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二人世界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5:52
A+ A- 關燈 聽書

“你……”藍景伊想封锁,卻已經來不及了,電梯裏,也不管有人沒人,他旁若無人的霸道的吻上了她的。

“唔唔……”所有的聲音都被他嗚咽在了吻中,有舌尖刷過紅唇,當一股麻麻癢癢的感覺過後,又鑽進了她的口中,頓時,身體裏如有電流流過,她的身子軟了,若不是有他的支撐,她早已承受不住……

“咳咳……”身側的人傳來低咳聲,不用想藍景伊也能知道人家正轉過頭不好意思看她和江君越呢。

她臉紅了,人也惱了,他要胡來也不能這樣在人前表演吧,她可真沒有這個愛好,抬腿就要去踢他。

可是江君越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的小動作,那條傷了的腿輕輕移前,與另一條腿交叉疊加,這一移,讓她才要踢出去的腿頓時收勢,她完了,他的傷腿,她捨不得踢下去。

於是,他的吻繼續加深,整個電梯裏彷彿只有他們兩個人存在一般,他侵略意味十足的霸道的舔吻她口腔裏的每一寸地方。

呼吸越來越急促,電梯門開開闔闔,有人進有人出,卻都與他們無關了,他就是不肯放過她。

初時她還想著要推開他,還惱她,可是漸漸的,所有的意識全都被他的吻支配了,她要瘋了。

好在人多,除了吻他沒在折騰其它的別的,直到電梯停在一樓的時候,他才肯放過她,擁著她的肩膀,不管不顧她因為害羞而低頭不敢看人的小反應,他大方出了電梯,直到出了醫院上了車,她才敢抬頭,狠狠的猝了一口,“江君越,下次再瘋,也別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不覺得怎麼樣,她真的有些受不住,只感覺到心口怦怦亂跳,心都不是自己的了。

“又不是**,不怕別人看,不過,不當著別人的面這樣瘋我也不介意,嗯,回去繼續。”

“去死。”她拎起抱枕就敲到他的頭上,他也不躲,由著她敲下,眸中都是愉悅,“坐穩,回家嘍。”

“等等……”大抵是被他吻的暈了,藍景伊這個時候才想起他的腿受傷了,也才想起不應該讓他來開車。

“什麼?”

“換位置,我來開車。”

“呵呵,老婆這是心疼我了,是不是?”他嘻皮笑臉,只想逗得她開心,不然,從知道他瞞著她的腿傷,她一直繃著臉不給他笑容。

“不是,我是要省著點錢花,難不成你還想再到一次醫院交一次處置費?”那樣血腥的場面,她再也不要了。

“心疼就心疼唄,還找理由,不過我原諒你了。”江君越到底還是換到了副駕坐著,彼時,那其它幾輛拉風的賓利也全都啟動了起來,蔣瀚也看到藍景伊替下江君越開車了,可他沒敢下車問過去,江君越的事兒他哪裡敢問,不過看江君越走路時毫不掩飾的肢體動作就知道,他受傷的事被曝光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幾部車成了車隊,飛駛回別墅。

這一路,從出來到回去,還算安全。

不過,只要一分鐘沒回到別墅,他就一分鐘也不能放鬆。

藍景伊開車,他如鷹隼一樣的眼不住的掃過車外,凜冽中帶著寒意,若是那人派來的殺手再出現,他一定會揪出那個幕後人的。

最初他以為是江君亮,可是離開江氏江君亮現在就是一條蟲了,沒錢什麼也做不了。

後來的調查結果也證明不是江君亮,只是他一直沒有江君亮的消息罷了。

二叔那邊始終沒動靜,畢竟骨血裏都流著江家人的血,他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當從前的事兒從沒發生過,甚至默許了財務部每個月發給江涵昌的一點錢,江君亮欠下的債務太多,以至於壓得他們兩口子現在連生活都困難了。

這就是縱容江君亮的後果。

以為會有什麼事情發生,可是這一天從出事之後對方彷彿是早就猜到他有了對應之策似的,就是不肯出手,直到賓利車駛進了別墅的園子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下了車,她快步朝大門走去,不想理他,江傾傾他太討厭了,傷的那麼重還假裝什麼也沒發生,若是她發現的再晚點,他那條腿傷以後的疤一定會更難看的,好在是小腿,穿條長褲就能蓋住,可是即便是這樣,他也不能不當回事吧。

