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桃花朵朵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2:01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優雅的轉身,頎長的身形被長廊的燈光拉長了影子,斜斜的灑在大理石地面上,“成阿姨,這個簡單,成哥多生幾個,兒子女兒就都有了。”

“江小子,你這是搪塞我。”成絮瀲快步走來,每一步都是虎虎生風,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年過五旬的女子,倒像是三十出頭的樣子,比成青揚都大不了多少。

“我怎麼敢搪塞成阿姨呢,况且那兩個廚師可是我好不容易請到的,要都被你給挖過來,我們家景伊的伙食誰來Cao心?”笑涔涔的開著玩笑,可也是真心話,若兩個都給了成青揚,他不幹,那可是萬里挑一找來的,沁沁壯壯的時候他沒盡到做父親的責任,這一個寶貝,他可是要下血本的,一定要從這小東西的身上把沁沁壯壯的也一併彌補回來。

“江小子,你兒子女兒都已經全了,還在乎那麼多做什麼?如今的這個,女兒兒子都一樣,你手上那兩個廚師,全都歸我了,明個就過來我這邊上班,你給多少薪水我給多少薪水,絕對不會虧待了他們的。”

瞧瞧,老人家當真了,這是報孫子孫女心切呢。

“這個,我得問問景伊,她說了算。”江君越往藍景伊身上一推,就沒打算同意了。

“什麼事要問我?”碰巧,那頭藍景伊和靳雪悉得了阮明的通知正往外走,把這句聽了個真切。

江君越輕笑的看向藍景伊,“成阿姨想要我給你請的兩個廚子呢,說是想要雪悉給成哥生個龍鳳胎,那可是我專門為你請來的,你同意嗎?你若不同意,為夫的鼎力支持你,絕對不能被威脅了。”江君越昂首挺胸,淡笑的等著她的答案,其實一開口他就能猜到藍景伊會給的結論了,若是這事攤在別的女人身上,她一定不大方,還會吃點小醋,可是靳雪悉身上就另當別論了,小女人是真把靳雪悉當閨蜜了,他知道。

果然,藍景伊笑了,“成阿姨若是想要就給成阿姨好了,我已經生過了龍鳳胎,這第三個,兒子女兒都會是心頭肉,不過,成阿姨要答應我一件事情,我才同意。”

“什麼事?丫頭,你說。”成絮瀲對藍景伊是有些喜歡的,能把江君越搞定,現在讓成青揚終於死了心,對於兒子現在的轉彎,她把功勞都歸在了藍景伊的頭上,不然,兒子是什麼德行,她比誰都清楚,那是你逼迫也沒用的,兒子是個軟硬都不吃的主兒。

“其實也沒什麼啦,就是請成阿姨一定要照顧好雪悉,她雖然從前沒家世,但從現在開始,我藍景伊就是她的家人,有我在就在她在,再有,成哥,你是不是該給雪悉一個正式的身份了,總不能她生的孩子跟沁沁壯壯一個待遇吧,一生下來就沒個身份,嗯,這事是得辦了。”藍景伊一付家長的樣子,一番話說下來,靳雪悉的臉更紅了,一直扯著她的袖子讓她少說幾名,可她一句也沒少說,想說的該說的全都說了。

成青揚淡淡笑開,“媽,日子你選你定你Cao辦吧,兒子只負責出人。”

呃,有這樣的甩手當家的嗎,成青揚還真是敢呀。

“不行,孩子可以先生了,可是這個婚,我老太婆還不同意,暫時也沒辦法接受。”

呃,這母子兩個,一個臉皮厚,一個臉皮更厚,說不給面子就不給面子,兩個人一人一句,靳雪悉的小臉便又由白轉紅,又從紅轉白,一瞬間變幻了無數中色彩。

她靜靜站在那裡,纖瘦的身形彷彿只要一陣風就能將她吹跑似的。

雖早知道靳雪悉和成青揚的結婚路難走,可還是在此刻替她憂著心,“成阿姨,若是這樣,那我直接帶雪悉去醫院做流產算了,嗯,我改變主意了。”她說著,還真就扯著靳雪悉往外走,那天是在新加坡是想成全他們,現在卻是想要給成青揚和成絮瀲壓力,總得讓事情往前走,不能越走越退步了。

“雪悉,站住。”可,兩女人才走了幾步,身後就傳來了成青揚的低喝。

藍景伊是不想停下來的,可是靳雪悉卻彷彿被成青揚那一句施了魔法一般,乖乖的就站在原地,靜靜的,不說話也不回應他一語。

“媽,你若是不想Cao辦,那兒子就親自Cao辦了,下個月的今天就大婚。”成青揚漫不經心般卻又彷彿早就選好了日子一般,隨口就做了這樣一個宣佈。

“青揚,你……”靳雪悉終於抬頭,為著他的决定而困惑,這好歹跟她商量一下,這突然間的告之,讓她這個當事人都覺得有些突兀了,結婚是那麼簡單的事情嗎?她雖然沒有經歷過,卻也知道這樣的宣佈只還有一個月的準備時間真的是太倉促了。

