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雲與泥的區別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19:36
A+ A- 關燈 聽書

身後沒有人追上來,江君越正忙著對付他老媽,穆曉芹忙著恭維江家後,於是,藍景伊緩下了脚步,一步一步走向電梯的時候,心裡已經在那片刻間做了一個决定。

這工作,她不要了。

突然間的就明白了昨天李經理打給她的那通電話的原因,原來,她的找到工作不過是江君越的施捨罷了,呵呵,她是欠他越來越多了。

從頂樓到一樓,踏出電梯的時候,藍景伊的心已經很平靜了,目不轉睛的走出塔樓,隨即撥了一個電話給李經理,那頭響了幾聲才被接起,“你好,江氏集團。”

“李經理,我是藍景伊,對不起,江氏的工作我不做了,謝謝你。”說完,刷的掛斷電話,她不敢再聽李經理的聲音,她怕她會捨不得這份工作呀,她太需要一份工作了。

從江氏離開,藍景伊漫無目的走在人行橫道上,早就過了上班的高峰期,馬路上的人都是有閑階級吧,每個人都走得很悠然,她不是有閑階級,她只是找不到工作恰巧有些閑而已。

手機響了,她拿出來看過去,是江傾傾,啊,不對,是江君越的。

呵呵,原來,他根本不是什麼牛郎,而是江氏的總裁,那個華貴的女人是他媽媽而不是他相好的。

她還天天說他是吃軟飯的,其實自己才是吃他的軟飯的,好不好?

藍景伊靜靜的看著那個號碼在手機荧幕上閃動著,隨即,按下了關機鍵。

他打過來幹什麼?

他給了她進江氏的機會,不過就是想要看她的笑話吧。

又或者,這麼些天來她在他眼裡一直都是一個笑話。

她就那麼走著,脚很疼,其實,早上醒來她就知道她的脚被包紮過了,那一刻她是很感激他的,但是現在想來,他還不是在等著看她在他辦公室裏吃癟的樣子。

回到小公寓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三點多鐘了,也沒吃飯,她也吃不下,現在的她懶懶的,早就再也沒有了找工作的鬥志了,她找不到的,只要一去面試,面試官就會中途接到電話,然後隨便問她幾句什麼就讓她離開了。

那是陸文濤,她不傻,她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他,他一直的在折磨她。

站在公寓樓的電梯裏,面前光可照人的電梯壁裏自己的頭髮亂得象一篷雜草,她的手撫過去,卻在觸到眼角的時候感覺到了濕潤。

走吧,好不容易擺脫了陸文濤,她就不能再惹上一個江君越,人家是江氏的總裁,她和他,那是雲與泥的區別。

好高騖遠的結果是什麼?

就是她和陸文濤的結果。

前車之鑒,她懂的。

進了小公寓,只用了三分鐘的時間,她就整理好了一切,拖著來時的行李,身後跟著小乖,一人一狗,走出了那間小公寓,藍景伊的鼻子又酸了,不管江君越是不是騙了她,可是,他一直收留她卻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悠然的轉身,摸出了紙筆,寫了一張欠條放在江君越的桌子上,她欠他的錢,幾千塊呢,以後,等她賺到錢了發財了再還他吧,反正,要找他真的挺容易的,江氏的塔樓始終在那,真的很好找。

簽上自己的名字,再寫上日期,再看小公寓,看著哪裡都是親切的,她想起初初來這裡時鞋架上的那雙情侶拖,呵呵,她真的是一不留神走錯了地方,吐了吐舌,藍景伊猛的關上了門。

走吧,她和他走到一起,根本就是一個不期然的錯誤。

走出社區的時候,一輛車正駛進去,蔣翰跳下車很快就進了江君越所說的那個小公寓,只掃了一眼,他就拿起了手機,“Boss,藍小姐應該回來過了。”

“什麼叫應該回來過了?她人呢?讓她接電話。”

“不……不在了……”

“嘭”,那是電話被狠氣的摔在桌子上的聲音,蔣翰知道,Boss急了。

湛藍的天空,陽光毫無遮擋的灑在馬路上,藍景伊拖著行李漫無目的的往前走著,似乎,真的沒地方可去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有一瞬間,她真想打個電話給媽媽,媽媽一走就是五年,除了每年Chun節的時候會打過來電話以外,媽媽已經把她給忘記了。

小乖真的很乖,她走小東西就跟著走,她的工作無望了,隨便尋個服務員或者售貨員什麼的做吧,包吃包住餓不死就好,暫時的,這就是她的奢望了。

面試了幾家,雖然對方已經同意了她來工作,但都因為沒有住的地方被她婉拒了,最後,藍景伊留在了一家不算大也不算小的量販店做銷售員。

“小藍,這是工作服,你負責推銷衛生棉,還有要注意貨架上貨物的擺放和及時供應。”

