來,“審判長先生,我撤訴。”

藍景依怔然,不停的回味著陸文濤才說過的最後三個字,她是不是幻聽了?

小手,緊攥著手心裏的那個小綠本本,它終究又屬於她了,匆匆的就要離開法院,她真的再也不想跟陸文濤還有他的家人有任何的瓜葛了,一點也不想。

可是她再不想,陸小棋卻不肯放過她,就在藍景伊就要沖出法院大門的時候,陸小棋追了出來,快跑的搶到了藍景伊的面前,一雙眼睛恨恨的盯看著藍天景伊的臉,彷彿,要將她這張臉給撕碎了一樣,“藍景伊,你這麼急著離婚,是不是想撲進那個幫你的男人的身下去呀?真不要臉,見一個勾搭一個。”

什麼幫她的男人?

有人幫了她嗎?

藍景伊一臉霧水,“你說什麼?”

“哼,若不是剛剛在庭上有人發了一個視頻給文濤,你以為他會撤訴嗎?還不是你的相好的發的,哼哼,看來你還挺有本事的呀,狐妹著男人為你做事,就連犯法的手段都用上了。”

“媽,走吧。”陸文濤終於追了過來,伸手一拉陸小棋的手,“走吧。”藍景伊趁他不在的時候讓人用那份離婚協議辦了離婚證,現在,他和她的離婚已經成了事實,而剛剛法庭上他也說了要撤訴,這是怎麼也改變不了的了,只是,明明不喜歡她的,卻為什麼在知道自己與她的婚姻真的徹底結束和無望了的時候,他的心卻是莫名的一緊,緊的讓他彷彿要窒息了一樣呢?

那是連陸文濤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扯著陸小棋飛快的走向自己的座駕,很快的,手下便回來了消息,“陸總,是江君越。”

才啟動的車子驟然的停在了路邊,怪不得藍景伊能與他離成婚,原來,是有江君越在幫忙,忽而想起那日看到的在飯店裏她和那個牛郎的錄影,似乎,錄影裏的那個男人很像是江君越,難道,江君越和藍景伊早就……

陸文濤心頭一凜,突然間就有些後悔,與她結婚了半年了,他卻從來也沒有碰過她一下,這一刻,一股莫名的失落感重重的染上心頭,讓他坐在那裡只靜靜的,只看著車窗外的景致發著呆。

藍景伊已經下了臺階,徑直的朝著與陸文濤的車相反的方向走去,那邊有一個公車站,她要趕回量販店去工作,欠了江君越的錢她要還了,她不要做他的女人,她不要做任何男人的附屬品,還了,從此再不見他。

快步的朝著公車站走去,身後,一輛車卻是亦步亦趨的緊跟著她,漸漸的,車喇叭的聲音讓藍景伊終於反應了過來,那輛車是跟著她的,她轉首,看著那輛黑色的寶馬,江君越正徐徐的朝她搖下車窗,沖著他咧嘴笑開,“丫頭,要不要一起去慶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