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只是朋友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9:45
A+ A- 關燈 聽書

“經理,一共被拆了一百三十一包。”幾個同事很快就統計出了數位。

“經理,這個月和下個月的薪水我不要了,就當,賠償這些衛生棉的貨款,只是,請經理不要辭退我。”她小小聲的,是她不好,是她惹來了陸文濤,只是,她從沒有想到陸文濤竟然是這麼暴力的人,有一瞬間,她真的很想去報警,可是報警有用嗎?

她鬥不過陸文濤的。

就在藍景伊局促的不知道還能不能繼續保留這份工作而忐忑不安的時候,突的,她嗅到了空氣中一股子熟悉的男Xing的味道,佑著她不由自主的就抬起了頭。

“這位小姐,這些衛生棉我都要了,打包了幫我送到這個地址去。”宛如天簌的聲音就在她的身前,她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小傾傾,你……你要這些幹嗎?”都拆爛了,傻子才要買這些。

“給我女人用,你管得著嗎?”

藍景伊無言了,頭再度垂下的時候,經理已經跟著江君越離開了,兩個男人有說有笑的,讓她迷糊的看著那個方向,她這工作,還要做嗎?

整理好了那些被撕壞的衛生棉,再上好了新貨,疲憊加上驚嚇,藍景伊半點也不想動了,人靜靜的靠在牆壁上,心底裏五味雜陳,陸文濤,他這是想要逼死她嗎?

就那般靜靜如雕像一般的足足靠了有三分鐘都不止,李雪鳳蜇了過來,手臂一捅藍景伊,“喂,發花癡呢?那兩男的都帥,嘿嘿,後面那個更帥,藍景伊,那男人是不是喜歡你呀?”

藍景伊苦澀的笑開,怎麼可能呢,兩個男人,哪個都不會喜歡自己,陸文濤是把自己當籠子裏的鳥折磨著,彷彿自己是他的仇人,江君越呢,就更不可能喜歡自己了,江氏高高在上的總裁,怎麼會喜歡一個離過婚的女人呢,而且,她這婚,現在好象還離得不清不楚,“雪鳳,不會的,前面那個是我前夫,後面這個,只是……是……是朋友吧。”其實,連朋友也算不上,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她的債主,她又欠江君越的錢了。

藍景伊走去了收銀台,“小蔣,那些衛生棉一共刷了多少錢?”

“九百八,不過江先生給了一個整數,一千呢,真是有錢人呀,小藍,他買那些爛的衛生棉回去一定是為了你吧?英雄救美,帥呆了。”小蔣眉飛色舞的說著,“小藍,你知道嗎?那些衛生棉他還真的要求咱們量販店都送到他家裡去了,他不會是想要讓你用那個吧?”

“地址給我。”藍景伊伸手就討。

“我找找呀,隨手寫了兩張的,一張給了送貨的,一張在……在……喏,在這兒。”小蔣將江君越寫下的那個地址遞給了藍景伊,藍景伊眼睛只一瞄,她就知道了,是小公寓的地址。

“謝謝。”

他瘋了,要那麼衛生棉幹嗎用?

就算一個女人一個月用兩包,五年都用不完。

下了班,已經很晚了,卻不想回宿舍睡覺,腦子裏,翻來覆去的全都是那些爛了的衛生棉,於是,藍景伊决定跟著自己的心走,打了車直奔小公寓,當看到那裡漆黑一片的時候,她才松了一口氣,然後,悄然的潜進了小公寓,才一開門,就差點被絆倒,按開手機,借著那微微的亮光,入目全都是那些衛生棉,一個個的量販店購物袋,差點堆滿了半個客廳,他瘋了,還真的要了這些東西。

眉,皺了又皺,最後,藍景伊找了紙筆再寫了一張欠條,又欠他一千塊了,他不覺得多,她卻覺得有壓力,不知道要做多久的工才能還完欠他的錢。

熟悉的小公寓,卻也是陌生的小公寓,這裡,原本就不是屬於她的世界。

從小公寓裏出來,斜對面一輛車正悠然的駛來,當看到那輛黑色的寶馬,她下意識的閃到了一株樹後,竟是,不敢見他。

江君越下車了,卻不是一個人下車,隨他一起下車的是一個衣著華貴,漂亮優雅的女子,長長的發垂在背上,每走一步都是風情萬種,讓藍景伊想到了尤`物這個詞彙。

男的帥,女的靚,當真是郎才女貌,很般配的一對,藍景伊靜靜的看著他們一起進了電梯,然後,消失在她的視野中,她的心,宛若漿糊一樣,糊了一片。

從樹後走出來,仰首,小公寓裏已經亮起了燈,那是萬家燈火中的一盞,灼亮的卻刺著她的眼目,只為,那亮起的燈再也不是為她,而是,為了另一個妖嬈的女人,一個,江君越帶回家的女人。

