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不能便宜了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6:53
A+ A- 關燈 聽書

“靳雪悉,你長沒長腦子呀?為什麼不先看看是誰再動手呢?”藍景伊恨鐵不成鋼的看著靳雪悉,她這沒追到男人,反倒傷了男人,真是一朵奇葩。

“那時天黑,再加上我身子軟綿綿的,看到有人在身邊就以為他對我……”深吸了一口氣,靳雪悉幽幽的望著窗子,“若是那時知道是他,我怎麼會下手呢,他連碰我都不屑,又怎麼會唐突了我,呵呵,是我自己自作多情了。”

這樣的靳雪悉是讓人心疼的,藍景伊本來還想訓她幾句,可是這會子,愣是一句也說不出來了,“這是老天爺的安排吧,你也別太自責了,不怪你,對了,後來你們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我刺了他一下後,就聽到了一聲悶哼,這才知道是青揚,於是我手忙腳亂的摸到床頭燈,打開燈看到的就是一身是血的他,我頓時傻了,才要說話,他的手機就響了,我拿起他的手機接通就遞到了他的耳朵邊,我聽不到對方講了什麼,只聽他‘嗯嗯’了兩次,便示意我掛斷了,那時,他身上的血流的更多了,他卻伸手一拔便拔下了那只三棱匕首,然後,踉蹌著起身,隨便處理了一下傷口便扯開了床單包紮了傷口,扯著我就要離開。”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沒幫他?”藍景伊詫異,這成青揚倒真是一條漢子。

“我當時手脚一直抖,嚇得連說話都不俐落了,哪裡還能幫他的忙,倒是他扯著我我才回了神。”

“然後,他就帶傷把你帶到了這裡?”

“是的,我要替他開車,他也不許,進了別墅一道道的鎖上門,最後進了那間房間我就再也出不去了。”

“看來,他接的那通電話有問題,是不是他母親的,你有看到稱呼嗎?”

“沒……沒呢,我當時都懵了,什麼都看不清,眼裡就只有血,到處都是血,所以真沒注意他手機裏那個打來電話的人是誰,回來這裡,他找到了醫藥箱,止血,上藥,消火,包紮,雖然只有一隻手,卻做的極為熟練,讓我連……連插手的機會都沒有,因為我看起來比他還要更加笨手笨脚。”靳雪悉說著,慚愧的低下了頭,“藍姐姐,我是不是很沒用?他一定惱我了,今天一直對我很凶。”

藍景伊輕拍了拍靳雪悉的肩膀,“傻瓜,他這是在保護你,他母親來新加坡市了。”

靳雪悉雪亮的眸子輕輕一眨,猛然想起季唯衍說過的話,“季先生說會找人替我背黑鍋,就是怕青揚母親知道是我傷了他對不對?”

藍景伊點了點頭,小丫頭不笨,這終於反應過來了,再看靳雪悉,一張小臉又垂了下去,“我傷了他,他卻為了我不肯去醫院,我一直猜測著原因,想不到原來是因為……因為……”說到這,她倏的抬起了頭,“青揚母親很凶嗎?”

“這個,應該不是吧,他只是不想他母親誤會,以免壞了你和她之間的婆媳關係,雪悉,看來,成哥是對你上心了呢。”事情原委說開了,藍景伊也輕鬆了許多,成青揚死不了就成,就憑他對靳雪悉的冷漠,他活該受那些罪,傷就傷了吧,她才不心疼。

可她不心疼,靳雪悉心疼,聽了藍景伊的話一張小臉也染上了緋紅,“藍姐姐,你不知道,才醫生為他縫合的時候,他不止沒讓打麻藥,甚至連縫針時的一個多小時都沒有吭一聲動一下,讓人就覺得那傷不是在他身上而是在別人身上似的,這次的事,是我錯了。”

“知錯就改,好好對待人家,雪悉,這次你可要好好把握了,多用點心照顧他喲。”

靳雪悉的小臉更紅了,“說到底是我欠他的,我自然要好好照顧他的,對了,姐夫要我們十分鐘後現身呢,現在有沒有超時?”

