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真疼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5:08
A+ A- 關燈 聽書

“老大……”手下人吃驚的看著成青揚,老大太酷了,帥呆了。

“哢嚓……哢嚓……”趕緊把這樣的老大拍下來發給四爺邀功……

“跳舞,我要跳舞,好熱呀,你放開我,你誰呀?”靳雪悉迷迷糊糊的就被人扛在了肩上,四周很吵,她的頭痛了起來,努力想要清醒些,卻怎麼也清醒不了。

“那漂亮妞被人劫了,給我搶下來,老子說好賞她十萬塊的,這鋼管舞還沒看够呢,不許給老子把人帶走……”人群裏有人高聲的喊了起來,正是之前那個撒錢的。

都說有錢任Xing,大抵就是他這樣的,他認為他說了要給十萬,那跳鋼管舞的女人就必須要接受,錢得要,舞也得跳,可現在沒跳完,靳雪悉被帶走了,他頓時覺得面子裡子都丟了,招呼著手下趕緊搶人,以挽回來些面子來。

於是,成青揚扛著靳雪悉只走了幾步,便被幾個小混混擋住了去路,“這妞我們老大預訂了,放下她。”為首的一個不知死活的沖到成青揚面前,趾高氣揚的命令道。

“若我不放呢?”成青揚淡淡的掃過面前的幾個男子,語氣中彷彿蘊含了冰霜一樣,讓人聽著就不由自主的打個冷顫。

“跳舞……我要跳……呃……跳舞……”靳雪悉一邊低喃一邊打著酒嗝,渾身上下都是酒味,長長的發因著成青揚倒扛著她而垂到他的胸前,此時,正隨著她不老實的晃動不住的輕輕的撩過成青揚的喉結。

那絲絲撩撩的感覺撓著他的心竄起了一股子說不出的感覺,濃眉輕蹙,緊了緊手的力道,靳雪悉似乎是感覺到了,“疼。”禁不住的就嚷嚷起來。

“喂,你弄疼她了,她不喜歡你也不認識你,你趕緊放下她。”

“讓開。”低低一喝,成青揚的眸光因著對面這人的一句‘她不喜歡你也不認識你’突的冷冽了起來。

“臭小子,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來呀,給我搶。”幾人已經沒了耐Xing,仗著人多便朝成青揚撲來,要搶人了。

“大哥……”

“大哥,快……”

成青揚的身後,幾個原本還在看熱鬧拍照的手下發現不對了,便要越過他沖上來與對方對打,至少也要壯壯場面,不想,成青揚一揮手,冷冷道:“都退下。”

他這一句,後面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好上前了。

老大發話了,不聽的後果很嚴重。

雖然略略的有些不放心,可是想想老大的身手還是退了後,站在一邊等著老大發威,這樣那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才知道這世上什麼叫做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看著成青揚冷肅的表情,幾個人卻彷彿被吃了定心丸一樣,突的就安心了,一個個的後撤,然後抱著膀子準備看熱鬧。

“呃,你小子也是道上混的,有手下?還大哥大哥的叫呢,就憑你,也配?”“撲”,一口痰吐了過來,成青揚居然沒躲,讓他正好吐在成青揚的衣服上,這一下,他更囂張了,“原來不過是個孬種,兄弟們,給我上。”

幾個小子頓時如狼似虎一般的沖向成青揚,四周看熱鬧的人也曉得要開打了,一個個的全都退了後,準備看熱鬧。

這樣的地方,出現這樣的戲碼絕對是稀鬆平常的事情,男人爭女人,天經地義。

這個時候向來都是以拳頭來論輸贏。

幾個小子如猴子一樣的轉瞬間就到了成青揚面前,成青揚卻扛著靳雪悉輕輕一退,隨即一個反手,靳雪悉便被他放在了身側,不等她站穩,他另一手倏的一扯,身上的被吐了痰的外套便扯了下來,隨意一拋,不偏不倚,正好包在迎面的一個小子頭上,“啊……”猝然間被衣服蒙住,那小子迷糊的驚叫了一聲。

“笨蛋,這也躲不過。”後面跟上來的小子一撥啦前面因為看不見而搖搖晃晃著的同夥,便朝成青揚揮去了一拳。

成青揚還是沒還手,再一次的輕輕一退,同時,落在靳雪悉腰上的手猛的一拋,便又把她拋回到了他的肩膀上。

“漂亮。”一連串的動作連貫瀟灑,讓人眼花繚亂,有人跟著起哄叫起好來。

成青揚冷肅的俊顏依然沒有半分表情,倒是他肩膀上的靳雪悉表情豐富,一會抬頭迷惘的看看周遭,一會低低的嘟囔著,她想下去,可是這扛著她的人就是不撒手,她去推他扯他全都沒用。

他動了。

居然是在跟人打架。

可是為什麼他跟人打架還要扛著她呢?

