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別怕,我在。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3:39
A+ A- 關燈 聽書

“媽,有沒有燙到?”眼看著藍晴不回應,藍景伊便放下麻將奔到了藍晴身邊,這才看到茶杯的水濺到了藍晴的托鞋上,此時還冒著熱汽呢,顯然,才茶杯裏的茶水很燙。

“沒……沒什麼。”藍晴這才回神,目光悠悠的落在走過來的藍景伊的身上,“媽沒事,你去玩吧。”

藍景伊皺眉,就藍晴那表情,她要是相信藍晴沒事那就是傻瓜了,可這個時候,人多,她也不便問藍晴什麼,只安撫的道:“媽,你要是累了就去歇著,沁沁壯壯讓保姆盯著一樣的。”家裡還兩個保姆呢,可藍晴就是喜歡凡事親歷親為,這樣很累的。

“好,好的。”這一次,出乎藍景伊的意料之外,藍晴居然就答應了,然後起身上樓,真的去歇息了。

大廳裏很快又恢復到了之前歡快融洽的氛圍之中,男人們的一桌,女人們的一桌,全都熱鬧著,男人那一桌江君越贏得最多,早就贏回來了飯夥錢,至於女人那一桌就各有所得了,沒什麼大輸贏,輸的也不輸多少,贏的也沒贏多少。

兩個小東西在保姆的眼皮子底下正玩著玩具呢,一點睡意也沒有。

看來這往常中午的午睡是甭想讓他們兩個去睡了。

藍景伊卻是打了一個哈欠,她最近嗜睡的厲害,這個小三,其實很乖,只要她吃飽了睡足了,就從不折騰她。

她這樣蔫蔫的樣子,妮妮第一個發現了,見這一局麻將楊盼盼胡了,便推倒了麻將道:“嫂子是困了吧,要不,咱們讓嫂子去睡一會兒,咱們三兒就去看自家男人打麻將,怎麼樣?”

她這一提議,孟峻峰投過來讚賞的一瞥,還是自家女人有眼色,他滿意。

江君越出了一張牌,自然是附和的,他心疼自己女人,“嗯,讓景伊睡會,等她醒了,咱們包場K歌去,至於費用嗎,今哥幾個誰贏了誰出。”他這會正贏著呢,他這一說,其它幾個人哪有不同意的,全都舉雙手贊成。

有了大家的認同,藍景伊便叫過了沁沁壯壯去午睡了,兩個小東西很不情願,玩得正開心呢,家裡難得來這麼多客人,他們興奮著,進了房間還精神的吵著要去玩。

藍景伊懶懶的躺到了床上,朝著兩個小東西招招手,“沁沁,壯壯,都過來媽咪這裡,跟妹妹打個招呼。”

壯壯立刻轉頭看沁沁,“沁沁下午好。”

那Nai聲Nai氣的小男聲讓藍景伊頓時失笑,“不是沁沁啦,是另一個妹妹。”

“另一個妹妹在哪兒?”沁沁眨著眼睛,把四周掃了一個遍,沒看到,就好奇的問道。

藍景伊的手輕柔的落在小腹上,“嗯,在媽咪的肚子裏呢,快來,跟妹妹說說話。”

“肚子裏?”壯壯詫異了一聲,然後撒腿就朝藍景伊奔去,跳上床,大眼睛就緊盯在她的小腹上,小手一指,“這裡面有個妹妹?”

“是的啊。”就當小三是妹妹好了,到時是弟弟她也不介意,反正,自己的孩子怎麼都是好。

“那我能與她貼貼臉嗎?”沁沁繼續忽閃她的大眼睛,很是好奇。

“能。”

藍景伊撩開衣擺,沁沁的小臉就貼了上去,“媽咪,妹妹會在肚了裏說話嗎?”

“現在暫時還不會,等她從媽咪的肚子裏時出來了,就會說了,到時候,你和哥哥要哄著她陪她玩喲。”

“必須滴。”壯壯也凑了過來,左看右看的欣賞著藍景伊才微微有一點點凸起的肚子,“妹妹還是個小肉芽是不是?”

藍景伊一點壯壯的頭,“誰告訴你的?”

“外婆說的,說媽咪有一個小肉芽般的妹妹了,讓我們要乖,不能惹媽咪生氣,不能吵到媽咪,這樣以後那個小肉芽就會長大就會出來跟我和沁沁一起玩了。”

“壯壯說的真好,那媽咪現在困了,要睡覺,你們要怎麼表現?”

