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0章原來是一個腹黑貨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1:43
A+ A- 關燈 聽書

入夏了,蛙聲悄悄。

藍景伊靠在江君越的懷裡,身上換上不久的小套裝與他的絞在一起,兩相纏繞,她聽著心口的狂跳,不知是她的還是他的,他的薄唇還印在她的唇上,癡纏著。

都說薄唇的男人最薄情,可他給她的卻絕對不是這樣。

她撿到寶了。

那一晚的騷動之行,她撿到到了他。

或者,也是陸文濤成全了她和他。

情在心裡,連吻都泛著了甜蜜。

徐久徐久,他才緩緩鬆開她的,看著她染著嫣紅的臉頰,輕聲的道:“小妖精,真想此時此刻要了你。”

“你兒子會學壞的。”她微嗔,不好意思的垂下了眼瞼,不敢看他,不管經歷了多少,她還是會下意識的羞囧。

“錯,是女兒,我現在又想要女兒了,沁沁一個還不够,都放在掌心裏寵著,嗯,女兒就是要用來寵的。”

“還是寵一個小三。”她故意的加重語氣,想想就覺得好笑,這小三還未出生,就被冠上了這樣一個名頭,等小東西出生後長大了,一定回頭找他兩個算帳。

“嗯,以後只許說女兒,不許說兒子了。”

藍景伊搖搖頭,“這個我可說了不算,你播的種,是你說了算,若不是女兒,那也是你的錯。”

“好好好,都是我的錯。”吻了吻她的額頭,“娘子,咱們可否起程了?”

聽他文謅謅的腔調,她大笑,“娘子准了,夫君請起駕。”

“遵命。”他拱手起身,煞有介事的拿了幾個姿勢,這才啟動了車子。

她靜靜坐在他身側,也許是又經歷了一場生死的緣故,故而,如今的她特別的珍視眼前。

回首前塵若夢,終是要醒來了。

郊區的拳館,上一次去距離現在有多久了呢?

好象是她抱著沁沁來的。

那時,還與江君越嘔著氣呢。

不對,不是嘔氣,而是因為他媽媽把爸爸推下了海而他不敢與自己交往正鬧著分手,想來,其實這世上也不是所有的事兒都是江君越所能掌控的,若他都能,他就是神不是人了。

下了車,清風徐來,凉爽襲人。

“藍姐姐……”微風裏,通往拳館的入口處靳雪悉正翹首站在那裡,一襲淡紫色的曳地長裙襯著她的身量高挑修長,這是藍景伊第一次看靳雪悉穿長裙,配著她的短髮雖然微微有些不搭,可是,卻也格外的彰顯了她原本骨子裡的嫵妹女人味,甚至於,一眼瞥過去時,靳雪悉身上原本刻意染上的江君越的意味已經找不到半點了,她變了。

這是打眼一瞧,藍景伊就迅速得出的結論。

喜歡靳雪悉這樣的變化,或者,這幾天的不見,在她身上發生了什麼翻天覆地的事情吧,也才改變了她身上的那股氣質和氛圍。

而且,不是刻意,只是不知不覺間的轉變。

“雪悉,什麼時候回國的?”她回來的急,賀之玲**了,不得不提前回來,以至於從新加坡回來之前都沒有告之靳雪悉。

“今早。”小臉泛起微紅,像是一朵怎麼也褪不去的羞澀之花,讓藍景伊不由得開始浮想聯翩了,捉過了靳雪悉的小手,她拉著她,“幾天不見,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快跟藍姐姐說說。”靳雪悉那小女兒的神情,藍景伊想要不往某方面想都不可能了。

“沒……沒什麼。”

這根本是欲語還休。

肯定是有什麼的。

邊說邊進了拳館,對這裡,靳雪悉倒是比藍景伊熟悉的很,“藍姐姐,你跟我來。”

那邊,江君越已經與成青揚碰上了頭,男人有男人間的話題,女人有女人間的話題,再者,藍景伊也知道江君越今晚來這裡見成青揚,絕對不是簡單敘敘舊的事情,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要與成青揚相商,而那些,也是她們女人所走不進去的世界。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相信他,一切便由他來安排掌控,她就做一個啥也不用Cao心的快樂孕婦好了。

一個小單間,不過看起來很女Xing化,超大的衣櫃,橢圓形的單人床,小巧的梳粧檯,古色古香的佈置,卻又讓人感覺到了那所佈置之人的用心,“你的房間?”

“嗯,我之前住這裡的時候都是住這間。”

“那現在呢?也住這裡?”藍景伊試探Xing的一問,眸光灼灼的落在靳雪悉的小臉上,帶著玩味,帶著審視。

靳雪悉垂著小腦袋,“藍姐姐,你不許取笑我啦。”

這一句,就把什麼都招了,到底是小女生,臉皮薄,拉著她的手坐下,藍景伊不会的道:“洞房了?”

