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自作孽不可活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2:16
A+ A- 關燈 聽書

“……”那頭,又在說什麼了,不過這次藍景伊聽不到了,但耳朵裏全是他那句‘不見’,她心甚喜,汝子可教也。

“查出什麼了嗎?”江君越又問。

“……”

“好,我大約半個小時後到。”匆匆說完,他便掛斷了電話,臉不紅心不跳,彷彿剛剛根本沒接什麼電話似的繼續的開著車。

藍景伊不淡定了。

不是說不見嗎?

怎麼又改變主意了?

他要去見前任桃花了。

還是當著她的面答應的。

他可真厲害,居然可以做到面不改色的答應,這是她所絕對達不到的境界。

他不說話,她也就不說話,她倒要看看,他江君越要怎麼打發她?

車子裏靜靜的。

藍景伊懶懶的靠在椅背上,黑眸眨了眨,再輕輕闔上,彷彿剛剛什麼也沒有發生似的。

可腦子裏,卻是一團的亂。

去拳館之前,江君越把車停在了路邊,把他與尹晴柔之間的恩恩怨怨已經說的很透徹了,她也知道自己不該多想,也想著讓自己不要多想的。

可,有些事情不是想要忍便能忍住的。

她管不住自己氾濫的多慮症。

大抵孕婦都會犯這樣的毛病的吧,明明知道,卻無法改變自己說服自己。

胡思亂想著,可,想著想著,上下眼皮一打架,她居然就在無聲的世界裏一個不小心,睡著了。

太困了。

即便白天起得很晚,可從昨晚到現在,她壓根就沒睡多少覺,讓最近一向嗜睡的她打著哈欠時便睡了過去。

原本,還想著看江君越怎麼打發她去見尹晴柔呢,結果,她再度醒來時,已經是隔天了。

天氣晴好,絲絲縷縷的陽光透過窗紗篩落進房間來,懶懶的伸個腰,再揉揉眼睛,昨天發生的一切已經盡數的回歸在腦子裏,她撇撇嘴,手摸向身邊,江君越果然不在。

昨晚他送她回來後一定就走了,去見尹晴柔了。

不過,他和尹晴柔之間也不會有什麼肢體互動的,畢竟,那位還受著傷呢。

可,這都天大亮了還不回來,她就是有點小別扭了。

什麼事要談那樣久?

她告訴自己不要想,偏偏,就是忍不住的去想。

這世上,沒有哪個女人願意與旁的女人分享心愛的男人吧。

若是有,那女人也絕對是智商捉急,有問題的。

起了床,吃了早餐,閑閑的無聊著。

手機不知道被第幾次拿起了。

江君越的快速鍵也不知道被第幾次的以指尖摩梭過了,可她終究是沒有打過去。

正呆呆的看著手機鍵盤發呆,房門被推開了。

“媽咪,走,玩玩去。”

“媽咪,坐車車。”

沁沁和壯壯兩個小東西在園子裏瘋夠了回來了,一溜煙的溜到床上,跳上床,左邊一個,右邊一個,開始蹂躪起她來了。

藍景伊抱抱這個,抱抱那個,兩個柔軟的小東西,真的是她的貼心小棉襖,就這樣抱一抱,她立刻身心愉快了,把江君越也拋到了腦後,隨他去見什麼桃花好了,反正他的心在她這不就好了嗎,她幹嗎要想那麼多,要那麼烦乱呢。

就這樣,不過是眨眼間的功夫,心情頓時Chun暖花開了,“好,媽咪這就帶你們出去玩,想去哪兒?”

“遊樂場。”

“騎馬馬,開車車。”

現在不坐車車了,要去開車車呢。

“好滴。”指尖分點了兩個小東西的小鼻尖,這才起身去換起了衣服,兩個小東西就尾隨著她,她幹嗎,他們幹嗎,終於拾掇好了出了房間,蔣瀚正等著他們呢,藍晴去買東西了,只他們娘三個去遊樂場。

藍景伊很想問問蔣瀚江君越呢?

可想著江君越既是派了蔣瀚來‘護送’他們母子三人,不對,是母子四人,自然是有他不能到場的理由,她姑且原諒他吧。

到了遊樂場,藍景伊才知道居然是包場,江君越居然大手筆的把整個遊樂場都包了下來,“蔣瀚,是不是有點浪費了?”小孩子是喜歡來這裡玩,不過,更喜歡與小朋友一起玩,多幾個小朋友玩不好嗎?

