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老婆,辛苦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9:30
A+ A- 關燈 聽書

法理之外才是親情、人情和友情。

淩晨四點,手術室門上的‘手術進行中’的紅燈終於滅了。

藍景伊隨在江君越的身旁緊張的等待結果。

或者當年賀之玲將穆錦山推下海是她的錯,卻也罪不至死。

門開了,一個醫生當先走出來,當看到醫生身後的病人推床時,藍景伊長舒了一口氣。

“醫生,我家後怎麼樣了?”江涵予焦急的下了推床,沖了上去。

“已經搶救了過來,不過,還在危險期,二十四小時內都有危險。”大抵是知道江涵予之前暈過去了,所以醫生說話很謹慎。

“爸,媽既然搶救了過來,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她不會有事的,一會兒我讓蔣瀚送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醫院這邊我會安排好的,你放心吧。”

“你有空二十四小時照顧你媽?”江涵予深度質疑。

“我……”

“別跟我說你要請什麼看護,你媽不需要,我也不同意。”江涵予一擺手,便到了賀之玲的推床前,跟著推床一起往醫用電梯走去。

“爸,我答應你,今天白天和晚上我都會守著媽,明天我一個朋友結婚,我必須過去,到時媽就交給你照顧了。”

“你真會親自守著你媽?”江涵予不相信的確認到。

“嗯。”

江涵予點了點頭,沒再說話,進了電梯。

最終,江君越和三嬸留了下來照顧賀之玲,其餘的人各回各家,藍景伊有了身孕不能熬夜,便由蔣瀚送江涵予時順路送她回了別墅。

別墅裏的燈亮著,大廳的沙發上,藍晴正眯靠在上面,電視開著,聲音卻開得很小,顯然,藍晴等她很久了。

藍景伊找了一條毯子輕輕蓋在藍晴的身上,可毯子才一沾藍晴的身,她便醒了,“景伊,回來了?”

“嗯,我才到家。”

藍晴揉著眼睛瞄向藍景伊的身後,“君越呢?”

“他有事脫不開身,讓我先回來了。”

“什麼事?”

“公司上的事,他會處理好的,媽你放心吧。”

“真是公司上的事?”

“是的。”

“那他媽媽住院了,他就不管嗎?”

藍晴犀利的問題讓藍景伊一怔,“媽,你從哪裡聽來的?”

“新聞。”

“哪個臺的新聞?”藍景伊回頭看電視,藍晴看的是電視劇頻道,放的是韓劇,哪有什麼新聞。

“雜誌,嗯,就是這本。”

藍晴從身側撿過一本雜誌遞向藍景伊。

藍景伊伸手接過,原來是一本八卦雜誌,也不知是什麼地方印刷的,質地很糟糕,但是,卻可以清楚的看到雜誌上的內容。

宇通總裁李福宇明日既將再婚,新娘尹晴柔尹小姐是江氏總裁的前任女友……

江氏總裁江君越與‘妻子’揩手從新加坡歸國,據說兩人在新加坡曾遭人暗殺,其‘妻’險些喪命,江君越腿部中彈,所幸無大礙……

江氏總裁江君越其母賀氏於今日上午割腕**,目前正在醫院搶救中……

“媽,這雜誌你從哪裡買來的。”明顯不是正規雜誌,是非法印刷的那種,這個藍是伊並不吃驚,吃驚的是雜誌上報導的這些消息,幾乎都與江君越有關係,明顯是沖著江君越來的。

“撿的。”

“撿的?”

“嗯,傍晚的時候去園子裏散步撿到的,當時沒在意,我就丟在一邊了,才來客廳等你就翻開來看看,結果,就看到這些,景伊,你和君越的證是不是該領了?”雜誌上那一個個的引號有些刺激到藍晴了,那是在提醒她藍景伊還不算是江君越的妻子,沒領證,就不算。

“嗯,他說讓我去警察局補辦一個戶口名簿,然後就去民政局登記,就最近這幾天了。”

“拖吧,你們就拖吧,小心夜長夢多,小心被別人的唾沫星子淹死,多少人都在背地裡戳你的脊樑骨呢,沒結婚就給人家生兩孩子了……”

“媽……”她當初懷上沁沁和壯壯還不是因為媽媽,江君越幫了媽媽治病,她才委身於他的,可如今媽媽這卻是恨鐵不成鋼的拐著彎的說她不自重呢。

“唉,你也別怪媽媽心急,哪個當***能忍受自己的女兒這樣被人八卦,還有,你們去新加坡,真的遭到暗殺了?君越的腿傷現在怎麼樣了?”

