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清潔溜溜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6:42
A+ A- 關燈 聽書

突的,一道强烈的車燈光線直射過來,隨即一輛車駛進了園子裏,黑色的賓利如一匹脫韁的野馬直直駛向藍景伊,“哢”一聲響後,賓利已停在她的身邊,江君越搖下車窗,臉色已經黑了,冷冷的低喝道:“上車。”

“傾傾,你怎麼來了?”天色黑,藍景伊絲毫沒看出來江君越黑了的臉,只是突然間看見他很驚喜。

“我不該來嗎?”他忙完了事情便匆匆趕回別墅,這才發現她不見了,手機定位才知道她來了這裡。

他這話問的嚴肅冷冽,彷彿要把她劈開來一樣,她這才反應過來這男人最近特別的喜歡吃醋,想到季唯衍也在,頓時就明白了,“青揚受了傷昏迷不醒了,不然,你以為我想來?”白了他一眼,她氣惱的轉身就走,他這才一見面就給她臉子看,她氣了。

她還沒怪他呢,若不是他壓下了靳雪悉要找她的電話,也不至於成青揚現在的傷這樣嚴重。

江君越眉頭一皺,也是這時才想起來早上靳雪悉打電話要找藍景伊的事情,他一忙起來居然就給忘記了,“成青揚在這裡?”抬頭看向臺階上的靳雪悉,他狐疑的問道。

“姐夫,青揚受了傷。”幾個字,靳雪悉越說越小聲,頭也垂了下去,生怕江君越找她算帳的樣子。

經靳雪悉確認成青揚是真受了傷,江君越一推車門就下了車來,卻是看都沒看季唯衍一眼,直奔正走向季唯衍的陸虎的藍景伊,“老婆,既然成哥傷了,我們來都來了,總也要看望一下,或者留下來照顧他也是應當,你說是不是?”反正,他就是不能讓她上季唯衍的車,他剛剛跟她火是他不對,可他那也不是全醋了,而是因為擔心她好不好?

她現在很不安全,那個要殺她的人隨時都有可能動手。

若不是因為擔心她,至少他現在已經吃好了晚飯了,可知道她跑出來,他連晚飯都沒顧得上吃就追了過來。

“我已經看望過了,你自己留下來看他吧,唯衍,我們走。”

藍景伊頭也不回,孕婦的脾氣更大了。

江君越只好求救般的看向靳雪悉,那頭會意,再加上靳雪悉也想藍景伊和江君越留下來給她壯膽,再說她還有些話要對藍景伊說,靳雪悉立刻迎上來,“藍姐姐,既然姐夫來了,我就不擔心你一會回去的問題了,你就和姐夫一起留下來再幫幫我,不然,我真擔心我換輸液換不好耽誤了青揚的療傷。”靳雪悉扯著她的胳膊,輕輕搖晃著,軟軟的哀求著她。

藍景伊心軟了。

再加上她真的很想知道靳雪悉與成青揚這一對冤家到底鬧的是哪一出,便心動的想留下了。

“小伊……”季唯衍站在路燈下,頎長的身形在夜色中顯得有些孤單落寞,“不然你……”

季唯衍這一說話,藍景伊才想起他的存在,她求人家幫忙的時候用著了就理他,這不求了就不理他這樣委實不道地,這樣一想,又覺得不該留下,“傾傾,你去看看青揚吧,我乏了,先與唯衍先回去。”

江君越黑眸一眯,那是在釋放一個危險的訊號。

長臂一攬,就攬著她靠在他的懷裡,薄唇輕輕覆在她的耳邊,“你二叔招了,你不想知道穆叔現在在哪兒?”江君越這一句,絕對是一個無比佑人的餌,藍景伊頓時上心了,“真的嗎?”

“真的,一會看過了成哥我就告訴你。”

藍景伊烦乱了,回頭看看季唯衍,想著爸爸的事真的很重要,再加上靳雪悉的事也重要,一咬牙,她甩開了江君越的手便走向季唯衍,“唯衍,我與雪悉有些體已話要說,你先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明天我再打電話給你。”不是她忘恩負義,而是爸爸的事太重要了,她恨不得馬上知道,再馬上告訴媽媽,媽媽是最想見到爸爸的人了。

季唯衍淡淡一笑,輕輕點了點頭,“好,那我先走了。”沒有理會江君越,他轉身便上了車,至始至終臉上都綻著一抹微笑,卻在轉身的瞬間變成了苦笑,江君越不出現,她與他之間就好好的,只要江君越一出現,她便什麼都變了。

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嗎?

