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不情不願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5:18
A+ A- 關燈 聽書

夜,靜靜的。

遠處近處的霓虹還給靳雪悉迷幻的感覺。

吐過了,胃裡舒服了些,可是酒醉後的那種輕飄飄的感覺還在。

那酒太烈,於從未喝過酒的她來說是狠了點。

她先是呆呆的迷糊的看了看對面的男人,可是他居然一動不動呢,好象是雕像一樣。

是不是藍景伊那厮送她的成青揚的蠟像呢?

這個有沒有可能?

說不定呢。

不然他不會一動不動的。

伸手就在他的臉上摸了一把,濕濕的,還有股難聞的味道,讓她小眉頭皺了皺,難受的身子往後面靠去,正好靠在椅背上。

很軟,很舒服。

她困了,好想睡。

又看了他一會兒,見他還是不動,她微眯著的眼睛輕輕闔上,伴著的是唇角的一抹笑意,“青揚,繼續留我夢裏喲,乖。”閉著眼睛,靳雪悉就如同在做夢一樣小手在成青揚的臉上摸了一把,動作自然的彷彿在摸一件自己喜歡的玩具似的。

她睡著了。

輕淺的呼吸就在耳邊,成青揚覺得靳雪悉真是一朵奇葩,就這樣一身粘膩的也能睡著?

可隨即,他就了然了,她是真的醉了,醉透了。

到底,他也沒有去理會臉上的穢物,想著被別人吐了口水就甩掉的外套,他不由得苦笑了一下,今晚上他這是犯了什麼,居然接二連三的被襲擊。

伸手為靳雪悉擺了一個較為舒適的姿勢,再找到紙巾簡單擦了擦兩個人身上的濕液,這才下了車,再轉到駕駛座上,把車啟動,再透過後視鏡看過去時,靳雪悉已經睡熟了。

一張小臉上泛著緋紅無限,她喝多了。

十幾分鐘的車程,靳雪悉一直再睡。

車停,她依然沒有醒過來的迹象。

成青揚抬頭看了一眼車外的飯店,再回頭看一眼靳雪悉,她睡得很安穩,可是再安穩也不如床上睡的舒服吧。

最終,成青揚還是下了車抱起了靳雪悉大步進了飯店。

“先生,標間嗎?”吧台的服務生很配合,直接不問是要幾間了,雖然兩個人一男一女不一定是夫妻,可只看著這男人抱著女人的姿勢,便可見兩個人的關係不一般了。

“總統套房。”好象是第一次帶女人開那啥房吧,這一刻成青揚什麼也沒想,隨口點了總統套房,只是為了求一個舒適,不求其它,可看在別人的眼裡卻是帶上了一點小色的味道。

男人與女人,即將獨處一室,還要了那麼好的房間,一定會有重頭戲,不過,服務員也只是在心裡腹誹罷了,根本不敢說出口,只為,這開那啥房間的男人表情太過嚴肅冷冽。

一男一女,兩個人進了電梯。

頓時,飯店外的一個男人狗腿的玩起了手中的手機,先把才**到的照片全數理了一遍,真不錯,若不是他太熟悉成青揚,一準會被成青揚發現自己在跟踪呢,眼下已經沒啥好跟踪的了,他總不能跟進飯店房間裏抓拍兩個人的少兒不宜畫面吧,那樣會被老大砍死的。

見好就收,再把這些照片發給四爺,嗯,那頭正等著呢。

醫院。

江君越停了車,繞過車前牽起下了車的藍景伊的手,她想掙,卻掙不開,他目光如獵豹一般的掃過周遭,再帶著她閃進醫院的住院部,整個動作一氣呵成,不帶半絲停頓。

關於藍景伊的安全問題,現在根本馬虎不得。

住院部一樓大廳。

江君越正拉著她要去電梯間,藍景伊卻脚步一頓,“傾傾,我要買花。”

“好……吧……”拉了一個長長的尾音,江君越雖然不情不願,可想著到底是季唯衍替藍景伊擋了那一槍,他是男人,若是女人的這點要求也不同意,那就太小心眼了。

藍景伊歡快的走進一樓的小型量販店,“我要買花。”

“小姐,要哪種花?”

