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你是我唯一的妻

發佈時間: 2023-01-07 16:53:39
A+ A- 關燈 聽書

九十九束勿忘我。

原來代表著特殊的寓意。

只是,她從來沒有想過他就會是那一夜的那個男人。

以為忘記了,卻在這一刻那麼清晰的掠過心頭,掀起層層的漣漪。

真的無法不去回想,無法不去在意那段曾經的短暫相遇。

只為,他給她的是她的命。

“景伊……”她慌亂的無助的眼神讓江君越已經感覺到了威脅,直覺告訴他這中間出了什麼差錯,可是她的從前的世界他根本無法走入。

藍景伊緩緩抬首,眸光先是掠過江君越,這樣的剪綵,她若是剪了就代表她承認她江君越家後的身份了,看著他殷切欺盼的眼神,她覺得自己要瘋了。

“小伊,我們的賀禮已經送到,跟我走吧。”季唯衍就在眾目睽睽下與江君越杠起來了,他非要帶著她走。

頭痛欲裂,藍景伊覺得自己要死了。

真的要死了。

“景伊,沁沁和壯壯……”

“小伊,這是我為你準備的訂婚禮物,你看,你喜歡嗎?”移前一步,季唯衍將一本精美的相册遞給了藍景伊。

他修長的手舉在半空,那本相册也舉在半空,就象是一種盅惑在佑惑著藍景伊不由自主的就伸出了手。

她接過了那本相册。

輕輕打開。

一張又一張的照片。

全都是她。

一歲到五歲的照片很少,顯然是收集而來,而從五歲到她現在的照片,一年四季,Chun夏秋冬,全都有。

只是角度大多都是側面的,顯然的,都是**。

季唯衍關注她這麼多年了嗎?

她卻從不知道在這個世界裏有這麼一個人在一直一直的關心著她,也在每一年裏記錄下了她的成長快樂,她的淺笑微顰,指尖輕輕翻過一頁頁,她的周遭彷彿很多人,又彷彿一個人也沒有。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只有她,還有她手中的相册。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

眼淚,撲簌簌的輕落,她一直以為簡非離帶給她的就是最美的初戀,可是季唯衍此刻帶給她的全都是感動。

“景伊,沁沁壯壯的電話……”江君越第一次慌了,他在打親情牌了,畢竟沁沁和壯壯是藍景伊的親生。

可,穆錦山卻是她的生身父親。

手心手背都是肉。

一雙女兒她捨不得,爸爸她更加捨不得。

既是難以抉擇,那便,把一切都交給時間來抉擇,一咬牙,她再度抬首,這一次的目光先落在了季唯衍的身上,“唯衍,你贏了,可我不答應做你的女朋友,我也不會嫁給他。”

“小伊……”眼眸裏都是沉痛,季唯衍修長的身形微微一顫,他就知道他這樣是逼得她急了些,可他知道她不是自己妹妹的時候已經太晚了,若早些知道,他又豈會讓簡非離讓陸文濤讓江君越捷足先登呢。

不會的。

既然失去了那樣久,那麼今天,他真的很想重新撈回她的心。

藍景伊淒然一笑,目光再度轉向江君越。

兩個人四目相對的瞬間,她被他冷寒的眼神震得激欞欞的打了一個寒顫。

“藍景伊,你敢……”赤果果的也是霸道的警告,他不許她離開她。

她敢嗎?

這不是敢不敢的問題,而是她捨得捨不得的問題。

她看著他,一動不動若雕像般的足足看了他有十秒鐘,才突的轉身,再不看他也不看季唯衍,而是走向了人群。

迎面的人剛剛都在靜靜的看著她和兩個男人,一時沒反應過來她這突然間的舉措,就隨著她的脚步,下意識的紛紛後退,也為她讓開了一條窄窄的只可容她一人走過的通道。

“小伊……”季唯衍邁開長腿就要去追,可他只邁了一步就被江君越伸手攔下,“公平競爭,從現在開始,我們兩個以零為起點,就看各自的本事了,姓季的,別在給我耍陰招讓我瞧不起你。”冷邪的睨著季唯衍,江君越雖然不知道季唯衍曾經對藍景伊做過什麼,但只看今天藍景伊的表現他就明白了,有一些他未曾參與進去的過往對於藍景伊的意義很重大。

可是再番重大她也沒有答應季唯衍是不是?