這空空如也的偌大的遊樂場,讓她一下子興致缺缺了,玩的興致都沒有了。

蔣瀚點點頭,證明他聽到了,“家後,這樣安全。”

他這一句,藍景伊便明白了,“昨晚要殺我的那個人查出身份了嗎?”不知怎麼的,上車前都把昨天的事給忘了的,這會蔣瀚一說‘這樣安全’,她冷不防的就想了起來,視線也便下意識的往四下望去,彷彿就能從哪個角落裏揪出一個殺手來似的。

“查出來了。”不想,蔣瀚倒也不瞞著她,“昨晚江總送你回來就去查了,嗯嗯,對方已經招了。”

藍景伊的心“咯噔”一跳,“與新加坡的那夥人無關,是不是?”不然這查出來的速度也太快了些吧,那邊不是怎麼也查不出嗎,她雖不怎麼過問,卻也是知道一些的。

“無關。”

藍景伊赫然想起江君越昨晚送她回去時要去見的人,那就是尹晴柔,“與她有關?”

“江總不想家後知道,以免心生鬱結,家後只當不知道好了,這件事,他會處理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蔣瀚這樣雖沒說是,卻已經很明顯的認同了她的猜測。

昨晚在飯店,是尹晴柔要殺她?

是了,尹晴柔一直想殺她,之前就要借江君亮的手殺她,現在,居然又借了自己的婚禮來殺她,可見,對江君越,尹晴柔從來也沒想過要放手吧。

與李福宇結婚,也不過是個幌子罷了。

結婚是假,要殺她才是真。

可她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現在的尹晴柔一定很懊惱,殺她不成還傷了自己,估計江君越查到了她,她與江君越之間最後的那點念想也就沒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江君越去見她是對了,見了,才能弄清楚一切。

她想明白了,心便更輕鬆了。

陪著孩子們瘋玩著,空無一人沒關係,他們還有三個人呢,可以盡情的瘋盡情的玩盡情的鬧。

一樣一樣的去玩,她是有多久沒有陪孩子們一起玩了。

玩了大概兩個多小時,直到再也走不動了,她這才歇下來,一手一個牽著兩個小東西的小手往車前走去,得回去了,累了,累得一動也不想動了。

拉開車門,兩小人就爬上了後排的座位,她也笨拙的彎身坐了進去,“開車吧。”隨口說了一句,她看也沒看駕駛座上的那個人,就以為是蔣瀚呢,卻不想,回應她的卻另有其人,“遵命,老婆大人。”

“傾傾?”想了他一整天了,卻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會以這樣的管道再回到她身邊,“到了怎麼不下車陪孩子們一起玩一會兒?”

“剛剛到。”他轉過頭來,她這才看到他眼睛裏的血絲,也這才想到,他是有兩天兩夜沒有合眼了,甚至之前在醫院裏陪著賀之玲的那一晚他也應該是沒怎麼睡過的,這樣算來就是三天三夜了,即便是鐵打的,也受不了這樣的忙碌吧。

“我來開車吧。”她轉身就要下車就要去替他開車,一家四口在一起固然重要,可他的休息和健康也更重要。

“別動,我來開。”一隻大手摁在了她的肩膀上,“我是男人呢,現在不困,不過一會回去了,你得為我清掃障礙,讓我好好的睡一覺,等我醒過來,你想要問我什麼都可以,為夫的我會如實做答。”

這人,原來早就知道她心裡在想七想八了。

倒是顯得她小家子氣了。

“好,那你開吧,咱家小一小二小三就都交給你了。”

“爹地,開車喲。”壯壯已經爬了起來,小人從後排位置竄到前排的椅背上,小手摸到了江君越的頭髮,“爹地棒棒噠。”

“壯壯乖,跟妹妹一起玩。”江君越回頭看看女人和兒子女兒,所有的疲憊頓時一掃而空,只是眼底,還有一抹心傷,那是他怎麼也甩不去的。

有些情,雖然結了,可結果實在太痛,痛的,讓他從離開尹晴柔到現在,依然無法撇去,所以,才不顧疲勞的來到這裡,只想看著妻兒,也散去些他心底裏的鬱結。

這次,他終於給了尹晴柔一個懲罰。

多少年的恩情在這一天裏也終於有了一個徹底的了結。

“越越,你真的要把我送進去嗎?”他耳朵縈繞著她的這句話,她說了多少遍,他就思考了多少遍,可最終,他沒有改變初衷。

爺爺去的時候,尹晴柔有參與,但只是借著爺爺利用江君亮,那次,他放過了她。

可是,她死Xing不改,這一次居然親自安排了一切要謀殺藍景伊。

若非他及時發現,若非簡非離到了,只怕他的孩子如今已經沒了媽咪,而他失去的也會是兩個親人。

女人和小三。

哪一個都不能失去。

眨了眨眼,讓自己清醒些,江君越這才啟動了車子,“老婆,叫聲老公聽聽。”

“老公……”藍景伊軟濡濡的輕喚,心,更是軟濡濡的,許多事,已經不需要他再做解釋,她便已經明了了。

傾傾,永遠都是她的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