藍景伊手指著一束百合道:“就百合吧。”白色的百合,看起來清爽,舒心。

“不行,來這個。”不想,江君越直接制止了要給她包裝百合的店家,而指了另外一種花,“我們要這個。”

“你……”藍景伊無言,他要不要這麼討厭呀,居然要她送季唯衍康乃馨,這是把季唯衍當成欧巴桑了呢,她點了白百合不是要與季唯衍‘心心相印’,純粹只是覺得清新好看而已,不想江君越這貨又醋了。

“不要也成,正好省錢了。”江君越說著,就勢的拉著她就要離開。

“換一種行不?”這康乃馨實在是……

在人前,她懶著跟他吵。

“你還要送他玫瑰不成?”再掃了一遍這小型量販店裏的花,因著不是專門的花店,賣品種類繁多,所以花樣只有那麼幾種,除了康乃馨就是勿忘我和玫瑰花了,這兩種更不適合吧,勿忘我季唯衍也送過她的,代表的意義不言而喻,而玫瑰花更容易讓人想歪歪吧。

藍景伊皺皺眉頭,送玫瑰的確不好,想了一想,只好隨意了,看著店家道:“就康乃馨吧,麻煩幫我包漂亮一些。”

“好。”

店家去包裝康乃馨了,藍景伊又挑了兩個水果花籃,很漂亮,藍子裏擺了各式各樣的水果,看起來新鮮而好看。

“小姐,花包裝好了,你看行嗎?”店家直接問她而忽略了江君越,一看就知道江君越不愛買這花,問他被退貨可就慘了。

“行,這兩藍水果我也要了。”

“好咧,一共是…………”

付了錢,江君越卻是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裡,藍景伊皺眉,指了指兩個果籃道:“你若是不想拿,直接讓你兒子拿好了。”

她這一句,他終於不情不願的掃描了一眼她的肚子,“說不定是女兒呢。”說完,才一手一個拎起了兩個果籃,藍景伊捧著花,兩個人進了電梯,直奔季唯衍住院的樓層。

江君越拎著兩個果籃,不聲不響的隨在她的身側,剛剛開車扯動了腿上的傷口,這會子有些疼。

電梯門開,藍景伊先踏了出去,江君越走得慢了些,這次,純粹是因為他想走路走得自然些,不想被藍景伊發現他傷了腿,可是看在藍景伊的眼裡就是另一種可能了,“這麼不想去?要不,果籃給我,我自己去,你在這裡等我好了。”

江君越白了她一眼,繼續朝前走,他是不愛來,可是再不想看季唯衍那一張臉,之前在醫院裏不也是守了季唯衍那樣久嗎?

“喂,你到底什麼意思?”見他不說話不吭聲,藍景伊更惱了。

“嘶……閉嘴……”走急了,腿疼得厲害,那是槍傷,還是今天才傷的,取出子彈現在一點也沒有好轉,可能是繃開了傷口流血了,若不是他腿上做了措施,現在血應該流出褲管了。

“你不許我說話?”藍景伊沖上去一把抓住江君越的手腕,從沒有一刻這樣的生氣,可她若知道江君越是因為腿傷了才煩躁的話她一定不會這樣的反應,可惜,她不知道。

這也不能全怪她,要怪江君越老毛病又犯了,一遇到事就瞞著她不許她知道。

“嘶……”手微微一抖,手中的果籃“嘭”的落地,幸好果籃包裝的很牢固,水果沒有灑出來,藍景伊把花抱在了懷裡,一把撿到起了那個果籃,就用拿果籃的這只手臂護著花,再把另一隻手遞給江君越,“給我,我自己進去就好了。”

江君越眯了眯眼,腿疼的厲害,應該是做縫合手術後的麻藥退了,所以痛感格外的明顯。

剛才是一個不小心,被一股疼意一震,手裡的果籃才掉了的,這是絕無僅有的,他何曾這麼沒用過,不由得也微微一囧,正要與藍景伊解釋再替她拿那只果籃,手機響了。

“等一下,我先接個電話。”身子後移,頎長的身形便倚在了醫院雪白的牆壁上,身體有了依靠的地方,多少緩解了些微疼痛。

江君越先是瞄了一眼手機荧幕,看到是夜巴黎蹲守的那個手下,唇角便勾了勾,想來是有好消息傳來了。

這次,他沒在背著藍景伊,而是八卦的點開了免提。

接聽。

“四爺,靳小姐的事成了。”

藍景伊正惱著呢,冷不防江君越手機裏對方說起了靳雪悉,她立刻乖乖站在那裡聆聽著,靳雪悉怎麼了?啥事成了?

“說仔細些。”江君越拿眼角的餘光瞄著藍景伊,見她上了心,他更加慢條斯理的聽著,一點也沒有要去季唯衍病房的的意思了。

“靳小姐喝多了酒,哥幾個還沒有上前騷擾,就被其它人給捷足先登了,不過這樣更好,演起來才逼真,靳小姐醉了被人帶去跳起了鋼管舞,正好成哥到了,嘿嘿,你猜最後咋樣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說吧,少給爺賣關子。”藍景伊聽得更認真了,江君越身子繼續倚在牆壁上,就趁著聽電話的空檔歇一歇,他乏了,也累了,到底還是凡體俗胎一個。

“成哥為了帶走靳小姐跟人打架了唄,嘿嘿,你不知道,那場面火爆極了,四爺你一定後悔沒來現場親觀。”

“後來呢?”

今天儘量補,先更一章,謝謝支持,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