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不是灰姑娘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9:54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懶懶的一個翻身,身子便倒在了之前江君越躺過的地方,輕嗅著他殘留的男Xing氣息,就直覺腦子裏有一股熱血在奔放的流淌著。

想要去找他。

可是理由呢?

她和他連結婚證都沒有,她拿什麼來約束他?

想著想著,她覺得自己沒有去找他的立場。

可,她又很想知道他與尹晴柔見了面在幹嗎?

喝茶聊天?

孤男寡女,夜黑風高,這個,絕對沒可能。

他今晚沒要她,那麼……

這一刻的藍景伊想像力達到了登峰造極的程度,不是她要小心眼,實在是他這個時間點出去,然後地點和人物又都是那麼的敏感,讓人想要不懷疑都不可能。

半個小時過去了,他已經進了小公寓了,只不知進的是他的還是尹晴柔的。

藍景伊躺不住了。

索Xing披衣起床,房間裏踱來踱去,最終還是忍不住的乾脆換了外套,頂著夜色,悄悄潜出了別墅,她沒開車,也沒有驚動任何人,警衛以為她睡了,便也安心休息了。

打了的士,直奔小公寓。

這樣的夜,大馬路好象是專為她修建的一樣,半天才有一輛車駛過,的士想要多快便多快。

二十幾分鐘後,藍景伊抵達了小公寓,剛好之前接電話的那個警衛還在值班,看到她便熱情的打著招呼,“藍小姐送手機過來了?”

她笑笑,輕輕點頭,心底卻酸著呢。

她能說她是來捉那啥Jian的嗎?

想不到她藍景伊也有這樣的一天。

太悲催了。

明天那場婚禮的現場黑眼圈的不一定是尹晴柔了,一定是她。

藍景伊到了樓下。

雖然知道自己瘋了。

可她就是來了。

不愛,就不必來,也不會醋。

可現在,她醋了。

委屈的在心裡承認自己醋了。

她卻無法把那醋意抹去。

有時候,人便是心不由已,她管不住她自己的心了。

一間。

兩間。

兩間小公寓的燈都亮了。

那他和尹晴柔現在又在哪一間呢?

懵懵的仰首看著那個方向,她覺得自己很無聊,折了一根草絞了又絞,絞得鼻息間一陣草的氣息。

可那兩間小公寓的燈還是都亮著。

忽而,江君越的那一間黑了下來。

藍景伊屏著呼吸,繼續看過去。

尹晴柔的那一間,燈卻是亮著的。

又是幾分鐘過去了,尹晴柔的那一間的燈也滅了。

江君越沒有下來。

兩間都黑了,他們還能幹點什麼呢?

藍景伊轉身,頭也不回的出了小公寓,沒打的士,就是漫無目的的走在人行橫道上。

來時的車程要二十幾分鐘,若用步量,不知要走多久。

她卻不想回去了。

他不回去,她回去也沒勁兒。

他大概還要一個小時吧。

嗯,折騰那個怎麼也要一個小時的。

突的,就覺得很噁心,蹲在路邊吐呀吐,吐得肚子空了,眼睛也潮了,她也累了,這會再想打的士,卻怎麼也打不到了。

人站在路邊,靜靜的等。

周遭的霓虹很美,可她心底裏的那個男人卻漸漸醜陋了起來。

她想去騷動了,很想。

不管了,他回去找不到她就找不到,讓他急急也好。

等了七八分鐘才等來一輛的士,跳上去,直接說了騷動。

攏攏外套,夜有些凉。

若不是太晚,真想打個電話給靳悉雪,或者李雪鳳也行呀,她想她們了。

電話很安靜,他沒打過來,那就證明他沒回別墅,自然不知道她不見了。

下了車,藍景伊進了騷動。

一切都是那麼的熟悉。

她覺得自己來得有些衝動,居然又如初初與他相識的那時候沒了淡定沒了沉穩。

可她現在真的沉穩不來了。

“小姐,需要什麼?”服務生迎了上來,看樣子還打算從她身上賺一筆呢。

“一杯雪碧。”可她還懷着寶寶,這點理智她還是有的。

“雪碧?真報歉,我們這沒有。”

“一杯白水。”不能沾酒,絕對不能沾。

“這個倒是有。”服務員是新來的,並不認識她,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就去端水了。

騷動還是老樣子,除了人,啥也沒變。

她坐在角落裏感受著這樣帶給人醉生夢死的地方。

水一杯接一杯的喝。

天要亮了。

她早該回去了。

她想這個時候江君越應該是在回去的路上了。

可,他的電話還是沒打來。

她也不想裝了,隨他知道她出來好了。

就出來放鬆一下怎麼了?

