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特別的爺們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6:14
A+ A- 關燈 聽書

“好,我先找到人,然後再看看要不要你幫忙,唯衍,謝謝你。”

“小伊,或者給你給我一次機會,你會知道你選擇的會是一場正確的人生之路。”

可,她給得起他和自己一個機會嗎?

輕搖了搖頭,有個妖孽已先於他走進了她的心底,再也,揮之不去。

那男人,他叫傾傾。

十分鐘後,當藍景伊知道了成青揚和靳雪悉所在的位置時,頓時有些懵。

昨天他們兩個人不是去了飯店了嗎?

她還以為會是新加坡市的一個飯店呢,所以,當知道位置的時候真的有些因惑了,昨晚上,難道後來成青揚又帶上靳雪悉換地方了?

那樣僻靜的地方,她一個人還真不敢去。

再打江君越的電話,無人接。

再打蔣瀚的電話,也是無人接。

她真的不是故意的,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救命的時間,這個耽誤不起。

所以,她還是無可奈何的選擇了季唯衍。

先救人再說。

這會子她甚至沒有時間去問靳雪悉昨晚到底都發生什麼了。

回想成青揚抱著靳雪悉進飯店的畫面,難不成那是假的?是江君越的手下發錯了照片?

可PS有那麼清晰的嗎?

根本找不到半絲PS的痕迹。

二十分鐘後,一輛霸氣陸虎攬勝停在了別墅的大門前,藍景伊跳了上去,雖然出來的時候被傭人攔住了,可她真的管不了那些了,她知道自己現在很不安全,可是成青揚有生命危險了,她不能不管。

為了靳雪悉也要管。

“唯衍,你也去?”看到車上的季唯衍,她微微一愣,他受傷了,居然也在車上,那就證明他是要陪她一起去。

“嗯,這車是改裝的。”他掃了一眼車身,或者,坐他的車她更安全些吧,有他在,她也更應安全些。

“能防彈?”伸手摸了摸車窗玻璃,與自己之前接觸過的似乎手感真的不一樣。

“嗯,就去我定位的那個地方嗎?”

“對。”

季唯衍輕輕點了點頭,就吩咐司機開車了。

他肩膀傷了,不適合開車。

這一點,他比江君越更懂得愛惜自己,那個臭男人,他就知道逞强。

結果逞强的後果就是,他的傷又加重了,真不知道他在忙什麼,就是打不通他電話。

臭男人。

笨男人。

一想起他不接自己電話,她又想砍人了。

“那是一幢海邊別墅,小伊,你要去幫的人,是不是青幫的大哥?”他幽幽問她,語氣裏有一些狐疑。

“我不知道成哥所在的幫派叫什麼,你知道成哥吧,就是他。”既然已經找季唯衍幫忙了,那便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青幫那麼多人,他為什麼不用自己人?”

“我不知道,他不用任何人幫忙,這次,是他女朋友求上我的。”靳雪悉就算是成青揚的女朋友吧,不管成青揚承認不承認,她都這樣以為了。

季唯衍眉頭輕皺,“他的傷很嚴重?”因著要找成青揚幫忙,所以藍景伊只好把靳雪悉的話大概對他講了講。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應該是。”流血了,又加昏迷不醒,還發高燒,這當然是嚴重了。

“小伊,這事你不要再對其它人說起,成先生應該是不想任何人知道,所以,才自己一個人扛的。”季唯衍低聲說道。

“嗯,現在除了你我沒有告訴任何人,對了,你怎麼知道成哥不想別人知曉他受傷這件事?”

季唯衍淡幽的目光掠過車窗外,這個市里每天都發生了什麼或者可以瞞過其它人,卻絕對瞞不過他,畢竟,這裡才是他的大本營才是他的地盤,“成家老太太來了。”

“成青揚的母親?”藍景伊揚眉,有些不明白一個老太太能讓成青揚這樣畏首畏尾,受傷了都不敢去看醫生?

“對,成家老太太不是普通人,她是青幫的前任幫主。”

藍景伊詫異了,對成青揚的事情她真的所知甚少,“你是說成哥是怕他媽媽知道他受傷了?”這樣想來也是對的,哪個母親知道自己兒子受了傷肯善罷甘休呢,仔細聯想一下,既是靳雪悉捅了成青揚一刀,那現在成青揚的不見人就是要保護靳雪悉了,他是怕他母親對靳雪悉不利吧。

似乎,也只有這麼一個合理的解釋了,不然她真的再也想不到其它答案。

總不能說成青揚害怕醫院,不敢去醫院診病吧。

他以前又不是沒去過,江君越病了的時候,他也經常去看江君越的。

“我想是,或者,他是要保護那個傷了他的人。”

藍景伊不由得佩服季唯衍了,他說得很有道理,不然堂堂青幫幫主又會怕什麼人呢?