頭越來越暈了,靳雪悉怎麼也想不明白,一雙大眼睛彷彿飄著霧氣一樣漸漸的什麼也看不清了,她被成青揚動來動去的動作轉得暈了。

再也受不了這樣的折騰,一低頭,她狠狠的咬在他的胸口,成青揚現在只著了一件襯衫,可是新加坡是個一年四季都很熱的國家,所以他身上只是一件薄薄的襯衫,這一下,直接就透過襯衫咬在了成青揚的肉上。

按理說,靳雪悉這樣一口雖然是使了勁的,可醉了的她也使不了太大的勁,成青揚根本不可能承受不了。

可,他的俊臉卻突的變了,嘴角咧了咧,一邊揮手劈開迎面的一個小子,一邊回手就拍在了靳雪悉的屁股上,“乖,別鬧,馬上就走。”說著,他的動作突的加快,一手扶著扛在肩膀上的她,一手起起落落,兩腿交替的踢出連環腿,不過是幾十秒的功夫,面前已經躺了七八個。

拍了拍手,成青揚大步朝前走去,根本無視了眾人看他如看星星一樣的眼神,“帥呀……”有個女人率先喊出來,“太帥了,帥哥,要不要連妹子我也一併帶上。”

男人帥,女人寧願倒貼也願意。

“走開,你以為我家老大是誰?也不打聽打聽成哥的名號,還敢跟他支招,真是吃了雄心香了豹子膽了。”身後,一個手下昂著頭,完全一付勝利者的姿態,老大果然是老大,動作瀟灑不說,還酷畢了。

完勝。

幾個人簇擁著成青揚朝外面走去,那幾個倒在地上的小子原本還想搬救兵,可一聽說成哥的名號頓時傻了眼,誰也不敢再去追了,這會子小命還在已經很不錯了,他們居然跟成哥叫上了板,還想要成哥的女人,這是不要命的節奏。

可是等等,不是說成哥是不近女色的嗎?

為什麼突然間對這個女人上了心?

看來,那女人不止是個絕色,還是個由物,不然能打動不喜歡女人的成哥嗎?

這樣算來,他們動心也是可以原諒的,幾個人趴在地上哼哈的叫著,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囂張氣焰。

這邊,成青揚出了夜巴黎就大步走向自己的車。

夜風拂來,帶著海邊獨有的那股子魚腥味,拂的靳雪悉一個激欞,人又清醒了些,只是意識還是處於混亂之中,半明半暗間她怎麼也看不清是誰扛著她,那種强烈的不安讓她再度的咬了下去。

這一口,不偏不倚,正咬在上一次咬過的位置上。

兩次的牙印重疊在了一處。

“放手,你放我下去。”

成青揚的唇角抽了抽,脚步也出人意料之外的頓了一下,不過只有一下便大步朝前走去。

開車門,再把靳雪悉丟在後排座位上,他才要走,她的小手就抓了過來,“你是誰呀?我不要上你的車,你滾開,我不喜歡你也不認識你。”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話,跟之前小混混說的如出一轍。

小手撲打在他的身上,突然間就落在了之前被她咬過的位置上。

成青揚的唇角再度抽了抽,大手猛的一握,便握住了靳雪悉十分不安份的小手,看著她的小模樣,想了一想,他還是低頭扯開了襯衫的扣子,頓時,露出他胸口的一大片肌理。

紅紅的牙印,她剛剛兩次居然全咬在了他胸口的圖丁上,“靳雪悉,很想?”這咬他也要咬得這樣精准嗎?讓他甚至在懷疑她是不是真醉了。

“嗯?”眯著眼睛抬頭看成青揚,“要什麼?”靳雪悉的眼睛越來越眯的厲害,她覺得自己眼花了,怎麼面前的這個男人那麼象成青揚呢,太象了,小手不由自主的就落在面前男人的臉上,“我是不是又在做夢了?”說著,還把一根手指放在小嘴裡咬了一咬,那動作,格外的撩人,若不是她漫身的酒味再加上成青揚太過瞭解她,一定以為她是故意的要勾著他呢。

“別咬……”他張口就要封锁她。

“啊……唔,真疼,我不是在做夢?”靳雪悉眨了眨眼,努力的又想要看清對面的男人,卻是在這時,肚子裏翻江倒海的有什麼往上一湧……

於是,就在成青揚的豪車裏,兩個人都沒有任何預見的發生了一件事情。

“撲”,一股酒氣撲面而來,確切的說是含著酒氣的液體朝著成青揚撲面而來,他正要躲,她的小手卻因為胃裡難受而下意識的握住了他的手,“刷啦”,有液體噴在了成青揚的臉上,沿著他冷肅的面容徐徐滴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