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小倆口一起八卦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5:28
A+ A- 關燈 聽書

“四爺,老大帶走了靳小姐去飯店開那啥房了,好了,彙報完畢,我這就把拍到的照片發給你。”手下說完,就掛斷了電話,隨即,一張張的照片發了過來。

藍景伊凑到了江君越的身旁,該聽的不該聽的她全都聽到了,也總算明白在車裏他拿下藍牙打的那兩通電話都做了什麼,這個江君越,他也太腹黑了些吧,居然算計起了成青揚和靳雪悉。

小臉緊貼著江君越,淡幽的氣息拂過周遭,江君越狠吸了一口氣,目光徐徐落在了手機荧幕上的照片上……

成青揚。

靳雪悉。

一張張全都是兩個人的照片,不過,大多是可以看清楚成青揚卻看不清楚靳雪悉的,靳雪悉整個人被成青揚扛在肩頭,大頭朝下,長長的發掩住了她的面容,若不是藍景伊對靳雪悉很熟悉,還真是沒辦法一下子認出她來呢。

江君越翻著手機裏的照片,她就陪著他看。

二十幾張一會兒的功夫就翻過了,到了最後一張,藍景伊還覺得沒看够,“就這樣,再沒了嗎?”怎麼到飯店了就沒了,可以繼續拍到兩個人進房間的畫面吧,她是真心希望靳雪悉與成青揚修成正果的。

“要不,爺給你時間去那家飯店拍照,這邊爺負責搞定?我保證讓季先生舒舒服服高高興興,如何?”

“不如何。”收起了八卦的心思,但是藍景伊的心情已經轉好,靳雪悉若是與成青揚能成一對,那可是她最最希望的了,不過,她再好奇也不能去看人家兩人的少兒不宜畫面吧,她可沒那麼……

“看來你那閨蜜孺子可教,還有救,等爺改日再煽一把火,估計也就成了,不過,藍景伊,事成之後你要怎麼謝我?”輕輕踢了踢腿,好些了,江君越的臉上才染上一抹笑意,卻顯著他格外的惹眼。

“你兄弟的人生大事我為什麼要謝你?”藍景伊不領情,抱著一大束康乃馨就要離開。

“真帥,要是我男朋友就好了,讓我倒貼也行。”

“呃,就他身上那件外套少說也有七八千塊,你覺得你倒貼得起嗎?”

“靚女我家裡有錢,我就倒貼得起,你管不著。”

“好好好,那你去搭訕呀,預祝你成功釣上帥哥美男。”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咳……咳咳……”藍景伊低咳了一聲,她是不是走路脚步太輕?又或者是太沒有存在感,以至於都經過了安全通道的樓梯口了,還有兩個女人在這議論江君越呢。

她這一嗓子,那兩個躲在角落裏討論江君越的女人頓時驚醒了,“誰?”

藍景伊微微一笑,步履優雅大步的走過去,兩個小護士長相不錯,不過一看到那身制服,就讓她不由自主想到小日本的**扮成的制服女郎,特別的不順眼,“真想知道我是誰?”

她這樣一問,人家明明只是下意識的反應了一個‘誰’字,結果,只好硬著頭皮道:“你是……”剛剛藍景伊是背對著這兩個小護士的,雖然她的背影看起來也很美,不過只要沒看到臉女人們就會下意識的去想她一定配不上那帥哥,可當藍景伊轉身,露出那一張小臉時,她們頓時驚豔了,美女一個,絲毫也不比那男帥哥差了,也頓時讓她們自慚形穢了。

藍景伊還是微微笑的站在兩人面前,不惱也不生氣,“嗯,既然二比特問起了我,那我就坦白了。”回手一指江君越,她淡淡道:“他是我兩個孩子的爸爸,嗯嗯,知道我是誰了吧?”

“他老婆?”兩個人吃驚的看藍景伊,都覺得那麼好看的男人結婚了真是可惜,至少會讓很多少女傷心失落的。

“我可沒說,有人若是不介意當小三,儘管走馬過去吧,我舉雙手支持。”

“誰……誰要當小三了,我才不喜歡他呢。”

每個女人被人當眾冠上小三這個名時都是不情願更不甘心的,所以,藍景伊蔔一出口,那女人就反駁了起來。

“隨便你吧,很忙,閃了。”一揮手,藍景伊轉身優雅的走向季唯衍的病房,甚至也不在意要不要帶上江君越手上的那兩籃水果了,帶不帶均可。

於是,她前面走,江君越後面走,再加上他一手拎著的一個水果籃,那樣子儼然是她的跟班一樣。

“那女人那麼美居然還玩倒貼?”