“江總,就用這些衛生棉嗎?”女子掃描了一眼眼前客廳裏的明顯被撕扯過的衛生棉,笑著問道。

“嗯,做漂亮一點,這幾天,這小公寓就交給你了。”

“行,沒問題,江總放心吧。”

“OK,那明天一早就來開工吧,晚安,我要睡了。”

女子點點頭,悄然的拿了鑰匙離開了小公寓。

江君越隨手拿起早就看到的桌子上的那張紙條,眸光粗粗掃過,唇角浮起一抹笑意,隨即,將那張小紙條塞進了抽屜裏。

頎長的身形站在似乎很擁擠可其實很冷清的小公寓裏,點了根烟,清冷的煙霧裏彷彿那個女孩正在廚房裏忙碌的炒著菜,讓他揮也揮不開。

藍景伊從小公寓回到集體宿舍的時候,宿舍裏正熱鬧著呢,她才要推門,就聽見有人道:“我聽說那個給小藍買單的是江氏的總裁呢,哇塞,他太帥了,要是他肯多看我一眼,讓我折十年的壽我都願意。”

“我覺得陸文濤更有男人味,我就喜歡那樣看起來成熟的男人,躺在他的懷裡一定很有安全感。”

“小藍真厲害,原來有那麼一個前夫呀,你們說,她跟前夫離婚是不是因為跟江君越有一腿呀?所以,想甩了她前夫?所以,他前夫才來砸場……”

“姓江的偏好有夫之婦?他不至於饑不擇食吧?”

握著門把手的手顫了起來,脚尖,先是踢了一下門,不輕不重的一下,於是,房間裏暫態安靜了下來,藍景伊這才邁步而入,洗漱,睡覺,從她進來的那一刻開始,宿舍裏就詭異的安靜起來,再也沒有人說笑了。

可,再番安靜,躺在床上的她也無法成眠了。

“你說你愛了不該愛的人,心中滿是傷痕。你說你犯了不該犯的錯,心中滿是悔恨。你說你嘗盡了生活的苦,找不到可以相信的人。你說你感到萬分沮喪,甚至開始懷疑人生……”被子裏,藍景伊戴著耳機傾聽著手機裏的音樂,聽著聽著,彷彿這一首《夢醒時分》就是為她所寫一樣,眼淚撲簌簌的就落了下來,濕了臉頰,濕了被子。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叮……”音樂中乍然插撥了那麼一聲,是簡訊。

藍景伊慢條斯理的打開手機,只為,她真的不期待自己會收到什麼好消息。

果然,看到簡訊的時候,她的神情黯然了。

“藍景伊,婚我是一定不會離的,你等著法院見吧。”

呵呵,是陸文濤。

她怔怔的看著那條簡訊,看了足有五秒鐘,隨即,删了,隨即,將陸文濤的號碼移入了黑名單,從此,再也不想與他有任何關聯,陸文濤,再見。

即便是真去了法院,她也要跟他離婚。

“叮……”音樂中手機再次插撥了一聲簡訊提示音,這次,總不會是陸文濤了吧。

皺眉打開,藍景伊笑了。

“小乖在我這兒,你沒發現它丟了嗎?若是想了,就來帶回去,若是沒想,就讓它陪著我幾天,放心,我會付它薪水的。”最後,是一個調皮的笑臉。

原來江君越也可以這麼可愛呢,手指點在他的簡訊上,看了一遍又一遍,想想自己之前對他的誤解,忍不住的就覺得可笑,她真是笨呀,居然還以為他是吃軟飯的,還把他媽媽當成他相好的……

握著手機,藍景伊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轉眼,幾天過去了,藍景伊真的想小乖了,真不知道那男人是什麼時候從宿舍裏把小乖給偷走的,嗯,就是偷吧,因為,他帶走小乖的時候根本沒跟她打過招呼,明顯的先斬後奏。

“藍景伊,經理叫你。”正忙著爬梯子上貨,李雪鳳走了過來。

“哦,好的,我這就去。”去洗了洗手,邁步而去經理室的時候,明顯的,藍景伊覺得自己的步伐亂了也沉了。

果然,推門時見到的兩個員警便印證了她來時所擔心的事情還是來了。

“藍小姐,這是法院傳票。”

她接過,看著上面自己的名字,手,抖了起來,陸文濤,他玩真的了。

從經理辦公室出來,手死死的攥著那張法院傳票,有一瞬間,她真想打個電話給陸文濤請他放過她,可是,這念頭很快就被打消了,這世上,或者求誰她都不會去求他吧。

只是,不求他,就要去求另外一個人。

一個星期了沒見江君越了,小乖好嗎?

他,也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