藍景伊點點頭,有份工作就好,她也不挑的,衛生棉就衛生棉吧,反正,來買那個的都是女的,總不會遇到什麼尷尬吧。

一整天下來,工作很輕鬆,雖然錢不多,但是,能這樣已經很好了,只是小乖有些麻煩,被關在集體宿舍裏也不知道有沒有闖禍。

六個人一個宿舍,回去的時候,宿舍裏那是一個熱鬧,洗手間裏正嘩嘩作響,有人在洗澡呢,看來,洗澡還得排隊。

“你叫藍景伊吧?”她才一推開門,一個坐在上鋪的女孩就熱絡的與她打著招呼。

“嗯,叫我小藍就好。”

“小藍,你在我下鋪,我叫李雪鳳,嘿嘿,我睡覺不老實的,半夜有響動你不要怕喲,還有,咱們這宿舍人多,上洗手間要排隊的,習慣了就好。”眼看著藍景伊眼睛盯著洗手間的門,李雪鳳漫不經心的解釋著。

“嗯,謝謝。”心情不好,她坐到了床上,小乖搖頭擺尾的就竄到她的脚邊蹭著她的褲腳。

藍景伊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床上,單人床,還是上下鋪的,躺上去看著頭上的床板,竟然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她,是真的離開了江君越了,好在,第一天工作很順利。

“小藍,把這些貨擺上去,這個牌子賣得不好利潤也差勁,調到最上面那個貨架上擺吧。”

“好的。”藍景伊接過那一推車的貨,仰頭看了看貨架,再搬了梯子準備開工。

衛生棉這東西,不管體積有多大也不沉的,可是,忙碌還是讓藍景伊出了汗,手背一抹額頭,伸手就去拿箱子裏的一袋衛生棉要擺上貨架,忽的,一隻大手先於她而拿起了那袋衛生棉,再,遞向了她。

“陸……陸文濤,你怎麼來了?”藍景伊口吃了,這是離婚以後她首度見到他,只是,看到的這一刹那,她有些呆住了,從前的陸文濤從來帶給人的印象都是清爽俊朗,意氣風發的,但是此刻的他帶給她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頹廢’那兩個字,下巴上是青色的胡渣,一根一根彷彿要從他的皮肉裏掙脫出來一樣,他最近怎麼了?倒什麼楣了?

藍景伊真想離他遠點再遠點,這樣,也少惹些晦氣上身。

可,陸文濤根本不給她機會,徑直的將衛生棉塞到她手裡,“放上去,弄完了跟我走。”

“我在上班。”所以,她哪也不去,更不能跟他走。

“跟我回家。”他冷冷的低吼,聲音彷彿能殺人一樣,卻引來了她的同事個個都看了過來。

“小藍,這誰呀?還要你跟他回家?你資料上不是填的你是未婚的嗎?”李雪鳳眼看著藍景伊被人欺負,便凑上前來準備幫忙了,畢竟,藍景伊可是她下鋪。

“我不認識他。”藍景伊淡淡的,如果時光可以倒轉,她寧願從來也沒有認識過陸文濤,那個,手捧玫瑰花說‘我愛你’的浪漫男人,於她已經只是一個遙遠的夢了,再也不真實了。

“藍景伊,那份離婚協議是陌小雪趁著我喝醉的時候握著我的手簽下的,所以,我可以不承認,那麼,我們根本就沒離婚,至少,離婚證還沒拿到手。”清冷的聲音,一字一字的飄到藍景伊的耳朵裏,讓她有些懵,她和他還沒離婚嗎?

不,她真的不想再回到有陸文濤在的惡夢裏了,她只當自己跟他已離了婚,“我不管,那是你和陌小雪之間的事,與我無關,我只認你簽了字的離婚協議。”她也有一份,她不怕。

“回家。”

“我沒有家。”

“刷刷刷……”陸文濤手一揮,於是,七八個男人便沖了過來,抓起那些衛生棉不由分說的就開始拆包,拆了包不說,還全都扯爛了。

“來人呀,快來人呀,有人在搞破壞了,要殺人了……”李雪鳳高喊著,只想快點叫來警衛,衛生棉這東西,一包不算貴,可是很多包那就很貴了。

一場混亂之後,經理來了,那些男人終於罷了手,藍景伊垂著頭,不言不語。

“統計一下,看被拆了多少包?”經理冷聲的下達著命令,顯然,他是生氣了,每一包都是損失,他能不生氣嗎?

“經理,一共被拆了一百三十一包。”幾個同事很快就統計出了數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