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夫妻一場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9:16
A+ A- 關燈 聽書

飛機抵達T市機場的時候,天已經黑透了。

時間就是這樣奇妙的東西,不久前她還在新加坡市,還在國外,可是現在,她已經回歸了T市。

脚一落地的刹那,心裡更加的想沁沁想壯壯了。

那兩個小東西如今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一天一個變化,特別的快。

出了出口,卻有兩部車停在那裡,讓藍景伊微微皺眉,不懂江君越這是安排的哪一出?

在新加坡市需要有保鏢時時的護著她,可是T市就不必了吧,這是他們的大本營,不怕呢。

江君越先是開了一部車的車門,再推著藍景伊坐了進去,“蔣瀚,送家後回家。”

“傾傾,那你呢?”她一邊系安全帶一邊奇怪的問他。

“江家有點事,我過去處理一下就回家,不過不知要多久,你到家了就洗個澡睡吧,別等我,聽話。”就怕她執拗不同意似的,他如哄孩子一樣的哄著她。

藍景伊只好點了點頭,“那你早點回家。”

“嗯,知道。”

蔣瀚啟動了車子,藍景伊目光始終在後視鏡上,明明在飛機上他一直在她身邊,可是,這一分開就好象他們分開了很久了似的。

就是喜歡他在身邊的感覺,他不在,心就覺得空落落的。

“蔣瀚,江家發生什麼事情了?”想了想,她還是悄悄問起了蔣瀚,雖然江君越辦事的能力很强,可是她依然免不了要替他擔心。

“這個……”遲疑了一下,蔣瀚到底沒說,大抵是江君越不許他說吧。

“算了,等他回來我問他一樣的。”

藍景伊這樣悠悠一語,蔣瀚輕咳了一聲,這才低低道:“大家後**了。”

藍景伊的心“咯噔”一跳,“什麼時候的事?”怪不得江君越突然間改了回來的時間,原來是賀之玲**了。

“今天早上。”

“現在怎麼樣了?”

“醫院搶救中。”

藍景伊回想剛剛江君越離開前的表情,他一定是很擔心吧。

賀之玲是他親手送進去的,還是他親生的母親,所以,賀之玲**他一定很內疚。

不管出於何種原因都會內疚的。

母子之情,她懂。

“蔣瀚,送我去醫院。”這個時候,是他最難過的時候吧,只是,他那個人從來不表現出來,但是,這樣的時候他才最需要她。

“家後,江總他……”

“就說我要求的,放心,我不會讓你難做。”

“江總說讓我送你回去早點休息,還說明天要帶你去扯證呢,也不知還能不能……”

“無妨,那些都是外在的東西,有或沒有我並不在意。”她在意的只有他的心,他的心在她這兒,那便什麼都在她這裡了。

“好,那我就送家後過去。”像是下定了决心,最終蔣瀚終於同意了。

藍景伊低頭看了看時間,這個時候孩子們應該都睡下了,爸爸的事她其實是想跟媽媽談一談的,穆錦山不是她親生爸爸的事她不會說出來,但是多少要給媽媽一些資訊,這樣,當媽媽知道的那一天才不至於讓她覺得太過突兀而接受不了。

不過,今天應該不行了。

可已經回了T市,她還是要給媽媽打個電話。

藍晴那邊很快就接通了,“景伊,明天幾點到家?”

“媽,我已經回了。”

“哎呀,沁沁壯壯才睡下,我去叫他們兩個起來,等你回來再睡。”藍晴一聽說她回來了,也高興了起來。

“媽,我和傾傾還有些事要處理,可能沒那麼快,不過今晚,我一準回家的。”

“什麼事那麼急?”藍晴問,看來並不知道賀之玲的事情。

“公司上的事情,你也知道的,有些生意拼的是時間,一分鐘就能影響幾百甚至幾千萬。”

“嗯嗯,媽知道,你和君越快去忙吧,不用擔心我和沁沁壯壯。”

“好,媽你先睡,等我回去再叫你。”

“好。”

給藍晴打了個電話,藍景伊的心頓時舒服了許多。

車子飛馳電掣的駛往醫院。

到了,她下了車便打給了江君越。

“景伊,怎麼那麼不聽話?”可才一接通,他就訓起了她來。

若不是一路上蔣瀚一直在她身邊,她還真會以為蔣瀚向他打小報告了呢,“她是你媽,我來看看她是應該的,再者,我來陪你,也是應該的。”

“胡鬧,回去。”他低吼,聲音很是煩躁。

“我不會給你惹麻煩的,傾傾,別趕我走。”她邊走邊聽他的電話,夜色中的醫院沒有白日裏那麼多人,很是寧靜,就在這寧靜的氣氛裏,她卻感受到了一股子濃濃的壓力,賀之玲若走了,江家的人只會恨上江君越。

