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爺就給老婆面子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3:23
A+ A- 關燈 聽書

鮮紅的血色,頃刻間就滲透了洛啟江的白色襯衫。

陸安第一個沖上去,“洛哥,你找死嗎?”

洛啟江卻是顫巍巍的一推陸安,“走開。”他目光清明的看著不動如山的江君越,“這一次,我向你保證。”

上一次,他也向他保證了。

江君越微闔了一下眼眸,心底裏是一聲歎息,若雲飛關鍵的人是自己也便罷了,他一個男人,總是不怕的,可偏偏雲飛要加害的是藍景伊,她手無縛雞之力,怎麼禁得起這道上幾路人馬的追殺,他累了,累得再也不希望那樣的事情發生了。

可偏偏,眼前這個求著他的人是洛啟江。

沒想過要動容,也沒想過要放了雲飛,他今天是想篤定了狠下心腸絕不鬆口的,可是洛啟江現在這樣……

“傾傾,你就答應他了吧。”到底,最先心軟的還是藍景伊。

他能怎麼辦?

他還能怎麼辦?

深吸了一口氣,江君越攬住了走過來的藍景伊的腰,擁著她轉過身來,他的眼睛看著她的眼睛,四目相對間,他輕輕說:“傻不?”

“他是你兄弟。”還是已經擁有了共同生日的兄弟,藍景伊不想江君越為難。

“好吧,爺就給老婆面子,答應你了。”

“君越……”洛啟江踉蹌的往前移了一步,不想江君越真的答應了,更沒想到說服江君越的不是別人,居然是藍景伊。

是了,也就只有藍景伊才能說服江君越吧。

“陸安不是餓了嗎,嗯,是該開飯了,景伊,打個電話給晴姨,讓她帶孩子們一起回來用餐吧,家裡該熱鬧熱鬧了。”江君越無視洛啟江的眼神,這個人情是藍景伊給的他沒話說,可是他發自內的不想同意洛啟江的請求,拿老婆的生命開玩笑,這不是他一個男人的作為。

兄弟是兄弟。

人情歸人情。

大家頓時忙開了,女人們去端飯,擺碗筷,男人們則是占了女人們的位置,全都坐到了沙發上。

陸安和孟峻峰拿了醫藥箱為洛啟江上了藥包紮了傷口,楊盼盼早就心疼的不行,從頭到尾的跟著,小手緊握著洛啟江的手,似乎這樣就能替他减些痛疼似的,她是自責了,她可以再拋偏一些的,可偏偏就沒偏了,硬生生的紮在了他的胸口,還好不深,不然傷了內腑,就慘了。

沁沁壯壯回來了,有了這兩個小東西的加入,氣氛一下子從剛剛的生冷而轉為熱絡。

沁沁扒著美女討抱抱,壯壯則是撿起了一個飛鏢往靶板上瞄準,小男生就喜歡這玩意,小手比了比,“刷”,就飛出去了,特別的准。

藍晴驚悚了,“小祖宗,快放下,那不是你玩的,這才多大呀,居然就玩這個,紮到了人怎麼辦?”藍晴直奔壯壯,也是這時才發現坐在沙發上傷了的洛啟江,“這是怎麼了?飛鏢還真紮到人了?”

“媽,沒事,不小心碰到的。”藍景伊趕緊上前拉住藍晴,不讓藍晴大驚小怪的把事態再演變成嚴重,這才剛剛和諧的氣氛不能再起變化了。

“沒事就好,都小心些呀,壯壯你要是再敢拿那玩意飛來飛去,外婆就打你屁股。”藍晴抱起壯壯,邊走邊碎碎念,典型的中國欧巴桑式教育,讓幾個女孩子頓時笑的前仰後合,藍晴卻不知道,奇怪的道:“笑什麼?”

“哦哦,妮妮剛剛把鹽吧當成糖了。”金燕沖著妮妮眨眨眼,那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意味。

“是的呀,真是久不下廚房了,不行了。”

幾個人說笑著,便都坐到了餐桌前,一大家子的人,老人大人和孩子,十幾個人圍坐在一起,一雙雙一對對的挨著坐,很歡快。

洛啟江的臉上也終於現出了笑容,由著楊盼盼給他布菜,像是餓得狠了,吃得比誰都痛快。

一場鬧劇就這樣在吃吃笑笑中結束了。

飯後,支起了麻將桌,兩桌,男人們一桌,女人們一桌,至於沁沁和壯壯,他們兩個小東西已經被一樣東西給迷住了。

那就是園子裏那駕直升飛機,早就被藍晴帶著坐了進去,好在有飛行員在,所以也不用江君越和藍景伊Cao心,反正這一天,他們四個兄弟就是準備瘋玩一天了,就連洛啟江也興致勃勃,雲飛的事情解决了,他也徹底的放鬆了心情。

“洛老大,你今個心想事成了,不過多虧越哥和嫂子成全,是不是給哥幾個來點實惠的回扣呢?”