除了他母親沒有別人了。

這是成家的家務事了,但現在關係到靳雪悉,她就要插進去一脚,“唯衍,謝謝你幫我。”

“小伊,別與我客氣,好不好?”他轉身,目光清幽的望著她的眼睛,低低的說道。

“好。”有些情有些恩,不是你說一句謝謝就可以抵銷的,都說大恩不言謝,她懂。

她低低一字,他抿了抿唇,似乎是想說什麼,可是又頓住了。

車廂裏陷入了冷寂之中,只有車窗外不住倒過的景物在時時的更新著藍景伊的視野,這座城市,很美。

抵達海邊別墅已經是半個小時後的事情了。

車還沒停,藍景伊就明白為什麼靳雪悉找不到人開門的原因了。

這幢海邊別墅方圓三裏地內一戶人家也沒有,她既便是喊,也沒人聽得見。

“藍姐姐……”大抵是看到了下了車的藍景伊,二樓的一個視窗,靳雪悉揮手喊她。

藍景伊點了點頭,便與季唯還有他帶來的醫生拿著醫藥箱和一些醫療工具走向別墅大門。

門在裡面上了鎖,季唯衍輕輕一個點頭,一旁的司機就上前,只見他拿出一根細細的鐵絲,輕輕一勾,那鎖便開了。

幾個人進了園子裏,再一道一道門的打開,一道門比一道門打開的時間要長些,看來這些都是成青揚設定的封锁別人進來的,但是卻被季唯衍帶來的開鎖專家輕易就解開了。

最後一道門,也是成青揚和靳雪悉所在的那個房間的門。

司機也就是開鎖專家已經開了有十幾分鐘了,藍景伊就見他額頭的汗越來越細密越來越集中,但是那鎖卻一直紋絲不動,不開。

初時,靳雪悉還著急的在裡面與藍景伊互動一下說說話,後來,四周就靜了下來,只有開鎖師傅一個人使用工具時發出的窸窣聲。

藍景伊急,其它所有人都急。

偏偏那鎖就是打不開。

所以,靳雪悉一直出不來也是正常的。

“誰?誰在開鎖?”忽而,房間裏傳來成青揚低沉而冷怒的男聲。

“青揚,是藍姐姐。”

“誰……誰讓你告訴她的?”先是這聲怒喝,隨即就是東西落地劈哩叭啦的聲音,讓藍景伊忍不住的擔心起了靳雪悉。

“成哥,你不許打她。”看不見門裡的情况,所以,聽著聲音,藍景伊就是這樣猜測了。

“走,你們都走,怎麼來的怎麼離開這裡,藍景伊,你趕緊走,不要進來。”

“青揚,你又流血了。”靳雪悉在封锁他的咆哮。

可,根本封锁不了,也許是剛剛醒來吧,此時的他突然間發現有人要**他所在的房間,便發起飆來,“我沒事,我自己會止血,藥我自己也會吃,傷口也會自己處理,藍景伊,你走吧。”

正開鎖的司機轉頭看了一眼季唯衍,見他點了點頭,便繼續悄無聲息的開鎖。

拿人錢財,忠人之事。

開鎖的聲音很低,再加上他們一直在門裡門外說話,可成青揚還是能聽見,“我讓你們停下來,聽見沒有。”

開鎖的司機再看了季唯衍一眼,這次,季唯衍搖了搖頭,他便站在原地未動,這鎖很難開,是他所遇見的最難開的一次,便是因為難開,才挑起了他的好奇心。

開鎖的動作是停下來了,可他站在那裡看得很認真,依然在研究著。

“藍景伊,你帶誰來的?君越呢?”

“他在忙,所以,我與一個朋友來的。”

“季唯衍?”

藍景伊真的要為成青揚叫好了,隔著牆壁和一扇門,他沒有**眼,而季唯衍也不曾說過一個字一句話,可他居然一下子就猜到了。

猜得准准的,讓她不承認也不行了。

“嗯,是唯衍。”

“滾,若是被君越知道你還與他藕斷絲連,你……你……咳咳……”成青揚說了一半就咳了起來。

“青揚,快躺下,你別說話了,既然藍姐姐和季先生人已經來了,你就讓他們進來為你診治一下吧,不然,會……會……會留疤的。”靳雪悉說著時,似乎也覺得一道疤於成青揚來說不算什麼吧,所以她這樣的理由根本不合邏輯。

因為,經過今天,她終於知道成青揚的身上到處都是傷,大大小小都有,縱橫交錯在身上,不好看,卻顯得他特別的爺們,男人。

“咳咳……”又咳了兩聲,低喘了喘,成青揚又吼道:“你讓他們走,立刻馬上。”

二更,明天繼續,晚安,親們週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