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真不要臉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0:08
A+ A- 關燈 聽書

一杯水盡,江君越優雅的放下水杯,“你的酒喝了,我的水飲了,老婆,是不是該回家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揮開他落在她肩膀上的手,“不用你管。”

“生氣了?”他小小聲的問,拉低姿態的樣子讓她先是有些心軟,可隨即就告誡自己不能被他的神情所蒙蔽,若不是她突然間醒了,她都不知道他與尹晴柔約會了呢。

“沒。”白了他一眼,便不再看他,她就是使小Xing了,心情不好,就要發洩,不然,容易憋出病的,她是孕婦,她最大,這樣想了的時候,雖然覺得拿孕婦來壓他有些沒道理,可是她心情煩躁呀,總要找個出氣的點。

“真不走?”

“不走。”

“行,那我先走了,稍後我讓蔣瀚來接你。”

“你……”他說著說著,還真就起身走了,一點也不顧忌她的感受。

藍景伊看著他的背影,恨恨的咬唇,雖然她輕喚了一聲,可是江君越到底還是旁若無人般的走了。

藍景伊開始喝白水,一杯接一杯的喝,天要亮了,騷動的客人陸續的走了。

大廳裏已經從之前的熱鬧開始轉變為蕭條,她靜靜坐著,腦子裏亂得很,她是孕婦,他就不會讓著點她嗎?

還說什麼她這一次懷胎,他會從頭至尾的陪著她走過每一天。

屁話。

騙人的。

哄著她玩的。

可水喝多了也不是好事,喝多了就上洗手間,她一次次的折騰著,天色已經大亮了。

騷動要歇業了,她這才慢香香的起身走出了騷動大門。

刺眼的陽光讓她遮了遮臉,頭有些痛,連著兩天沒睡好覺了,她很不舒服,整個身體彷彿不是自己了的一樣,酸酸疼疼的。

“家後,車在這邊,我送你過去。”卻不想,蔣瀚還真來接她了,應該是等在外面等很久了,臉色不是很好,似乎是昨晚也沒睡好的緣故。

“我自己回去。”她有手有脚,離了他江君越她一樣活,沒開車過來她可以打車的。

“家後,江總說讓送你去美苑。”

“不去。”不就是尹晴柔要結婚嗎,他自己半夜三更與尹晴柔去約會也就罷了,大婚的日子還要她鄭重的去美苑設計一個妝容去迎合尹晴柔嗎?

她可沒這個閒心。

她累了,江君越怎麼就不替她著想一回。

“禮服都拿去美苑了,家後回去也換不上。”

所以,她除了去美苑就只有另外一個選擇了,那就是今天不必去參加尹晴柔的婚禮了。

有一瞬間,她還真的不想去了,可是下一秒鐘,藍景伊又否决了自己的意氣用事,憑什麼不去呢,不去就是放縱江君越和尹晴柔在婚禮上眉來眼去了。

真不要臉,要結婚了還勾搭江君越,一想起江君越手腕上的那一排牙印,她就惱。

若他不許,以他的身手和本事,尹晴柔是想咬就能咬到他的嗎?

不可能。

去,幹嗎不去,不去是傻子。

不去就代表她自認敗給尹晴柔了。

徑直的走向江君越派來的座駕,一輛全新的女款保時捷,“誰的車?”

“江總送給家後的。”

“理由?”她困惑,他這還是脚踏兩條船,高明著呢。

“這個……這個江總沒說。”

管他呢,他送了,她就坐,不坐白不坐,藍景伊坐的是後排的位置,她如今懷了身孕,坐後排比較安全。

尹晴柔的請柬上寫得婚禮是在傍晚六點零八分舉行,所以,她的時間也不是很趕,一切都來得及。

蔣瀚開車,很穩。

可,車子第一次停下來時,卻不是美苑,而是美食城。

“家後,吃了早餐再去吧,不急。”

藍景伊想想,這應該也是江君越安排的,是呀,她自己餓著了沒關係,可不能餓著了小寶寶。

美食城的早餐不錯,種類繁多,想什麼有什麼。

一個人慢慢的吃著,時間真的來得及。

吃好了出來,已經是近中午了,她這早餐和午餐其實是合併在一起了。

又上了車,心情已經較之之前從騷動出來時好了很多,果然時間是改變心情的最好的良藥。

紅色保時捷停在了美苑前的地上停車場,說實話,她這車委實很給她爭面子,這世上的人就是這樣,最會趨炎附勢,一看到她的車,便有迎賓面帶笑容的迎了上來,“這位太太有預訂位置嗎?”

“我們有訂了位置的,八號設計師。”

“哦,原來是江家後,快請進。”

呃,江君越留的是江家後的稱謂而不是她藍景伊的名?