她深愛著江君越,他卻深愛著她。

她知道不知道,她對江君越的惱對江君越的笑對江君越的一舉一動皆牽扯著他的心生疼生疼的。

只有對待最親密的人才會不掩飾自己的喜怒哀樂,而她對他從來都是禮貌的,沒有惱也沒有怒。

“唯衍,再見。”藍景伊揮手,雖然沒有看見季唯衍剛剛的苦笑,可是他落寞的神情既便是在笑容裏她也能够體會一二,她懂,卻無法幫到他。

陸虎慢慢駛離了園子,園子裏就只剩下了三個人,藍景伊站著不動,江君越也傲嬌的不動了,反正季唯衍也走了,現在藍景伊也只能依靠他,再說了,她還有穆叔的事要問他,他就等她先說話好了,男子漢大丈夫,不能事事都依著她,最近他真是把她寵壞了,不然,她也不會說與季唯衍離開別墅就離開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惱了。

很惱。

這事看起來不大,可於現在的藍景伊來說,卻是天大的事情。

她的安全最大。

他不說話,藍景伊自然第一個感覺到了,看他的樣子,她微微撇唇,他不理她她也不理他。

“雪悉,快跟我說說你和成哥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昨天他不是帶你去飯店開那啥房了嗎?”所以,他們更應該一起出現在那家飯店而不是這裡吧?

“咳……咳咳……”江君越雖然沒說話,卻是適時的咳嗽了一聲,藍景伊這才想到她提起飯店是不對的,那可是**呢,急忙的轉移話題,“快說,你怎麼傷的他呀?”

靳雪悉原本就蒼白的臉色更白了,“藍姐姐,我們先進去吧,然後我再跟你細說。”她這是不放心樓上的那位了。

江君越眼看自己被無視了,可也沒有挫敗感,反正把季唯衍趕走了他就算是勝利了,至於藍景伊,留下來慢慢調教一下就成了。

他走得很慢,若不是昨天回別墅的時候裝成摔了一跤引得她回頭看他,他今兒就一定再來一次了。

見他一直沒有跟上來,靳雪悉才發覺了不對勁,“姐夫的腿怎麼了?”

她這一問,換藍景伊不好意思了,都是為了她,不然江君越也不會受傷,他和成青揚倒像是難兄難弟了,說受傷就都受傷,還一起了。

“傷了。”

“傷了?怎麼傷的?”

“救我。”低低兩個字,藍景伊照實說了,她總不能騙靳雪悉吧,她也不忍心。

“什麼時候的事兒?”

“昨天你離開飯店後,他來接我時就出事了。”還有季唯衍,兩個男人一起受了傷,不過剛剛季唯衍穿了寬鬆的外套,再加上他傷的地方不是腿而是肩膀,所以靳雪悉一時沒發現也是正常的,而江君越這會則是略有點誇張的走路呢,讓人想要不發現都不成。

他這是在吸引她和靳雪悉的注意力。

“有人要殺你?”靳雪悉吃驚的問道。

“嗯。”她也怕,可是怕也沒用,她總還是要活著,是不是?

“他為你傷了是因為別人,不是你的錯,可青揚他……”

“到底怎麼回事,你快點說,你真是要急死我了。”藍景伊催著靳雪悉,好端端的,靳雪悉不可能無緣無故的捅了成青揚一刀的。

靳雪悉卻沒急著說話,而是先推開了成青揚的房門,掃描了一通房裏的情形,一切都是她才下樓前的樣子,成青揚正安靜的在床上休息呢,“姐夫,我把青揚交給你了,我和藍姐姐說話去了。”

江君越懶洋洋的往牆壁上一靠,雙臂抱著膀子,“靳家丫頭,你姐夫我的時間可寶貴著呢,把他交給我也行,不過,不許超過十分鐘。”言外之意就是她十分鐘後要回來,這樣藍景伊就歸他了。

“好吧,我儘量在十分鐘內回來。”靳雪悉也不待尾音落了,扯著藍景伊就進了隔壁的房間。

“說吧,現在沒有別人了。”小沙發上坐定,藍景伊看著靳雪悉,好奇心全都被靳雪悉給挑了起來。

“藍姐姐,昨晚的事我也糊裡糊塗的,我先是去夜店玩,後來好象是喝了酒,然後就去跳鋼管舞,跳著跳著好象是有個男人扛起了我還跟人打了一架,然後我就不知道發生什麼了。”

頓了頓,靳雪悉又道:“等我醒來,夜正深,我躺在被窩裏,一身清潔溜溜,不見半絲布片,而我身側就躺著一個男人,我以為……以為我是被他給灌醉了,然後他把我帶到飯店把我給……給……那啥了……”

“然後呢?”藍景伊聽故事一樣的聽著。

“我隨手一摸,便摸到了男人褲子上的一把匕首,使勁的一刺,於是……於是,慘劇就發生了。”

藍景伊翻了一個白眼,大概天底下也就只有靳雪悉能做得出來這樣的傻事吧。

謀殺親夫,一點也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