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生死之間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0:58
A+ A- 關燈 聽書

“好,你保重。”面對她的懇求,簡非離似乎是下了極大的决心終於决定了,轉身,他朝門外走去,他不怕死,他只是不放心她。

藍景伊靜靜站在原地望著簡非離離去的背影,手捂著小腹,輕聲的道:“傾傾,你要給我好好的,否則,做鬼我和孩子也不會放過你。”

簡非離走了。

門輕輕闔上的那一瞬間,她的世界裏就只剩下了她自己。

一種孤單的感覺撲天蓋地的襲上心頭,江君越不在身邊,她的心就怎麼也不踏實。

回想著她挽著他的手臂踏入飯店後的每一個細節,似乎從那時候開始,一切就有些不對了。

從來都是比她還會醋的他居然會破天荒的把她推給簡非離,難道是那時他就覺察到了會有危險發生?他怕無法護著她才把她交給簡非離的?

現在回想,只有這一個原因了。

藍景伊反鎖好了房門,再檢查了一遍窗戶,然後把手機調成了靜音,最後,她真的鑽進了床底下,身子蜷縮在角落裏,即便沒有人進來,可只要腦海裏一閃過她看到的那些鮮血淋漓的畫面,她的身子就禁不住的瑟瑟發抖。

說不怕是假的,她是凡人俗胎,她怕,更怕護不了自己腹中的胎兒,這孩子,似乎從一懷上開始到現在,總是會經歷各種的磨難,好在前幾次都化險為夷,希望這一次小東西也會為她帶來好運,他們,會相安無事。

一手撫著小腹,一手緊攥著手機,也時刻盯著手機荧幕,只想收到來自江君越的訊息,什麼都好,只要他有發來訊息,就證明他還是活著的,這個時候,活著比什麼都來得實在。

十三樓,緊閉的房門,她聽不到樓下的尖叫和嘈雜,四周只靜靜的,可是這靜卻帶給她窒息的感覺,勒著脖子生生的疼。

時間,分分秒秒都是難耐都是煎熬,她很擔心他。

此時的她只擔心他是不是還安好,甚至沒有力氣去怨他為了尹晴柔而不顧自己的死活了。

手機荧幕輕輕亮著,她才看過,已經過去十幾分鐘了。

這十幾分鐘在平常的日子裏很短,可剛剛於她來說卻像是一年十年那樣的漫長。

結束了嗎?

心跳加快的等著手機亮起,耳中卻傳了低低門開的聲音,那“哢嗒”一聲響,彷彿敲在她的心口,讓她驟然一慌,急忙拿手蓋在了手機荧幕上,以免手機上反射出來的光線被那個才打開她房門的人發現。

是誰?

是歹徒還是江君越或者是警方的人?

在不能確定之前,她什麼也不能做,就只能乖乖的藏在床下傾聽外面的動靜。

沒有人說話。

只有一個人脚步極輕的在房間裏快速走過。

若是簡非離,他進來就會叫她的名字,因為他知道她在這裡。

若是江君越,他既是脫離了危險就證明歹徒已經被他解决了,那他找她自會大聲喊她。

可是這人,他悄無聲息,若不是她屏著息的全神貫注於房間裏的動靜,她幾乎聽不到他的腳步聲。

很輕很輕。

他走來了,就朝著床前走來,有鞋尖在黑暗中模糊的落入眼中,藍景伊覺得自己的心要跳出嗓子眼了。

太緊張了。

她幾乎沒了呼吸。

她也不敢呼吸了。

一口氣生生的憋著,只盼這人快些離開床前。

呼吸。

呼吸。

除了要呼吸還是要呼吸。

可她不敢。

一張小臉憋得慘白。

只能强行逼迫自己去想一些與此刻無關的事情,她是在演一場大片吧,這其實挺刺激的,就這樣的胡亂想著,才能讓她多忍一點時間。

‘鞋尖’終於移動了,那人終於走了。

藍景伊這才長舒了一口氣。

她覺得自己是無聲的,可,黑暗裏卻傳來了一記低低的男聲,“who?”

是英文。

很道地的英文。

對方是個外國人,他說英文。

完了。

藍景伊想要從床的另一邊先出去,至少不能讓這個外國人發現她的行踪,想到便做,她儘量不發出聲響的往那邊移動。

腳步聲又來了,這一次,那人沒作絲毫掩飾,大步的走來了。

當她從床底下窄的只够一個人平躺著才能出來的寬度裏移出身形時,一束手電筒强光便照在了床底下。

不知道有沒有照到自己,藍景伊起身就往一旁的浴室沖去,她早就習慣了這黑暗,兩步就沖進了浴室,倏的關上了門,反鎖。

所有的動作是前所未有的俐落前所未有的乾淨前所未有的快速。

“出來。”還是英文,帶著惱怒,大底是惱怒發現她發現晚了,而她這會還在逃的緣故吧。

她出去就是找死,這人,就是沖著她來的,她一出去,他就會一槍斃了她的命。

腳步聲又起,眨眼間浴室外就多了一道黑影。

藍景伊藏在角落裏,真想這樣的一刻就如那一晚她發現江君越的影子時,還是江君越該有多好?