“想要啥?明說。”洛啟江白了陸安一眼,這小子從不吃虧,尤其是錢財方面。

“金燕過年就大學畢業了,這不,我媽就等著我跟她結婚好抱孫子呢,我媽她喜歡晏湖邊的別墅群,聽說是還剩下七八套沒主兒呢,可我親自去問了,售樓處說一套也沒了,洛哥,你是哥幾個中的老大,怎麼也得有個大哥的樣子吧,給兄弟弄一套過來,等我結婚的時候,我請你當證婚人,怎麼樣?”

“過年真結婚?”洛啟江一張臉還是之前的表情,看不出他是想同意還是想拒絕,陸安頓時急了,“當然是要結婚了,我不象你和孟峻峰,家裡沒老人家催,我媽催得我天天耳朵都要起繭子了,煩。”

“行,結婚證拿來,給你一套。”

“靠湖邊的?”

“你想要不靠湖邊的?”洛啟江打了一張牌,抬眼看陸安。

陸安撓撓頭“當然是要靠湖邊的。”誰要不靠湖的,那是傻瓜。

“嗯,湖邊東頭第一幢,歸你了。”

“多少錢呀?親兄弟明算帳,我得先問清楚,嘿嘿。”乾笑兩聲,陸安一臉樂呵。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打你七折,七百八十萬。”

“耶,够哥們,說吧,你胡啥?我給你點炮。”

“一四萬。”

“行咧,四萬,出牌啦。”

“胡了。”洛啟江一推倒,他們兩個人旁若無人的一邊聊著一邊耍無賴了,這明顯的勾肩搭背把江君越和孟峻峰的錢給圈進去了。

孟峻峰黑著臉遞了錢,一臉階級鬥爭的道:“有陸安的份,有沒有我和越哥的?自家兄弟開發的房地產,肥水不留外人田,趕緊的,我也要算一份。”

“湖邊東頭數第二家,與陸安為鄰,給你。”

“房款呢,跟他一個價?”

“少十萬。”

“洛哥,你這就不對了,為什麼孟峻峰比我少十萬?不是一樣大的面積嗎?”陸安炮轟了過來。

“他那幢光線差了些,要不,你們兩個換?”

“不換了,不換了,不就多十萬塊嗎,我就當施捨了。”

“切,誰要你施捨?”孟峻峰瞪了陸安一眼,“又到你了,別又點炮了。”

“我就樂意點,你管不著。”陸安“嘭”把一張牌扣在桌子上,“四餅。”

“清一色。”江君越徐徐推倒手裡的一把牌,果然是清一色。

“越哥,你這胡得也太大了,你胡一把頂哥幾個胡好幾把的,你這明擺著是圈哥們的錢呢。”

“沒呀,不過是圈點伙食費罷了,今中午這一頓,可花了不少錢。”江君越一本正經的說道。

“呃,你窮到什麼程度了,連頓飯也要賺回去。”

“當然了,咱家就要五口了,小三都要出生了,我若不努力攢點Nai粉錢,以後我們家小三就要餓肚子了。”

“這小三小三的叫著,不知道的還以為你真養了個小三呢,嫂子,你就不介意他這樣的叫法?”

藍景伊歪過頭來,“習慣了。”江君越第一次說起‘小三’這名頭時,她當時就笑場了。

“君越,第三幢歸你了,跟峻峰的一個價。”

“洛哥,該不會那四幢你早就買下了吧?第四幢你留著了,是不是?”孟峻峰這時候終於回過味來。

“嗯,是早買的,不然以現在的價位,你一千萬都不够買。”

“那是,還是洛哥有眼光,兄弟情深呀,早就給兄弟們都置好了家業,媳婦,不然你就準備嫁了吧。”

妮妮臉紅,搖搖頭,又點點頭,藍景伊笑了,“你這到底是嫁還是不嫁呢?”

“嫁?不嫁?我不知道。”妮妮垂下了頭,不敢見人的小模樣,好看。

“精裝修,已經在請人設計了。”

“也是咱們四幢都一樣?”

“嗯,到時設計圖發給你們三個,看看沒問題就開工,年底就可以入住了,你們是當婚房還是怎麼著,隨便喲。”

“哦喲,洛哥萬歲。”

“少拍馬屁,陸安我可是記著了,過了年你要是不結婚,那幢別墅我立刻收回。”

“洛哥,別光說我,你不是也沒結婚嗎,還是哥幾個中的老大呢。”

“盼盼小,等她再大些再說。”

楊盼盼抿唇,低頭,悄無聲息,不說話,不回應,彷彿洛啟江說的是別人似的。

“洛哥,那一排另外兩幢別墅又是誰買的?”

“聽說姓費,具體是誰我也沒打聽,不過,公司那邊有客戶資料。”

“姓費?什麼來頭?”

讓我想想,“嗯,好象是叫費宏耀來著。”

“嘭”,他的語音未落,電視機前藍晴手中的遙控遙控器便落了地。

“媽,你沒事吧?”藍景伊抬頭看過去,就見藍晴失神的看著電視發呆,眸中,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