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老婆,別生氣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5:38
A+ A- 關燈 聽書

“是不是要死了人你才算有事?”藍景伊一鬆手,他的褲管落了下去,她“蹭”的站了起來,想要罵他,又捨不得他此刻還疼著,只得轉身沖著護士站那邊冷聲道:“起來,我扶你過去包紮一下。”

“好。”果籃早就放下了,他由她扶著,緩緩走向護士站,先前看起來還生龍活虎的他乖了,再也不逞能了。

因為,已經沒有必要了。

小腿上的傷沒有傷到骨頭,可是血肉連心,即便是子彈取出來了,那也還是疼的。

護士處理江君越的傷口時,藍景伊全程觀看,一點也沒有回避,只是,越看她的臉色越白,這傷若是擱在她身上,她一準疼得受不了了,可是江君越卻沒事人一樣,她不理他,他還時不時的與護士互動兩句。

終於止了血,再重新包紮好了,江君越這才拉了拉她的手,“老婆,別生氣了,下次不會了。”

下次不會?

他這個人,就以瞞著她為人生目的,她若是現在還看不透他也就不是藍景伊了。

護士站人多,有小護士起哄道:“這位太太,這樣的傷你先生叫一聲都沒有,還幫你拎著兩個果籃來醫院,真是難得了,真是羡慕你,找了一個又帥又强的男人。”

藍景伊其實還想多加一句,還是多金的男人,高富帥江君越全占全了。

她的確是撿了個寶。

可是即便他是寶,也不能這樣萬事都瞞著他吧。

“你這裡等著,我去看看唯衍就回來,然後一起離開。”

“喂,你叫他什麼?”藍景伊聲“唯衍”,讓江君越的臉又黑了。

藍景伊咬牙,白了他一眼,才道:“疼還堵不住你的嘴嗎?”他不喊疼也不哼哼,專管她叫別人什麼稱呼。

“叫季先生就好了,下次要注意。”

“你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這樣說就不怕別的人會說他是吃醋了嗎?

一個大男人也喜歡醋,她真是要無言了。

“江家後真幸福,你老公這是在乎你呢,這是別人想要的福氣都要不來的,你快去吧,別讓你老公等急了。”眼看著兩個人要吵起來,一個小護士及時勸道。

藍景伊這才轉身去拿了果籃和花走了,雖然果籃有些沉,不過好在只幾步路就到了。

季唯衍病房的門虛掩著,微開的縫隙內飄出一股淡淡的獨屬於他的氣息,藍景伊手裡拎著果籃,懷裡抱著花,真的沒辦法去敲門,正要用膝蓋頂開門,忽而,房門一下子開了。

門裡,季唯衍靜靜站在那裡,也不說話,只看她。

“你……你沒事了吧?”被一個男人盯看了五秒鐘了,藍景伊再也站不住,只好開口來了這個沒有任何創意的開場白。

“沒事,我來拎吧。”他彎身過來就要拿走她手上的果籃。

她卻身子往後一撤,“不用了,我來就好,你身上有傷,快去病床上躺著。”如今,慢慢的接觸了,她越來越發現他身上的氣息與初初在山崖下救下她的那個人的很吻合,那時絕對是他,錯不了。

“子彈取出來了,小傷口,幾天就長好了,進來坐吧。”他還是强行的搶了過去,可她也不好說什麼,男人都喜歡這樣逞强吧,江君越是,季唯衍也亦是。

VIP病房。

沙發前,兩個人相對坐定。

他穿著病服,肩膀上還纏著繃帶,卻絲毫也不影響他渾身上下所散發出來的尊貴氣質。

見他抬手要為她泡茶,她搶過茶具道:“我來,不過只能喝一泡茶了。”想著護士站那裡等著她的江君越,她也不能逗留的太久了。

“你已經决定了,是不是?”她泡茶,他低低問她,聲音沙啞的不行,一雙眸子裏晦澀難解,顯然,剛剛她和江君越在走廊裏發生的那一幕幕,他應該是知道了,所以她才到的時候他是站在門前的,只是,他不問,她也就不點破。

“是。”

“你真的不管穆叔叔的死活了?”