他還真敢。

還沒真娶了她呢。

美女設計師。

果然不是男的。

有的時候,江君越比她還醋罎子,連個設計師也要選女的。

“江家後的禮服很美,棗紅色的最襯你的皮膚了,果然皮膚白是女人最大的資本,江先生說了,盤頭適合你,就做一個古典的中式盤頭如何?”

藍景伊翻了個白眼,江君越連她的髮型都給她安排好了,還需要問她做什麼嗎?

根本不用。

直接睡覺好了。

“你隨意,我困了,剛好眯一會兒,只要我醒過來不要把我變成醜八怪就好。”說著,藍景伊打了一個哈欠,還真的閉上眼睛準備睡了。

“好的,江家後儘管放心。”

她很放心,這美苑的消費可是屬於五星級別的,只有闊家後才有資本進來消費,况且她也不是一個人,蔣瀚還跟著呢,江君越要面子,怕她太醜偕她一起出席給他丟臉吧。

不想了,啥都交給設計師就好了。

於是,幾個小時的妝容設計,設計師忙活著,藍景伊就一直靠著椅背假寐著,忽而醒忽而睡,睡睡醒醒間都沒看鏡子一眼,她懶,都說孕婦會犯懶,她現在是自己體驗到了,抬抬眼皮都不樂意,真困。

好在,設計師是個很有眼色的,只坐了一會兒就把她放倒在躺椅上,然後,她忙她的,她睡她的。

“江家後,好了。”她睡得正香,可一個翻身就被設計師給抓住了時機,提醒她可以起來了。

“幾點了?”

“下午三點四十多了。”

“哦,那我該走了,謝謝。”藍景伊站起來,隨意的往鏡子裏一看,哇塞,這髮型這妝容,果然是名設計師,手法高超,禮服還沒穿上呢,可她整個人與她初初進來時仿若是兩個人似的,變化太大了,妝不豔而嬌,發而雜而妹,“不錯。”

“江家後喜歡就好。”

“喜歡,下次一定再光臨。”看著自己的妝容,藍景伊頓時心情大好,她覺得尹晴柔今個即便是新娘子,她也能把那勾搭她男人的小狐狸精給比下去。

這樣,就足够了。

“來,我幫江家後換上禮服,小心別弄散了髮髻。”

藍景伊乖乖的站著,由著設計師為她換上禮服,這禮服還是上次江君越帶她一起去買的呢,當時一共買了三套,這套正是準備尹晴柔的婚禮上穿的。

不得不說江君越的眼光很獨到,穿在她身上再配上這髮型這妝容,簡直可以用完美來形容。

美。

“江家後身材真好,不胖不瘦,皮膚又好,真是個美人胚子。”設計師羡慕的掃視著藍景伊,藍景伊有的是那種不需要豔妝就可以體現她的美的天生麗質。

藍景伊的手下意識的就落在了小腹上,這凸了,不過才兩個月,還不是特別明顯,禮服也顯不出來,一切,都剛剛好。

是女人就都愛聽讚美吧,她也不能免俗,心情就因著設計師的話而好了起來,“謝謝你,手真巧。”

“不謝,應該的,再有這些都是江先生的主意,幸好江先生是江氏的總裁,不然,真怕他搶了我的生意呢。”

藍景伊就笑,幸好江君越不在,不然她真的會以為這女設計師是在拍江君越的馬屁。

出了美苑,保時捷便駛向了尹晴柔的婚禮現場。

五星級的大酒店,可見李福宇對他二婚的這個新娘子有多重視了。

應該是能給尹晴柔的都給了吧。

可尹晴柔昨晚還不是一樣的勾搭了江君越。

夜黑風高,拉了燈,兩個人著實是獨處了有那麼一段時間呢。

若是她把昨晚的消息告訴了李福宇的原配夫人,不知又會刮起怎麼樣的一股風暴?

還好她是個低調的,不想太惹人注目,不想到處去宣揚那些亂七八糟的,否則,早就把尹晴柔見報把江君越那張妖孽臉給打上馬賽克曬一曬了。

已經要到了上下班的高峰期,路上的車不少,可也還算暢通,保時捷抵達大酒店的時候,時間剛剛好,六點整。

“家後,請下車。”蔣瀚先下了車,再恭敬的為她打開了車門。

藍景伊皺眉,這個活應該是歸江君越的吧,可他讓她來了,卻不過來迎她,真真是討厭。

“大家後的傷情反復了,一大早江總就去了醫院,可能還沒有趕到,家後再等等,應該就到了。”蔣瀚低頭看看時間,掃視著飯店前的車輛入口處。

藍景伊眉毛一挑,這才想起早上江君越離開騷動前是看了一眼手機的,而他的手機也響過,那可能是醫院裏發給他的簡訊,怪不得他當時走得那麼快那麼不留餘地呢,原來是趕著去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