與他出去找女人放鬆相比,她規矩多了。

“嘭”,一隻透明的杯子又落了下來,藍景伊照常端起來就喝,還以為是水呢,可杯子到了唇間,那股淡淡的酒的醇香終於讓她感覺到了不對,“我不喝酒。”

“既來了,就喝點,喝一點點沒關係,這酒的度數很低。”邪邪的語氣,優雅的動作,一隻手推過酒杯又到了她面前。

“你來了?”她抬頭看江君越,很是奇怪,他是怎麼找到她的?

難道是回別墅了發現她不在再四處找才找來這裡的?

那他找得是不是也太准了?

一找既對。

“嗯,晚上朋友約我,便出去了,回來的時候就覺得你也出去了,我這一找,居然就對了,你還真在這兒。”

她將杯子裏的酒一仰而盡,果然是度數很低,喝著時是有酒的醇香,可入腹一點也不辛辣,“好酒,謝謝。”

“我親自調的,適合你。”

“呵呵,怪不得呢,原來是你親自調的,還有嗎?”

江君越搖搖頭,“沒了,一杯就好了,嗯,咱們回去吧。”

藍景伊轉頭看看大門處,“天要亮了吧?”

“嗯,快了。”

“那等亮了再回去吧。”她眼睛從上到下的掃著他。

他臉上很乾淨,目測沒有唇印之類的。

脖子上也沒有。

可當目光落在他手上時,她微微一愣。

其實,他手上也沒什麼。

有什麼的是他的手腕。

一排牙印清晰的印在一側,不論他的手是朝下還是朝上,都能看到那一排牙印。

“小乖咬的?”她問,笑涔涔的目光裏寫著深幽,讓江君越微微皺起了眉頭。

他是手機定位了她的位置找來的。

至於她為什麼離開家裡,他還沒有弄清楚,那天她去醫院時,他也是用手機定位出她的位置的。

微微頓了一下,他還是誠實的道:“不是。”

“呵呵。”她笑了,不是呢,算他識相,若他真說是小乖咬的,她立碼再去咬他一口,然後對比一下他手腕上那個,他說沒說謊立刻就露底了。

尹晴柔咬的。

“那是你朋友咬的了?”她淡淡一笑,又喝起了白水,有比沒有好,喝白水也挺好的,美容又健康,若是加點檸檬就更好了,不過這樣的地方人人都喝酒,還真沒有棕檬那東西。

“是。”

不想,他還真承認了。

“你朋友屬狗的?”咬得那麼重?瞧瞧,全都是血印。

“嗯。”

藍景伊便在腦袋裏算開了,算來算去,好象尹晴柔還真是屬狗呢。

他倒是句句坦白。

她累了。

她也乏了。

折騰的也夠了。

不得不說尹晴柔挺聰明的,她咬的那位置剛好是江君越右手與右手腕相交的位置,即便是長袖子也蓋不住。

尹晴柔就是要拿這牙印來胳應她的吧。

不過,從她的第一個問題到現在,江君越的回答好象也都很中肯,沒有刻意的掩飾什麼,可也沒說出尹晴柔來。

她若是問了,那就是傻瓜了。

有時候,不知道比知道要好。

她寧願她從來也不知道他今晚去小公寓與尹晴柔約會去了。

可偏偏他收發短信時她就是醒了。

“傾傾,再調一杯這樣淡的酒,我喝了,就回走。”

“好,我陪你。”

他起身,真的去了吧台,那背影一如當年,只看身材都讓女人醉了。

倒是她,又懷了寶寶,身材有些發福了。

他調酒的動作沒有當初那麼俐落了,可是依然優雅好看,很快就吸引了幾個女人走過去,可還沒等人看痛快呢,他一杯酒已經調好了,拿託盤端著走向她。

一步步,明明是服務生的活計,他卻能讓你想到尊貴高雅這些個詞彙。

他身上就是有這樣的魔力。

這樣的一刻,藍景伊想到了王子這個稱謂。

可她不是灰姑娘。

“嗯,酒來了。”調好的酒給她,他就要端起桌子上另一杯侍者才放好的威士卡,還真是要陪她喝了。

“別,你要開車的。”她輕笑,摁住了他的手,不許他喝。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怎知我是自己開車來的?”

她就笑,半夜三更的去會尹晴柔,他好意思叫蔣瀚跟著去?

不可能的。

“讓你別喝,你就別喝,乖呀。”她學他平常的語氣哄著他,心底裏卻是亂的不行,他們現在這樣,要怎麼收場呢?

若都挑明了,就再也沒有迴旋的餘地了,到時沁沁壯壯還有她肚子裏的這個怎麼辦?

知道的時候就沒想過流產,她覺得流產是造孽,那是在扼殺生命,所以,若非迫不得已,她絕對不流產。

“好,我不喝酒。”他痛快的應了,端過一杯她才喝了一半的白水一仰而盡,他唇齒落下的位置不偏不倚,正是她喝過的地方,“你……”呆呆看著他,她知道,他是故意的。

三更,求收藏,沒收藏的親給澀澀收藏個,以免換書名的時候找不到,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