“有也不管,我不想見他,嗯,今晚上就讓他照顧成哥好了,你放心不?”手一挑靳雪悉的下頜,藍景伊風流無比的笑睨著她。

“放……放心,我很放心姐夫,青揚他……他沒膽子對姐夫做什麼的,只是你不去見他,他會找過來吧。”

“來,咱們睡覺,我困死了,累著呢。”拉著靳雪悉一起倒在大床上,藍景伊摸出了手機,“我跟他的事手機聯絡就好了。”她就不信她跟靳雪悉睡一張床,那男人還會找進來。

“這樣行嗎?”靳雪悉不放心的看著她,很懷疑的小表情。

“自然行了,現在,是姑NaiNai我說了算。”她懷着孩子呢,他自然要讓著她了,再說,她是真累了,本來睡著正香被靳雪悉吵起來,這忙到現在,她身上哪都酸疼酸疼的,知曉了成青揚和靳雪悉之間的始末,知道這二人間沒什麼事了,她這會子上下眼皮子就只剩下了打架,困死。

見她已經撥通了江君越的電話,靳雪悉也只好噤了聲,想著這兩口子真有意思,這現在明明只一牆之隔,可居然用電話聯繫起來了。

江君越接起來了,不過不等他說話,藍景伊直接就道:“傾傾,我累壞了,一動也不想動了,我睡下了,我有點害怕,就讓雪悉陪我睡了,成哥那邊就麻煩你照顧一下了,不過,睡覺之前,你得先告訴我我爸的事有什麼最新消息了?”一邊說話一邊打哈欠,她一付真的累極了的樣子。

此時的江君越正站在成青揚的床前察看他身上的傷,對於常年在道上摸爬滾打混社會的人來說這樣的傷的確不算什麼,對成青揚他是放心了,可是對電話彼端的藍景伊他卻來怨氣了,她在隔壁與靳雪悉睡下了,這不是明擺著今晚上要讓他獨守空房了嗎?

“等見了面再說,我忙著呢,掛了。”她折磨他,他就不會折磨她嗎?說完,都不等藍景伊回應,他就掛了。

藍景伊狠狠的把手機摔在了床上,“死傾傾,居然不說,他不說我怎麼能睡得著覺?”她現在最惦念著的事情就是爸爸的事了。

“藍姐姐,姐夫要跟你說什麼事呀?”現在,換靳雪悉好奇了,也以為是他們小倆口之間鬧彆扭的事,問了她好勸勸藍景伊,好好的夫妻吵什麼呢,她羡慕都來不及。

“我爸爸的事,他說他查到下落了,不然你以為我會留下來嗎?唯衍送我來的,還幫著我找到你的位置,我居然讓他一個人離開了,唉。”藍景伊越說越覺得自己混帳。

靳雪悉一時不知怎麼勸了,對江君越的話她一直持懷疑態度,不知他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說不定是他醋了騙藍景伊留下來的理由呢,不過她一個協力廠商的人也不便多說,“藍姐姐,我覺得你還是去見他一下把事情說清楚的好,我在這等你,好不好?”

“不去。”他之前不接她電話,還不把靳雪悉打過電話給她的事情告訴他,兩件事,她還沒找他算帳呢。

側過身,藍景伊睹氣的生著悶氣,憑什麼要她先對他服軟,想都別想。

房間裏只亮了牆壁燈,她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一旁的靳雪悉卻是安靜的躺在那裡看著天花板發呆。

突的,她坐了起來,“藍姐姐,你睡吧,我去看看青揚。”

“怎麼,擔心我家傾傾了?”躺了半天,那頭還沒電話打過來,她雖氣,可是氣惱到底還是被磨蝕了一些去,便與靳雪悉開起了玩笑來。

“不是的,藍姐姐你別亂說,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不放心青揚而已,唉呀,你不要問了。”靳雪悉嬌羞的下了床,趿了拖鞋就朝房門走過去了。

果然愛情的力量是偉大的,藍景伊想要封锁也封锁不了。

可,靳雪悉還沒打開門,門就被敲響了,連敲了兩聲,應該是江君越,藍景伊也坐了起來,先前的氣惱又湧上了腦門,“雪悉,別給他開門,你也先別出去,不能便宜了他。”

“好……好吧。”因著藍景伊的要求,靳雪悉只好依從了她,人轉到了小沙發上靠著,眼睛卻是一眨也不眨的盯著房門。

連敲了幾聲,藍景伊和靳雪悉誰也不理會江君越,就是不開門。

“嘭……嘭嘭……”連著三聲悶響時,那扇門便一直輕輕顫動著,門外那厮居然在撞門了。

“江傾傾,是你不想見我的。”如今又來撞她的房門,他這也太沒品沒臉了吧。

“快開門,我要帶靳小姐離開,你別封锁,否則有什麼後果全都由你來付。”門外,江君越連敲門帶撞門,還高吼這一句句,他這是三管齊下,似乎,很是著急。

可,藍景伊絲毫不為所動,江君越是什麼人她比誰都清楚,他腹黑著呢。

“姐姐……”倒是靳雪悉先急了。

藍景伊回轉身拿過枕頭,不由分說就拆了開來,一直拆到裡面,摸出了一小團棉絮來,一半自己用一半遞向靳雪悉,“來,把耳朵塞了,咱倆睡覺,由著他可著勁的作,看他如何收場。”

小樣,她就不信治不了他。

三更,晚安!!週一了,親們工作學習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