“景伊……”眼看著她當他如不在般走進別墅,江君越急急叫她。

可藍景伊越走越快,當沒聽到。

“啊……”江君越緊走了兩步,隨即就是一聲驚叫,惹得藍景伊下意識的轉身,回頭時江君越正靠著一株小樹的樹幹徐徐坐向草地上。

“你怎麼樣了?”藍景伊三步並作兩步,才走得有多快,如今就比那時還要更快,她彎身就要去查看他的傷口。

“嘶……”他低哼了一聲,臉上都是痛苦的神情,藍景伊更急了,撩開他的褲管從上到下審視著他的傷,可上面的紗布都是白色的,沒有染上血迹,剛剛也不是他開的車,是她開的,應該是沒有繃開傷口才對。

“哪疼了?”她找不到他哪裡出了問題,急了。

“傻瓜。”他一把把她擁入懷裡,“不這樣,你肯等我?不過,我是真的有些疼,麻藥的勁早就過了,能不疼嗎。”

這個混蛋,若她手上現在有刀,她真想砍她一刀,就以欺負她為樂嗎?

“以後還敢不敢瞞著我什麼了?”她問,很不解氣,可偏又拿他沒轍。

“不敢了,以後老婆讓往東傾傾一定不往西。”

聽他可憐兮兮委委屈屈的聲音,好象她才威脅他恐嚇他了一樣,藍景伊對他真是無言極了,“行了,起來吧,地上潮濕,回屋洗個澡,早些睡吧,我乏了。”

“好咧。”倚著樹,他拉著她的手兩個人一起站了起來,藍景伊所有的惱火就被他剛剛的緊緊相擁被他幾句溫言軟語就那麼神奇的給消蝕掉了。

或者,夫妻間大抵就是這樣子的吧。

路燈下,一高一矮兩道身影慢慢走進了別墅,大廳裏靜靜的,應該是蔣瀚知會過了,所以大家都避開了,就給人一種二人世界的感覺,很貼心。

“傾傾,以後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你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而不是再瞞著我,聽見沒有?”雖然原諒他了,可是該有的教育還是一定要有的,半點也不能少,不然,他不長記Xing。

“聽見了。”他乖乖應了,摟著她腰的手更緊了。

“還有,為了讓你多長點記Xing,從現在開始,一個月內不許碰我。”

“呃,我現在不是就碰著你的嗎,這個,我不同意。”他假裝不明白她口中所說的‘不許碰我’指的就是兩個人愛愛那點事,反正,先不同意,先哄著她再說。

“那好,那我搬去飯店住,等買了機票就回T市。”她惱了,轉身要走。

“行啦,我的姑NaiNai,你說咋辦就咋辦,不就是一個月不碰你嗎,我同意了,這總行了吧?”瞧瞧,他為她受的傷,瞞著她也是不想她擔心,結果,他落得就是這樣天天能看著守著卻吃不著的下場,太可悲了。

藍景伊才揣在口袋裏的手拿了出來,一揚手裡的手機,然後摁開一個鍵子,頓時他才說過的話就在手機裏被重複了一遍,“你錄下來了?”

“為免你反悔,姐錄下來了。”藍景伊笑眯眯,就得整治他一回。

江君越哭喪著臉,不過也只局限於在她面前,每每經過有監視器的地方立刻板正面孔,儼然做四爺的酷酷樣子,讓藍景伊時不時的偷笑,卻不敢發作。

不過,那一晚兩個人分別洗了澡,他還真是乖乖的守著她睡了,真沒敢折騰她,讓她很滿意。

乏了累了。

從懷了寶寶開始,這一天算得上是發生的事情最多,也讓她最累的一天了。

洗了澡倒頭就睡下了。

那一覺,一個夢都沒有,她睡得很沉很沉。

天亮了。

窗紗掩映的房間裏,大床上一左一右兩個人都睡得香沉,天塌下來也不管了,睡覺最大。

可這麼美的覺到底還是讓人給打擾了。

手機響了。

房間裏越靜,那聲音越響,刺耳的讓藍景伊翻來覆去,覆去翻來,就是不想起來接聽。

“我替你接?”一旁,江君越眯著眼睛看她,他也沒睡醒,不過比她强些,最近,他也累壞了。

“嗯嗯。”她如貓兒般的蜷縮著睡著,就是不想睜眼,同時還往他的懷裡蹭了蹭。

江君越拿起了她的手機便走向陽臺,只不想她被吵得睡不好,看她皺眉的樣子他就心疼了。

“靳小姐,什麼事?”進了陽臺,隨手關上門,他這才接通電話低聲說道。

“怎麼是你?藍姐姐呢?”先是驚詫的聲音,隨即就是質詢的聲音,顯然,靳雪悉是要找藍景伊而非他,若找他,自然是打他的電話了。

可江君越才不管,吵醒他女人睡覺就是不行,“她睡覺呢,懷了寶寶不愛動,嗜睡,有什麼事情跟我說一樣的。”江君越一邊說一邊猜想著電話彼端那頭的景象,這個靳雪悉還醒得挺早,難不成成青揚昨晚不够賣力,讓她累得還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