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乖,別亂動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1:13
A+ A- 關燈 聽書

房裏房外。

只兩步的距離。

卻,差點就在這小小的空間裏沒了一條命。

不。

是兩條命。

終於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

終於看到了旁的人。

蔣瀚。

簡非離。

飯店的服務員。

警詧。

到處都是警詧。

她和江君越出來,身後的房間就被警詧佔用了。

“江總,你沒事吧?”蔣瀚狗腿的上下的掃視著江君越,他身上血太多,可是抱著藍景伊的姿勢還有步伐卻很穩健,讓他一時也弄不清楚總裁到底怎麼樣了。

“去醫院。”他不說有事,也不說沒事,可這三個字卻很容易讓人浮想聯翩。

“哪裡傷了?快放我下去。”她說著,就掙扎著要下地,她好端端的,懷孕又不是病是喜事,根本不需要他抱著,她有手有脚完全可以自理,人也已經從剛剛的驚嚇過度恢復如常了。

“別動,疼。”

“哪裡疼?”她緊張的問他,掙不開他,急著呢。

“胳膊疼。”不想,他越過眾人,旁若無人的走進電梯時,脫口而出的竟然就只這三個字。

藍景伊的大腦先是當機了三秒鐘,隨即反應了過來,又是一口咬在他的胳膊上,“怎麼不咬死你,壞死了,沒受傷還嚇我。”胳膊是她咬的,只那一處疼不就證明他身上其它位置根本就沒受傷嗎。

“我若真死了,第一個心疼的人就是你,乖,別亂動。”身後,呼啦啦的跟進來一堆的人,蔣瀚,簡非離,還有她不認識的人,反正,都進來了。

也是這時候,她才感受到他腿間有什麼正抵著她的身體。

她哪裡還敢再動了。

藍景伊真囧了,被他當眾這樣抱著,很不自在,可偏偏,他不許她掙開,她就真的掙不開他。

這人若固執起來,幾頭牛也拉不動。

可她心底裏還有許多個疑問呢。

死了多少人?

尹晴柔和李福宇怎麼樣了?

還有李福宇兒子請來的那些打手,都被抓了嗎?

“江總,去XX醫院嗎?”蔣瀚就在她的疑惑中又開口了。

“不是,去婦產醫院。”

原來,他是要送她去婦產醫院檢查身體,小手扯了扯他的衣角,“我真沒事。”

“沒事也要檢查檢查,爺有錢,就想任Xing,怎麼了?”

她無言,他這是太任Xing了。

“她,怎麼樣了?”

“在XX醫院。”也就是蔣瀚才說的要去的那家醫院,原來蔣瀚以為他才說的要去醫院是想去看尹晴柔呢。

結果,他真正的目的是要陪她看婦產醫生再順道檢查一下。

他是心虛吧,心虛出事的時候他守著的是尹晴柔而不是她。

“輕傷,死不了。”他又補了一句。

“那李總……”

“虎毒不食子,他兒子也沒想他死,他前任老婆也沒想他死,不過,恐怕要殘了。”

“叮”,電梯停了,藍景伊順著他出去的脚步一掙,這一次,他終於鬆開她了,她先落地穩穩站住,再看向一樓的大廳。

一片狼藉。

整個大廳都被警詧封鎖了。

到處都是警詧。

還有,一些一動不動的人靜靜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那些人,死了嗎?

只要想到這個可能,她便全身發抖,若是剛剛江君越再晚來一步,她也要與這些人去同一個地方了。

“別怕,沒事了。”他輕聲哄她,目光悠悠的掃過大廳,“李靖已經伏法了,不過……”

“不過什麼?”聽他頓住,她好奇的問他,似乎,他話中有話,還有貓膩。

“或者,我寧願什麼也不知道。”江君越說完這句就沉默了,一張染了血的俊臉上是她讀不懂的諱莫如深。

算了,他都不想知道的事情她也不要知道的好。

有時候,真的是不知道比知道了要幸福要快樂。

不知便不會鬱結。

這是永遠的真理。

“江總,請問李總與新娘子怎麼樣了?”

“現場情况如何?貴夫人無恙吧?”

“聽說是李總的公子出的手,是真的嗎?”

“江總,尹小姐是你的初戀,聽說她出事的時候是你一直在身邊護著的才保了她一命,是真的嗎?”