“媽,雜誌上說的都是真的,我沒傷到,是君越和……”頓了一下,藍景伊還是沒有說出季唯衍來,不然把事情弄得太複雜,也便少些人知道吧,“是君越替我擋了一槍,不過,他的腿傷已經處理好了,不用擔心他。”

“那他媽媽呢?剛剛你說晚些回來,是不是去醫院了?賀之玲那個女人怎麼樣了?”對賀之玲,藍晴永遠有著敵意,毀了穆錦山的人就是她永遠的敵人,藍景伊懂,卻也沒有辦法勸了,這個,真勸不了。

不管穆錦山是不是她親生的父親,媽媽愛他,這就是事實。

“媽,她已經搶救過來了,不過還在昏迷中,還沒有度過危險期,傾傾要留在醫院照顧他媽媽,所以沒辦法回來了。”實話實說吧。

“他倒是個孝順孩子,若他媽媽不是賀之玲多好,唉,孽債呀。”

“媽,這些事就讓傾傾去處理吧,天要亮了,你還是去眯一會兒,我也去睡會兒。”打著哈欠,她困了,自從懷了孩子,她就缺不了覺。

“嗯,一起去吧,結婚證的事你也上點心,別再拖久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記住了。”

“行了,我不囉嗦了,那個尹晴柔終於要結婚了,真好。”那雜誌上的消息,就數這個消息讓藍晴最為寬心了。

“嗯,我和君越要去參加她的婚禮。”

“那你可要看牢了自己男人,這世上,就是有女人總是覬覦別人的男人,最可惡了。”

藍景伊想起了季漫珍,媽媽那一輩人之間發生了什麼她沒有過問的權利,更沒有辦法參與曾經的當初,可她知道媽媽和季漫珍之前一定有過什麼,不然季漫珍不會遷到新加坡,這麼些年除了偶爾偷偷回來過以外,從沒有在T市的正式場合露過面。

先去看了看熟睡中的沁沁壯壯,親了親兩個小東西的小臉,藍景伊這才洗洗睡下了。

這一次早上沒有在國外那麼舒服,沒有睡到自然醒,藍景伊是被鼻子上癢癢的感覺折騰醒的,兩張小臉就在眼前,一個象她些,一個象江君越些,都說男孩象媽女孩象爸,她這裡正好相反,是沁沁象她,壯壯象江君越。

“羞羞,起床床。”

“起床床。”

終於又看到媽媽了,兩個小可人黏著藍景伊,藍景伊也不管頭髮是不是亂妝容是不是太醜,一手一個的摟過兩小人,親親這個再親親那個,“媽媽不在家的時候,有沒有淘氣?”

“沒。”

“沒呢。”

“這樣才乖。”摟了又摟,親了又親,新鮮感一過,兩小人開始不耐煩了。

“爸爸……”

“爸……”

這是在跟她要爸爸呢。

“行,咱們這就打電話給爸爸喲,不過爸爸很忙,媽媽不能保證他一定會接電話,若是不接,不許吵鬧喲。”藍景伊曉之以理,動之以情,醫院那邊是個什麼狀況她現在完全不清楚。

“好的啦。”沁沁討好的在藍景伊的臉上親了親,目的就一個,要跟爸爸通電話,兩個小東西,沁沁更黏江君越一些。

藍景伊抹了抹濕濕的臉頰,這親的也太實惠了,親別人只是飛吻,絕對不碰到人家臉的,親她就非要留滿臉口水,果然親媽是不一樣的。

還好,江君越那邊接得很快,四五聲就接了起來,“醒了?”

“爹地,沁沁。”

“呀,原來是小公主呀,是不是去吵你媽咪了?”

聽他們聊起來,藍景伊便下了床,手機隨便兩個小東西用了,才有些不舒服,應該是睡眠太少的緣故吧,她有點噁心,這是孕期的正常反應,她沒當回事的進了洗手間就開吐了起來。

一邊吐一邊想著今晚一定要早睡,不然痛苦的可是自己,捎帶的還有肚子裏的寶寶。

正趴在洗手池上艱難的嘔著,兩隻小手抱住了她一條大腿,“媽咪,吐吐……吐吐……”

藍景伊虛弱的一抹才吐時流出的眼淚,轉頭看壯壯,“媽媽沒事的,別擔心。”

小手舉起來,小人再惦念起脚尖,殷勤的給彎下身子的藍景伊擦著眼睛,“不哭,乖喲。”

藍景伊哭笑不得,可孩子這般,她卻是暖心的。

“媽咪,爹地找你。”沁沁也跑了過來,小短腿倒騰的飛快,手機遞給藍景伊,“說說話喲。”

藍景伊接過,“傾傾,你媽媽怎麼樣了?度過危險期了嗎?”

“暫時無大礙,你又吐了?”

藍景伊低頭看了一眼壯壯,小東西八卦的本事真强,剛剛已經傳遞給沁沁,沁沁再轉給江君越,於是,誰都知道了。

“正常的孕吐,早習慣了。”懷沁沁壯壯那會比這個寶寶時嚴重多了。

“老婆,辛苦了,爺回去一定補償你。”

她就笑了,“老公拜拜,明天見。”

明天,就是尹晴柔的婚禮,她會陪著他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