“總不能大著肚子舉行婚禮,我要你做個美美的新娘子。”不想,成青揚彷彿望穿了她的心似的,一句話就釋疑了她所有的疑惑。

要說不感動,那是假的,靳雪悉的眸子頓時潮了,“青揚,我……”只知道他不是特別的愛她,只知道他跟她一起其實更多了勉為其難的成份,卻不知,原來,他也可以為她著想很多很多。

“不行,青揚,你別忘了C城的那個案子。”成絮瀲冷聲封锁道。

“媽,水岸明珠的案子,便是我送給雪悉的大婚聘禮,這樣,總成了吧?”

“你……你難到真的不需要晚歌的相助?”成絮瀲到現在還是在想著夏晚歌,雖然那丫頭已經因為藍景伊的渲染不怎麼得她的心了,可是夏晚歌的家世和身份擺在那兒,那是靳雪悉所比不了的。

“媽,不需要,兒子已經過了而立之年,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好,這話是你說的,若是水岸明珠的案子你擺不平,那就不許娶她,這世上,能生孩子的女人不是只有她一個。”雖然想孫子,可,對於從她自己手上傳承下來的青幫,成絮瀲還是有著很深的感情的。

“好,我答應你。”

幾個字,卻是擲地有聲。

藍景伊不曉得水岸明珠是個什麼案子,不過就從那娘兩個的對話就可知道,應該不是一件小案子,不過,這都不關她的事,若是成青揚想娶靳雪悉,就會知難而進,而且,絕對要前進而不是後退,這是人家小倆口的事情,她能管的也到此為止了。

上了車,還是江君越開車,她懶怠的靠在椅背上,困了,折騰了一天,能不困嗎?

“景伊,青揚和雪悉他們……”到底,最先忍不住來打探消息的人還是江君越。

“你猜?”藍景伊回了他一個最美麗的笑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吻的級別?”以他對成青揚的瞭解,到這個級別已經算是限制級的了。

藍景伊搖頭,“再猜。”

“那就是到了五姑娘的級別?”這話,他問得邪邪的,帶著點小色的眼神。

“呃,你當雪悉妹妹是那樣輕薄的靚女嗎?她純潔著呢,還不如說到了嘴的那個級別呢,色傾,就不能有點品味嗎。”

“難不成,全體攻克了?”江君越根本不理會她的調侃,現在問到了關鍵的節點上,他很關注,若真攻克了,他是得好好的請成青揚吃一頓,烤全羊也沒關係,因為他從此就可以拿成青揚當真正的哥們了,再也不用擔心身心的‘不安全’了。

“嗯,攻克了,算你聰明猜對了。”藍景伊豎起大拇指為他點了個贊。

“爺想喝酒。”

“自己去。”瞧他也高興了,果然這於他來說是一個大好的消息,背著一個被爺們喜歡的包袱這麼多年,他也不樂意吧,好在,現在終於可以卸下了。

“一個人沒勁兒,你陪我,一會兒回去,爺喝酒,你喝白水,管够。”

“切,就沒長記Xing。”就想起昨晚在騷動了,他就非要哪壺不開提哪壺嗎?

沒眼色。

“來電話啦,來電話啦。”

藍牙又響了。

“接吧,是蔣瀚。”藍景伊下意識的瞟了一眼,可這一眼,不知怎麼的,她眼皮一跳,覺得蔣瀚這次打過來一定是沒好事情。

江君越隨手切斷藍牙,耳機塞在耳朵裏,也不管不顧她的感受,擺明是不想她聽見了,又或者他之前是讓蔣瀚調查什麼不好讓她知曉的事情了?不是讓蔣瀚休息了嗎?怎麼又半夜開工了?

“說。”

可藍景伊到底也不是好胡弄的,他才戴上耳機,她的小臉便凑了過去,緊貼著他的耳朵聽著。

“江總,尹小姐要見你。”

呃,前任桃花來了,藍景伊頭一移,當沒聽見的歸回了原位。

她的動作很快,聽到的也只有這一句。

江君越正一邊開車一邊接收著電話,一時沒注意到她是不是聽到了,不由得歪頭看她,見她表情正常,沒什麼其它的反應,便道:“不見。”

“……”那頭,又在說什麼了,不過這次藍景伊聽不到了,但耳朵裏全是他那句‘不見’,她心甚喜,汝子可教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