“江家後,你先生捨命護尹小姐,請問你有何感想?”才一出了酒店大堂,數不清的記者就蜂擁而來。

藍景伊討厭這些問題。

尤其是問她有何感想的那個記者,那分明是往她的傷口上撒鹽呢,這樣的記者最討厭了。

她停下脚步,冷冷睨了那人一眼,便抬步往前走去。

“蔣瀚,問問是哪一家的,明天開始停業整頓好了。”

“江先生,不要,不要呀。”

那記者離著江君越和藍景伊最近,自然是聽得清清楚楚,也是這個時候才反應過來他觸到江君越的鱗角了。

其它的問題江君越可能不太在意也覺得在情理之中,但是他問的問題卻是傷害到了藍景伊。

只是這時再想收回也晚了。

沒人理會他。

江君越護著藍景伊很快就上了自己的車。

警詧開道,卻還是用了好半天才駛離身後的大酒店。

來和時候這裡喜字高懸一片喜慶,走的時候這裡也是紅色的海洋,卻是人的鮮血。

上了車,聽著車上的電臺新聞,她才知道,這一場婚禮的鬧場以死了十一人,傷二十八人收場。

十一條人命,還幾乎都是T市上層社會的人士,李靖這輩子完了。

李福宇還會娶尹晴柔嗎?

一個給他帶來殘疾帶來兒子憎恨的女人,帶給他的只有晦氣,除此,什麼也沒有了。

要玩女人,不止是她,別人也都可以。

蔣瀚專注的開著車,藍景伊只顧著聽電臺直播,直到車停了她才發現,江君越還真是帶她來了T市最著名的婦產醫院。

她有許多話想問他,發生事件的時候他到底在想什麼,他心心念念的是不是尹晴柔?

可她的問題全都被帶進了婦產醫院,他陪在她身邊,強制的要求她檢查一項又一項,有些項目根本不需要的,可他非逼著著她檢查。

有點無理取鬧的孩子氣。

卻也全是霸道。

霸道的讓她無從拒絕。

到底還是配合著檢查了。

就只抽血就被抽了七八只塑膠管子,看得她的頭都暈了。

好在,檢查不需要她排隊,只需她乖乖配合就好了。

報告單也不用等,醫院說好了會打電話通知他們。

出了醫院,江君越已經一身光鮮,原來趁著她檢查的空檔,他找了個地洗了個澡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不然,一身是血的走到哪裡都太惹人眼球了,他自己不覺得恐怖,別人看著恐怖。

江君越開車,蔣瀚已經不見了。

“傾傾,去哪兒?”看著車開的方向,並不是別墅的方向,她有些懵。

“雪悉回來了,去看看她。”

就這樣?

她才不信。

他一定是找成青揚有什麼事情。

或者,就與剛剛飯店裏發生的一切有關。

可是江君越不說,她知道她問了也沒用。

車裏靜了下來,由頭至尾,他都沒有解釋,他為什麼會守護尹晴柔而把她推給簡非離。

她突的有些惱了。

“江傾傾,你還忘不了她是不是?就是捨不得她是不是?”昨晚的,今天的,新怨舊怒,一起算好了,她也不是好欺負的。

“景伊,別鬧。”正轉著方向盤的手突的騰出了一隻,然後,擁著她歪靠在他的身上,“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樣,爺不說,只是不想把這世上最醜陋的一面曝光在你面前,你懂嗎?”

他的聲音低沉好聽,宛若大提琴般悅耳,她懵懵的抬首看他,為著他誠摯的語調所感動,他就這樣一句話,她所有的惱所有的怨所有的怒,便悄無聲息的在心底裏消失殆盡。

就那麼義無反顧的相信他。

除了相信他還是相信他。

他的傾傾,做事情必有他的道理。

單手開車,他今天沒傷到,可是之前為救她而傷的那條腿卻還沒有好徹底,心疼的看著他的那條腿,“你就不怕嗎?”救她的時候不怕,救尹晴柔的時候也不怕嗎?

“怕。”他忽而,輕聲一語。

“呵呵,原來你也不會怕。”

“是,我怕你真的出了事,怕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見到你,還有,捨不得咱們的孩子,真想沁沁和壯壯呀。”

聽他略略感傷的話,她的心一陣悸痛,“一會我見了雪悉,你跟成哥的事也忙完了,咱就回吧。”她也想孩子們了,人就是這樣,每一次經歷過生死之後,就特別的珍惜從此與親人的相處。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他輕輕笑,一邊開車一低頭在她額上印了一吻,“傻丫越來越善解人意了,爺越來越放不開你了,怎麼辦?”

“扯證唄。”她就笑,手搖著他的胳膊,“沁沁和壯壯要爹地媽媽扯證呢。”

她誇張的表情讓他大笑,“好啦好啦,明個就去扯,這樣總行了吧?”

“戶口名簿還沒補辦呢。”她皺眉,哀傷狀的提醒他。

“是你和晴姨的動作慢了,嗯,明天就讓蔣瀚送你們去補辦了,到時,咱登記後直接把戶口也弄利索了,這樣以後小三來的時候,就是一家准五口了。”

“蝦米小三?”她瞪著眼睛看他,又想咬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