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真的很疼的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8:52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所有的好奇心全都被挑了起來,揉了揉眼睛,定定的看著他,“快說。”

江君越微微一笑,“爺一出生就是老天爺派來的專門拯救你的那個人,不然,你豈不是欠姓季的越欠越多要以身相許了?爺不許。”

藍景伊翻了個白眼,這厮不自戀不行嗎?

“你到底怎麼搞惦季唯雪的。”

“簡單,爺告訴她,她五歲被拐時那個出面打拐的帥氣男生不是爺,而是爺的好友薛振東,嗯嗯,她便放過爺了。”

藍景伊總算聽明白了,“所以她現在纏上薛振東了?”怪不得他剛剛電話中讓薛振東過來照顧季唯雪呢,這招很獨特,可他是抽身事外了,薛振東怎麼辦?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當時是他主動提出來替爺分憂的,所以,怎麼辦是他的事兒,與爺無關。”

藍景伊最是知道季唯雪黏人的功力,江君越這招斧底抽薪的辦法的確是高,卻真是可憐了薛振東。

這所有的事就這樣被江君越輕描淡寫的解釋完了,藍景伊卻怎麼也不踏實,總是覺得哪裡怪怪的,天還沒亮呢,江君越躺下來摟她在懷,“媳婦,為夫的把身邊那些個黏人的全都想辦法趕走了,如今獨寵你一個,你滿意吧?”

她伸手推他,“你推開也沒用,他們還是照樣的惦著你,男的女的沒一個省心的,還是想想大後天的那場婚禮吧,我覺得我真不應該去的。”後天的機票,大後天尹晴柔的婚禮,一切都安排的剛剛好,可她現在屬於‘高危人群’,象婚禮那樣盛大的場面,人多,也是多發事故的地方吧。

江君越輕拍了拍她的背,“老婆,Chun宵一刻值千金,乖,不想那麼多,睡吧。”

他薄唇輕落,微眯的瞳眸中是一絲憐惜之意,彷彿此刻占盡便宜的是她而不是他。

藍景伊無奈歎息,他是吃死了她了。

只需他幾個動作幾個眼神,空氣裏的氣息都會變的也有了感覺。

悠然睡去的時候,她又是累極。

即便每一次動的那個是他不動的那個是她,她也依然累呀。

總沒有他那樣充沛的精力。

上午醒來,江君越例行公事般的絕對不在,傭人卻敲開了門,“家後,有一比特薛先生到訪,有事找你。”

“薛先生?”藍景伊撓撓頭,想了想才想到昨晚上江君越與她彙報的那些事情,難不成是薛振東?

想到有可能是她,藍景伊可憐他了,“好,我這就下去。”

換了一身衣服,素淡的下樓時,客廳裏薛振東正安靜坐在沙發上,目光則是落在茶几上的花瓶上。

一朵玫瑰豔麗的綻放著,很美。

“家後,早飯已經擺好了。”

藍景伊點點頭,也不会的便往餐桌那邊走去,“薛警官,要不要再來一餐早餐?”她餓了,可不想委屈了寶寶,便一邊接待薛振東一邊用早餐吧。

“不必了,弟妹吃弟妹的,不礙事。”

“嗯,那你也過來坐吧。”

薛振東略略有些尷尬的起身隨她一起走到餐桌前,坐定。

這大概是他遇到的史上最牛叉的招待客人的管道吧,藍景伊絕對是世間少有。

“有事兒?”慢香香的喝了兩口粥,她抬頭笑問起了他。

“唯雪住進醫院了,我想你陪我一起去看看她,這樣比較方便。”

“不好吧,那我豈不是要當電燈泡了?”還是個很亮的,薛振東既然肯來新加坡看望季唯雪,那就說明江君越把季唯雪托付給他的時候絕對不是强行加諸在他身上的,一定是有原因的。

“不會,你在,這樣才好。”

“我在有什麼好?”季唯雪可並不喜歡她,她知道。

“多個人總是好的。”薛振東一身便裝,語氣悠悠的說道。

藍景伊困惑,不解,“什麼意思?”

“到了你就知道了。”

“這個,我要與君越商量一下。”總是覺得這個薛振東找她陪他去沒安什麼好心,她家傾傾可是欠著薛振東人情呢,所以,她最好小心些。

“他在忙,不接電話。”

藍景伊不信邪了,抓起電話就撥了過去,不想江君越那頭還真是關機,看來薛振東早打過了,不然不會這麼清楚。

又想起了成青揚出事那天,江君越也是這樣不接電話。

突的就有些氣惱,他這是在忙什麼?每天都是神神秘秘的。

可在薛振東面前她也不好發作,“是呀,他最近很忙的,行,既然你們是兄弟,你的事就是我和君越的事,我陪你去。”

“謝了。”

用過了早餐,藍景伊只好坐上了薛振東的車,好在江君越有留下人保護她,一行幾部小車魚貫駛出了別墅,直奔醫院的方向。

一想到醫院,她就發了個簡訊給江君越,不管他能不能看到,她都要發給他。

“薛警官來了,我陪他去醫院看季唯雪,嗯,若是遇到季唯衍,不關我的事,你回來不許無理取鬧。”醜話說在前面總沒錯的,不然,江君越吃飛醋的能力天天見漲,她可受不了他每次自行灌醋後的折騰。

“不會。”不想,她才發過去,那頭立刻回了這兩個字來,他開機了?

