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半個影子都沒有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9:53
A+ A- 關燈 聽書

站在小公寓的門口,其實,她已經摸到了門縫下的那把鑰匙,鑰匙在,就證明他不在。

可,主人不在,她真的再也沒有悄悄進去的理由了。

從晚九點等到晚十一點多了,江君越連半個影子都沒有。

或者,他已經不住在這裡了?

藍景依不知道自己是第幾次看手機了,當聽到電梯那邊傳來的腳步聲的時候,她欣喜的轉過頭去,“小傾傾……”出口的刹那,她急忙的打住,手掩住了唇,一臉的歉意,她是真的叫習慣了,“對不起,江總,能不能利用你半個小時的時間,我想請你幫個忙。”

江君越一身黑色的休閒西裝,上衣口袋上別著一枚別致的胸針,襯著他格外的尊貴而優雅,現在的他怎麼看都與牛郎搭不上邊了,“什麼事?”他摸出鑰匙開了門,邁步進了小公寓。

藍景伊歪頭瞟進去,才亮起的客廳裏已經清爽一片,還好還好,那些衛生棉不在了,也讓她的局促略略减了一點點,“我幫你泡茶吧。”她小心翼翼的問道。

“嗯。”江君越隨手就脫了外套遞給了她。

藍景伊結舌,她是他的女傭嗎?他居然用得這麼順手,有一瞬間,她真想扔了手裡他的外套,可是想到自己有求於人,便只好忍氣香聲了,掛好了他的外套,再燒水泡茶,沙發上的男人卻是悠閒的很,專注的看著電視,視她如無物。

茶,送到了他的面前,藍景伊故意的低咳了一聲,可是,那男人還是看著電視,根本不看她。

“江……江總……”她輕聲喚了一句。

“嗯?”他這才有所反應的轉過頭看向了她,滿眼的疑問。

藍景伊抿了抿唇,深呼吸再深呼吸,說吧,一口氣說完了,省得以後麻煩,“你看這個,我想請你幫我打這場官司,我一定要離婚。”手中的法院傳票遞向了江君越。

“什麼?”他卻沒接,端起茶杯來愜意的抿了一口茶。

藍景伊舉在半空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是……是法院的傳票。”落寞的放下了手,藍景伊尷尬的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或者,她來錯了,她不該來找他,可是,她真的只是想要離婚。

怎麼就這麼的難呢?

“不想去?”

“嗯。”沒人願意去法院那樣的地方吧。

“行,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他說著時,悠閒的從茶几的抽屜裏抓出狗食來揚到正圍著她轉的小乖面前,那小東西立刻撒歡的吃了起來。

“你……你說。”心裡頭竄起一股子不好的預感,卻只能硬著頭皮去面對江君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要你做我的女人。”不高不低的男聲舒緩飄過耳際,彷彿才說出的不過是什麼閒話家常的無聊之語。

卻惹藍景伊心頭一顫,抬首看他時,卻怎麼也望不進那男人深邃的眼底……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樣,兩個人對坐著,他不言,她亦也不語。

但是,這一刻的藍景伊心頭掀起的卻是狂風驟浪,他要她做他的女人?

老婆?

顯然不可能。

他是總裁,她是二婚。

那是雲與泥的區別,他不會娶她,這是顯而易見的,而他也沒說要娶她。

情人?

似乎,應該是這個。

藍景伊抿了抿唇,眼底染上了一抹殤然,卻是淡淡笑開,“江君越,我答應你。”說著,她頓了一頓,聲音都有些沙啞了。

江君越嗑了支烟在手,手裡把玩著,明顯的,在藍景伊說出答應他的時候他原本幽深的瞳眸裏一瞬間就起了波瀾,明明是想要她答應的,可她真答應了,為什麼他的心底卻又泛起了微微的失落感呢?

“讓我答應你也成,不過,我有個條件。”藍景伊香咽了一口口水,帶著幾分認真幾分玩笑意味的說道。

“你說。”江君越徐徐的拿起打火機,打火,烟凑進了火,點燃,把他的臉瞬間籠罩在一抹似有似無的煙霧之中。

“我要做江氏的總裁,你只要答應了我就同意做你的女人。”藍景伊手絞著衣角一本正經的說道。

“切……”江君越不屑的撇了撇唇,“就憑你,休想。”

藍景伊長舒了一口氣,隨即站了起來,“喏,是你自己不答應的,那我走了喲。”彎身就抱起了小乖,頭也不回的走到小公寓門前,開門,離開,所有的動作沒有任何的遲滯,一氣呵成的完成。

直到藍景伊消失在門前,江君真才反應過來,他猛的站起身沖出去,“藍景伊,你耍我是不是?”怪不得看她之前的笑容有些詭異,原來,她是故意要那樣說的,她壓根就沒想要做他的女人。

可是,男歡女愛,各取所需,不好嗎?

