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爺的手藝,你怕不?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2:34
A+ A- 關燈 聽書

“爹地,醒醒。”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醒……”

房間裏,藍景伊早就起了,此時正站在窗前,一邊看著沁沁壯壯一邊做做早Cao,伸伸手踢踢腿的那種簡單的早Cao,而沁沁壯壯這已經是第十次進來這個房間了。

前九次,她都依照昨天在車裏江君越的訓示為他清掃了睡覺的障礙,可這一次,她不準備再替他清掃了。

就由著兩個小東西在江君越的身上爬上爬下,被單早就被揭開了,一半在床上一半拖啦到地上,至於他身上的睡衣,也被四只小手給扒啦的半遮半掩,露出Chun光一片片。

可他還在睡。

甚至於壯壯還騎到了他身上,也不耽誤他睡覺。

這一睡,就是兩個黑夜一個白天了,這會再叫不醒他,那可就是兩天兩夜了。

他這樣睡下去,她擔心了。

“爹地,醒醒。”

“醒醒呀,快點。”壯壯騎在江君越的胸口,沁沁則是如猫咪一樣往他臉前一趴,一張粉雕玉琢的小臉距離江君越只有一寸的距離,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眨動著,“爹地,快醒醒呀,不然,沁沁要尿尿啦。”

床上那人,如木偶一樣,根本不為所動,繼續睡。

“爹地,尿啦。”

沁沁這一聲讓騎在江君越身上的壯壯頓時來了一個目光大挪移,隨即興奮的轉過頭去看藍景伊,“媽咪,妹妹,水水。”

“水水?”藍景伊一時沒反應過來,踢腿踢的也累了,就準備去看看沁沁壯壯的戰果,現在必須要把江君越給弄醒了,他再睡下去,就讓人擔心了,這睡得也太久了。

“尿尿。”沁沁嘿嘿樂著,愉快的喊著,“尿尿了。”

“臭丫頭,你往床上撒尿了?”結合兩小人的你一言我一語,藍景伊這會子終於反應了過來沁沁幹了什麼壞事。

“咯咯,沖醒爹地。”

呃,原來撒尿是為了沖醒爹地,她條理倒是挺清晰,出發點也是好的,可是,這床上才用了幾次的新被子,只怕要完了。

“都起來,讓媽咪看看。”江君越現在有錢了,可是再有錢也不能這樣敗家呀,說不要就不要,那可不是她藍景伊的持家作風。

壯壯很聰明,一下子就從藍景伊的話語裏感覺到她可能是生氣了,頓時小腿一挪,便從江君越的身上移了下來,再一滾,他下床了。

沁沁則是笨拙的如小熊猫一樣的往旁邊讓了讓,讓出了她才尿濕的地方給藍景伊看,“媽咪,水水。”

哪裡是水水,就是尿了,她這尿的絕對的高明,床濕了,她身上的小褲子卻一點也沒濕,那濕意此時正延著江君越身下的床褥在一點一點擴張,擴張成一張逼真的‘地圖’。

藍景伊無言了,“下床去,今個不許看動畫片,看你還敢不敢尿床了。”

“哇”,她這一吼,有點大聲,再加上她從來也不吼兩孩子的,這一下子接受不了,沁沁哭了。

還哭的很大聲。

藍景伊本來是想教訓一下就見好就收的,可沒想到沁沁哭的這樣大聲,到底是親媽,她心疼了,卻沒不開臉面,只好對壯壯道:“壯壯,哄哄妹妹,別讓她再哭了,再哭,你爹地就醒了。”

“哭……哭……”壯壯根本不哄,撒歡的拍著小手,“哭,爹地,醒……”

藍景伊望天,她又說錯話了,壯壯這是指望沁沁把江君越給哭醒呢。

江君越睡了那麼久,現在不止是她看著不對勁,壯壯和沁沁更是覺得不對勁,因為他們兩個都是醒了睡睡了醒了好幾次了。

“哇哇……”沁沁得到鼓勵,哭得更凶了。

藍景伊只好放下姿態,傾身抱起了沁沁,“行了,小祖宗,不哭了,再哭你的水水加上眼淚就真把你爹地給沖跑了。”

“沁沁,不哭。”一聽說能把江君越給沖跑,壯壯開始勸沁沁了,“不哭了。”說著,小手還煞有介事的在沁沁的小臉上抹了一把。

有媽咪,再有哥哥的雙重滋潤,沁沁委屈的撇了撇嘴,終於不扯著嗓子大哭了。

房間裏終於靜下來了,就在這時,沁沁發現新大陸了,“爹地,醒醒了。”

果然,當藍景伊轉頭看過去時,枕頭上的那張俊臉已經睜開了眼睛,此時,正面帶笑容的看著面前的一大兩小呢。

“終於知道醒啦?”

