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7章孕婦脾氣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6:04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充分發揮著想像力,卻怎麼也猜不出他們兩個人昨晚到底發展到了哪一步。

“那我……沒……沒事了,姐夫,等藍姐姐醒了,麻煩你讓她回個電話給我,好嗎?”靳雪悉不好意思了,可是顯然,她還是想找到藍景伊,像是有什麼不好對他出口而必須要對藍景伊說的事情。

“好的,我一定轉告,若不然,晚上你和青揚一起來我這裡吃個便飯吧,怎麼樣?”到時他在打探一下成青揚和靳雪悉兩個人的發展進度,他們兩個人的那檔子事他管定了,若是昨晚不成,那換個時間,必須要弄成了。

是的,必須。

“不……不用了,姐夫,記得請藍姐姐醒了給我回個電話。”微微急切的聲音,然後也不等他回應,靳雪悉那邊就掛斷了。

江君越莫名的掃了一眼手裡的手機,她這是在鬧的哪一出?難不成是正在床上給他打電話,然後正未著寸縷時成青揚從浴室出來了?然後她一時不習慣不知要怎麼面對成青揚就掛斷電話了?

想到這裡,江君越狠狠的鄙視了一下自己,他一個大男人也開始三八的去關注這些了。

是的,他就是想要成青揚成為‘真正的男人’,不然,他就一天不安心,說句實話,若成青揚是‘真正的男人’了,他倒是很願意與他做朋友,除去那厮肖想他之外,對成青揚他倒沒有其它的反感之處。

拿了手機回到房間,藍景伊還在熟睡中,都說孕婦愛嗜睡,藍景伊就是屬於這種類型的。

江君越悄悄走過去把手機放在她的枕頭邊,看著她的小模樣,他禁不住的就有反應了,可他現在必須要節制,對她肚子裏的小寶寶現在一點也馬虎不得。

寶寶兩個月了,穿了衣服的藍景伊看起來身材沒什麼變化,可是晚上摟著她的時候,會感覺到她腰身上已經多了點肉,皮膚也白了很多,看著她如葱白般的臉蛋,他忍不住彎身就在她的額頭上印了一下。

“唔……”她小嘴微嘟,手臂揮起就要拂開他,看來是還沒睡飽,還想睡。

江君越想著白天還有事,便拿過了一張便箋紙要給她留個字條告訴她醒了回靳雪悉的電話,可才要落筆,他的手機居然也響了,看到是蔣瀚的,他還是照例拿了手機進了陽臺。

“四爺,他死活不說,你看……”在新加坡,江君越到哪裡人人都叫他四爺,蔣瀚也入鄉隨俗的這樣喚他,聽著親切,比**的叫江總舒服多了。

“嗯,我馬上過去,親自審他,我就不信他不說。”

“好。”

兩個人又說了幾句,便掛斷了,這一打岔,江君越也忘記了靳雪悉要藍景伊回電話的事情,換了衣服簡單吃了早餐就離開了,離開前還是交待了一下廚房為藍景伊準備了早餐,全都是孕婦標準,絕對够營養,大人胎兒都兼顧了。

藍景伊過了午才懶洋洋的醒過來,知道他出去了,也習慣了,早餐午餐合併在一起吃了,她吃得很多,也不管身材會不會走形,反正,這個時候以寶寶為最大。

吃好了就拿起手機打給了藍晴,想沁沁壯壯了,她沒翻通話記錄,一點也不知靳雪悉打電話找她的事情。

兩個小東西也想她了,閑閑的說了一個多小時,若不是她想去洗手間解决三急問題依然要繼續打呢。

昨晚上她跟江君越說了二叔的事還有季唯衍在開業儀式上威脅她的事,想著他出去一定是辦這件事了,所以她也就沒打擾他。

可這一沒打擾,一直到晚上八點多了,還不見他回來。

想起他腿上的傷,她擔心起來,到底還是打給了江君越,“傾傾,我餓了呢,你什麼時候回來?”

江君越手機夾在脖子上,一邊說話一邊翻看著手下收集來的資料,新公司的事情,穆錦山的下落,還有那個要殺她的人到底是誰,這一宗宗都牽扯著他的精力,以至於他一忙起來就忘了時間,看到已經八點多了,不由得歉意道:“你先吃,吃好了就洗個澡早點休息,別等我。”

“好吧。”知他忙,她只好掛斷,其實她也不餓,雖然沒吃晚餐,可是早餐午餐吃得晚,再加上這一個下午她就沒停過嘴,一直吃著吃著,哪裡餓了,不過是想他早些回來而已。

一個人的晚餐,真的很沒勁兒,草草吃了幾口,藍景伊就洗洗睡了。

她以為她起得晚一定不會很早睡著,結果,韓劇只煲了半個多小時就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夜,被電視裏男女主角的聲音低低的潤染著,並不寂寞。

藍景伊被手機吵醒了,以為是江君越的電話,迷迷糊糊的就接了起來,“喂,什麼時候回來?”