“喂,藍姐姐你……”

“你臉上都招了,可不是我亂說呢,趕緊講講,什麼時候的事兒?”

“就那晚。”低聲三個字,靳雪悉的小臉已經紅透了。

“有沒有用上我幫你買的睡衣?”越問越激動,這可是好事,終於把成青揚和靳雪悉這一對送作堆了,讓藍景伊很有成就感。

這次,靳雪悉沒說話,而是點了點頭。

“我就說呢,是男人就沒有不好那個的,成哥也不例外呀,行,有你這樣的成就,以後,我也就放心了。”不然,每次成青揚看江君越的眼神她都覺得彆扭著,反正,很不喜歡。

“你就為這個支持我與他一起的?”靳雪悉小臉一繃,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眨動著,帶著點惱帶著點羞,藍景伊覺得自己若是男人,一準會喜歡這丫頭的,女人味太正。

“不是啦,是你喜歡他,我才支持你的。”怎麼也不能承認自己的私心,她一向都是高大上的,“快來說說那晚的情况,我怎麼聽著還像是做夢的感覺呢,姓成的終於轉變了人生觀,說說看,你是怎麼說服他的?”

靳雪悉一張臉更紅了,“都是你。”

藍景伊無辜,“怎麼都是我了?”

“是你說我懷了孕的,然後成阿姨就真的惦記上了,然後……”

“然後什麼?”

“我問他怎麼辦,他說儘快懷上就好了,於是……”

“哈哈……哈哈哈……”想不到成哥還是個腹黑貨,這話,太得我心了,“靳雪悉,你撿到寶了。”如她家傾傾一樣的寶貝。

兩個女人一臺戲,兩個人這邊就在小房間裏說著鬧著,好不歡快。

另一邊,江君越卻並沒有與成青揚敘話,而是在翻看監控視頻截取到的錄影。

很多很多。

越看他的眉頭越皺,“這次,又錯過了?”

一旁的成青揚點了點頭,“不是錯過,是那邊根本沒出手。”

“我以為是呢,想不到這次竟然是她……”

“你要怎麼處理?”成青揚的目光也落在荧幕中的女人身上,“這次,不是我誣陷她了,這些監控設備是你親自找人安裝的。”

是的,就是他親自找人安裝的,而且自己手上還有一個總開關,若非是安裝了這些,只怕,今天李福宇和尹晴柔的婚禮藍景伊一定出事了。

了然的點了點頭,“我知道了,這次,算你功勞一件,回頭請你吃飯。”

“行,帶上藍景伊。”

“嗯?”江君越困惑的轉頭看成青揚,有點不明白成青揚怎麼主動提起了藍景伊。

“哦,是雪悉喜歡與她一起聊天說話。”說到這裡,成青揚面上微囧,“時間不早了,要不要留在這裡休息一晚?”

“不了,得回家了。”一大攤子的事等著他處理,他以為今晚上終於可以逮到他從新加坡開始就下套要逮到的那個人了。

結果,那個要殺藍景伊的會說鳥語的殺手根本不是他要找的那個人所請的,更不是李靖所請,而是……

想到這個,他的眉峰便皺成了川字形。

“好,開我的露營車回去吧。”

“不必。”江君越起身,便往外面走去,才與成青揚在一起,不知怎麼的,他覺得成青揚身上有什麼變了,可是一向大咧咧的他也想不到成青揚是哪裡變了。

“阮明,去通知雪悉,讓她送江家後出來,我和君越去出口等她們。”

一聲君越,自自然然,可江君越居然沒聽出彆扭來,伸手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呵,連聲音都有變化了,成哥,這應該是好事吧?”

成青揚的身子微微一僵,也沒有避開江君越的手,只淡淡笑道:“你家後說雪悉懷孕了,是懷上了,所以……”

江君越才要說話,猛然間嗅到了空氣裏一股淡淡的幾不可聞的香水氣息。

藍景伊是不用那個的,至於靳雪悉,好象也不是個喜歡用化妝品的人,那麼,能在他和成青揚身後不受約束的出現,也就只有一個女人了。

成絮瀲。

他哥們的笑了,“成哥,我請了兩個大廚,最會做孕婦的膳食了,你想要兒子,就讓他做能生兒子的伙食,你想要女兒,就讓他做能生女兒的伙食,我保證你能心想事成,要兒子就有兒子,要女兒就有女兒。”江君越又哥倆好的獻寶著。

“那我要是既想要兒子又想要女兒呢?”突的,身後有人打破了他的話,不会的高調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