“來,都抱抱。”江君越挪了一個舒服的姿勢,繼續躺著,還躺在沁沁水水後的那窪濕地上,一點也沒有要轉移陣地的意思,再伸展開了雙臂,“抱抱呀。”

兩小人會意,一古腦的沖向江君越,全都靠在了他的懷裡,“還差一個。”

“滾。”藍景伊拿起自己的枕頭敲在他的頭上,“快起來了啦,太陽都……”她才不給他抱。

“曬爹地屁屁了。”不等她說完,壯壯替她補充完整了。

“咯咯……咯咯……”沁沁就笑,開懷大笑,彷彿這才得了一個超級大的笑料似的。

藍景伊也笑,這壯壯太會接她的話了。

“嗡……轟轟……”這邊笑得暢快,可也不過是一會兒的時間,就被一陣轟隆隆的響聲給打斷了,江君越皺眉,“怎麼這麼早?”

“不早了,都十點多了。”藍景伊白了他一眼,“你快起吧。”

“看看是誰家的直升飛機,太吵了。”

藍景伊這才反應過來他指的是外面那個製造躁音的龐然大物,“真是直升飛機?哪來的?”

跳下床,推開陽臺的門沖進去,果然,窗前一隻龐然大物,此時螺旋槳還在轉動著。

“嫂子,好久不見,別來無恙否?”駕駛艙裏,陸安戴著安全帽探出頭來,還好能看清楚他的臉。

“你們……”

“越哥今個生日,哥幾個一起來凑個熱鬧,嫂子,今兒有沒有蛋糕?有沒有好飯好菜招待我們?。”

江君越今天過生日?她居然一點也不知道,回轉頭看房間裏,求證的問道:“你身份證上不是還要再過一個月才過生日嗎?”

“過農曆。”

“農曆要延后一個月吧。”農曆一向比西曆晚,這簡直是沒道理,她不至於連自己老公過生日都不知道,都要別人來提醒吧。

“嫂子,這你就不懂了,今個我們四個都過生日。”孟峻峰撒下了舷梯,半邊身子都探了出來,準備來一個漂亮的空降。

窗子早就開了,沁沁和壯壯已經被吸引了過去。

“機機……”

“飛飛……”

江君越唇角頓時勾起一抹笑意來,“壯壯,要說機機大大。”機機飛走了怎麼行呢,那他豈不是沒有Xing福了,大大卻是絕對可以的。

“姓江的,別教壞兒子。”才一歲多而已,居然就教起這個了,那不用等到上學,估計就會泡妞了。

“機機,大大……”沁沁看壯壯笑,就學。

藍景伊無言,這又教壞了一個。

好在,那哥三個正陸續的從直升飛機上往下來呢,壯壯早就飛奔過去,把‘機機大大’給拋到了腦後。

“越哥,季唯衍已經把季家全盤的撤出了T市,不過,你的麻煩走了一個,又來了一個。”

“嗯?”江君越慵懶的坐了起來,頓時,身上的遮蔽物刷的滑落,露出他精壯的上半身,興感惑人,讓藍景伊不由得舔了舔唇,他這樣,太勾人了。

“江氏又有對手了,T市新注册了一家公司,聽說只要是江氏做的生意,那家公司全都涵蓋了,你說,會不會是來了一個季唯衍第二?”洛啟江最後一個下了直升飛機,好久不見,他居然瘦身了,原本的一身的肉膘彷彿變魔術似的少了好多。

“不會。”江君越懶洋洋的起床,也不在意那麼多雙眼睛看著,就那麼堂而皇之的套起了長褲,這一覺他是睡得太舒服了,不過,雖然他看起來懶散,可是整個人卻給人容光煥發的感覺,意氣風發。

“這麼篤定?”洛啟江拋了一根烟給江君越,哥幾個便齊齊進了陽臺,有小朋友在,哥幾個全都明著事理,二手烟絕對不能便宜給了小朋友們。

“既然是沖著我來的,必是對江氏之前的事瞭若指掌,下了那麼大的手筆開了一家公司,那可不是玩過家家,人然肯定不會去照般季唯衍的套路,他對江氏沒興趣,他也不想要江氏。”

“越哥,你真知道?”陸安崇拜的看著江君越,“不會吧,你怎麼可能比我們還先知道風聲呢,你最近不是很忙嗎?忙得連睡覺都成了奢侈。”

“今個開始,不忙了,嗯,就陪這個新來的對手練幾招,試試拳脚,這是免費的陪練,我江君越白撿了。”

“越哥,看你這樣胸有長竹,哥幾個算是白替你捉急Cao心了,那啥,今個週末,不談公事,只講究吃喝玩樂過咱們四兄弟的生日,好久沒玩麻將了,弄幾圈如何?”

“幾個大老爺們玩那個,多沒勁兒,咱玩飛鏢好了。”陸安提議,表情眉飛色舞,甚至還沖著江君越眨了眨眼睛。

有戲。

“行,那就自個拿自個老婆玩,景伊,爺的手藝,你怕不?”

她能說她很怕嗎?

可看著某男傲嬌的樣子,只得硬著頭皮道:“不怕。”不就是當個人靶子嗎,她閉上眼睛,什麼也不知道,便不用怕了。

他們男人有政策,她一個女人就有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