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沒有水份的第一次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8:17
A+ A- 關燈 聽書

即便是白色的紗布裹在傷處,他帶給人的也就一種感覺。

興感。

再加上他身上那些縱橫交錯的傷疤,讓他看起來特別的男人。

嗯,爺們。

擰開水龍頭,靳雪悉洗得是冷水,澆了半天人才清醒了些許,洗好了,她伸手就去拿睡衣,這才發現是才買來的還沒拆開包裝的內衣加睡衣。

穿吧,不然也沒有其它的可換的,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她就不該跟著藍景伊去買這些。

撕開包裝,可打開了,她更不想穿。

太透了。

小內內小得讓她覺得是不是最近布料奇缺或者價錢太貴了,完全是那種超省布料的款兒,比繩子粗不了多少。

硬著頭皮穿上,急忙套上睡衣,睡衣的布料不省,很大方,可是,太薄了,半透明的讓她內裡才穿好的小內內特別的顯眼。

靳雪悉後悔了,可再看脫下去的衣服,她剛剛沖涼時沒想那麼多,此時已經被水淋濕了。

最後,靳雪悉披了一條浴巾不倫不類的出了浴室,頓時一股飯菜香飄來,“過來吃飯。”成青揚坐在小餐桌前,正等著她出來一起用餐呢。

“哦,好。”低著頭,靳雪悉就象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一樣,垂頭坐在成青揚的對面。

四菜一湯的經典套餐,簡單卻不失營養,很符合成青揚的個Xing。

他悶聲不響的吃著,讓她漸漸的放鬆下來,陪著他一起用餐,那種感覺怪怪的。

或者說,經過了這兩天兩夜,他們之間似乎是有什麼發生變化了,又似乎什麼也沒有變。

去醫院做了檢查後就逛街,此時的靳雪悉委實是餓了,一會兒的功夫就將面前的食物吃光了,她抬頭看他,卻見他安安靜靜的坐在椅子上,只是看著某一點一動不動。

靳雪悉吐了吐舌,起身就要收拾餐具,小手卻被成青揚輕輕一按,“放著,一會傭人會收拾。”

“好……好的,那我……”

“我媽來了,你就留在這房間吧。”

“成……成阿姨又回來了?”靳雪悉瞬間就覺得全身都繃緊了,老人家不喜歡她而喜歡夏晚歌,她知道。

“嗯,你留在我房間就好,去陽臺曬曬太陽,然後午睡一下。”

“那……那你呢?”

“我養傷。”

靳雪悉的小嘴張成了O字型,很想問他他們兩個今天就要這樣度過嗎?

這也太悠閒了吧。

“醒了可以看電視,嗯,還可以上網,WIFI已經好了。”成青揚說完就起身到了床前,倒下,闔上眼睛像是睡著了又像是在假寐。

他還真的是在養傷。

靳雪悉乖乖的去陽臺曬了一會太陽,想著他已經好起來了,她便輕鬆了許多,內疚感也少了些。

說是要午睡,可是回到房間,成青揚還霸著那張床,想起昨晚他摟著她睡時的感覺,靳雪悉渾身激欞欞的一顫,還是不要了。

“我媽在呢。”

就這一句,她要走向沙發的脚步頓時頓住了。

才披著浴巾到處走,現在,她才發現她忘了一件事情,她忘記買新衣服了,這沒的換了。

“青揚,我……我沒衣服了。”絞著睡衣薄如蟬翼般的衣角,她微囧的道。

“嗯,午睡吧,到時就有了。”

那就是說她現在還只能穿身上的這幾只。

她自己才買來的一個比一個小件一個比一個透明,都是這般的。

藍景伊,她害慘他了。

慢慢的躺在他身邊,經過了昨晚,她似乎也沒有那麼怕了,背對著他,她低聲問:“傷口還疼嗎?”

“不疼。”

“你真厲害。”縫合的時候他也沒什麼反應,“青揚,你是不是沒有痛感神經呀?為什麼你不覺得疼呢?我看著都覺得疼。”她忽的轉身,他的臉立刻放大在眼前,她好奇的看著他,有時候就覺得他象一個怪物。

“習慣了。”淡淡三個字,他便闔上了眼眸,不再說話了。

靳雪悉頓覺無趣極了,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喜歡這個男人,他真無趣。

撅著小嘴,她又轉過了身,心裡開始升起了無數的小疙瘩,她不開心了。

“害怕?”不想,她不說話了,他倒是突的來了這麼兩個字。

“不怕。”她不是怕他好不好?是覺得現在的他很無趣。

“那就睡吧,醒了再做其它的事兒。”

他輕聲語,她也沒想其它,直到真的醒了時,她才知道成青揚這個人從來說話都是有理有據的。

昨晚沒睡好,再加上早上起得早,靳雪悉這一個午睡一直連到了晚上,醒來時天已經黑透了,她根本不知道是幾時了。

房間裏很黑,她伸手就要去開燈,一隻手卻落在了她的小手上,微溫,透著男Xing混合著烟草的味道,“餓了嗎?”