可她知道自己是自欺欺人,門外的那黑影這次絕對不是江君越。

“嘭”,門被一脚踹開了,這樣的門於一個殺手級別的人來說,根本就不算事兒。

一束手電筒的强光直直掃在了她的臉上,然後,定格,不動。

對方的臉上戴著超人的面具,讓她看不他的長相,只知他身材高大,骨骼粗獷,典型歐洲男人的身材。

“果然在這兒……”隨著一聲小聲的嘟囔,那人的手電筒關掉了,就在她刹那間不適應了這沒了光線的黑暗時,扣動扳機的“哢嗒”聲響了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現在,那男人只要輕輕勾勾手指,她的小命就休矣了。

藍景伊閉上了眼睛,手落在小腹上,她終還是不能保住自己的孩子嗎?

她不害怕,也沒有時間去害怕,只是在可惜這才與自己相處了兩個月的胎兒,她甚至還來不及看看他的小模樣,親親他的小臉,就要與他一起消逝在這個世界了。

“嘭”,極低的一聲悶響,是消音**。

藍景伊的手還在小腹上,她要死了吧,一定是的。

軟軟的還靠在角落裏,她在等待生命的終結,卻也是在拼命的回想著自己與江君越從騷動開始相識到相知再到如今的點點滴滴,再有就是沁沁和壯壯,還有媽媽,還有,沒來得及找到的爸爸……

就是這麼一瞬間,她心思百轉,似乎所有的該想到的不該想到的,她全都想到了。

人生誰無死。

不過是或早或晚罷了。

只是遺憾的是她現在還不知江君越是死是活,真想她和他都還活著,然後,她狠狠的訓他一頓,最好讓他跪搓衣板,他太壞了,在危險來臨的時候去救的居然不是她而是尹晴柔。

他心裡,尹晴柔的份量不比她少呢。

壞銀。

她恨死他了。

胡思亂想著,腦子裏亂的很,可是突然間,她想到了一個問題,人死之前總會有些痛覺吧,為什麼她從頭至尾都沒有感覺到疼痛?

試著緩緩的睜開眼睛,四周一片昏暗,一股血腥味就在鼻間,她還來不及反應剛剛都發生了什麼,身子驟然一緊,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熟悉的,讓她一下子懵了的懷抱。

她沒死嗎?

還是她與江君越一起去見閻王了?

所以,他們又可以團聚在一起了?

那她是不是得質疑一下他去救尹晴柔卻不管自己死活的事了?

“傾傾……”出口的二字,回蕩的窄窄的空間裏,帶著抖顫,帶著喑啞。

“我在。”摟著自己的手越來越緊,讓她居然就有了痛感。

“痛,你輕點。”他幹嗎?他這是在向她懺悔自己在緊要關頭護著的那個是尹晴柔而不是她嗎?

“景伊,對不起。”他低低而語,聲音也是抖得不行,比她的還抖。

“你知道對不起我就好。”咬牙切齒的說著,她身子麻了,想換個姿勢,可是這一動,指尖便觸到了粘膩膩的液體。

是血。

“我知道,我知道。”

“傾傾,你這道歉一點誠意都沒有,休想我原諒你。”若是與他能死在一處,她也值了。

這樣,以後就可以每天拿他出出氣解些煩悶,不然,死了後的世界一定很無聊吧。

“好,你要怎麼樣都行。”身子,突的被打橫抱起,然後,抱著她的人就大步往外走去,走過兩步後狠狠的在什麼上面踢了一脚。

藍景伊已經徹底的睜開了眼睛。

忽而,刺目的光線把一切盡收眼底。

她還在那個飯店的房間裏,歪頭看過去,洗手間的站口一個高大的男人倒在血泊中,腦袋上胸口上各插著兩把匕首,兩招致命,招招都狠。

“我沒死?”她狠狠咬著唇,抬眼看向抱著她的男人。

是江君越。

他化成灰她也知道他是江君越。

“傻丫,活著呢,不過,若爺再晚來一步,也說不定。”

這是什麼話,他是真想她死嗎?

她頭一起,便狠狠的咬在了他的手臂上,“傾傾,你壞。”

壞死了。

害她才剛剛幻聽的以為自己真去見閻羅王了。

咬死他好了,免得他時時吸著旁的女人的睛,還那麼壞的撇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