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深夜的約會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9:42
A+ A- 關燈 聽書

一家四口少了江君越但多了藍晴,氣氛也還好,這樣的一天眨眼間就過去了,快的讓藍景伊咋舌。

與藍晴一起為兩個小東西洗了個香噴噴的澡,再講了兩個童話故事,兩小人才再也禁不住周公的佑惑沉沉睡著了。

藍景伊也困了,白天想要補個眠的,奈何沁沁和壯壯太精神,纏著她玩這個玩那個,於是,她沒睡成。

藍景伊拿了睡衣就沖進了洗手間,這睡衣還是在新加坡的時候與靳雪悉一直買的呢,想到靳雪悉,也不知道那丫頭與成青揚之間怎麼樣了,嗯,過兩天就打個電話給她,她是太忙了。

睡衣很透,真絲的,摸起來手感很好,特舒服。

有了兩個孩子的滋潤,雖然江君越不在,但她心情還不錯,即便是明天要看到尹晴柔那女人了,她也沒有太過複雜的心緒。

尹晴柔,影響不到她了。

她相信江君越。

洗好了,藍景伊吹著頭髮只等頭髮幹了就去睡一個香香的美容覺。

忽而,一低頭的瞬間就覺得脚下的瓷磚有些不對。

為什麼瓷磚上的影子會動?

而且,越來越象一個人形了。

手裡的動作一僵,腦海裏開始閃過各種各樣的大片戲碼,有殺手潜入了她的房間正等她洗好了澡然後先女幹後殺?

若是這樣,她哪裡還敢出去?

繼續吹著頭髮,也穩著心神,真後悔沒有帶手機進來,不然,至少現在可以給江君越打個電話求救,但現在,她只要一有動作,外面的那個人就會第一時間發現。

到時,她死定了。

一邊吹著頭髮一邊想辦法,江君越不是說把別墅的警衛做得只有最好沒有更好嗎?

現在居然有人潜進了她的房間。

怎麼辦?

怎麼辦?

先是慌了,不過,藍景伊很快就鎮定了下來。

因為再慌也沒用。

慌了更解决不了問題。

悄悄掃了一遍周遭,浴室裏可用的可以移動的‘武器’只有一個,那就是她手裡的吹風機。

再就是蓮蓬頭了,可是蓮蓬頭拆下來要費時間的,還容易被外面的人發現。

再磨蹭也磨蹭不了多長時間了,藍景伊决定自救。

總要試一試,只要沖過那人再沖出房間,再喚來警衛,她就安全了。

但是,絕對不能現在叫警衛,現在叫的話,那黑影立碼殺死她。

不知道下了多久的决心,深呼吸再深呼吸,最終藍景伊關掉了手裡的吹風機,再換上了真絲睡衣,有些透了,就再裹上寬大的浴巾,把自己儘量包裹的嚴實了,再看鏡子裏的自己,藍景伊覺得她就要是一隻粽子了。

地上的黑影已經好久不動了,以她的計算,那人此刻就倚在淋浴房門外右側的牆壁上。

等一下出去,她必須一擊成功,即便是打不死人也要暫時把他打暈了,這樣,她才有逃出去的可能。

不能再猶豫了,她若是再磨蹭,被那人知道她曉得他進來了,那更難襲擊成功。

藍景伊拿著吹風機就到了門前,再深吸了一口氣,猛的打開了門,小手迅速的朝著她所計算的位置揮去,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絕對不拖泥帶水,她知道,若一擊錯過了,她的小命就休矣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刷”,藍景伊的手還沒落下去,就覺得眼前有什麼一閃,隨即,她揮舞著吹風機的手腕被不輕不重的握住,還不待她反應,她整個人就被打橫抱起,熟悉的男Xing氣息撲面而來,“老婆,你要謀殺親夫?”

手捂著胸口,藍景伊咬牙切齒的瞪著這從天而降的‘殺手’江君越,她都要嚇死了,他居然還可以這樣從容優雅的抱著她往床前走去,“你……你……你怎麼回來了?”出口,是一點也不浪漫的話語,她剛剛真的是被他嚇壞了。

“媽媽醒了,爸爸在照顧她,讓我回來休息一下,嗯,再加上想老婆了,所以,就回來了,有沒有驚喜?”

驚喜個頭?全都是驚恐有木有?

“沒有,你嚇死我了。”再拍了拍胸口,她半點開玩笑的意味都沒有,“我以為是殺手。”

“呃,你早發現我了?”這是江君越始料不及的事情,只想著給她驚喜,絕對沒想到小女人洗個澡的功夫還能發現他悄悄的潜伏。

“我吹頭髮的時候你進來的,是不是?”藍景伊白了他一眼,想砍了他,剛剛就要嚇死了。

“對,老婆,你身材不錯。”說著,他把她輕輕放在了床上,大手便落在了她的小腹上,“還有沒有不舒服?”