真是巧合呀。

算了,不理他了。

總不能讓薛振東看他們兩個的笑話。

醫院到了,果然是之前季唯衍所住的那家醫院。

也是歸屬於季氏的醫院。

醫院裏最豪華的病房,季唯雪正安靜的靠在靠枕上看書。

薛振東到了,伸手輕敲了敲門,便聽裡面道:“誰呀?”卻,並沒有許他進去。

“是我,薛警官。”

“哦。”

只一聲,就再沒言語了,沒說讓他進也沒說不許他進。

站在薛振東身後的藍景伊沉不住氣了,這等下去不知要多久裡面的姑NaiNai才能氣順的請薛振東進去呢,索Xing一不做二不休,她小手一落就旋起了病房門的門把手。

可,使勁旋了半天才發現,門被人從裡面給反鎖了。

“她不想見你?”可是江君越與薛振東打電話時不是說是季唯雪吵著要見薛振東嗎?

“不知道。”薛振東卻是沒什麼表情,只回了這一句就又開始了另一輪的敲門動作。

這次,門裡沒反應了。

靜悄悄的,若不是之前聽到了季唯雪的聲音,就連藍景伊也懷疑季唯雪是不是住在這間病房的。

藍景伊越發的可憐起薛振東了,被江君越算計了不說,如今,還被季唯雪所嫌弃,他這小日子過的,真悲催。

“小伊,你來了?”帶著驚喜的男聲,季唯衍就在這個時候適時的出現了,就如同天神一樣讓藍景伊頓時看到了門開的希望。

“唯衍,你快想辦法開了這道門,我和薛先生要進去看看唯雪妹妹。”藍景伊現在是終於明白薛振東要她相陪的目的了,敢情她就是一把特別的鎖,她來了季唯衍就來了,然後這門自然而然就能開了。

這哪裡是季唯雪要見薛振東呀,分明是他的一廂情願。

“好,我來開。”季唯衍從身上摸出一把鑰匙來,插進了鎖匙孔,輕旋了兩下,“哢嗒”一聲,鎖開了,還不等他有下一步的行動,薛振東已經先於藍景伊和季唯衍推門而入了,“小雪……”

“滾,我不要你來看我,你滾。”一個枕頭飛過來,雖然沒有打中薛振東的頭部,卻也是擊在了他的胸口,這樣的飛鏢枕頭,打在身上是沒啥感覺的,跟撓癢癢類似,甚至還讓人挺舒服的。

薛振東根本沒躲,枕頭落在了他的胸口,他隨手一抓便抓在了手裡,動作從容俐落宛若行雲流水,從警多年的他身手一點也不比江君越差了,相反的,更添了幾分英氣。

季唯雪打了人,卻彷彿打在了棉花團上,對方不但沒反抗,相反的還帶笑的把枕頭乖乖的送還了主人,“下次輕點,別甩傷了手臂。”

“撲哧”,藍景伊一個沒忍住,笑場了,有這樣被打的嗎?就差點說你別惱,我把頭伸過來給你打如何?

這世上就是有這樣犯踐的,可是落在薛振東的頭上一點也不違和,彷彿這就是他趕著飛機飛來的目的似的。

季唯雪狠狠瞪了他一眼,卻是把目光落在了季唯衍的身上,“哥,你怎麼來了?”

“醫生說你不配合治療,不輸液,有沒有這回事?”季唯衍表情嚴肅,輕聲說過時,眼底都是對這個妹妹的憐愛,“都是媽,把你寵壞了。”

“疼,要不你紮一回試試?真的很疼的。”

“行,既然疼,那就別紮了,我送你回家。”這次,季唯衍還沒說話,薛振東先開口了。

“你會帶我回家?真的假的?”眼睛一亮,季唯雪粉唇微嘟,之前對薛振東的惱意這一下子就頓去了,當真比變臉還快。

“嗯,你這病也不嚴重,吃些藥就好了,不用住院,下床吧,咱們走。”

“吃藥?什麼藥?姓薛的,你別是送我那種東西,然後再把我帶進局子裏栽贓一次吧。”

薛振東拘捕過季唯雪?這還是藍景伊第一次聽說,她哪裡知道那一次也是她的傾傾小妖孽算計了薛振東和季唯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