那一次,她在他身下可是挺受用的。

藍景伊回頭沖著他做了一個調皮的鬼臉,隨即站進電梯,“叮”,電梯門關,她也走離了他的世界。

“藍景伊……”江君越嘶吼,多的是要貼上他的女人,就是排隊,他三個月都享用不完,她不願意,他還不要了呢,狠狠的踢了一下牆腳,卻頓時疼的呲起了牙,幸好,那臭女人滾了。

滾就滾吧,從此再也不要再見。

說不定,又是一個喜歡玩欲擒故縱把戲的女人。

站在電梯裏,藍景伊臉上的笑意已經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濃濃的殤然。

站在電梯裏,藍景伊臉上的笑意已經收起,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濃濃的殤然。

緊了緊懷裡的小乖,小東西柔軟的皮毛緊貼著她,其實,她並不孤單,她還有小乖。

“小乖,你會乖乖的一直陪著我,是不是?”

“汪汪……”回應她的是小乖的一聲低叫。

“可是,以後你不許再跟著姓江的人走了,聽見沒有?”

這次,小乖只是看著她,居然沒有再叫了,這讓藍景伊很不安心,一出了電梯,立碼就拿起了手機撥給了江君越。

在看到手機上顯示的號碼時,江君越倏的就接了起來,以為藍景伊反悔了又要同意做他的女人了呢,可是,女人開口只說了一句話就掛斷了,“欠你的錢我會還你,但請你以後不要隨便偷走小乖,它是我的。”

“哢”,她掛了。

手裡的烟狠狠的掐熄在烟灰缸裏,再一推,漂亮的玻璃烟灰缸苦命的滑落在地,然後碎成了片片。

……

手裡的離婚協議不知道被藍景伊翻看了多少遍了,看了又看,她實在找不到任何的破綻,算了,睡吧,真到了法庭上順其自然就好了,大不了她就起訴離婚,玩吧,就陪著陸文濤玩到底,她現在,真的是閒人一個,閑得發慌了。

藍景伊沉沉的睡去,再也不想被離婚的事給困擾了,只為,為了陸文濤那男人不值得。

……

“江總,你找我?”蔣翰推開江君越辦公室的門迷惑的問道,江君越一般的時候都是在電話裏給他安排工作任務的,很少有讓他來辦公室的,叫上他,那就說明這一次的事兒一定是有些棘手。

“嗯,藍景伊這幾天有沒有四處奔波天天離開量販店什麼的?”

“沒。”蔣翰眨了眨眼,電話裏都跟江君越說了呀,他叫自己來不會只為了問這個吧。

“真的沒有?”江君越很不相信的問道。

“嗯,沒有。”很篤定的回答,對於江君越的質疑蔣翰很內傷,“江總,我做事,你放心,我連她打了幾通電話都知道。”

“說說,都打給了誰?”江君越卻是放下了手中的筆,很認真的問了過來。

“法院。”

“還有呢?”

“沒了。”

江君越的手指迅速的在桌上彈了一遍鋼琴指,然後淡淡的道:“那你出去吧。”

蔣翰的眼睛都瞪得大了,江君越叫他來,就為了讓他重複這些他早就問過的問題?

江君越的目光落在了辦公桌上的檯曆上,明天,就是法院傳喚藍景伊去法院的日子了。

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江君越不淡定了。

請了假,從量販店趕去法院,小案子,再加上涉及**,所以,並沒有對外公審。

藍景伊踏進法院的大門時,脚不由得有些發軟,這樣的場合,這樣的地方,她是真的第一次來。

她不知道陸文濤為什麼一定不肯跟她離婚,他不愛她,那又何必要維繫一場沒有愛的婚姻呢?

她真的不懂他。

長長的走廊裏,兩個人不期而遇。

“為什麼?”她輕聲的問,走到這一步,他不覺得難堪,她卻真的覺得難堪了。

“呵呵,你說呢?”回應她的卻不是陸文濤,而是,一記有些陌生的女聲,那聲音讓藍景伊偏過頭去,這才發現陸文濤的身邊多了一個婦人。

“你是……”她一下子怔住,只為,這婦人與陸文濤長得太過相象了,還為,陸文濤一直對她說他是孤兒,孤兒所代表的意思就是無父無母,可是,陸文濤很象這婦人。

“我媽媽。”沒有任何解釋的淡淡的應了一聲,陸文濤的手輕輕攬過了陸小棋的肩,低聲道:“媽,這邊椅子上坐一會兒,放心,這婚我是絕對不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