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章對他上癮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3:55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手忙腳亂的摸出手機,正要打給江君越,才發現手機沒電了。

“想他了?嗯,是不是要借手機?我借你,一分鐘百分之一景越公司的股份,你想好了再接喲。”身後,靳雪悉遞過手機眯眼笑著,她心疼藍景伊了。

“你這是趁火打劫。”藍景伊白了一眼靳雪悉,“有你這樣的閨蜜嗎,我藍景伊真是瞎了眼睛。”

“就有就有,接吧,接了我改天一定去跟江總要股份,半分都不能少。”

瞧她一本正經的樣子,藍景伊一個沒忍住,“撲哧”樂了,“你呀,快說說,誰讓你跟上來的?”她走了這麼半天,可身後跟著一個大活人她一點都不知道,她這也太后知後覺了吧。

“姐夫。”一會江總一會姐夫,可是靳雪悉絲毫不覺得亂,“他沒惱你真是你上輩子天天燒高香積德了,若是我,你是死是活都跟我沒關係,靚女我都有點覺得是你丟閨蜜的臉了。”

“丟臉你還跟過來?”

“我樂意呀,有景越的股份賺呢,你到底接不接呀,我手酸了。”

“那就繼續酸唄。”突然又不想接了,不想打給江君越了,她是不是很壞?她這是在變相的折磨他呢。

可是折磨他的同時更是在折磨她自己。

“藍姐姐,你要去哪兒?”眼看著她沒接手機又走了,靳雪悉急忙追過去,“你不累我可累了,你能不能找個地兒好好歇歇,這都走了好半天了,再者,你肚子裏的寶寶就沒抗議?”

靳雪悉這樣一說,藍景伊才想起來肚子裏的那個小東西,她又有了江君越的孩子了,季唯衍怎麼可能願意娶一個懷了別的男人孩子的女人呢。

看來這孩子就是天意。

天意不許她嫁給季唯衍答應季唯衍。

餓了。

小東西再討吃的了。

“走,咱們找地兒吃飯去。”

“好咧。”靳雪悉立刻樂了,兩個人走在一起,個頭差不多,不過靳雪悉還是一身中Xing的打扮,頭髮雖然長了些,不過看起來還是象個小子,藍景伊的心情從陰雨轉為晴,看著靳雪悉也更順眼了,“你要是我男朋友多好。”

“滾,有他一個還不够嗎?你少來。”

聽著靳雪悉的呵斥,藍景伊才想起來成青揚的Xing取向不對的問題,她是真的不能再不對了,“好了啦,我開玩笑的,不過,我挽著你的手臂不犯法吧,女人挽女人,咱們是好閨蜜。”難過的時候有這麼一個人陪著你跟你說話跟你走過分分秒秒,那種感覺挺好的。

“這還差不多,說吧,想吃什麼?”

“你身上有多少錢呀?”藍景伊就笑,突然間想吃大餐,最好來個國宴級別的,那才爽。

“反正够你吃了,你想吃什麼就吃什麼,我管够。”

“確定?”

“確定。”

藍景伊笑了,一伸手就攔了一輛計程車,兩個人跳上去,她對師傅道:“找一家五星級的飯店,最好有國宴。”

“好咧。”司機從來都是最熟悉一個都市標緻Xing的建築和那些娛樂消費場所的,更何况是五星級的,滿市也就那麼幾個,都沒猶豫,拉著她們便往那裡駛去。

藍景伊是心情愉悅了,可是坐在她身邊的靳雪悉卻偷偷摸了摸手機,她身上只有些零錢,打車的錢是夠了,可是請吃五星級國宴的絕對不够,這錢,她得趕緊想辦法讓江君越給送過來,是他媳婦要吃的呢,不關她的事,而且,她還不能封锁一個孕婦的渴求,若不然被她未來的幹兒子知道,一定海損她的。

這個險不能冒。

再者,藍景伊和江君越兩個也不是沒錢的人。

車子很快就到了,兩個人也沒進包厢,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了,飯店臨海,空氣好不說,窗外的風景更美。

藍景伊是真餓了,餓著誰也不能餓著寶寶。

拿過選單,一口氣點了七八個菜,這才作罷。

靳雪悉只點了兩個就不點了,太貴了,到底是五星級的飯店,這的菜色看起來絕對一流,有十個菜她倆根本吃不完,總不能打包吧。

點好了,服務生上了飲料,靳雪悉便去洗手間了。

藍景伊聽著大廳裏真人現彈的鋼琴曲,心情已經從之前的跌到零值而好轉了很多很多。

跟服務生要了一本八卦雜誌,她慢慢的翻看了起來。

好菜不怕晚,她今天要吃一個够本。

另一邊,靳雪悉進了洗手間,瞄瞄身後確定藍景伊沒有突然改變心意也來洗手間,她這才放心的拿出手機撥給了江君越,他女人要吃大餐,叫他送錢這是天經地義。

可,靳雪悉足足打了三遍都沒打通。

不會吧,難道江君越的手機也沒電關機了?