那就證明自己在她心中的份量還是極重的,他就還有希望,為了沁沁壯壯,他這個爹地也要努力了。

再有,藍景伊肚子裏還有一個他的寶寶,一想到這個,他覺得自己必須是那個笑著走到最後的人,季唯衍,他沒有這些鬥勝他的籌碼。

若連這點自信也沒有,他也不用做男人了。

藍景伊如行屍走肉般的走離了人群,新加坡市的陽光很暖,空氣也好,可她卻只感覺到了冷,瑟縮的走在人行橫道上,所經的人所經的景所經的物都是那樣的陌生。

她好象被這個世界遺忘了。

而她,也好象遺忘了身後的那個世界,真想就此忘記,那便,什麼煩惱也沒有了。

“江總,我去……”蔣瀚急了,主動請纓要去追藍景伊。

江君越擺擺手,“讓她冷靜冷靜,凡事都是來日方長,雪悉,你去跟著她,別讓她想不開做出傻事來。”

就在所有人還處於詫異中時,江君越倒是先冷靜了下來,面無表情的下達著指令,隨即看向早就忘記了自己任務的司儀道:“繼續剪綵。”

公司已經開了,剪綵自然要繼續,只是沒了藍景伊,讓他心裡彆扭罷了。

季唯衍果然好樣的,他開公司,季唯衍作為新加坡市的‘地頭蛇’從頭至尾沒有阻撓過他,可他現在明白了,季唯衍等著就是今天,也終於攪亂了他的公司開業。

可是沒關係,只是藍景伊還沒跟著他走,自己就依然有希望。

藍景伊漫無目的的走著,心底裏亂亂的,好在,沒有人打擾她,讓她可以好好的思考。

不知不覺中就走到了市區的一個廣場,超大的電視荧幕上正播放著新聞,她以為她逃離了有江君越和季唯衍的世界,可是一抬頭,看到的就是關於景越公司開業的新聞,畫面中,有江君越也有季唯衍,而後者居然是被當作祝賀的群體被媒體人報導的。

畫面看起來很和諧,兩個男人的面上都帶著笑容,彷彿這一天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可是她呢?

真的成了他們的犧牲品。

剪綵和開業的儀式之後,居然是一個人物專訪,今天上的自然是今天舉行開業的江君越,這是一個屬於他的日子,也許他早就决定上今天的這個節目了吧。

藍景伊看著鏡頭中的江君越,還是那樣妖孽那樣帥,他是女人心目中的小鮮肉,也是男神,眾多身份加諸在他身上都沒有不和諧的意味。

看著他,她的心酸酸的。

“江先生,怎麼想到來我們市開公司呢?”主持人微微笑的問道。

江君越好看的俊顏閃過一抹失落,不過隨即就掩飾的笑了,“源於我妻子,她來了,我便來了。”

說謊,她才來了幾天,可他這公司要籌建可不是幾天就能完成的,一定是準備很久了,可是他這樣說,她聽著,還是忍不住的把心甜蜜著,她喜歡。

“江先生娶妻了?”主持人做了一個極度失望的誇張表情,“江先生就不怕毀了眾多女人的期盼嗎?”

藍景伊的心一下子因了主持人的第一個問題而懸了起來,他要怎樣回答?他是娶妻了還是未娶妻?

她跟他的關係只可以用亂來形容。

“按照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的傳統來說,我娶妻了,不過因著我妻子的戶口名簿不見了,所以影響了我與妻子的登記,但這都沒有關係,在我心裡,她是我唯一的妻子,至於怕不怕毀了眾多女人的期盼,我只想說,若我是個花心的男人,她們不會喜歡我。”

在我心裡,她是我唯一的妻子。

在我心裡,她是我唯一的妻子。

藍景伊的腦海裏全都是這一句話,為他這一句,她又覺得歉然了。

“聽說今天江家後也有到場,卻因為意外而離開了,有這樣的事嗎?嗯嗯,請江先生原諒下我這個八卦的問題,一定要回答我。”

“呵呵。”江君越笑了,卻揉進了幾許的無奈,這就是作為公眾人物的無奈吧,無論走到哪裡都很難藏住**,“我尊重事實,是的,她到場了,又離開了,可我相信,那是因為愛。”

眼淚模糊了視線,後來他又說了什麼她已經完全聽不見了,只是呆呆的看著大螢幕上的那個男人,無論曾經有過多少次的恩恩愛愛,可她與他一起,還彷彿是初初相識一樣,怎麼都是新鮮感。

這一刻,她確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愛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江君越,而對季唯衍,只不過是因為欠他救過一命的恩情罷了,除此外,什麼也沒有。

不對,還有他手上把握著的二叔的消息,卻不知是真是假。

救命的情可以還,能還多少是多少,爸爸可以找,他可以拿二叔要脅她,可是江君越挖的那個道地是不是也能帶走二叔?

她真是腦子秀逗了,到了這一刻才反應過來她還可以有的辦法。