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很勾女人的心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7:06
A+ A- 關燈 聽書

就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嗎?

她藍景伊還就不信這個邪了。

誰讓他不告訴她爸爸的事了,她如今還就不問了,就看誰先忍得住。

耳朵塞了,果然聽不見了撞門的聲音。

可躺在床上的兩個女人都已經了無睡意了。

大眼瞪小眼,你看我,我看你,想說話,可對方又聽不見。

終於,到最後還是藍景伊一個先沒忍住的揪出了耳朵裏的棉花團。

江君越那厮還在撞門。

靳雪悉無辜的看著她,很想去看看成青揚,可現在,她兩個出不去了。

真吵。

吵死了。

藍景伊下了床,站在門裡看著那扇被一直摧殘顫抖不停的門,咬牙喊道:“姓江的,你到底要鬧哪樣?”

“成絮瀲來了,靳雪悉,你再不出來就要被她抓現形了。”

“成絮瀲?”靳雪悉迷惘的看向藍景伊,彷彿想從她臉上看出這成絮瀲是何許人也似的。

藍景伊這才反應過來自己是自作多情了,原來江君越根本不是來找她的,成絮瀲姓成,成青揚也姓成,而且他母親也來了新加坡市,藍景伊腦子激欞一轉,隨手就旋了一下門把手,門開,許是正在撞門,江君越一下沒收住,整個人便在慣Xing的驅駛下撞向了門裡,正往藍景伊身上招呼著。

“小心……”他驚呼一聲,大抵是怕撞到她,一邊抵抗著那股子慣Xing的衝力,一邊長臂一攬,便將她穩穩的攬在了懷裡,帶著她一起又往房裏沖了一小段距離,這才脚步一頓,然後,徐徐站下。

“成哥他老媽來了?”其它的都來不及問,就這句最緊急,她自己與他的事只能先靠後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對,正在路上,馬上就到,靳雪悉,你最好先躲一躲,快,我帶你從後園子離開,這樣就撞不上她了。”江君越也是沒時間理會藍景伊,先把大事和正事辦了要緊。

靳雪悉才要去隔壁房間看成青揚的時候,就已經著裝整齊了,此時已經下了床坐在了沙發上,聽了江君越和藍景伊的一唱一和,她卻是沒急,略略思量了一下,輕聲的道:“這是他的意思嗎?”

“對,不然你以為本少爺有閑功夫管你們兩個的閒事嗎?無聊透頂了,正事我還做不過來呢。”江君越煩躁的扣著懷裡一直不消停亂掙亂扭的藍景伊,自己女人還沒搞惦,他是真懶著管別人的閒事的,“快點,跟我走,景伊,你留下來照顧成哥。”

“不了,我不走。”靳雪悉依然坐在沙發上,一點也沒有要起身離開的意思,樣子從容淡定,不急不躁。

江君越看怪物一樣的看著她,藍景伊則是先沉不住氣了,“雪悉,你不知道,成絮瀲是青幫的上任幫主,也就是成哥的母親,成哥受了傷,以她的脾氣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

靳雪悉站起,背脊挺的筆直,“藍姐姐,姐夫,謝謝你們的好意,我知道你們是對我好,怕青揚母親對我不利,可,事實的真相的確是我傷了他,我也無力改變,既然這是事實,我就不能讓季先生找人替我背這個黑鍋,這樣,對那人對青揚都是不尊重的,這件事情,除了坦然面對,我別無選擇。”淡然一笑,靳雪悉便朝房門走去,“我去陪著青揚,失陪了。”

“雪悉……”藍景伊想要抓住靳雪悉,卻被她加快脚步避過了,“傻子,你怎麼這樣傻?”藍景伊低吼,對靳雪悉的選擇她真的要無言了,“成哥既然要帶你來這裡,就說明他對他那個媽肯定是沒辦法的,雪悉,你有沒有想過,或者他可以對任何人狠,卻絕對沒有辦法對自己的母親狠的……”這是人之常情,不必問她也能猜到成青揚帶靳雪悉來這裡避開成絮瀲的原因。

靳雪悉卻恍若不聞,輕飄飄若輕煙般的走出了房門。

“姓江的,你放開我。”藍景伊急了,她想追出去,可,身子卻被江君越强硬的扣在懷裡。

“你不覺得靳雪悉這樣的選擇未嘗不是置之死地而後生的一種選擇嗎?與其把責任推給別人,不如自己坦蕩蕩承認了,我倒是第一次知道一個小女生也可以做一次漢子的事情,她配青揚倒是可惜了,是青揚配不上她。”江君越低低在藍景伊耳邊絮叨著,他的聲音很低,可吐字清楚,字字潤進藍景伊的腦子裏,竟讓她神奇般的慢慢的安定了下來,或者,他說的也有道理。

就在藍景伊出神的回味著江君越的話時,門外先是傳來一串低低的腳步聲,隨即,一道陌生的女聲響起,“你就是那個傷了我兒子的靳雪悉?”