“我們也要乖乖的,不說話不吵鬧,陪媽咪睡覺。”沁沁小大人的說著時,已經躺在了藍景伊的身邊,乖乖的閉上了眼睛。

壯壯見此,只好不情願的躺下了,“好吧,我也陪媽媽。”

有兒女若此,藍景伊心裡甜甜的睡著了。

天快黑的時候,一股肉香氣飄來,饞著藍景伊終於醒了,沁沁壯壯早就不見了,她爬起來到陽臺,才發現那飄來香氣的地方好不熱鬧,不是說要去K歌包場嗎,這怎麼在園子里弄上了燒烤,陣陣的香氣就是從那裡飄來的。

藍景伊下了樓,幾個女人頓時圍上來了,“嫂子,要不要吃燒烤。”金燕說著已經將一盤子烤好的遞向了藍景伊。

藍景伊才要接,另一盤子也舉到了她面前,“老婆,要吃我烤的。”

“二哥的威武哪去了,被老婆調教的小綿羊一般。”孟峻峰一邊翻著手裡的烤串一邊調侃著江君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江君越也不覺得臊得慌,“你也試試這感覺,保證你每日都會醉了。”

他這話說得藍景伊臉紅,她不過是懷了孕罷了,就這樣嬌氣了,烤肉的香氣越來越濃,吃著也越來越香,不得不說,江君越的手藝很不錯。

這樣的夜,坐在微風拂面的園子裏,吃著道地的烤串,那種感覺真的沒辦法形容,很美,很愜意。

吃完了燒烤,安頓好了沁沁壯壯,一行八人便各家女人上了各家男人的車,大部隊浩浩蕩蕩的往KTV而去。

四個人的生日,還真是要大大的熱鬧一番,而藍景伊自是不好拂了幾個人的面子,很配合的出著人場。

“老婆,累了就睡會。”上了車,江君越一邊開車,一邊體貼的道。

“不累。”她睡了一下午,一醒過來就吃燒烤,這如今,睡了吃,吃了睡的象一頭小猪了。

“那就說說話,晴姨她,沒什麼事吧?”

藍景伊知他問的是中午藍晴把茶杯摔落在地的事情,後來藍晴雖然休息了一下午,可是她醒來時發現藍晴的神情還是有些不對勁,總是在想著什麼事情一樣。

“我也不知道,好象是洛哥提起那個姓費的人後,她就不對了。”

“那你知道晴姨以前認識的姓費的人嗎?”

藍景伊搖頭,她很小的時候的事情已經忘的差不多了,後來爸爸出事,媽媽就把她送去了封閉學校,然後去找爸爸,這一找就是十幾年過去了,她真的不記得有個姓費的人走進過她和媽***生活。

江君越的大手伸過去,輕拍了拍她的小手,“別想太多,可能是我們太敏感了,晴姨一定是觸景生情想到了穆叔吧。”

“他有消息嗎?”不管穆錦山是不是她親生的父親,可是,那份從一出生就佔據了她父親名額的男人,早就在她心底裏生了一份親人的根,再也除不去。

“有一些,不過也不能確定,再給我些時間,景伊,到時候一切都會真相大白的。”目光灑在車前,車燈映著這個世界一片清明,藍景伊看著江君越的側影,心踏實了。

他說快了,那就一定快了。

T市最豪華的KTV,包了一個大間,雖然晚間吃了燒烤,可江君越還是又點了些小吃和點心,就是怕餓著了她這個准孕婦,下午的麻將桌他贏了,其它幾個人自是一點也不質疑他這樣的大手筆,樂呵著呢,他出錢,他們只管吃,這買賣,划算。

點歌了,誰也不許霸麥,一人一首歌,這是想偷懶也不行了。

陸安打頭陣,他一向最活躍,歌唱得不錯,他有活躍的資本,金燕一邊看著他,滿臉都是幸福的味道。

“唱情歌,快唱情歌。”眼看著陸安當著眾人的面給了金燕一記電眼,大家便起哄到。

妮妮推著金燕起來送到了陸安的身邊,兩個人只好一起合唱了一首情歌對唱,《知心愛人》。

這一唱便一發而不可收,孟峻峰與妮妮也合唱了一首,孟峻峰的歌喉比鬼哭狼嚎差不多,可他唱得認真,絲毫不理會大家的哄笑。

之後就是洛啟江和楊盼盼,這一對一直不怎麼熱烈,或者就如洛啟江所說,他還沒有找到感覺,楊盼盼可能就只是今個這個場合的被迫趕場隊員。

最後,輪到藍景伊和江君越唱情歌了,這都排到了最後,是躲也躲不掉了。

一首《因為愛情》,女聲清亮,男聲纏綿,清清幽幽的灑在KTV的包厢裏,藍景伊時而望著荧幕,時面望著近在咫尺的男人,霓虹閃爍間,一切都變得不真實似的,她輕輕低唱,很珍惜這樣的一刻。

因為愛情,他們走到一起。

因為愛情,所有的其它都是浮雲,等領了證,她就是他的妻了。

包厢裏除了音樂和歌聲,其它的人全都靜靜的感受著他們兩個人的歌喉,不能說是唱得最好,可是歌聲卻足以動人。

正低低淺唱著,忽而,音樂驟然停下,霓虹閃爍的燈光也驟然滅去。

“啊……”先是妮妮的尖叫,隨即,藍景伊只覺腰上一緊,身子便被江君越抱起,她聽他低低的磁Xing的嗓音幽幽傳來,“別怕,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