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睡衣搞定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4:12
A+ A- 關燈 聽書

“嗯嗯,那我去了。”

“聽話,多吃點。”

又是簡單五個字,讓她的眼睛頓時潮了。

成青揚,他會關心她了。

真的,她絕對沒聽錯。

手機掛斷了,靳雪悉還呆呆的站在那裡回味著成青揚才說過的話,就象是在做夢似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青揚,他開始喜歡她了嗎?

“雪悉,菜上來了,你不餓嗎?再不來我一個人全都吃光了。”正迷糊的站在那裡發呆呢,肩膀上一沉,藍景伊找來了。

“啊……”靳雪悉受驚的一震,這才清醒過來,還好藍景伊是這個時候來,再早一點就知道她在打電話找救兵了,突然間又想起一件事來,成青揚若來了是要見藍景伊還是不見藍景伊呢?

應該是不見才對,不能讓藍景伊知道她帶她來這裡吃飯連飯錢都沒有,可是不見,成青揚怎麼把錢給她?

“咋了?還嚇著你了不成?”藍景伊笑了,“上個洗手間這麼慢,等我一下,既然來了,我也上一次。”

原本靳雪悉是想藍景伊來了她先走再給成青揚打個電話看看一會怎麼把錢給她的,可是藍景伊這一說讓她等她,她頓時不好意思走了。

硬著頭皮等她,好在很快就好了,兩個人一起走回大廳,果然上了三四道菜了。

許是真餓了,藍景伊拿起筷子猛吃了起來,靳雪悉卻是沒胃口,有一口沒一口的慢香香的吃著,時不時的瞄瞄手機荧幕,他說二十分鐘就到的,這好象已經過了有十多分鐘了。

他要到了嗎?

“雪悉,想什麼呢?魂不守舍的?”

“沒……沒呀……”

“是不是沒有你喜歡的可口的?都是我點的呢,要不,你再點兩個你喜歡的?我還真是不知你都喜歡吃什麼菜。”藍景伊邊吃邊勸著她。

“不了。”就這十道菜她都不知道要怎麼付錢,再加兩個,她會瘋了的。

二十分鐘到了,靳雪悉還不見成青揚的影子。

倒是藍景伊吃的歡,有藍景伊在,十個菜一點也不多。

靳雪悉隨意的吃著,其實她另點的菜也不是她喜歡的,只是便宜,便點了。

於是,桌子上的十道菜都不是她愛吃的。

“雪悉,你和成哥怎麼樣了?那啥,第一次解决沒有?”女人在一起,最能八卦了,况且藍景伊這會的心情又好了,正發揮著她的想像力猜想著靳雪悉與成青揚兩個人的進展。

靳雪悉扒啦下盤子裏的菜,放了辣椒,她怕吃辣,可是藍景伊喜歡吃辣,越辣越過癮。

“沒呢。”

“要不要我教你絕招?保證不會給你留任何不良記憶。”

“不會是介紹我上網買你說的那個迷Chun吧?”靳雪悉笑著看藍景伊,看得藍景伊頓時臉紅了,“我才沒那個心思呢。”

“那你說,你的絕招是什麼?”靳雪悉說著,乾脆放下筷子等藍景伊作答了。

藍景伊又吃了一口菜,腦子轉了一轉,已經有了主意,其實她剛剛真的是想介紹迷Chun來的,可是靳雪悉一說,她就給否决了,這終於又想到辦法了,便直接道:“簡單,一件衣服就搞定了。”

“衣服?什麼意思?”

藍景伊勾勾手指,“過來,姐悄悄告訴你。”

“愛說不說。”

“好吧,看在你是我好閨蜜,又請我吃了這麼一頓大餐的份上,本靚女就告訴你,嗯嗯,就是睡衣。”她之前就是買了興感睡衣專門穿給江君越的,回想起那次在江家老宅,她的小臉就紅了。

“透明的?”

藍景伊眨眨眼,“必須的,最差也要半透明,我覺得半透明的效果也好,欲遮還掩,那種若有似無的感覺最好了,到時候,成哥一見必然一下子撲……”

“咳……”靳雪悉低咳了一聲,藍景伊這才發現有服務生上菜來了,還是兩道菜,“服務員,這兩道菜是不是送錯了?我們好象沒有點這兩道。”

“哦,是我們店對於消費滿XXXX元的專門贈送的特色菜,兩位嘗嘗,若是喜歡,以後再來一定要點喲。”

既然是免費贈送的,那不吃白不吃,藍景伊吃了起來,靳雪悉也動了筷子,因為,這兩道菜都是她愛吃的。

吃著好吃,可是成青揚一直不來,她心底裏就不踏實,若她們兩個人吃完了他還不到,她到時要怎麼結帳?