糟了,成絮瀲來了,還來得很快,出乎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

江君越終於鬆開了藍景伊,卻也只是鬆開了她的身子,她的小手被他强行的牽起,一指一指相扣進他的大手裡,兩個人就這樣十指相扣的帶著點彆扭意味的走出了房間。

門外的走廊裏,樓梯前一個五十幾歲的女人威風凜凜的站在那裡,以睥睨的姿態俯瞰著靳雪悉,她不是很高大,卻就是給人一種高大的感覺,這是藍景伊第一次見到成絮瀲,可只一眼,就被她渾身上下所散發出的那股子女子霸氣所吸引,竟是,不想移開視線。

半老徐娘,卻也是美貌與英氣並存的獨特存在。

“是,我是靳雪悉,成媽媽,青揚在房間裏休息,若您想要懲罰,也請等他的傷好些了,燒退了,再懲罰我,好嗎?”靳雪悉不卑不亢,小臉微昂的直面成絮瀲,一點也沒有被她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凜然氣勢所威懾,更不見半點害怕的神情,只是,她的臉色依舊蒼白,這是自成青揚受傷之後就一直這樣的,她自己也無力改變。

“呵,你倒是膽子大,居然還敢承認是你傷了青揚,嗯,有點骨氣,可我兒子不能白傷了,開門,我先進去看看青揚,再來决定要怎麼處置你,哼哼。”似是也被靳雪悉淡然而不驚不躁的表現所驚詫,成絮瀲並沒有如藍景伊想像中那般直接就開始折磨靳雪悉,而是旁若無人的等靳雪悉開了門就越過靳雪悉便進了成青揚的房間。

門開了。

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混合著藥液氣息的味道絲絲淼淼的飄散向周遭,房間裏,床上的男人已經坐起,一張俊顏上雖略顯一絲疲憊,卻絲毫不見任何驚亂,若不是掛在床頭的輸液還在那裡,任誰都不相信他就是不久前被縫針縫了一個多小時的那個人。

“青揚,你怎麼樣了?”從強勢到慈和,不過是秒秒鐘的時間,成絮瀲卻做得極為自然,那種母Xing的光輝潤染在她的頭頂,襯著她一時高大起來。

“媽,你怎麼來了?”成表揚一向冷冽的面容微微牽出一絲笑意來,他很少笑,這一笑,藍景伊發現其實這男人笑起來很好看,至少,很勾女人的心,就她看了,心都不由得怦怦狂跳了起來,當然,那不是傾慕,只是异Xing間相吸的自然的本能的反應罷了。

她喜歡的,她愛的,只有一個江君越。

像是感覺到了她的花癡似的,江君越握著她的手一緊,再狠狠一捏,“哎呀,疼。”她皺眉,小聲的嘟囔了一句,頓時惹得周遭的人都看向了她,這其中自然也包括房裏的那一位成媽媽,回頭淡淡瞥了她和江君越一眼,那一眼中似乎是飽含了一種說不出的複雜的意味,讓藍景伊心臟“咚咚”亂跳起來,不敢再說話了。

“怎麼?我不能來看你嗎?再不來,人家的孩子都能打醬油了你的還沒有著落呢,青揚,你想讓媽為你Cao心到幾時呢?這次,媽帶了小歌過來,你要好好對她。”

呃,這是母親要替兒子包辦婚姻的節奏了,藍景伊不由得開始可憐起成青揚,看起來再不可一世,可他身上也有弱點,一個就是成絮瀲,一個就是江君越,兩個八杆子不應該打到一起的兩個人,一老一年輕,都吃死了他。

不然,他也不必有醫院也不敢去。

“媽,小歌太小,她不適合……”

“她自己不覺得小就好了,不過是比你小一輪而已,你三十二,她二十,嗯,剛剛好。”

藍景伊扭頭看靳雪悉,靳雪悉比成絮瀲口中的小歌還小呢。

所以,不能以小歌小找藉口吧,成青揚這藉口太爛了。

她看著成絮瀲就很不喜歡,她憑什麼支配她兒子的人生呢,心底裏打起了小九九,在她的認知裏,現在的成青揚就只能是她閨蜜靳雪悉的,再說了,為了免除成絮瀲一會與成青揚敘完家常後對靳雪悉再施以‘暴行’,她必須孤注一擲,“成阿姨,雪悉已經有了成哥的骨肉了,你再給他塞一個女人,不知是你想讓雪悉的孩子一生下來就是私生子呢,還是讓你給成哥帶來的女人做小三呢?”

她這一句,輕描淡寫,說的時候波瀾不驚,可是語落的時候,卻攪起了千層浪,所有人都吃驚的看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