“好吧,你上來吧,小心些。”

“嗯。”

他終於許她上去了,心微微輕鬆了些,夫妻間本來就是要有難同當有福同享的,那時離開T市時她真的沒想到會這樣快就回來了,想來,這也是她幸運了。

二樓手術室的大門前,江家的人幾乎都在,甚至包括老二家的兩口子,唯一不在的就是江君亮,他如今還在警詧的通緝名單中。

“景伊,過來。”江君越正拿著手機等著她,看到她出現,便朝她揮了揮手,頓時,江家其它的人也全都望向了她。

許久不見了,這一見,恍若隔世一般。

若是江家老爺子在,江家也不會是如今的模樣,可這些,又能怪誰呢?

怪江君亮?

他人已經逃了。

怪老三家的?

他們當初也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利益罷了。

“你來幹什麼?”鳳美娟一看見她就兩眼冒星星,她一直不喜歡她。

“我來陪著君越。”藍景伊淡淡而語,說的也是實話,這樣的時候,她就是想要陪在他身邊。

“我就說呢,你是沒臉來看嫂子,哼,若不是你迷惑君越,他也不至於把自己老媽都送進去吧,藍景伊,你就是個掃把精,從你跟了君越,江家就一直倒楣,都是你……”

“鳳美娟,爺爺怎麼去的你心知肚明,與景伊無關,江氏之前怎麼倒的你也心知肚明,更與景伊無關,與誰有關你更是心知肚明吧?你和二叔二弟做的那些事我並不想說,畢竟我們都姓江,可你們也不能把你們做的壞事都扣在景伊的身上,你們休想,若你一直這樣蠻不講理,那現在,就請離開,我當我江君越這輩子都沒有過二叔和二嬸這兩個親人。”

“君越,行了,你少說幾句。”江函予喝止了江君越,“你媽還在手術中,都別說了,讓她安靜安靜。”

江涵予這一吼,幾個人都靜了下來,鳳美娟也噤了聲,大抵也知道現在江家是誰在當家,他們家做了錯事江君越每個月還有給些零用錢,沒有趕盡殺絕而是給了活路,傻子才會在這個時候與江君越對著幹呢。

“景伊,過來三嬸這邊坐吧,別陪著君越站著了,女人不比男人,哪裡有那麼好的體力。”三嬸是個懂眼色的人,與藍景伊也格外的親絡。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過,藍景伊知道這些全都是表面的。

“哪位是賀之玲家屬?”就在這時,手術室的門被推開了,一個戴著口罩的醫生沖著門外喊道。

“我是。”

“我是。”

江君越和江涵予一起走了過去異口同聲道。

“這是病危通知單,請家屬做兩手準備吧。”

“之玲……”江涵予身子一晃,突然間往一旁栽倒而去,幸好江君越在身邊才及時扶住了他,“爸,你醒醒,你沒事吧?”

剛剛的醫生沒想到江涵予的反應會這樣强烈,急忙的沖過來把人放倒在一旁的座椅上,又是掐人中又是急救,一番折騰,江涵予總算是睜開了眼睛,“她沒救了嗎?”可是出口,第一句就是這個問題。

“也不能說沒救了,還是有點希望的。”醫生小心謹慎的說道,“若是你們再早些送過來,病人肯定不會有危險的,可是……”

“誰知道大嫂會想不開呢,我一早就以為她還在睡晚覺,她取保候審也有幾天了,精神狀態看起來一直不錯,真沒想到……”

“閉嘴。”江涵昌瞪了鳳美娟一眼,“你回去吧,這裡不需要你了。”

“你……你什麼意思?你這是要趕我走?”鳳美娟立刻鬧了起來。

“蔣瀚,叫警衛,把她送走。”江君越目光頓時冷了,他這邊媽媽病危爸爸昏倒,鳳美娟人來了不但不幫忙還幫倒忙,擱在誰頭上也會惱的。

江君越冷冽的聲音,再加上他嚴肅的表情,鳳美娟立刻就怕了,“君越,我一邊呆著,我保證再也不說話了,我是女人,若大嫂搶救成功出來了,我還能照顧她些是不是?你別趕我走了。”

江君越不再理會她,而是讓人推來了推床扶著江涵予躺下,“爸,你去休息吧,這裡我來頂著。”

“不成,我沒事的,我要等你媽出來,一定要等她出來。”江涵予目光悠悠的望著手術室的門,老夫老妻了,雖然年輕時沒有什麼感情,可是孩子都這麼大了,再番沒有愛,卻還是夫妻一場。

他不想賀之玲有事,因為那般,兒子的負罪感就更重了。

送她進去,不怪兒子。

真的不怪。

三更,親們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