正著急著,手機突的響了一聲,她打開就看到了成青揚發來的簡訊。

“聽話,多吃點,我在。”

靳雪悉覺得自己出幻覺了,四處掃過,哪裡也不見成青揚,可是再想想這才被送來的兩道菜,一定是他讓人送來的。

心暖了,也踏實了。

“誰的簡訊?成哥的?”對於靳雪悉從接到簡訊後就有的變化,藍景伊全都看在了眼裡。

“沒,不是的。”靳雪悉掩飾了,可是再番掩飾也掩不去她臉上泛起的紅潮。

悶頭吃著,靳雪悉吃了很多,兩個人用完餐已經是半個小時後了。

餐畢,點了兩杯摩卡,慢慢喝著,藍景伊並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靳雪悉卻是有些急了,她知成青揚在等她,時不時的看時間,漸漸的有些坐立不安了。

大概是感覺到了她的不對,藍景伊放下了咖啡杯,“想成哥了,是不是?若是,把打車的錢給我,回頭你結了帳先走吧,我想一個人在這裡坐一會兒,靜一靜。”她雖然心情好了,可是心裡頭還藏著季唯衍和江君越的事情,總是要解决的。

“你一個人我不放心,到時候姐夫會找我要人的。”

“來,把你電話借我,我跟他報備一下,這樣總行了吧?”

“不……不用了。”

“有什麼怕我看的?”藍景伊伸手就搶,頓時看到了靳雪悉才打給成青揚的簡訊,打了一半,還沒來得及發出去呢。

“讓你久等了,你看藍姐姐……”

藍景伊手指一按,當沒看見,便撥給了江君越,心裡已經隱隱的猜到是成青揚來了,這樣她更要把靳雪悉送走了。

“雪悉,你們在哪兒?”

電話那頭傳來了江君越擔憂的聲音,“我之前手機沒電了,又在做節目沒發現,你有沒有打過給我?”

“傾傾,是我。”她聽著他的聲音,心塞了一下,“雪悉一直在陪著我,可我想一個人坐在一坐,我就在XXX大飯店,晚點你讓蔣瀚來接我就好了。”

“好。”欣喜的嗓音,透著他特有的磁Xing,“就在那裡等著,哪也別去。”

“嗯,掛了。”

藍景伊隨手掛斷再把手機遞向了靳雪悉,她才是摁了免提打的,“嗯,你都聽見了吧,還不走嗎?”

“藍姐姐,我怎麼覺得你這是過河拆橋呢,不需要我了,是不是?”

“我是真的想要一個人靜一靜,季唯衍,我與他之間還有一些扯不清的事兒,呵呵,你不懂的,還是去幫我付了帳去陪成哥吧,不過記得多給我留幾杯咖啡,摩卡,不加糖,慢慢上,我也慢慢喝,然後等蔣瀚來接我。”

她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靳雪悉便接過手機站了起來,“好,那我先走了,藍姐姐你凡事小心。”

“嗯,會的。”大白天的,她有什麼可怕的呢,她卻忘記了,這幾天一直有人要殺她。

靳雪悉徑直去了收銀台,正要付錢,吧台的小姐便笑道:“有比特先生已經付過了。”

“付過了?我能不能再加幾杯咖啡,我要離開,可我朋友還想再坐一會兒,等她咖啡沒了再為她添吧。”

“不用付了,那位先生留的金卡,等你們都走了才結帳。”

原來如此,靳雪悉舒了一口氣,“他人呢?”

“打電話通知的,我們也沒有見到他。”

“那金卡呢?”

“是一個小朋友送進來的。”

靳雪悉被繞暈了,他這到底是來還是沒來呢?若是沒來,那贈送的兩個菜就與他無關了,可那兩道菜明明是她喜歡的。

“謝謝,那我先走了,我朋友那裡,請多多關照。”回頭看一眼藍景伊,正靜靜的坐在窗前望著窗外的海景,那畫面唯美而好看,藍景伊真美。

“會的,小姐放心。”

確定沒事了,靳雪悉點了點頭便出了飯店,然後拿出手機打給了成青揚,“我出來了,你在哪裡?”

“我去辦件事,已經走了,你自己回吧,那邊的帳我已經處理了,你不用理會。”不疾不徐的聲音,成青揚永遠都是那樣的沉穩。

“好。”靳雪悉咬牙,以為他到了,卻不曾想他又走了。

心底裏漾起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感,突然間就想找個地方發洩一下,可她沒錢呢。

算了,就找一個不要門票的夜總會,據說那樣的夜總會男人要門票女人不要的,進去了其它的就好說了,她身上的錢買一瓶最便宜的酒總夠了吧。

靳雪悉走了,藍景伊一個人坐在原處。

手機拿去服務台充電了。

她閑閑的就看風景,然後,胡思亂想。

也不知道坐了多久,忽而,窗外出現了一輛熟悉的車。

就是那輛拉風的賓利。

傾傾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