他的聲音很溫柔,她卻始終沒辦法從剛剛自己製造的驚魂十分鐘內醒過來,心還在狂跳著,“沒了,只是,被你嚇得大腦當機了,不會思考了。”

“下次,再不敢了,來,摸摸頭嚇不著摸摸耳嚇一會兒。”他摸摸她的頭髮再摸摸她的耳朵,如哄孩子一樣的輕拍著她的胸口。

那樣的溫存,她才漸漸的安穩了心神。

“你呀,真的嚇壞我了。”

他的吻便落下來,輕輕的吻著,帶著濃濃的憐惜,“放心,以後絕對不會再嚇你了,小笨蛋。”

似乎是昨晚一夜未睡他乏了,又或者知道她嚇壞了,今天還有孕吐反應,這一晚他放過了她,摟著她便沉沉睡著了。

聽著他低低淺淺的呼吸,藍景伊也睡了,只是,怎麼也睡不踏實,總是在做夢,夢裏就是洗澡時地板上看到的江君越灑下的黑影。

夢裏,身邊有人在動,有什麼在響。

藍景伊迷迷糊糊的睜開了眼睛,黑暗中,像是江君越起床了,然後下了床走向了衣櫃,他是去拿衣服嗎?

她下意識的扭頭就看了一眼他還沒黑屏的手機荧幕。

荧幕上一條發出去的簡訊:“半個小時後到。”

他要去見誰?

眼看著他在穿才翻到的衣服了,她指尖一滑,便看到了上一條。

“越越,明天我就是別的男人的妻子了,讓我再見你最後一次,就一次,好不好?”

藍景伊看到了江君越保存在他通訊錄裏的呢稱,晴柔。

還好不是柔柔,不然她又要孕吐了。

他穿好了,她指尖一滑,又恢復到他最後發出消息的荧幕原樣,這才輕輕閉上了眼睛,假裝睡著了。

他真要去了嗎?

去與舊情人約會,雖說尹晴柔明天就要嫁了,可是,他們兩個人這樣子約會也不好吧?

尹晴柔就不怕明天黑眼圈影響她新娘子美美的妝容?

要婚了還來勾搭江君越,果然如媽媽所說,她要看牢自己老公了。

可是現在,她能突的睜開眼睛拉住他說,“老公,你去哪?能不能帶上我?”

那不是她的作風。

她最討厭的就是死乞白賴的纏著一個人,那樣纏來的人即便天天在身邊也沒有意義。

人在,心不在,有等於無。

到底,她也沒有動。

江君越窸窸窣窣的換好了衣服,轉過身便拿起了床上的手機。

然後,他靜靜的立在床前。

應該是在看她吧。

這一站,居然就站了十幾秒鐘才緩緩的俯下了身形。

藍景伊從剛剛的僵直到現在的心跳加快,他要幹嗎?

她快要堅持不住裝睡了。

吻。

輕輕的一吻印在她的額頭上。

隨即,男人起身。

脚步輕輕的走離了她,也走向了房間的房門。

江君越開門,他離開了。

他去見尹晴柔了。

半個小時後他會與尹晴柔在哪裡約會呢?

幾乎沒做他想,她立刻就想到了一個地方。

小公寓。

那個,曾經用一扇門連起了兩個小公寓的地方。

那裡見證了江君越和尹晴柔的初戀。

他走了。

有一瞬間她真的很想跟著他出去,去看看他是不是去了小公寓。

可轉瞬間又覺得自己很無聊。

拿出手機擺弄著,藍景伊睡不著了。

這樣的夜晚,她若還能睡著,她就是沒心沒肺了。

才淩晨兩點多,這個時候也不好找靳雪悉或者李雪鳳煲電話粥了。

無聊的翻著通訊錄,驀的,‘警衛’兩個字入了眼底,這是小公寓那邊社區的警衛室的電話號碼。

藍景伊微一思量,手指就接通了那個號碼。

“你好,請問……”

“我是藍景伊,XX樓XX房的業主,我先生剛剛出去了,可他忘了帶手機,我正要出去給他送過去,不能確定他要去哪裡,他之前跟我說要回那裡去的,麻煩你過一會看看,若是他到了那邊你就回個電話告訴我,我再把手機給他送過去,只要告訴我就好了不用打擾他,謝謝了。”

“行。”警衛認識她,或者,男人對於漂亮女人這種生物一向記憶深刻。

放下電話,藍景伊百無聊賴的玩起了手機裏的連連看,玩這個就是不想去想那麼多,不然,一閑下來就會多想。

二十幾分鐘後,她的手機響了,“藍小姐,你先生果然是來這裡了,你可以把手機送過來了。”

“謝謝。”電話掛斷,藍景伊呆呆的看著手機荧幕上一家四口兩大兩小的合影,第一次的有些不淡定了。

都說初戀是最美的一場夢,無論男人女人都不想從那個美夢中醒來。

傾傾他,會醒過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