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妖孽味十足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4:48
A+ A- 關燈 聽書

“是,不然你試試看你現在能不能走出這個房間?”冷冷的聲音,帶著一絲無奈,她知道嗎?她若出去,多少人要替她擔心?她又有多危險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個要殺她的人藏得太深太深,况且人家在暗他們在明,她這要出去分明就是往槍口上撞呢。

藍景伊不信邪的沖到門口,開門,門外立著兩個門神,“家後請留步。”

她服了。

江君越果然有本事,四爺到底是四爺。

好吧,她鬥不過他,她認了。

猛的甩上門,那“嘭”的一聲巨響震得江君越眯起了眼睛,他女人要發火了,這是前兆。

極快的脚步,亂而狂躁。

“我大二那年參加系裏組織的活動,一不小心落了山崖,是季唯衍救的我,只是那時天黑我沒有看清楚他的樣子,那是我第一次欠他一條命,而今天,是我第二次欠他一條命,他受傷了,你說我不應該去看他嗎?”他非要聽,她姑且就說清楚,反正,即便她不能與季唯衍在一起,可是她的心裡都要為季唯衍留一席之地的。

今天他救她,那完全是下意識的反應,若不是心裡有她,他不會撲下那枚子彈救下她的。

她不是傻子,她感覺得到的。

這一段話,她說得快而急切,說著時,一雙黑亮的眸子灼灼的看著江君越,彷彿是在警告他,若她說了他還不許她去,她會跟他拼命。

這是江君越絕對不知道的一段過往。

從騷動之後,他才走進她的生命她的人生。

看著她還如小獸一樣的神情,他的心略略一疼,他雖然也醋了,可他是有底線的,不許她去不過是擔心她的安危罷了,卻不想,她完全的誤會了。

“江君越,你若是還不讓我去,那我們,分手吧。”這一句,她是紅著眼睛說的,她已經說了她與季唯衍之間的前因後果,可是他還不說話不理會她不給她一個結果,她真的要瘋了。

“呵呵……”他笑了,脚步踉蹌了一下,差一點就跌倒在床上,手扶著床沿才勉强的站住,隨即,目光冷冽的落在她的小臉上,“一定要去?”

“是。”

“好吧,我送你去。”又是一聲無奈的歎息,他直起身形,一把扯過她就往門前走去,那時藍景伊若仔細看,一定會發現他有一條腿有些不對勁。

只是他走得太過穩健,再加上她壓根都沒想到他會受傷,所以,他再一次的藏住了他的傷。

“江總,你們這是……”

“去醫院。”他揮了揮手,示意蔣瀚讓手下的人都跟著,這一趟去醫院根本是玩命之舉,可她的要求也不算是任Xing,說到底是他這個男人做得有些失敗,這麼久了也查不出那個人的下落來。

蔣瀚點了點頭,就示意別墅裏散在四處的人集合出發,然後,跟著江君越就走了出去。

江君越是一直扯著藍景伊的,摔她坐在了副駕上,便頭也不回的繞到前面坐上了駕駛座。

“江總,我來開吧。”知道他腿受傷了,蔣瀚急忙去搶他的位置,因為,那條傷腿是右腿,要用來踩油門踩刹車的。

江君越目不轉睛的看著前方,人已經啟動了車子,淡淡的道:“去把其它的事情安排好。”

“是。”他說得輕描淡寫,卻只有蔣瀚才知道這一路會有多兇險。

車子啟動了,如離弦的箭般朝醫院駛去,車前,車後,五六輛車,居然全都是同一款的賓利。

“傾傾,這是怎麼回事?”一溜長排的賓利,這也太拉風了吧。

“江家後出門的排場,嗯,這才能證明你是我江君越的家後,他季唯衍休想染指了你,你們以前的那些事我不會計較,可是從現在開始以後的事爺若是知道你跟他再有瓜葛,爺會讓你知道什麼是後悔。”他女人欠了季唯衍的命他記著了,不就是兩次嗎,他早晚會還了的。

他不怕欠,就怕不知道欠了誰的,這既知道,就好辦了。

聽他輕描淡寫的說過,藍景伊真的沒想其它,只以為他這真是講排場呢。

車廂裏靜了下來。

靜的給藍景伊一種窒息的感覺。

靜靜的看著車窗外,霓虹不住閃過中,有什麼在輕輕飄走,輕輕飄走……

她和傾傾鬧彆扭了呢。

“你和我纏纏綿綿雙雙飛……”

手機響了,很惑人的手機鈴聲。

藍景伊下意識的轉頭看向車內的藍牙,不想江君越手一動就撤下了手機牙,轉而戴上了耳脈,顯然的,不想她聽到他接下來的通話。

藍景伊聽不到江君越卻聽得很清楚,與她有關的事情,他不想她知道,即便他現在還在惱她也不想她知道,他就霸道怎麼了,男人天生就該霸道。

“說。”只一個字,卻透著一股子絕對的權威,那是一種天生的强大氣場。

“四爺,我們還在夜巴黎蹲守,發現了靳小姐,你看……”

“她在做什麼?”