“我管,若是不管昨天我也不會讓他當眾難堪,可是,當我真的離開他之後,那種感覺空落落的,讓我很心慌,唯衍,我希望你能懂我的心,我不能失去他離開他。”這是藍景伊發自內心之語。

她的音落,病房裏一陣沉默,季唯衍端起她才泡好的茶,淺淺酌了一口,目光再度篩落在她的小臉上,“我可以等你,等到你與他分開的那一天。”

藍景伊倏的抬首“我有那麼好?值得你這樣?”她就不懂了,他看上她哪裡了?象他這樣帥且多金的男人,想要找什麼樣的女人沒有,環肥燕瘦,隨便他挑。

“十七年了,呵呵,十七年的時光,你覺得很短嗎?”他關注她十七年了,或者就是這些時間裏遠遠的觀望,那種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覺才讓她在他心底慢慢的紮下根來,再也拔不出來。

“可我和傾傾已經有了沁沁和壯壯。”

“可你和他還沒有領證,那你們就不算是真正的結婚。”

“爸爸的事兒,你會告訴我嗎?”他的心結,她解不開了,也無力去解,其實來到醫院這樣的地方,她本是只想來看望他的,可是見了面,有些話就不得不說不得不問,說了問了,空氣裏就會不自覺的湧起一股讓人呼吸不暢的疏離感。

“小伊,你對我就這麼決絕嗎?是不是我受傷了也裝成沒受傷的樣子更會讓你感動?”這一點上他的確比不上江君越,可是他愛她的心是經過十七年的沉澱日積月累起來的,絲毫不比江君越的差了。

“唯衍,這世上什麼都可以相讓,唯有感情不可以,我不是決絕,而是不想違心,若你不告訴我便不告訴吧。”先禮後兵,是他不想說,他救她的情她領了,也會一直記在心裡,可是爸爸的事他不告訴她她也會從二叔那裡想到辦法的知道的。

江君越挖的那個道地,可以見到二叔。

只是到時,季唯衍不要怪她進了他家才好。

“你……”季唯衍一時語塞,難道是他逼著她太急了?

“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

水果,花,全帶到了,她如今能做的也只有這些。

季唯衍歪頭看看一旁插在花瓶裏的康乃馨,“他選的?”

“你……你咋知道?”藍景伊傻眼,甚至有些懷疑季唯衍是不是**眼,居然連她和江君越在一樓的自選小量販店裏誰選的花都知道。

“若你選,絕對不會送我康乃馨的,呵呵,是他。”由她的表情,他已經十分確定了自己的猜測,若不是醋了,江君越也不會有這樣幼稚的行為,可這行為也證明了江君越對藍景伊的勢在必得,他是真的遇到對手了,一個强硬的對手。

“唯衍,我走了。”藍景伊也不解釋,越解釋就是越描越黑,索Xing不說。

她來得快,走得也快,季唯衍起身相送,看著她纖瘦的背影,他低聲道:“小伊,你還會來看我嗎?”

她脚步一頓時,沒有回頭,只低低道:“會的。”

若是可以,她倒是希望他真的是她的親哥哥,最親的哥哥。

可偏偏,他不是。

“小伊,其實你……”略略遲疑了一下,季唯衍又道。

“什麼?”見他說了一半又頓住了,她迷糊。

“沒……沒什麼。”季唯衍搖了搖頭,“你慢走,我就不送你出去了。”

兩個人就在病房門前分開,她走了出去,他卻不肯關門,就站在那裡看著她一步一步離開,她離他越來越遠,那樣的距離是他再也觸摸不到的,也許,窮這一生一世,因著江君越的存在,她也不會屬於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老婆,你終於捨得出來了,季先生人還不錯,知道要快點放人。”江君越已經站了起來,目光掠向季唯衍的病房門前,還好季唯衍不在,不然,他會狠狠的剜季唯衍一眼的。

沒隨她進去是對的,就給她與季唯衍一個獨處的機會,最好她能與季唯衍就此了斷了。

可是這會兒,看藍景伊的淡淡冷冷的表情,他什麼也猜不出來。

“他比你强。”季唯衍至少不會糾纏,可惜,她心裡的男人不是季唯衍,他再强,也不是屬於她的那盤菜,他們今生,算是錯過了。

若他早讓她知道他的存在,那麼也不會有她現在的人生。

“他哪裡比我强?”慢騰騰的挪著小碎步,不逞强了的江君越一點也不掩飾他的腿傷了。

“你就會欺瞞我,他哪裡都比你强。”氣惱的看一眼他的腿,若他早說出來早這樣小心走路,也不會再流一次血了,他就不疼的嗎?

江君越一個箭步隨她進了電梯。

這個點,醫院的電梯裏人不少,男人女人,幾個擠在一處,狹窄的空間裏,江君越就站在藍景伊身旁,護花使者一樣。

初時,他還是乖乖的站在她身旁,可當電梯下行,他强而有力的手臂突的一擁,便扣著她面向了他的臉,薄唇緩緩俯下,“老婆,先再試試老公的吻技再說是他强還是老公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