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穿不穿,都帥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7:49
A+ A- 關燈 聽書

“呵呵,夏小姐經驗真豐富,難不成也懷過孩子與男人那啥過?不然咋知道這樣不傷胎兒?”男人與懷了孕的女人那啥,通常都是在女人身下墊個枕頭確保安全,藍景伊抓了這個機會直接反擊夏晚歌,反正一切都要為靳雪悉鋪平道路,這個夏晚歌,她就得靠邊站。

“你……你胡說什麼?”夏晚歌站住,惱羞成怒了。

“成阿姨,我說的有道理沒有?”藍景伊也不理夏會晚歌,撒嬌的問著成絮瀲,她算看明白了,成青揚的媽媽是個女漢子,吃軟不吃硬,不能硬來,就必須要軟攻。

成絮瀲老臉微紅,這話題太過露骨了,可是藍景伊說的也有道理,夏晚歌若不懂,何苦要嫌枕巾呢。

這樣一想,之前給夏晚歌打的九分已經去了三分了,“行了,我自己隨便擦擦,不礙事,江小子,你為什麼要打小歌?”

“阿姨自己問她好了,她說過什麼話她自己怎麼也該記得吧,那樣的話我可說不出口。”他江君越就護老婆怎麼了,自己的老婆自己欺負可以,她夏晚歌要欺負就不行。

“我又沒說什麼,姓江的,你不要血口噴人。”夏晚歌才被藍景伊給擠兌了,正憋著氣沒處發呢,現在江君越又這樣說,這是在火上澆油。

“真沒說什麼?夏小姐最好仔細回想一下。”

“我沒說什麼,就沒說。”夏晚歌死不承認。

“呵呵,既然夏小姐不承認,那就別怪小爺我不会了。”江君越隨手拿過手機,昨晚成青揚讓他小心夏晚歌的時候,他在她一進來時就按下了錄音鍵,指尖輕輕一點,頓時,夏晚歌之前說過的話便被播放了出來。

當那句罵藍景伊踐女人的話一出來,夏晚歌的臉色頓時白了,“成阿姨,若不是她說髒話我也不會摔了花瓶。”江君越無辜的面對成絮瀲,早就知道夏晚歌不好對付是個無理取鬧的人,他早就留了一手。

成絮瀲的臉色難看了,之前就因為枕巾的事對夏晚歌的好印象减了幾分,這一下,又再减了些分。

不過,夏晚歌到底是她帶來的人,扯過夏晚歌的手,死要面子的就往外面走去,“走,我帶你去看看青揚。”

夏晚歌一身濕,來的時候還趾高氣揚,走的時候卻只剩下了狼狽,惡狠狠的睨了藍景伊一眼,便出去了。

“傾傾,走,我也要去看雪悉呢,一會兒我要與她一起去醫院產檢,成阿姨,你是陪著夏小姐呢,還是要與我和雪悉一起去?”最好成絮瀲陪著夏晚歌不去醫院,那今天產檢的事情就更好過關了。

藍景伊這當著夏晚歌的面問的,成絮瀲的臉色更難看了,總不能在夏晚歌的面前說她要陪靳雪悉去醫院吧,只好訕訕的道:“我留在這裡照顧青揚,你和雪悉一道去吧。”

“阿姨……”夏晚歌惱了,成絮瀲這意思就是想要留住那個女人的孩子了,那她還有希望嗎?

“放心,阿姨只是想要那孩子而已,其它的事,見過了青揚再說。”兒子她拗不過,便什麼事都不能直接表態。

幾人正要開門,門卻在裡面打開了,靳雪悉一身齊整的站在門前,“成阿姨,青揚正念叨您呢,不想您正好來了,您還要與我和藍姐姐去醫院嗎?”

“不……不去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雖然成絮瀲還有一分懷疑靳雪悉肚子裏是不是真懷了兒子的孩子,但也不能撇下夏晚歌,親事做不成,可是夏家也不能得罪了,那是關係到兒子的命脈問題,要知道夏家在政商兩道全都吃得開,若是兒子娶了夏晚歌,以後到哪都能吃得開,可惜呀,他似乎是認定了靳雪悉。

“你就是靳雪悉?”夏晚歌滿臉敵意的看著靳雪悉,恨不得在她身上剜出兩道窟窿來。

“嗯,她就是雪悉,是我閨蜜,我們有事先去忙了,夏小姐再見。”藍景伊上前一步護上了靳雪悉,有她在,絕對不能讓這個夏晚歌欺負了靳雪悉。

夏晚歌還想說什麼,病房裏傳來了成青揚的聲音,“媽,來者是客,招呼晚歌坐吧。”

這一句來者是客,就已經表明了他的立場,夏晚歌於他只是客人,就連妹妹都不是了。

藍景伊才不管成家的那些個破事,牽著靳雪悉的手,回頭瞄了一眼江君越,“司機先生,有勞了。”

“遵命。”江君越配合的來了一個敬禮,三個人便下了樓,還真是往醫院的方向去了。

上了車,藍景伊又不好當著靳雪悉的面問爸爸的事了,蔣瀚開車,江君越坐副駕的位置,她拉過靳雪悉的手,悄聲問道:“昨晚成哥有沒有向你表白?”