“喝白水,跳舞。”

“白水?”江君越先是一皺眉,隨即明白了過來,靳雪悉這是在省錢,“繼續蹲守,一會兒老大會過去,別打擾了她,由她願意做什麼就做什麼,最好,讓人免費送些酒給她,嗯嗯,最烈的那種酒,然後,再找個人有節制的騷擾一下,懂嗎?”不疾不徐的開著車,江君越的眸中閃過一抹邪意,今晚夜巴黎有好戲行將上演了,只可惜他要帶著藍景伊去醫院看姓季的小子,趕不上了。

“懂,四爺你儘管放心,我們一定安排的妥妥的。”那頭的人就連聲音裏都揚起了一絲興奮,可見對於江君越的安排有多贊成了。

“嗯,就這樣吧。”說完,江君越隨手掛斷,卻沒有放下手機,而是直接撥給了成青揚,毫無意外的,那頭必須是馬上接起,讓他微微皺了一下眉。

“找我?”好在,成青揚沒有再喊那個讓他每每聽了都起雞皮的“君越”二字了。

“夜巴黎那邊蹲守的人才彙報說有重大發現,能不能麻煩下老大你親自過去盯著?這次,我想抓到人,不許給爺再跑了。”

上次抓到的不過是個嘍羅,說了的等於沒說。

“成,我馬上去,對了,聽說你帶她出去了?”

“是。”

“注意安全。”

“少***象個娘們似的囉嗦。”江君越不耐煩的掛斷了,雖然最近成青揚沒有再象從前那樣黏著他了,可只要成青揚一天不跟個女人發生實質Xing的關係,他就一天不放心不踏實。

他是男人。

被女人盯上了好說,他也很受用很享受,不過絕對不會去上心罷了,但是被男人盯上的感覺一點也不好。

這錯,能糾正就必須糾正。

“傾傾,誰在夜巴黎?”藍景伊沒聽全,只能聽到江君越說話,聽不到對方的人說話,所以,不由得好奇了。

“一個朋友,你不認識的。”想著自己的安排,江君越唇角勾起了笑意來,一高興就忘了腿上的傷,愉悅的哼起了小調。

“很高興?”

“嗯。”他的確是很期待看到成青揚在看見靳雪悉醉醺醺的被其它男人糾纏時的樣子,那場面一定很火爆,只不知,成青揚會不會有點男人反應?

若沒點男人反應,他就真不必再做男人了,真想讓他變XingCheng人妖好了。

藍景伊呆看著江君越的側顏,真不知他又在算計誰呢,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一定是在算計人了。

花開兩朵,各錶一枝,先錶夜巴黎,後面再錶醫院的三人間。

靳雪悉隨意的就進了夜店,也沒仔細看名稱,反正不收門票就好,其它的她也不挑。

角落裏坐著,一杯白水慢慢喝慢慢喝,再看霓虹閃爍中舞池裏的人,搖搖晃晃的就讓她生出了一種幻覺。

她也想跳舞了。

走在這樣紙醉金迷的世界裏,雖然才喝的是水,她卻有種醉了的感覺,隨著音樂款款搖擺,她沒長長的發,只能如男人般的搖動著身體,可她又太瘦,若是看背影一定以為她是男人,可再看那張小臉,妖孽味十足,很可人。

男人,女人,都喜歡。

才跳第一支舞,便有男人圍著她搖起了舞步,那半眯的眼神彷彿是在盯著才尋找到的獵物,讓她很討厭。

一曲終,她回到了位置上,才端起那杯白水,面前突的就多了一個託盤,“夜巴黎開業十周年贈送免費酒水,請慢用。”

靳雪悉正詫異著呢,突見遠處近處,這夜店裏差不多每個桌子上都擺上了託盤,周年慶大酬賓,呵呵,她挺幸運的,正愁著沒酒喝呢。

“謝了。”豪爽端過酒杯,一仰而盡就喝了一大杯。

辣。

“什麼酒?”

“白蘭地,小姐慢些喝。”

“我是男人。”她就笑,揮舞著手臂,酒還沒來得及醉人,她先自醉了。

“小姐真是男人?我不信。”一旁的一個位置上有人搭起了訕。

“我說是就是,你不信也得信。”靳雪悉霸道的揚眉一笑,“老子就是男人。”是不是她是男人了,成青揚就會喜歡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