她搖頭,看不清黑暗中的他,只是覺得今晚的他有些怪。

“真不餓?”

“嗯。”她睡了一覺,睡之前吃了東西,這一動未動的躺了這麼久,確實不餓,也是這時候才發現自己身上還只穿著睡著前穿著的那件半透明的睡衣,可是浴巾早就不知道滾到哪裡去了。

“若你後悔,還來得及。”

“什麼?”她一時沒反應過來,低低問了一聲,身子卻被輕輕一摟,她這才發現成青揚的身體滾燙滾燙的,“你發燒了?”

“沒有。”

他的手扣著她的緊貼著他,那股子溫熱很快就傳遞到了她的身上,即便房間裏的冷汽開得足够大,她還是覺得熱,很熱,口乾舌燥的舔了舔唇,可熱度沒减反倒是昇了。

靳雪悉正懊惱的時候,唇上突的落下了彷彿火球一樣軟軟的東西,那種觸感讓她彷彿要被融化了般的睜圓了眼睛,愣愣的看著漸漸習慣的黑暗中的男人。

他吻她了。

真的吻她了。

所有的動作都是那樣的慢,卻又好象是醇酒一般徐徐緩緩的滲透進她的身體裏,讓她隨著他的動作一起起舞一起歡唱。

她以為她會緊張。

卻早就在那男人濃烈的氣息中醉透了。

靳雪悉覺得自己做夢了。

可是這夢又是那樣的真實。

許久許久,他輕摟著她靠在他的懷裡,她羞羞的噤聲的蜷縮著,人早就不困了,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有兩個人淺淺的呼吸縈繞在那泛著特別氣息的空氣裏,久久也不消散。

“後悔嗎?”他終於輕聲問她。

“不。”她抿唇,倔强的回了這一字,心底裏卻是甜蜜的,受了傷,他還是這樣棒,由頭至尾都是他在主導一切。

“我……”他又開口了,低低一個字後頓了一下,接著道:“也是第一次,所以,才不够好。”

“真的第一次?”許是兩個人的關係又進了一步,靳雪悉熟稔的轉頭就問他。

“嗯。”

“我不信。”她撇嘴,或者他與女人是第一次,與男人呢?一定有的。

“君越很正常,所以,我才一直留到今天。”

靳雪悉哭笑不得了,他這樣的話讓她覺得她要感謝江君越了,若是江君越不正常,她都沒可能得到這男人的處那啥男之作呢。

可再細細品味,這樣的話由他說出來,便可見他對今晚的認真了。

“我查過了,輸液的藥液對身體不會有損害,也不會……”

她小手立刻捂上他的嘴,“不許說。”也不會對懷孕有影響吧,她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可偏就羞了。

“好。”

他還真就不說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果然還是那樣無趣。

可,她居然就喜歡這樣的他。

冷冰冰有冷冰冰的味道。

還是別具一格的味道好不好?

或者,喜歡一個人,他所做的一切就都是最好的吧。

“睡覺還是吃晚餐?你自己選擇。”

“睡覺。”她窩在他身邊,什麼也不想做,就想這樣一輩子,她覺得自己是在做夢,可當咬了舌之後才發現很疼的。

這樣真好。

她終於做成一個女人了。

他不說話,她就躺在他身邊絮絮叨叨的說著,從前對他的那種懼怕就因為這一晚的一個突飛猛進的進度而消彌了。

於是,她說,他聽。

夜在兩個人的世界裏是那樣的和諧,唯美。

說著說著,她又想到被他扯爛了的睡衣了,“青揚,你是不是因為睡衣才要了我?”她眨著眼睛問他,想起藍景伊說過的,睡衣最助男人的那個什麼欲那啥望來著。

“傻瓜,以後,離藍景伊遠點。”要是睡衣真能搞惦他,他也不用今晚奉獻出自己的第一次了。

這第一次,沒有半點水份,他沒騙她。

“我不,她是我閨蜜。”

“好。”歎息了一聲,成青揚又噤聲了,就聽著身邊的女人絮絮的說著,突然間就覺得原來做一回真正的男人真的很不錯,原來女人還是可以走進他的人生的。

或者,就這樣吧。

他不反感,還可以接受,已經算是最好的了。

而曾經的那個人,他已有妻有女有子,他再也無法改變什麼了。

同一晚。

另一幢別墅裏,江君越的車燈終於亮在了園子裏,藍景伊穿著寬鬆的卡通睡衣便飛奔到了樓下,終於沒有人打擾她和他了,她女漢子般的摟住他的腰,“傾傾,快跟我說說,二叔都招了什麼?我爸爸到底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