“喂,你才不是還說是男人帥嗎?怎麼現在誇起那個女人來呢,她不美,一點也不美。”

有的女人特愛嫉妒,就嫉妒比自己美的。

小護士更愛嫉妒,這是藍景伊這一刻的深刻感慨。

“嗯,不美,醜死了。”

藍景伊當沒聽見,可是江君越不樂意了。

人出了電梯後,他走路就有些吃力,正心裡煩躁著,哪裡會放過這麼好的發洩機會,猛的一轉頭,冷冷的睨著那兩個小護士,“她若不美,那你們兩個豈不是跟猪一個等級了?”

“你……你罵我們是猪?”再傻再笨,兩個小護士也聽明白了,江君越這是在變著相的罵人呢。

“我沒說,是你自己說‘我們是猪’,嗯,那就是唄,爺我尊重你們的意見和對你們自己的評估,很中肯。”江君越斷章取義的臉不紅不白的說著,彷彿她們是猪就是她們自己給自己冠上的綽號,絕對的合情合理。

“你……你這個男人怎麼這樣,你不知道她配不上你嗎?”

“誰說她配不上我了?”

“我說的,怎麼了?”一個小護士見暗戀不成又被罵了,頓時小手一叉腰,要找他打架了。

“傾傾……”耳聽得身後越來越熱鬧,藍景伊再也忍不住的出聲,只想喚住江君越。

“嗯?老婆叫我何事?”剛剛藍景伊一直不理他,讓他很沒面子,她這終於出聲了,他多少找回些裡子,趕緊的見好就收見坡就下,很熱情的回應她。

“你若忙,果籃給我,你忙你的,我去我的。”

她這是當他再與小護士打情罵俏了,江君越的臉黑了,“我不忙。”再也不理那兩個小護士,便快步追向藍景伊。

“喂,你給我站住。”兩個小護士先是被藍景伊給擠兌了,後來又被江君越給拐著彎的罵了,這會正是氣惱無處發洩呢,哪裡肯讓他們兩個人走得痛快,其中一個手叉著腰就叫囂起來。

可還沒等江君越和藍景伊反應,另一個小護士就低聲叫了起來,“血……流血了……”小護士見慣了血,所以這一聲不是害怕,不過是奇怪罷了。

她這一嗓,吸引著周遭的人全都看過來,目光全都下意識的在蒐索哪裡有流血了。

這其中,自然也包括藍景伊。

不過是兩秒鐘的時間,她的目光就定格在了江君越的脚下,“站住,你別動。”那血,不在別處,就在江君越的脚下,此時,正沿著他的褲管往下流去,新加坡太熱,所以,他只穿了絲薄的紗襪,一眼就能看到他腿上流下的紅鮮鮮的血。

江君越也是這時才反應過來是他的腿流了血,其實早就流了,只是一直被紗布保護著,現在才流出來而已,“沒事。”輕描淡寫的一笑,“小傷,我送你到門口,你進去見季先生,我去找護士處理一下就好。”她眼裡的擔心讓他心裡一暖,也美美了起來。

他是真的沒在意,從小到大,他流血的時候多了去了,這傷已經處理過了,不算什麼。

可是那血,還在流,他不在意,藍景伊在意了。

眼看著他拎著果籃就要送她去季唯衍的病房,她立刻惱了,“姓江的,我讓你站住。”

“好……好吧……”知道再也瞞不住了,江君越只好站住,卻有些受不了她的大驚小怪,不過好在是她,他就忍了。

是了,這樣的傷於他真是小事,於別人來說就是天大的事了。

藍景伊奔過去,手裡的康乃馨放在一旁的長椅上,再把他拉到長椅上摁著坐好,“讓我看看。”她沒問他這傷是怎麼回事,估計問了他也不會說實話,他就是喜歡大事小情都瞞著她,不讓她擔心。

不過,在心裡藍景伊已經猜測到了,難不成是與在飯店的槍殺有關?

當時她只注意到季唯衍受了傷,此刻回想起來,江君越也很有可能受了傷,只他是腿部,她當時沒往他腰部以下看過去,所以,沒發現也有可能的。

江君越乖乖的坐好,很享受的看著她眼底裏的心疼,被心愛的女人關心心疼那種感覺挺好的。

藍景伊的小手落了下去,輕輕掀開褲管,頓時,被纏了紗布而染了血的小腿就乍現在了她的眼前。

血,都是血。

這是傷的有多重呢?

手撩著江君越的褲管,她就那麼怔怔的看著,一時間不敢去碰也不敢去處理,她的眼神越來越潮,也越來越飄忽。

“老婆,真沒事的,死不了人的。”看到她眼底裏的憂心,江君越忍不住的哄著她低低說道。

“是不是要死了人你才算有事?”

*

他欺上身:“你抓了本王的屁屁,禍害了本王不近女色的美名,不該補償本王嗎?”

强推二層樓爽文《狂野戰妃:王爺有種單挑》,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