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今晚有獎勵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8:38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急壞了。

電話裏不是不可以說,而是,她擔心他又會對她隱瞞什麼,這男人,從來於她不好的事兒都是先瞞著她的,只有親眼看到他說,她才能相信他說的話沒有讓利。

江君越牽起她的手,抿唇笑道:“先進屋再說,爺餓壞了。”

“好吧。”看看周遭,這園子裏的確不是說話的地兒,他這是在暗示她隔牆有耳呢。

兩個人進了大廳,餐桌上正上著菜,七八道菜陸續的端上來,藍景伊也坐在了他的對面,他吃晚餐,她當宵夜吃著,反正她現在是一個人吃東西補兩個人的營養,多吃一餐也應當的。

“傾傾,說吧,別再找其它藉口了,這沒外人,再說你說話也沒拿喇叭,別人聽不見。”她一開口就堵住了他可能會有的藉口,這都幾天了,每每她想問他的時候,不是被這件事擋了就是被那件事擋了,可今天她回味一下,就覺得這男人是故意的,故意不告訴她,抑或是他之前只是騙她的,他根本就什麼也沒審出來。

“小樣,還拽上了?你找季唯衍的事兒爺我可還沒原諒你呢。”優雅的吃著晚餐,江君越只拿眼尾瞄了她一眼。

“那你不接我電話我也沒原諒你呢,說,爸爸的事兒到底怎麼回事?”今晚她必須要知道,他再也躲不過去了,因為,由他現在的反應看來,這事有猫膩了,又或者是他不好說出來。

“呵呵,媳婦這是要刨根究底了是不是?”江君越笑了,手裡的筷子也放下了,單手支著下頜表情輕鬆的看著她,“真不是你想像中的那樣,你爸他……他還活著,不過……”

“不過什麼?江傾傾,你別香香吐吐的好不好?給我把話說完整。”她的耐Xing真的快要被江君越給磨蝕光了。

“真要我說?”

“說。”

“那我可說了。”

“說吧。”他再不說,她一準端起面前的湯全都扣到他的頭上,他太討厭了,太能吊人胃口了。

“穆叔不是你親爸爸。”

“你……你說什麼?”藍景伊懵,呆呆的看著江君越,彷彿他在講著什麼天方夜譚般的童話故事似的。

“穆錦山不能生育。”江君越慢香香的又拿起了筷子,挑了一口菜入口,一邊吃著一邊說道。

“你……你再說一遍?”

“好話不說二遍,季唯衍就是穆叔不能生育的產物。”

“到……到底怎麼回事?”藍景伊越聽越糊塗,爸爸不是爸爸了?那她的親爸爸是誰呢?

這突然間的變化讓她始料不及,整個人半天也沒消化完江君越才說過的話,這事情,來得太詭異了。

“穆錦安與季漫珍的事是穆叔一手促成安排的,原因只有一個,季漫珍要一個孩子就跟他分手,而他生不出來,只好安排了穆錦安取代他與季漫珍有了關係,後來就有了季唯衍,等季漫珍發現的時候,什麼都晚了。”

藍景伊越聽越覺得這是天方夜談,這是只有小說裏才有的情節吧,她的身世怎麼會這樣的撲朔迷離,這不可能的,不可能,反正,她不相信。

“然後呢?”

“穆錦安威脅季漫珍嫁給他,否則就說出穆叔不能生育的事情,後來,就有了季唯雪,只是季漫珍再也受不了穆錦安無休無止的無禮要求,終有一天就把他鎖在了季家的後園子裏,不許任何人接近他。”

“季家的事我不想聽,我只想知道,那我爸到底是誰?”喉口裡有一股熱血,一直在流淌著流淌著,怪不得江君越一直不告訴她,這答案果然具有衝擊力,還很强很强。

江君越攤了攤手聳了聳肩,道:“你爸爸是誰除了穆叔沒人知道,所以……”

“所以還是要找到他,對不對?”

這都什麼呀,藍景伊被繞的頭疼了。

“對。”江君越給了藍景伊一個肯定的答案,這才繼續用起餐來,“其實,你知道這些也沒什麼用,不如等為夫的找到了本尊再來告訴你好了,這些,以後你就不用再Cao心了。”

聽他說得好聽,可她隱隱的就是覺得他有什麼在瞞著她,卻哪裡能想得出來呢,她等了他一個晚上,結果就等來了這些。

打了一個哈欠,她困了,“機票訂了嗎?”她想回了,想沁沁和壯壯那兩個小鬼了。

“訂了,後天。”

“成哥和雪悉呢?一起回嗎?”