靳雪悉小臉一紅,頭低低垂下,“不知道。”

“呃,他有沒有向你表白,你不知道?”

“我不知道他那樣說話算不算是表白。”他就一句‘儘快懷上就好了’,像是表白又不像是表白。

“他哪樣說?快點從實招來。”藍景伊樂了,這樣看起來有戲了。

靳雪悉小臉更紅了,“藍姐姐……”

“快說,不說我呵你癢。”小手撓著靳雪悉的胳膊窩,兩個人瘋鬧了起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拗不過藍景伊鬧騰,靳雪悉只好說了。

“哇塞,那你趕緊加油呀,上次我跟你說的那個辦法,你有沒有準備了?”

“什……什麼辦法?”靳雪悉眨動著一雙大眼睛,滿臉的疑惑不解。

“睡衣呀。”小聲提醒她,藍景伊真是要對靳雪悉無言了,她那天說的那樣清楚,靳雪悉居然沒給當回事。

“沒……沒準備。”

“那一會兒去醫院回來,咱兩一起去選,嗯,我也該選幾套了。”

“選什麼?”前面兩人說話很小聲,這後面一句藍景伊加大了嗓門,江君越聽見了,便插了話進來。

“不告訴你。”藍景伊回了他一個神秘的表情,就是不說了。

靳雪悉更不可能說出來。

睡衣呢,她一個靚女家,不可能對一個男人說的。

可看她的臉色也知道藍景伊一定是說了什麼少兒不宜的話題,江君越當不知道,淡淡笑開。

車子裏瘋瘋鬧鬧的很快就到了醫院,停了車,藍景伊才發現後面還跟來了一輛車,居然是成絮瀲派來的,幸好江君越早有安排,無論是尿檢還是B超都很順利,很快就做完了檢查,成絮瀲的人拿著報告單便離開了。

江君越去忙工作上的事情了,藍景伊便與靳雪悉去逛起了內衣商場,七個保鏢寸步不離的跟著,雖然帶幾個大男人逛內衣店很不協調,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江君越不許她單獨行動,她就不敢,為了肚子裏的孩子也不敢。

“藍姐姐,孩子會踢你了嗎?”靳雪悉羡慕的看著藍景伊的肚子,她上次懷孕沒多久就流了,想想就心痛。

“還早著呢,來,這套看著不錯,適合你,清新又帶著點透明,好看。”藍景伊拿過架子上的一套小衣便往靳雪悉的身上比了比。

“這……這樣也能穿?”

“為什麼不能?太能了,嗯,這件包了。”遞給身後跟著的售貨員,藍景伊就替靳雪悉作主了,逛了一個多小時,她替自己和靳雪悉各掃了七八套,這才心滿意足的刷了江君越的卡離開了。

車子送靳雪悉回去後再送她回了別墅,成青揚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今晚上她要好好的在家裡等著江君越把爸爸的事情弄清楚,至於靳雪悉,就看她自己的造化和本事了,若成青揚的心在靳雪悉這邊,那夏晚歌就不算事。

果然,靳雪悉回去的時候,夏晚歌和成絮瀲都已經走了,別墅裏靜悄悄的,她踏上樓梯,一級一級踩上去的時候,心跳便不由自主的加快,手裡的大包小包裏全都是小內內,一想起藍景伊挑的那些個款式,她的小臉就禁不住的紅。

真安靜。

她輕輕推門,就怕吵醒可能睡著了的成青揚,可當開門望到裡面的情形時,她手裡的東西頓時落了地,“啊”的一聲驚叫,轉身就要逃離。

可她的腿再快,也快不過房裏的那個男人。

成青揚隨手扯過了晨褸披在肩上,長腿兩步就追到了靳雪悉,手一帶,便拉著她進了房間,“又要去哪?”這樣問她的時候,他來不及系帶子的晨褸暴露了他幾乎沒有任何束縛的身體,同時,他眸光落下,徐徐掃過地上的那一堆東西,包裏的他看不見,可是從包裏滑落出來的他卻看得清楚,那條沒受傷的腿輕輕一勾,就勾起了一套小內內,直接放到正驚得渾身僵硬不敢亂動的靳雪悉的手裡,“去洗個澡,然後開飯,我餓了。”

靳雪悉的手裡是他才摸過的小內內,那上面還有他留下的溫度,彷彿燙人一樣,她拿著就飛奔進了洗手間,輕靠在門板上,呼呼的喘息著,腦子裏卻全都是才開門時看到的那具身形。

興感。

惑人。

成青揚很帥。

穿不穿,都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