“藍姐姐,是我,你能過來幫幫我嗎?”帶著哭腔的聲音,靳雪悉她像是嚇壞了的樣子。

“咋了?別怕,告訴姐,姐給你做主。”所有的嗑睡蟲都被靳雪悉這一句給驚飛了,藍景伊故意輕鬆的這樣說,只想讓靳雪悉不要太緊張,因為,由靳雪悉的聲音她就知道那頭應該是出事了。

“我……我捅了他一刀,可他不許我送他去醫院,藍姐姐,他好象一直在昏迷中,還在發高燒,我喂了藥給他他也吃不下,你說怎麼辦?”

“捅?你捅了誰一刀?成青揚?”藍景伊更精神了,聽到這消息反倒沒有什麼傷心的感覺,相反的,很興奮,成青揚那厮,靳雪悉捅他一刀也活該。

“嗯嗯,我想叫120,可我這是在哪裡我也不知道,門被他從裡面給鎖了,打不開。”

“你都不知道你在哪裡,你讓我怎麼去?”藍景伊已經徹底的精神了,人坐起來,皺眉接靳雪悉的電話,這大半夜的,外面一片黑,江君越不在,她有些犯愁了,她一個人,不敢去。

從昨天發生的事情她就知道了,她現在的人身極不安全,隨時都有被人襲擊的可能。

“手機定位吧,他應該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不想讓人知道他受傷了,所以我也不敢找其它人幫忙,藍姐姐,我只相信你。”靳雪悉越說越是焦慮越是委屈。

“好,什麼時候傷的?”

“昨晚。”

“那你怎麼現在才跟我說,靳雪悉,還當不當我是你閨蜜了?”都說孕婦脾氣大,此刻的藍景伊來脾氣了,成青揚她不瞭解,可是靳雪悉這可真不應該,這見血了可是大事,而且現在是既見血又昏迷不醒又發高燒。

靳雪悉那頭頓了一頓,似乎是猶豫了一下,才道:“早上打給你了,是姐夫接的。”

“那你沒讓他告訴我?”藍景伊火冒三丈了,這麼大的事兒居然給她拖了一整天。

“我……”靳雪悉遲疑了一下,才小聲的道:“姐夫忙,我沒好意思讓他轉告你,你就別怪他了,現在,你快請人幫我定位,找醫生來為他診治,否則……”

聽靳雪悉的哭腔,藍景伊的心也亂了,“好,你手機開著,我馬上找人定位。”

掛斷了,想了一想,她還是找上了江君越,找誰也不如找他來得快,他是她男人,不找他找誰,况且,靳雪悉來過電話的事他沒告訴她她還沒找他算帳呢。

可,連撥了三遍,那頭都沒人接。

藍景伊再撥。

十幾遍了,撥一次惱一次,恨不得殺了他,可他還是不接。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只好試著再找蔣瀚。

沒用,蔣瀚的手機與江君越的手機一樣,回應她的都是一遍遍的機械女聲:“你所撥打的號碼不在服務區,請稍後再撥。”

想著靳雪悉那邊的哭腔,她真的急了,可是在新加坡市她認識的人有限,可找的人也就那麼幾個。

最終,藍景伊猶豫了再猶豫,還是撥給了她最不想找的季唯衍的電話。

“小伊,你不氣了?”溫溫柔柔的聲音,季唯衍就連說話都是小心翼翼的。

原來他也知道他威脅她不對呀,可他還是威脅她了,算了,這個時候她也沒心思跟他理論,先把成青揚的事情安排好了再說,“唯衍,我想請你幫個忙,可以嗎?”他於她,其實細究起來連好朋友都不是,他只是她的救命恩人,但卻救了她兩次,讓她欠他很多。

“說吧,我一定幫。”從溫柔到沉穩,那一股子男人的力量突的讓她安下心來,她不是故意要找上他幫忙的,實在是找不到江君越,這麼半天一直打不通他電話讓她心情很煩躁,可是季唯衍一出聲,她的心就莫名的安了下來。

“我給你一個號碼,你幫我手機定位一下地點,然後告訴我就好了。”

“就這樣?小伊,你一定有事瞞著我,若是有其它可以幫上忙的,你務必要告訴我,小伊,別拿我當外人。”他越說越小聲,可是聲音裏那種淡淡的落寞她卻感受到了,突然間就有些心疼,他為她到底也做了那麼多事,她對他不該那樣狠心的,可是一想到江君越,藍景伊就不知要怎麼對他了。

PS:舅舅來了,我人在廈門,怎麼也要請他去一次鼓浪嶼遠遠看看小金門,於是,昨天就斷更了,先道歉,再道歉。其實是想發個公告來著,可是我這書是首發二層樓網站的,二層樓網站的公告可以不收費,其它地方的公告就有可能收費了,就沒敢發了,還是再道歉吧,飛吻一個,親愛的們熄熄火,等澀每天更新,不出意外都會三更,麼麼噠!(PS不收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