“這是人家兩口子的事情,我說媳婦,你就少Cao些心吧,你還是想想爺的Xing福吧,這被你冷落了多久了,你與靳雪悉卿卿我我的時間比跟爺一起的時間還多,還有那個季唯衍,雖然不是你親哥哥,可他是你二叔的兒子,即便是遠房的堂叔,你們也是堂兄妹,那就是近親,近親是不可以結婚的,以後,給我離他遠著點,打不通我電話也不能找他,聽見沒有?”

“都要死人了還不找他?江君越,你講點道理行不行?”

“不行,爺的女人,就是不許別人覬覦。”

他這是霸道,還霸道的理直氣壯。

“還有那個簡非離,也給我離著遠點。”

“呃,我再替你加一個,陸文濤我以後也要離著遠點,對不對?”

“對,嗯,媳婦領悟力不錯,今晚有獎勵。”

“獎勵你個大頭鬼。”他嘴皮子一動,她就知道了他的花花腸腸了,這男人,又想歪了。

“行了,爺累壞了,上樓洗洗睡了,傷口還要換藥,爺不是鐵打的,是有血有肉的人。”

他一說起他的傷,她頓時柔軟了心腸,完了,他就是吃死了她的心軟,總能拿住她乖乖的聽他的話。

回了房間,洗洗躺下,藍景伊還是有一堆問題,“季唯雪的病到底怎麼回事?”

“真的是絕症,她沒有多少日子了。”這話,江君越的口氣淡淡,可是神色間的心疼卻是顯而意見的,他跟季唯雪之間一定有什麼,不然,他不會如此神情。

“那你怎麼不憐香惜玉呢?”

“你欠季家的情,爺很小的時候就替你還了,所以,對季唯衍以後不必再有任何自責和歉疚,若不是爺小時候機欞,季唯雪早就沒了。”

“你小時候救過她?”

“嗯,陰差陽錯吧,不過,爺要跟媳婦發誓,爺救她時真的沒想過有一天要跟她扯上關係的,爺比季唯衍那厮可是純潔多了。”輕輕攬著她靠到他的懷裡,“我和她,如今是朋友。”

“你怎麼辦到的?”江君越這話,藍景伊相信,季唯雪還請他去季家做客呢。

“爺不告訴你。”他嘿嘿乾笑兩聲,薄唇便朝她的俯落了下來,明顯的不想繼續她的話題了,睡覺最大,他要睡了。

“喂喂,我懷着孩子呢。”這男人,太禽獸了。

“無妨,咱這床上有枕頭。”

藍景伊頓時語塞,他這是拿她一清早說出的話堵了她的嘴,還讓她啞口無言。

清清淺淺,綿綿軟軟的吻,每一次他這樣吻她的時候,她的身體就象是醉了一般,蕩漾在他的氣息裏根本醒不過來。

他是毒,是癮,讓她再也割捨不開。

那一晚,房間裏的那只枕頭果然派上了用場,在他輕柔而又霸道的攻勢下,藍景伊繳械了。

夜半睡下,一夜寧靜。

無夢。

只有身邊的男人。

他叫傾傾。

“姓薛的,誰讓你打我手機的?”

“……”

“那你就過來唄。”

“……”

“呃,你讓我陪她去醫院?若我願意,當初也不用找你幫忙了,你到底來還是不來?”

“……”

“這就對了嗎,到時小爺我一定不會虧待你。”

江君越的聲音壓得低低的,卻還是透過門縫傳進了藍景伊的耳鼓,她醒了。

光著腳丫下了床,無聲無息的走在地毯上,輕輕推門,江君越果然是狗鼻子,居然嗅到了她來了的味道,轉身了。

“誰要去醫院?你找誰幫你的忙?”

江君越給了藍景伊一個請她安心的表情,這才急急向對方道:“振東,吵醒媳婦了,這事就這樣定了,我哄我媳婦去了,回見。”說完,也不等薛振東回應,他就掛斷了手機。

“怎麼回事?”江君越到底有多少事情瞞著她?

江君越給了藍景伊一個很無辜的笑,“媳婦,這事真不怪我,唯雪住院了,她要見薛振東,可是姓薛的死活也不來,你剛剛不是也聽見了,我正勸他呢。”

“為什麼她找的是薛振東而不是你?”昨晚他似乎是說明白了,現在藍景伊才發現他一點也沒說明白,她又被繞糊塗了。

“媳婦,這是智商問題,你就不必追根究底了,爺會處理好的。”

又來了,她一問他他就顧左右而言它,“那我就去告訴季唯雪,她小時候那個救過她的人是你而不是別人。”

“唉,我那也不算是救人啦,姑NaiNai,你就別摻合了行不行?”

“到底怎麼回事?”

“好吧,爺就坦白了,不過,傳到你這裡再不能被第四個人知道了,否則,你等著與季唯雪分老公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