他和藍景伊還真是夫妻呢,連個手機關機都明顯的步調一致,讓她真的很無言。

她現在真的很需要錢,總不能回去拉起藍景伊說她沒錢請她去吃路邊攤吧,她還真不好意思。

這個時候,她只能找除了江君越以外的人幫忙了。

她認識蔣瀚,還有景越公司的兩個人。

但是現在問題是她沒有他們的手機號碼。

這個世上,她最不喜歡相求的人就是成青揚了,可是現在思前想後,除了成青揚她再找不到其它人來解燃眉之急。

出了洗手間,看了又看安然坐在位置上等菜看雜誌的藍景伊,靳雪悉又蜇回了洗手間,咬牙,下定决心,最終終於摁下了成青揚的號碼。

她聽到了心口怦怦怦的亂跳聲,雖然兩個人一起來了新加坡,可他一直在忙,她騙藍景伊了,她與成青揚並沒有見過幾次,更沒有經常Xing在一起,所以這主動的打他的電話,那種感覺怪怪的。

小女生的古怪心理吧,她覺得她主動了就象是從前一樣先倒貼上他的。

而他也不喜歡她。

是的,不管他現在對她如何的好,那種他不喜歡她的觀念都根深蒂固在了她的心裡。

“雪悉,是你嗎?”大概也是沒想到她會主動打過來電話,所以成青揚開口的第一句也是詫異。

靳雪悉的心口開始狂野的跳動起來,每一次跟他一起,或者聽他說話,她都會有這樣的反應,沒辦法,她是真的太喜歡他了。

有時候,她甚至覺得愛他是一種錯。

可她無法糾正自己的心。

“嗯,是我。”本是要借錢的,可是一出口,她又不好意思說下去了。

“有事兒?”成青揚也是一個不會轉彎的直腸子的人,見她說了兩句都沒有什麼正經事,他直接就問了過來。

那種感覺一點也不浪漫,靳雪悉皺了皺眉,小嘴嘟了起來,突然間就不想向他借了,“沒事,我掛了,忙。”說完,她刷的掛斷,她討厭成青揚那種公事公辦沒有半點情調可言的話語,很討厭。

可當掛斷,她又後悔了。

她現在要跟誰去借錢滿足大廳裏等著的藍景伊呢?

她這是自討苦吃。

都怪江君越,是他給她安排了這個壞差事,還不給她錢。

靳雪悉洗手間裏踱來踱去,若這是在國內,這點事真的不算事,可這是在國外呀,她的朋友也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洗手間裏進進出出的人都看怪物一樣的看她,她也不在乎了。

忽而,身上的手機響了,她以為是江君越,迅速的欣喜的拿起來,可當看到號碼,頓時又洩氣了。

是成青揚。

任由手機響著,她這會不想接了。

他跟她也沒什麼話吧,就會問她“有事?”,沒事她就不能打給他嗎?

這樣無趣的男人她真不知她從前喜歡他什麼?

看來,她得重新改變世界觀了,尤其是男人觀。

可她越是不想接,手機越是響得厲害。

“小姐,你手機響了,真吵。”一個進洗手間的女人被叼擾了,不耐煩的催著她接手機,也是,手機響了要麼拒接要麼接起來,她這兩個都沒選擇的確是有些怪了。

不知道又下了多少决心,最終,靳雪悉還是咬牙接起了電話,這次成青揚沒有先說話。

手機的彼端靜靜的,依稀是男人低低的呼吸聲,就是這樣聽著,靳雪悉居然都能聽出一股子興感的味道來。

完了,她真是中了成青揚的盅,她對他上癮了。

“刷啦”,突然,身後響起了水聲,一個女子正在洗手準備出去,“雪悉,你在哪兒?”略略低沉的聲音,可是語氣裏滿滿的都是對她的擔心,再加上那疑問句前的稱呼,雪悉,他很少這樣叫她的,通常都是直呼大名靳雪悉,聽著一點也沒有親切感。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是現在,什麼都有了。

靳雪悉的大腦不會思維了,腦子裏全是他的聲音,想也不想的就道:“洗手間。”

說完,她囧了,生怕他聯想到不雅觀的場面,急急忙忙的道:“江總讓我跟著藍姐姐,她餓了,我們到了XX五星級飯店,那個……那個……”她不知道要怎麼說下去了,跟他借錢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我知道了,去陪藍景伊吃飯吧,我大約二十分鐘後趕到。”沒等她說完,他便給了一個讓她非常滿意的决定。

靳雪悉有種他就在她身邊的感覺,他怎麼知道她身上沒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